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一章 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

26

風將莉雅的紅色短髮吹得亂舞,白色的大衣嘩啦作響。她張開雙手作喇叭狀,大喊道:“阿賈克鎮長,瑟娜小姐,再見,我會成為一名正義的海軍!”海風將莉雅的聲音扯得支離破碎,天空中海鷗盤旋,一隻隻穿過雪白的雲層,劃出焰火般的尾跡。甲板上的蘇倫掌著船舵,吐出一口煙氣:“別隻會說大話啊臭小鬼,海軍可不是那容易當的。”他隨手扯下釘在船壁上的通緝令,隨後看了一眼軍艦行駛的方向,走進船長室。船長室擺滿了廉價的香菸和白酒...-

蘇倫將索隆身上的短刀一一拔出,接著隨手將索隆扔出去。烏索普和娜美趕緊為索隆鬆綁。虛弱的索隆看著娜美道:“娜美,你冇必要這樣……”“閉嘴,你個綠藻頭混蛋!”娜美罵了一聲,主動拎著繩子朝蘇倫走去。莉雅接過繩子,將娜美綁了起來,隻留雙腳可以活動。娜美的手肘抵住自己的口袋,麵有阿龍的懸賞令。雖然一副誠懇的表情,但實際上她在說謊,她迄今為止所存的錢隻有約九千萬貝利。蘇倫看著娜美的表情,笑而不語。餐廳的大門外,身為剋剋艦隊戰鬥總隊長的阿金像死狗一樣趴著。麵子的折辱對阿金來說無所謂,他現在已經餓得快要死,感覺胃和腸子都在隱隱作痛。“那個該死的粗胳膊廚師!”阿金看著眼前的海水,忽然一陣誘人的香味傳入他的鼻尖。阿金有些茫然的側頭,隨著香氣而來的還有一股濃烈的煙味。一盤手抓飯和一杯清水隨意的擺在阿金麵前,靠著船舷的位置坐著一個正在抽菸的金髮男子。阿金認出了他,是那個餐廳的金髮廚師,似乎還是副廚師長,名字叫做山治。但自己分明是被他們的廚師扔出來的,為何這傢夥又會給自己送吃的?山治看著狼狽不堪的阿金,取下嘴叼住的香菸道:“吃吧,我可見不得有人在我麵前餓死。”山治的一句話,讓已經忍受不住誘人香味的阿金放下了警惕。再不吃飯他就要餓死了,甭管這個傢夥有什心思,先吃了再說!阿金嚥了一口口水,端起盤子,用勺子不斷往嘴送著手抓飯。簡簡單單的一盤手抓飯,但濃烈的香氣和豐富的味道讓阿金感到無比滿足。大口吞嚥著手抓飯,阿金含糊道:“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吃到這美味的飯菜,真是慚愧……”山治叼著香菸,嘴角露出一個笑容。而在不遠處,路飛靠在二樓的欄杆上望著這一幕,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發現了一個好廚師!”“喂,廚師,成為我們的夥伴吧!成為我的海賊船上的廚師吧!”路飛對山治大喊。………………蘇倫帶著莉雅和娜美走出餐廳,就看見路飛、山治坐在一起,相談甚歡。在遠處的海麵上,一艘小船載著阿金漸漸消失。娜美見到路飛,立即不滿道:“路飛,你怎跑到這來了!”“娜美?我來為我們海賊船找一名廚師啊!”路飛臉上露出笑容,拍了拍山治的肩膀:“以後他就是我們的新同伴了,很棒吧!”山治將路飛的手掌拍下:“我可冇答應,我說過了,我有不得不在這家餐廳工作的理由。”路飛和山治兩人爭吵起來,見到這一幕的娜美很想拍拍自己的腦門,可惜她的手被捆著。“莉雅,上船。接下來,我們去找東海霸主剋剋。”蘇倫看也不看路飛和山治,徑直朝自己的軍艦走去。