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完成任務,然後回到現實。說到雲信,許期期不得不歎氣,見過慘的,冇見過這麼慘的工具人。《雲去無心》是本修仙言情文,女主淩靈是天嵐宗少宗主,男主謝行景是淩靈的師父。他倆是生死虐戀師徒文,男二雲信是女主飛昇的工具人,是天地間最純淨的火靈根擁有者。淩靈也是火靈根,她因為對師父愛而不得徒生心魔百年,境界停滯,在金丹期呆了一百多年,遲遲不得突破,直到遇到雲信,她在預知境裡看見雲信被她挖掉靈根的未來,那時候她直...-

腳下是一望無際的黑色的水,許期期抬頭看,天上是無儘閃爍的星空。

天與海之間,是看不見儘頭的空。

她今年二十歲,秀麗的眉毛下是大大的水潤的眼睛,臉色有些蒼白,但唇色鮮紅,算是個清麗的姑娘。

這就是死後的世界嗎?

她看著自己的手,白皙通透,好像她之前感受到的痛苦隻是一場夢。

她本來是出去玩的,結果迎麵撞來一輛大卡車,餘下的事情她就冇印象了。

倒黴透頂,她想著。

她低頭看,黑色的水救贖黑色的海洋,是無儘的深淵,倒映不出燦爛的星空。

“這是什麼地方?”

她輕聲喃喃念著,這詭異的場景實在考驗她的科學信念,這還是在地球上嗎?

她嘀咕,我不會是穿越了吧。

“這裡是靈雲界。”

一道清朗聲音從虛空中傳來,她一聽就豎起了耳朵,專心聽著。

她對聲音一向敏感,遇到好聽的聲音更是要來回拖進度條反覆聽,還要在被子裡偷偷品味,腦補無數故事。

是帥哥音,不會錯的。

等會,靈雲界?

怎麼這麼熟悉?

她睜大了眼睛,恍然想起,這不是她看的小說背景嗎?

昨天晚上,一個美妙的週五晚上,她像往常一樣打開某綠色網站,發現了一本小說《雲去無心》,然後一個不小心,熬了個大夜,還冇看完。

《雲去無心》的背景就是修仙界,也就是靈雲界。

原來她這是穿書了啊,她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是出車禍死了呢?

穿書,作為老書蟲的許期期笑了,這業務她熟悉啊。

“靈雲界是吧,我熟悉啊。”

她頓時放鬆下來,笑著說,聲音清脆悅耳,帶著少女特有的輕柔。

“你肯定就是係統吧,我都知道流程了。”

她一下子勾起了興趣,過往讀過的所有網文此刻成為她的養料,她迅速搞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說吧,我要完成什麼任務就能回到現實了?”

她笑吟吟地,也不管有冇有回答。

她猜想,按照《雲去無心》的劇情來說,按照穿書文的尿性來說,那肯定是拯救美強慘了。

拯救美強慘男二雲信,阻止他黑化毀滅修仙界,然後她死遁,男二發瘋又毀掉修仙界,她又要回來再讓男二愛上一下自己,兩人HE。

不過她可不希望留在靈雲界,那裡冇有網絡冇有冰箱冰激淩,那也太冇意思了。

那她隻能走穿書文的另一種門派了,她打算和雲信合作,阻止雲信毀掉修仙界,完成任務,然後回到現實。

說到雲信,許期期不得不歎氣,見過慘的,冇見過這麼慘的工具人。

《雲去無心》是本修仙言情文,女主淩靈是天嵐宗少宗主,男主謝行景是淩靈的師父。他倆是生死虐戀師徒文,男二雲信是女主飛昇的工具人,是天地間最純淨的火靈根擁有者。淩靈也是火靈根,她因為對師父愛而不得徒生心魔百年,境界停滯,在金丹期呆了一百多年,遲遲不得突破,直到遇到雲信,她在預知境裡看見雲信被她挖掉靈根的未來,那時候她直接飛昇到元嬰期大圓滿,和男主的差距不過毫厘,那時候她真正擁有了和謝行景平起平坐的資格。於是她冇有一點手軟,她接近雲信,主動向雲信示好,讓他以為她愛上了他。後來在兩人外出試煉之時,雲信為了保護她被妖獸所傷,她趁機挖掉了雲信的火靈根,把他一腳踹下懸崖,妄圖殺人滅口。

昨晚許期期看見雲信被女主一腳踹下懸崖的時候,人都傻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黑蓮花毫不心慈手軟的女主,雖然做的是壞事吧,但還挺帥的。

於是她熬了個大夜,接著看小說。

結果這個雲信果然不是一般人,他不僅冇死,還在後麵華麗變身,在淩靈強取豪奪謝行景,準備成為天嵐宗宗主之時,渡引天火將天嵐宗燒成了灰燼,那把火燒了三年。

她週六有約,不得不出門,在出租車上正看得津津有味,結果對麵一輛大卡車不知道什麼情況,把她坐的出租車撞飛了。

她醒過來就在這鬼地方了。

等了半天也冇等到那道聲音,許期期轉了轉眼珠,什麼情況?

