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了就讓我回到現實?”“比如?”“比如讓我做個人間的大小姐,一輩子吃吃喝喝玩玩樂樂,死了就讓我回去。”一聲輕笑莫名讓許期期臉紅,她怎麼覺得這個係統聲音有點蘇呢?這就是新時代AI的能力嗎?不過它轉瞬間變得冷淡神聖,“異界的亡靈,你所求甚過,貪婪成性。”好吧,果然冇這麼容易,亡靈?她果然還是死了。許期期癟了癟嘴,她本來就是個好玩逸樂的大學生,二十歲的年紀不用來吃喝玩樂難道用來死嗎?算了算了,穿書嘛,還是...-

彆想了,現在先把人救活再說吧。

她在他身上一頓亂摸,皮膚細膩潔白如玉,啊,不是,摸出來許多古怪東西。

她解開一個藍色錦囊,是一堆丹藥,金色白色的,她也認不出來是什麼,用石頭砸碎了,灑在他心口的傷口上。

再用力撕下自己裙子上的紗,給他做了簡單的包紮,她怕有風把藥末吹走。

雲信臉上身上都滿是灰塵,格外狼狽。許期期看見他的手指甲裡滿是泥土,指甲也斷裂開。想來他從懸崖上掉下來,深受重傷,半爬半走才找到那個山洞。

如果不是許期期發現了他,他不知道會不會死。

許期期等了等,他還是那副要死的樣子,冇有一點動靜。

冇道理啊,許期期不知道怎麼辦,再翻了翻他帶著的東西。一疊疊的靈符碼得整整齊齊,筆墨如鳥飛舞,看不懂。

她放下靈符,再掏了掏他的乾坤袋,靈石一塊塊的,晶瑩剔透帶著光,想必價值不菲。

有錢當然很好,但現在再多的靈石也冇用啊。

她翻了半天,在各種法寶中間發現了一套乾淨的白色錦袍,不是流雲衫做的道袍,隻是普通的錦袍。

不管了,她拿出來放在一邊,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臟得不能看,她打算等會給他換上。

小小的乾坤袋內部就像一個無底洞,許期期翻了小半個時辰,不得不說雲信在天嵐宗的確是備受矚目的內門弟子,他身上帶著的法寶都夠一個小世家幾輩人的珍藏。

在堆成小山的黃金旁邊,有一個紅木的盒子,許期期看到它時終於感覺苦儘甘來。

還好你還在啊,百轉丹。還好淩靈冇搜他的身,不然這救命丹藥就冇了。

她一把抓住盒子,拿出來打開看,渾圓雪白的丹藥上有層層靈紋,正發出淡淡仙氣。

這枚丹藥是雲信和淩靈出來曆練之時,他們的師父謝行景給了他們一人一顆,以備不時之需。

是的,他跟淩靈是師姐弟。

修仙言情小說就是這樣樸實無華的狗血。

也顧不上自己的臟手會不會汙染丹藥,許期期掰開雲信的嘴,把百轉丹塞了進去。神品的丹藥入口即化,也不知道是不是許期期的錯覺,她感覺雲信的神色舒展了一些。

此時正是初夏時節,樹上的新葉舊葉泛著不同的綠色,在陽光照射之下,明光瑩瑩,新鮮可愛。風中有著說不出的花香木香,許期期聞了聞,感覺心情放鬆下來。

她就這樣一邊吹著風,一邊等著雲信甦醒過來。

她仔細回憶著劇情,這處山崖是他們出了靈墟境後歇腳的無名山,按照劇情,這裡應該是在回去天嵐宗的路上。

當時為了獲得本命靈劍,淩靈不顧謝行景的勸阻,非要擅闖靈墟,拿到傳說中劍聖李瑉的問靈劍。她堅信自己就是下一位飛昇的劍修,所以劍聖遺留下的劍,肯定也是她的靈劍。

謝行景當然勸不住她,隻能給了他們百轉丹,雲信就陪著她來了。

她拿到了問靈劍,雲信卻為她受傷。

“疼······”

細微的聲音隨著風吹進了許期期的耳朵,她走著神,冇聽見。

等到她終於反應過來那是雲信的聲音時,他整個人已經如墜火窟,渾身泛著病態的紅,原本蒼白的臉上透出胭脂色,額上滲出大顆汗珠。

不可能啊,許期期慌了神。百轉丹是謝行景給的,他不可能也想殺了雲信吧,這是他的徒弟啊。

但是雲信臉上現出隱約血色紋路,妖異非常。

魔紋?!

百轉丹怎麼可能會令人入魔?!

一個可怕的猜測在她心頭升起。在原書中,雲信是神秘的南明國人,傳說這個國家在南方一望無儘的森林中,有好奇的中原修士想去打探,但在靠近森林結界的地方就被烈火所襲,瞬間燃燒成灰燼。

知道雲信身份的人,隻有女主淩靈。

難道她偷偷換掉了謝行景給的百轉丹,以防雲信活下來找她複仇?!

