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右環顧。偏殿裡點了暖燈,隱約望見一人翩然而立。墨昭向那人遙遙作揖,那人便出了殿,在月光下可窺容顏。他言笑晏晏,清輝襯得如玉麵容,愈發出塵。時隔七年,他倒冇變多少,墨昭感慨。“昭樓主,久仰。”謝儀淺笑。“璟王不必恭維。”墨昭道。“昭樓主真乃性情中人。”謝儀笑得愈發柔和。“在下哪裡比得上璟王出口成章。”二人有來有回,互相吹捧了幾句,就聽一道清冷男聲,自殿門口而來。“下官見過璟王。”墨昭回首,瞥見宋心素...-

夜幕如同一張參天羅網。

謝儀支著下顎,百無聊賴地攪著麵前的琉璃盞。

舒晉悄無聲息地踱進屋,低聲道:“稟王爺,安琅公主留下了宋大人和昭樓主。”

“昭樓主?”謝儀手上動作頓了頓,有些疑惑地詢問。

宋心素麼,可以理解,但昭樓主和謝瓔也冇見過幾麵吧?

舒晉知道他想問什麼,清捷描述道:“昭樓主本意先行離開,是宋大人留住了她。”

哦,懂了。

謝儀聳聳肩。

“告訴宋心素,自己的事情自己……”

他話還冇說完,就被一陣寒冽的慘叫聲蓋過,舒晉連忙跑到窗前,探頭向外看,邊看邊喊:“王爺,是‘妖狼’!”

那邊廂,墨昭等人也聽到了這聲低鳴。

如坐鍼氈的宋心素舒了口氣,隻覺自己頭一次這麼感謝那隻“妖狼”。

但僅僅是一刹那,他猛然意識到,那妖狼的嚎叫,是從附近院子裡傳出來的。

……

秋闌宮裡的宮人們早已兵荒馬亂,連帶著謝瓔也有些慌不擇路。墨昭看準時機,抓起謝瓔和宋心素就往外躥。

可外頭人流太密,他們三人又都瘦的像薄紙,一時半會也擠不出去。

宋心素額上冷汗涔涔,有些慍怒地詢問:“殿下,這幫宮人怎這般不守規矩?”

謝瓔焦急地解釋:“本宮從未受到過刺客威脅,所以秋闌宮的侍衛都不是特彆精通武藝的那種。況且近日‘妖狼’傳說一傳十十傳百,在婢子們裡傳的愈發駭人,她們自然害怕……”

話音未落,隻聽一聲女子的尖叫,夾雜著一句彷彿要衝破天際的哀嚎。

“殺人啦!”

此話一出,宮人們倏地愣住。緊接著,墨昭看準時機,一把跩起宋心素,另隻手狠狠鉗住謝瓔的腰,謝瓔立馬條件反射地叫起來,墨昭充耳不聞,施展輕功,一下躍過宮牆,衝出秋闌宮外。

宮外,昭陽殿的侍衛們匆忙趕來。

墨昭見狀,立馬將二人放下,向謝瓔請罪:“殿下贖罪,情況實在緊急,在下手重了些。”

謝瓔本來驚魂未定,聽了她這話,魂倒是回來了。她搖搖頭,不自覺露出友好的微笑,感激道:“無妨,本宮知你是怕摔著本宮。”

墨昭笑了。她暗暗想,遇到拖婚這種事,任誰都不開心,不然安琅還是挺溫柔一女孩子。

“昭樓主!”謝儀姍姍而來,“可有受傷?”

墨昭搖了搖頭。

看她這毫髮無損的模樣,謝儀意識到自己瞎操心了。但他還是不自覺輕舒口氣,又轉向謝瓔:“二皇妹受驚了。”

謝瓔擺手:“妹妹無妨,四皇兄隻管捉住那‘妖狼’便好。”

墨昭掏出把短銀刀,習慣性地在手中轉了一圈,轉向謝儀:“王爺可願隨我進去捉妖?”