“任務?”聲音變小了,他好像有點困惑。

難道它跟我一樣,也是新手?

許期期一向是個熱心人,她提醒這個新手“係統”,

“就是你要我做什麼事情,我做完了你就給我發獎勵。”

“那你想做什麼事情?”

豁,這麼闊氣的係統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難道她可以選擇任務嗎?

這就是新手福利嗎?

那不得狠狠地薅它羊毛。

“那你能讓我做點簡單任務嗎?做完了就讓我回到現實?”

“比如?”

“比如讓我做個人間的大小姐,一輩子吃吃喝喝玩玩樂樂,死了就讓我回去。”

一聲輕笑莫名讓許期期臉紅,她怎麼覺得這個係統聲音有點蘇呢?這就是新時代AI的能力嗎?

不過它轉瞬間變得冷淡神聖,“異界的亡靈,你所求甚過,貪婪成性。”

好吧,果然冇這麼容易,亡靈?她果然還是死了。許期期癟了癟嘴,她本來就是個好玩逸樂的大學生,二十歲的年紀不用來吃喝玩樂難道用來死嗎?

算了算了,穿書嘛,還是有點程式不得不走的。

她想的開,雲信在書裡也不是多麼窮凶極惡的人,他如果不是遇到淩靈,也不會黑化。她還記得書上寫淩靈第一次遇見雲信的時候,他十八歲,在春風中凝視落花,舒然一笑。那一幕豈止看癡了女主淩靈,也看癡了螢幕外的許期期。

比起高冷仙尊謝行景,她還是更喜歡雲信,更何況,雲信跟淩靈可是差了幾百歲的年下啊!!!

不懂年下的人都是冇品的人。

她對著虛空說著,這個古怪的地方隻有她一個人,她的聲音因此無比清晰。

“那我去拯救雲信好了。我去救贖他,讓他彆燒掉天嵐宗,這下你可以讓我回去吧。”

“你居然知道雲信?”

它的聲音難得有了波動,好像她認識雲信是一件多麼不可置信的事情。

嗯?許期期反應過來,她有些著急地說:

“難道你不認識雲信?!”

不會吧。她搞錯了嗎?

她小心翼翼地問著“係統”:

“那你認識淩靈嗎?”

“我當然認識。”

它好像有點惱羞成怒,有些冇好氣地說。

許期期長舒一口氣,冇搞錯冇搞錯,那就還有機會。

還冇等她開口,“係統”好像上了道,“聽起來是個不錯的遊戲。”

滿天星鬥在黑色天空不斷閃爍,發出更強烈的光,將許期期所看見的一切照成白晝。

那道聲音越來越遠,帶著些調皮和興奮,就像無聊很久的人發現了一個新遊戲。

“那你就去找雲信吧。”

燙,好燙。

許期期感覺自己渾身都在著火,高熱把她的皮膚炙烤成焦炭,但在無儘的火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出現了。

身形纖細,是她的身體。

許期期眨了眨眼,環顧四周,隻見青蔥樹木成蔭,野草灌木成叢,間雜著些高大的花花綠綠的野花,看來是個森林。

這應該就是任務地點了,她想著,雲信被淩靈丟下的山崖。

鳥鳴聲和猴吼聲不斷,突然衝出的蟲子毒蛇更是嚇得她魂飛魄散,步履蹣跚,她艱難穿行在這森林之中。

她穿著淡藍色仙裙,裙身層層疊疊,行走間裙襬如同行雲。

原來是這樣的,但現在這身裙子早被路邊的荊棘雜草勾得破破爛爛,沾滿了泥土灰塵,和一些說不明白的汙漬。隻有腰身以上還是淡藍色,其他地方都說不清是什麼顏色了。

許期期走了半天,感覺自己在越野行步,已是氣喘籲籲,滿頭大汗。

她停了下來,擦了擦臉,袖口泛著黑。

可惜了這麼好看的裙子,她癟了癟嘴,有點委屈的樣子。

你到底在哪個地方啊,雲信?!

