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3章 螻蟻

26

好意思。“嘿,這麼謙虛乾啥,想必你一定有啥藏著掖著的東西吧,你看我們還救了你...”寇奉翔的意思很明顯。金誠新也早就猜到了,這個鬼地方,冇有任何免費的事,但對方畢竟也救了自己,於是說道:“我告訴你這個禁域生物大概分為那些,然後再給你一個道具行嗎?”“行啊老弟,夠爽快,那就這樣定了。”寇奉翔露出一個笑容,並對金誠新豎起了大拇哥,“那先把道具拿來吧。”金誠新點點頭,從揹包中翻了兩下後,拿出了一個外表血...-

“轟~!!”

一陣斥力從天而降,直接將剛穩住身形的火男,直接就被迫著單膝跪在了地上。

火男也不想這樣,但是這股斥力正好控製在他勉強能夠抵抗的的程度上麵,但不至於讓他完全的掙脫。

可見此時的李懸安對於【從天引】的掌控精準度,就好比讓此刻的火男用他的火焰烤一塊牛排。

他絕不能讓這塊牛排精準無比的烤成外焦裡嫩。

李懸安猶如神明般懸浮在空中,抬起了一隻手臂,掌心處出現一顆紅球。

“臣服...亦或者...死亡,選吧。”

“酸蘿蔔彆吃!”

火男直接將身上的火焰聚集在腰間的一節脊椎骨上麵,緊接著那節骨頭直接就猛地爆裂開來。

同時也產生了極大的推力,他的上半身直接就脫離了下半身。

僅剩的半截骷髏嘶吼著向李懸安衝去,而他那還留在原地的下半身骨頭直接就被碾碎了。

向李懸安衝去的火男以損耗【天鳴】本源的代價,發動了【火同人】的最強能力,螭離。

火男的身上藍色的火焰直接就彙聚形成了一隻巨大,滿是裂痕的幽藍利爪。

出現的瞬間,那隻利爪就朝李懸安重重拍去。

“錯誤的選擇...”

李懸安手中的紅球瞬間消失。

那隻幽藍利爪的中間也在同時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切口。

而就在李懸安準備抬起另一隻手,一指送火男上路的時候。

一個身穿大白底部火焰披風,上麵還寫著四代目火影的人就出現在了火男的身側,一手搭在了火男的肋骨上麵。

隨後兩人就消失在了原地,隻留下李懸安一人在風中淩亂。

他看向另外一個還活著的寇奉翔那邊,果不其然...已經消失了。

晚安將火男帶離那邊的天坑之後,連忙鬆開了手掌,而此刻的手掌,哪怕是有靈氣作為保護,也被燙的脫了一層皮,露出了裡麵的血肉。

“我去了,這哥們牛逼啊。”

說完後,晚安就要轉送回去,因為已經有人趕過去了,他要去幫忙。

“等等。”火男開口叫住了晚安,“把我也帶去!”

“你都隻剩半個了,還帶你過去乾嘛?”晚安看著前麵隻剩下一半身體骨架的火男說道。

可下一秒火男的身體就迅速的恢複了,“這樣總行了吧。”

“行,但你先把身上的火焰滅了。”

......

在空中急速飛行的高欣一揮手,無數的金屬製品就向著李懸安飛去。

徒勞。

李懸安僅僅隻是一個眼神,那些由高欣損耗【天鳴】本源控製的金屬製品,猛然的停在了空中。

距離李懸安隻有一米的距離,將李懸安圍成了一個球。

躲在一邊的張奇雙手猛地一結印,“爆!!”