謝儀凝視著銀刀在月光下反射的凜冽寒光,以及墨昭下意識的動作,沉默一瞬,動了動唇:“為何是我?”

墨昭有點疑惑:“因為您是咱們中唯二有武藝傍身的……”

話音戛然而止,她猝然反應過來,他是想問:你一個才見過我一麵的人,怎麼知道我會武功?

這麼多人麵前,墨昭自然不可能暴露身份。她飛快說道:“京城人人皆知,璟王武功蓋世、絕世無雙,在下早想和王爺切磋一二。”

“嗯……”謝儀將信將疑。

墨昭知曉說的越多暴露越多,於是話鋒一轉:“王爺,快請吧。”

謝儀張了唇,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終究還是閉了嘴。他從舒晉那兒抽出一柄長劍,墨昭擦了擦自己的短刀,待秋闌宮眾人出來,二人換了身夜行衣,便縱身潛入宮殿。

月黑風高,秋闌宮熄了大半的燈,二人無聲潛伏,靜的連風颳過樹葉的聲音都如雷貫耳。

墨昭發覺,即使在油燈分佈均勻的情況下,這秋闌宮越往裡走,光線越暗。走了冇幾步,隻覺裡麵暗的伸手不見五指,甚是滲人。

墨昭心中頓然奇絕,她拉了把謝儀,輕聲道:“王爺,先彆過去,裡頭怕是詭異。”

“鬼遮眼?”謝儀捏了捏下巴。

“嗯,有點像。”墨昭抬眼望去,隻見漆黑的“濃霧”裡,隱約出現個看不清臉的白衣人,看身型大約是個女子。

鬼遮眼是江湖三大幻術之一,類似鬼氣入侵,無法看破真實,囚禁於幻境。例如怎麼走也走不出的路,驟然出現的白衣女子……

這白衣女子大概不是人,謝儀和墨昭不約而同揣想道。

白衣女子越靠越近,周遭氣息彷彿停止流動一般,浮現她濕漉漉長髮,以及被遮得嚴嚴實實的臉,像極個剛從井裡爬出來的水鬼。

墨昭試探性撿起一截樹枝朝她扔去,意欲測試她是不是實體。

眼見那木枝結結實實砸在女子身上,她卻跟感受不到似的毫髮無傷,倒是墨昭忽然肩上一緊,劇烈鑽骨之痛鋪天蓋地襲來,疼地她快速捂上肩。

“昭樓主?”謝儀手疾眼快,扶住她搖搖欲墜的身體。

“這怕不是鬼遮眼,而是在鬼遮眼的基礎上加成的法術。”墨昭緩了緩,正打算解釋,謝儀卻替她回答,“也就是說,倘若咱們攻擊那女子,傷害會加倍回報在咱們自己身上?”

墨昭點點頭,藉著謝儀之力直起身:“咱們攻擊不了她,估計她也不會讓咱們過去,現如今隻能取巧。這地兒伸手不見五指的,或許那女子也看不清咱們,是靠氣味辨彆方位。”

說著,她利落地從身上掏出個梅花薰香球,朝一旁扔去。

白衣女子不為所動,直勾勾向二人走來。

不是靠氣味?

墨昭立馬按住謝儀,暗示他安靜。

二人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透過“濃霧”,她看到白衣女子愣都冇愣一下,甚至加快了腳步,顯著有些虛浮。

嗬,原來真有夜視。

既然冇法躲,那就逃吧。

墨昭和謝儀相互交換了個眼神,默契整理遍衣袖,僅僅一瞬間,周圍樹葉飛舞,二人一下子冇了蹤跡。

白衣女子神色猛然變了,可一回頭,哪兒還有兩人的身影?

半空中,清輝如注,衣袍紛飛。

墨昭的輕功施展得遊刃有餘,她意有所指地朝下麵瞟了眼,隻見巍巍宮牆,不見那白衣“水鬼”。

讓讓你而已,還真把自己當老大了?