許期期心裡一陣害怕,淩靈的心機深不可測,這種事情說不定真的有可能。

先不管怎麼會這樣,她現在隻想知道怎麼讓雲信不要墮魔。

魔族嗜血殘殺,他墮魔了,許期期真不知道自己的命還能不能保住。

“怎麼辦啊?”

她急得把乾坤袋一股腦全倒了出來,靈石黃金各色寶石灑落一地,她真不知道雲信一個修士,要這麼多錢乾嘛?

再冇有丹藥了,許期期頹然地看著雲信。他有了意識,還冇醒,但一直在喊著“疼”,少年的聲音很輕很細,不仔細聽根本聽不見。

他如果墮魔的話,會成為整個靈雲界誅殺的對象,到時候除了死,他冇有其他選擇。

隔著書,她覺得挖掉靈根的淩靈簡直帥到爆炸,但現在看著逐漸走向死亡的雲信,她的心裡有些難過。

他什麼也冇有做錯,因為他有極純火靈根,淩靈冇有,就挖掉他的給自己用。

憑什麼呢?

許期期下定決心,一定要把他救活。

她爬起來,大喊著:“係統,係統!!!”

聲音迴盪在森林之中,傳回重重迴音。

冇有人迴應,許期期脾氣也上來了,這個係統,要用的時候永遠都不在。

她更加大喊:“係統!你再不出來,我就把他丟這,讓他死了!!”

“係統!!!”

似乎是不堪其擾,熟悉的聲音在她腦海中想起,氣急敗壞地,“吵死了!!!”

“你就不能小點聲?!!!”

許期期簡直要喜極而泣,“你終於出現了,快看看他怎麼了?能不能救救他啊?”

雲信徹底昏迷過去,冇再喊疼,臉上的紅色魔紋從脖頸延伸到眉尾,爬滿了半張臉。

“冇多大事,吃了化魔丹,要入魔了。”

“化魔丹?!”

“對,他死後就會失去記憶,成為徹底的殺人怪物。”

“人族稱呼他們為魔。”

許期期難以置信,喃喃念著:“怎麼可能。”

她急切地問著係統,“你有冇有辦法救他?!”

它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你不是說要做任務纔有獎勵嗎?怎麼現在任務冇完成,就想要獎勵?”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許期期又覺得它說的有道理,但還是哪裡不對勁。

腦海中的聲音接著說:“你就這麼想讓他活下來?”

許期期堅定地點了點頭,又反應過來這個係統看不見,“嗯!”

它笑了,好聽的笑聲彷彿在許期期的腦海中炸開,炸成無數煙花碎片。

它有人形的話,肯定是個帥哥!

許期期莫名地想著,她竭力剋製住自己的心跳,現在不是犯花癡的時候!!!

“為什麼呢?”

許期期沉默了,為什麼要他活下來嗎?他是男二號,死在這裡劇情怎麼演?是這個理由,又不止是這個理由。

看她冇有回答,係統追問道:“你為什麼想救他呢?”

許期期目光堅定,一字一頓:“因為他是一個帥哥。”

係統:······

“我可以救他,但是你要給我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你的靈根。”

她不是一個現代人嗎,怎麼她也有靈根?

“我有靈根,那我能修仙嗎?”

“不能,你資質太低了。”

許期期無語,那這個靈根有什麼用?算了,先救人要緊。她心一橫,對係統說:“行,我給你靈根,那你救他吧。”

冇想到許期期這麼爽快,係統呢喃道:“你這麼爽快,這個遊戲就不好玩了。”

話音輕微,許期期冇有聽清。

它又變成了那個帥哥音,對許期期發號施令,“你握住他的手。”

許期期坐在雲信身邊,握住了他的左手,他的手掌寬大,指節修長,因為化魔丹的緣故,格外溫暖。

她感覺到從自己的身體深處彷彿湧出一股力量,從她的心隨著血液到她的手掌,通過他們相握的手,進入了雲信的身體。

看著雲信臉上的魔紋逐漸淡去,臉色也恢複如常,許期期徹底放下心來。

這個係統還挺強大的嘛。

她正想著對係統再說點什麼,心口處傳來劇烈疼痛,彷彿有刀子在她的心口處往裡鑽,她支援不住,往下倒去,正躺在雲信身上。

-確是備受矚目的內門弟子,他身上帶著的法寶都夠一個小世家幾輩人的珍藏。在堆成小山的黃金旁邊,有一個紅木的盒子,許期期看到它時終於感覺苦儘甘來。還好你還在啊,百轉丹。還好淩靈冇搜他的身,不然這救命丹藥就冇了。她一把抓住盒子,拿出來打開看,渾圓雪白的丹藥上有層層靈紋,正發出淡淡仙氣。這枚丹藥是雲信和淩靈出來曆練之時,他們的師父謝行景給了他們一人一顆,以備不時之需。是的,他跟淩靈是師姐弟。修仙言情小說就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