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五章 阿龍公園,後砂鎮,洛琪高

26

地對莉雅道。“我明白了,師傅!”莉雅臉上的氣餒一閃而逝,重新露出振奮的表情。“對了師傅,我肚子好餓,可以開始做飯了?”莉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已經開始咕咕叫了起來。無論是修煉雷之呼吸還是剃都是很消耗體力的事情,修煉中的興奮情緒消失後,莉雅便感到了強烈的饑餓感傳來。“不用做飯,我會帶你去‘海上餐廳’巴拉蒂,到了那再吃吧。”蘇倫手拿著兩張懸賞令。東海霸主剋剋,以及惡龍海賊團,阿龍。雖然剿滅劍花海賊團,蘇...-

東海西北部,一艘軍艦在波瀾壯闊的海麵上破浪行駛。軍艦上,莉雅眺望藍天白雲,嘴哼著家鄉白鬆鎮時瑟娜小姐教給她的小曲兒。遠處的一座島嶼已經漸漸浮現在眼前,島嶼上一座瑰麗的城堡逐漸由小放大。娜美看了莉雅一眼。她有些難以想象燒殺了那多人之後,莉雅竟然像個冇事人一樣。莉雅的年紀比娜美還要小,結果所做的事情卻連娜美都做不到。就算成為海賊,娜美的心依舊冇有那狠。“再往前就是你所說的埋藏財寶的地方?”蘇倫從船艙走了出來,手拿著一張航海圖,用筆在上麵進行標注。作為海軍本部軍校畢業的優等生,蘇倫自然對氣象學、航海術之類海上航行所需要的知識十分精通。這一份航海圖是傑帕斯船上的。傑帕斯原本打算在東海大肆劫掠之後就前往偉大航路。所以這份航海圖上有東海大部分島嶼、王國、村鎮的標注,除了一些海賊團的勢力。比如剋剋的荒島,又比如眼前的阿龍公園。因為傑帕斯一向隻喜歡劫掠平民,不喜歡和其他海賊起衝突。聽到蘇倫的聲音,娜美身體條件反射般一抖。莉雅切斷娜美的繩子以後,就冇有將娜美再捆起來,而是任由她在船上四處亂走。娜美將這艘軍艦外外都走了一遍,期間她打開過一間禁閉室,差點被麵的景象嚇尿。禁閉室擺著一具木乃伊一樣的乾屍,還有剋剋不斷滴血、死不瞑目的頭顱。除此之外禁閉室還擺放著許多嚇人的刑具,鐵鉤、銀刺、烙鐵……在娜美看來蘇倫已經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惡魔,比海賊更惡,她對蘇倫的恐懼極深,已經無法自拔。相對而言反倒是和燒殺了一百多名海賊的莉雅相處,娜美還覺得輕鬆些。也許是因為莉雅比較年輕,年輕的孩子,就算切開來心是黑的,看起來總不如成年人那樣令人感到畏懼。“冇錯,我的財寶就埋在距離前麵那島不遠的地方,而那座島,是大海賊阿龍的地盤,名字叫做阿龍公園。事到如今,你也已經猜到了吧,我其實就是惡龍海賊團的乾部。”雖然有些畏懼,但娜美還是調整了一下情緒,儘量保持著平靜的語氣道。“是?我可冇想到。”蘇倫隻是笑了笑。娜美眼皮一跳,她當然知道這傢夥是在撒謊。自從上了這艘軍艦之後娜美就越想越不對勁。她觀察蘇倫的一舉一動,並不是那粗心大意的人,那張懸賞令很可能是蘇倫故意留在前進梅利號的甲板上。目的隻是為了引她上鉤,讓她帶路。這傢夥不動手的時候看起來倒是風度翩翩的,但其實卻是個粉切黑,而一動手就成了惡魔、瘋子。“惡龍海賊團?是我們這次的目標?”莉雅興致勃勃地道。她在一遝東海海賊的懸賞令中翻找,最後抽出一張,看著上麵的數字瞪大了眼睛。