書裡從雲信掉下山崖就冇他戲份,許期期找了半天,翻了好幾個山洞都冇人,問係統,係統跟死了一樣冇有一點聲音。

氣得她隻能自己接著找,好在天氣晴朗,冇有下過雨,她終於人品爆棚,沿著一路的血跡和腳印終於是找到了雲信的藏身之處。

那是一處隱蔽的洞口,外麵長滿了野草,許期期不斷地深呼吸。

想到就要見到這本書的第一個紙片人,她還有點激動,她的心跳得很快。

冇辦法,雲信怎麼說也是原書認定的超級大帥哥,誰要見帥哥會不緊張啊。她又是個無藥可救大顏控,她又深呼吸了好幾次,感覺自己呼吸平穩了,才緩緩走進山洞。

剛一進去,濃重的血腥味讓許期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很腥的鐵鏽味,她有點想嘔,拚了吃奶的勁才剋製住。

雲信流了這麼多血嗎?

她想著,書裡隻寫淩靈挖出來他的靈根,冇寫他會怎麼樣?

不過想想也知道,對修士來說,挖靈根不異於挖骨剖心,許期期的手頓住了,那他還有多疼啊,這裡又冇有麻醉藥。

打住,她提醒自己,她隻是來做任務的,不能太投入情感。

越往裡走,光越少也越來越窄,直至越加一片漆黑,許期期貓著身子,放慢了腳步。

腳下絆到什麼東西,她嚇得渾身一抖,顫著聲音弱弱道:“是你嗎,雲信?”

冇有回答,隻有她自己的聲音。

她大了膽子,慢慢蹲下身子,伸出手摸,是人的瘦長手指,可惜冷得她一個激靈。

不會都死硬了吧?

她欲哭無淚,她可不是來給他收屍的。

不可能的,這是男二,他後麵還有劇情呢,怎麼可能死掉。

她鼓起勇氣,沿著冰涼的手指往上摸,天嵐宗的道袍是流雲紗,摸起來也是冰冰涼涼的,直到摸到頸項間的凸起時,她才停了手。

冇想到人生第一次摸到男生的喉結是在個黑不隆冬的山洞,許期期真不知道該作何感想,她隻能不斷告訴自己非禮勿念,非禮勿念,都是工作。

確定是人之後,她抬著他的兩隻腳,使出吃奶的力氣把人拖了出去。

一會不見,陽光刺眼,她皺了眉雙眼緊閉,過一會睜開後,她迫不及待轉身看著自己拖出來的少年。

“哇。”

饒是做過心理準備,但是出現在她麵前的人還是超出她設想。

雲信看起來不到二十歲,年輕俊秀。身材高挑瘦削,四肢修長,一截腰更是精瘦。

她打量的目光好像自動忽略他臟到變色的道袍,忽略他渾身上下的血跡,從下往上看,直到看到他的臉。

那是自然無以倫比的傑作,像是神精心捏製的人偶。

在冇有見到他之前,她怎麼也想不到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還能有如此完美的排布。他臉上的每一處都長得精緻,眉毛烏黑修長,雙目雖然緊閉,但眼睫濃密如扇,一管鼻子挺直鼻頭卻圓潤,不偏不倚恰將一張臉完美分成對稱的兩半。

可惜臉色死白,嘴脣乾澀到脫皮,毫無血色,不然她不敢想象這樣一個人張開眼睛,笑眼彎彎的時候是何等風情。

很好看,許期期想,就這張臉,這個任務,她接得值!

就是一副要死了的樣子。

她探著他的鼻息,冇動靜,她不死心,扒開他的衣服,隻見心口處破開一處,是劍刺的傷口,正皮開肉綻,流著鮮血。

那應該就是被挖掉靈根的地方,見到雲信模樣的許期期更加認定淩靈是真狠人。

對這樣一個人都能下手,毫不手軟,謝行景得好看成啥樣啊。

-。冇有人迴應,許期期脾氣也上來了,這個係統,要用的時候永遠都不在。她更加大喊:“係統!你再不出來,我就把他丟這,讓他死了!!”“係統!!!”似乎是不堪其擾,熟悉的聲音在她腦海中想起,氣急敗壞地,“吵死了!!!”“你就不能小點聲?!!!”許期期簡直要喜極而泣,“你終於出現了,快看看他怎麼了?能不能救救他啊?”雲信徹底昏迷過去,冇再喊疼,臉上的紅色魔紋從脖頸延伸到眉尾,爬滿了半張臉。“冇多大事,吃了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