那些圍繞著李懸安的金屬陡然爆炸,威力比他之前所用的翻了好幾倍。

他和高欣一樣,都以損耗【天鳴】本源為代價,發動了加強的【爆燃】。

不過對於李懸安來說,根本就無足輕重。

天空中的那些因為爆燃而產生的火焰等,全都在瞬間被李懸安左右兩側的紅球,用無法抵擋的引力給壓縮在一塊,成為了兩顆顏色黑紅的小球。

李懸安的眼神一瞥,兩個小球直接就將,還在空中飛行和躲在巨坑外麵的張奇,給穿透了腦袋。

兩人的屍體直接就無力的倒在地上。

“我**!!”喬虎提著妖刀就來到了李懸安的麵前,他的胸口有著一把插在上麵的匕首。

【血鬥狂】瀕死狀態,全力發動!

李懸安隻是一抬食指,喬虎直接就被彈飛了出去,然後那兩顆穿透了張奇和高欣的小球,前後夾擊著向喬虎襲來。

而喬虎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就躲不開。

在關鍵時刻,晚安及時趕到,觸碰到喬虎的瞬間,發動【定仙遊】消失在原地。

見此,李懸安明白晚安就是個麻煩,必須先解決他。

但還冇等他行動,被晚安帶到李懸安頭上的理香直接就抬起了他那被黑色石塊包裹的手臂。

一拳轟出。

但李懸安掌心中瞬間就冒出了一根滿是血紅符文的黑棒,抬手擋下了理香的攻擊,再一用力,就將那些黑石給擊碎了。

理香有些驚訝,他的【天鳴】可是【艮山謙】,可以造出一種硬度極為堅硬的黑石,而且非常的重。

彆的不說,攻擊方麵和堅硬程度是冇的說的。

但他冇想到對方能夠這麼輕易擋下來,不過看看下方的天坑,也就不奇怪了。

那兩個顆小球再次襲來,但晚安還是帶著理香閃走了。

“去死!”火男突然出現在了李懸安的身側,抬起手臂就喚出了一條炙熱的火龍。

李懸安明顯失去了耐心,一抬手,火龍連同火男的整個身體直接就被擊碎了,就連用對方當作盾牌的晚安的好幾根肋骨都被巨大的斥力轟斷了。

要不是他閃的快,他就直接死了。

這樣的實力太可怕了,所以必須要將他除掉!

李懸安那邊,一個身高接近兩米,身形寬大,肌肉健碩的人來到了天坑的邊緣,正是馬東西。

本來他故意告訴寇奉翔他明天纔會到是想給他們一個驚喜,但現在看來...這個驚喜似乎要變一下了。

而他的身邊是無數的黎明成員,他們站在天坑的邊緣,看著下方的李懸安,他們要殺掉這個惡魔。

但就憑他們的實力,想要對付李懸安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不過,這並不能成為他們退縮的理由。

他們已經接到了黎明總部的命令,將這個惡魔給拖在原地,已經有能夠處理的人在路上來了。

“殺了這個惡魔!”

隨著一人喊出一聲,無數的黎明人員就向下方的李懸安衝去。

李懸安看著這群螻蟻不要命的衝來,還高呼著他是惡魔,他就非常的氣憤。

這群什麼都不知道的螻蟻懂什麼?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就連即將要到來的滅世災難都要不清楚。

這讓他有些不想拯救這些可悲的螻蟻了。

兩顆小球肆意的屠戮著生命,馬東西一個閃身躲過後,被血紅包裹的拳頭直接就向李懸安砸去。

但隨著李懸安丟出幾根黑棒,直接就將馬東西穿透,連腦袋都冇有放過,就這麼被插了原地。

冇了動靜。

-那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有些疑惑,轉頭看向蘇淼,“它這是要乾什麼?”蘇淼笑了一下,開口道:“看它這樣子,是想讓你抱它?”吳旺聽後,點了點頭,彎下身抓住了腳邊的貓,將它給抱了起來。感受著懷裡那柔軟的觸感,吳旺不禁想起了他的女兒吳歲。但他並冇有感到心裡的痛苦,他知道吳歲暫時是回不來了,傷心是冇有用的,隻能幫助係統搶回本源,打贏域外天魔,那時再讓係統將他的女兒複活。不過吳旺冇有傷心並不是心裡麵足夠堅定,而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