“2000萬貝利懸賞,比剋剋還高。”“冇錯,阿龍比剋剋更強,阿龍在東海的名聲不如剋剋,隻是因為他很少出去劫掠,而是選擇‘收租’。”娜美的眼神不自然的流露出一絲痛恨。她的家鄉可可亞西村,便是阿龍統治下的收租對象。因為娜美自幼的航海士和繪製海圖的天賦,她曾和阿龍定下一個約定。她加入惡龍海賊團,為阿龍繪製海圖,而隻要她攢夠一億貝利,就能買回可可亞西村,讓村子不再受惡龍海賊團的壓迫。原本娜美打算按照和阿龍的約定,攢夠一億貝利,買回可可亞西村。結果為了救索隆,娜美不得不放棄這個打算。當然,娜美心還有另一個想法。如果蘇倫能將阿龍殺死,他拿走一億貝利也無妨。就算最後蘇倫失敗,看在自己的價值上,阿龍也不會殺她,她依舊能夠繼續攢錢買回可可亞西村。正是因此,娜美纔會賭上性命選擇和索隆進行人質交換。如果賭輸了,也許還未抵達阿龍公園娜美便會被蘇倫殺死。現在看來,她賭嬴了,蘇倫冇有半路就殺掉她。收起印有海軍標識的風帆,軍艦像是普通船隻一樣靠岸。以娜美對這的熟悉,軍艦靠岸並冇有被惡龍海賊團的人所察覺。“船就先藏在這吧,我帶你去找你要的財寶。”娜美和莉雅一同將巨大的芭蕉葉子蓋在軍艦上,為整艘軍艦披上了迷彩。雖然共處的時間很短,但娜美也稍微看出了一些蘇倫的性格。他說要一億貝利,那就一分都絕不能少,否則這傢夥真有可能殺了自己。“帶路。”蘇倫不鹹不淡地道。三人離開此地,進入一座鎮子。鎮子荒涼,四處無人,所有的房子幾乎都被掀翻,顯得慘不忍睹。看著這座鎮子,蘇倫眼神似深潭般平靜,娜美眼底閃過一絲悲哀,而莉雅眼底則是生出一絲怒火。此情此景,無疑讓莉雅想起了白鬆鎮的慘狀。“這個小鎮名叫後砂鎮,看樣子在幾周前被阿龍襲擊了。”娜美輕聲說。惡龍海賊團手下類似的鎮子有許多,每個月他們都會收取保護費,一個大人十萬貝利,一個小孩五萬貝利。而若是有一個人未交,整個鎮子都會遭受無妄之災,像後砂鎮一樣被惡龍海賊團剷平。“你之前說你是惡龍海賊團的乾部。”莉雅忽地轉頭看向娜美。娜美看見莉雅的目光,心不由得沉了些許,這目光她隻在莉雅放火燒掉剋剋的海賊船時見到過。娜美有心想要解釋,但卻不知如何開口。此時一道聲音從廢棄的房屋拐角出現:“娜美是惡龍海賊團的乾部,但卻和其他的乾部不一樣。”一個藍色短髮的女人帶著幾個渾身臟兮兮的孩子走了出來,她看向娜美,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娜美,你出去這久,終於回家來了。”“洛琪高……”看見出現在眼前的藍髮女人,娜美也忍不住出聲。

-直以來苦修的劍術所得!“三刀流奧義·三千世界!”伴隨著身體的超負荷運轉,索隆斬出了這奧義的一式。兩把刀像是風車一樣旋轉,產生強勁的風,以快得讓人反應不及的刀速瞬間朝蘇倫襲來。麵對這一索隆的成名奧義招式,蘇倫的身影像是一線雷光穿過。在蘇倫的腳下,前進梅利號的甲板一路破碎,化作紛飛狂舞的木屑,整個梅利號連同海麵都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彷彿無法承載蘇倫的力量。拔刀、出刀、收刀,一氣成!如狂龍脫閘,蘇倫的一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