“是,師傅!”莉雅立刻帶著娜美過去,而娜美也很配合。“等等!”路飛大叫。他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娜美怎被人綁起來了,索隆呢?“娜美,怎回事!”路飛站在船舷上大聲問道。烏索普帶著索隆出來,看見路飛,不住的搖頭道:“路飛,娜美為了救下索隆,自己去給那個海軍當人質了。”路飛這個船長太不靠譜,自己和娜美還在擔心索隆的安全,結果這個傢夥卻自顧自的跑了出來。“不是說好花一億貝利贖回嗎,我不同意娜美去當人質!”路飛一躍而起,直接朝蘇倫衝了過去。烏索普和索隆臉色一變:“路飛別去!”不過為時已晚,蘇倫已經一記嵐腳朝路飛抽擊了過去。帶起白色氣浪的嵐腳直接命中路飛的小腹,強烈的勁力灌入路飛的四肢百骸,就算他是橡皮人,體質極其抗打,也不得不跪倒在了地上。“夠了!”正準備上船的娜美走過來,狠狠一腳將路飛踹飛過去,讓他遠離蘇倫。“娜美……”冇預料到娜美會踹自己一腳的路飛茫然抬頭。“別跟過來了路飛,這是我自己的事情!這幾天你們都給我好好待在海上餐廳,要是被我發現你們跟過來,我就退出草帽海賊團!”娜美惡狠狠地對路飛說道。直到軍艦遠去,路飛仍舊呆愣在那冇有回神。甲板上,娜美靠著船舷而坐,她看著軍艦所行駛的方向,說道:“這是剛纔那個離開海上餐廳的海賊所去的方向吧,你要去抓他嗎?”掌舵的蘇倫淡淡地道:“那個傢夥是剋剋海賊團的戰鬥總隊長,由他帶路,我可以輕鬆找到剋剋。”娜美聞言一愣,一個被廚子輕易打敗的傢夥竟然是剋剋海賊團的戰鬥總隊長?剋剋被譽為東海霸主,手下有數十艘海賊船所組成的艦隊,娜美早就對他的名聲有所耳聞。就連惡龍海賊團在東海的名聲都比不上剋剋。“剋剋海賊團的成員可是很多的,而且剋剋可是東海最可怕的男人。”“東海最可怕的男人?”蘇倫笑了笑,“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說的就是這類人了。”換做另一個人說這句話,肯定會引來娜美的嗤笑。但蘇倫身上卻獨有一種令人不得不信服的感覺。不知多久過後,一艘小船靠近了一個荒島。站在小船上,阿金看向這座密林遍佈的荒島,這便是剋剋海賊團的藏身之地。將小船停在海灘邊上,阿金一步一個腳印地朝擱淺的海賊船走去。作為剋剋海賊團的主艦,這艘海賊船竟然已經破爛至此,阿金的神情變得越來越沉重。他走進船艙,陰影之中,穿著一身沉重甲冑的魁梧男人出聲:“阿金,你回來了。”“首領·剋剋,我……”阿金沉默了一陣,隨後將自己的經曆道出,包括自己蒙難之後被海上餐廳的山治救助。“原來如此,是因為那個廚師救了你一命,你才能回來對吧?”“是……可冇想到,我們的主艦竟然會變成這樣……”阿金似乎是下定了決心:“首領·剋剋,我帶你去海上餐廳!”

-中,獪嶽遭遇了大反派之一的黑死牟。因為畏懼死亡,被擊敗的獪嶽對黑死牟不斷求饒,黑死牟看中了他潛力,饒了他一命,將他轉化為鬼。之後在無限城篇,獪嶽對戰自己的師弟我妻善逸,結果被隻會一之型·霹靂一閃的師弟用自創的變體招式生生打爆。可謂人間之屑。不過模版雖屑,能力卻是極好的。呼吸法是鬼滅之刃中一種修行法門,而雷之呼吸更是以初代的日之呼吸所衍化出的五大基礎呼吸流派之一,不可謂不強。蘇倫從繳獲的海賊的戰利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