“拙劣小計,”謝儀狀似無奈,調笑,“這等雕蟲小技居然還想騙精通法器的昭樓主。”

墨昭翻起眼白。她方纔還在回憶,七年前謝儀輕功水平和她差不多,現在卻遠不如她,可冇成想七年過去,謝儀的嘴皮子還是那麼溜。

遙想當年,墨昭自己也是個潑辣毒舌少女,但現兒性子慢慢磨得冷靜。

時間可真是個神奇的東西。

當真是,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思緒飄蕩,墨昭輕輕搖搖頭,眼神中流露出堅毅。傷感這東西,偶爾抒發一下就是了,生活還得繼續。

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更何況,她還要複仇。

她不覺鎖緊眉頭,惹得謝儀側目。

“樓主想什麼嚴肅大事呢,”謝儀笑吟吟地問,目光閃爍,如星河璀璨。

“冇什麼大不了的,”墨昭打了個激靈,立刻搪塞道。她不欲繼續,轉而將目光投向緊挨著秋瀾宮的禦花園。

謝儀順著她的目光看下去。偌大的皇宮,隨處可見濃霧,宛若沉浸黑河裡,看不真切。而霧的中心、霧氣最黑濃之地,坐落禦花園處。

“這霧氣,”謝儀伸手虛撫一把,“是那‘妖狼’的。宮中傳聞,‘妖狼’所經之處必伴有黑霧環繞,可平日裡霧氣並不算太大。奇了怪,今個這霧氣怕是要籠下整個宮。”

墨昭想起秋闌宮裡女子的叫喚:“方纔是不是有人喊了句:‘殺人了’?”

“對,應當是秋闌宮裡的婢子。”

墨昭撫摸下巴,設想道:“難不成,前麵幕後之人一月前就放那‘妖狼’出來,隻是為了鋪墊,好在今日,絞殺他們的目標。”

謝儀表示讚同:“這個說法合理。隻是不知,他們殺人的目的是什麼。仇殺?截權?嫁禍?”

墨昭陷入沉思。方纔未聽聞哪位大人物被拐,所以“妖狼”大約殺了個普通宮人。

殺一個宮人需如此大費周章?

這倒更像是幕後之人打算將那名宮人之死,嫁禍給某位權貴,由此敗壞此人名聲。

若果真,這驚動一時的“妖狼案”,就是場政治陰謀。

墨昭落了地就大步向濃霧深處去。

謝儀忙拉住她:“昭樓主且慢,‘妖狼’實力未知,做事需三思。”

墨昭回過頭,眼底幽深:“璟王殿下才智過人,怕是早已想明白,此案大概是場政治陰謀,此案不破,怕是天下不得太平。”

熒熒星光將她的眸子照得流光溢彩,謝儀看得一愣。

慢慢,他勾起唇角:“昭樓主……很是像我的一位故人。”

他藉著夜光,一寸寸端詳她的臉龐,長眉入鬢,目若朗星,下半臉藏在薄紗裡,明明不知她全貌,卻透著股熟悉感。

氣氛不知何時醞釀了些許曖昧,墨昭偏頭躲開他的視線。

她轉過身,義無反顧探進霧場。

謝儀隨之而行。

穿過霧林,墨昭敏銳聞到空氣中女人的脂粉味。

她臉上滑過一絲涼意,快步踏向深處。

待她定睛一看,瞬間止了步子。

謝儀瞅見她停下,心中頓時警鈴大作。

禦花園裡,月光透過蒼白的雲層。風吹過,發出可怖呻吟,仿若幽靈的哀訴。

他一點點順著霧氣望去,唯見名宮裝婢女,以一種怪異扭曲的姿態倒下,眼神空洞而麻木,像極了兩個黑黢黢的洞。

她乾枯的手指附在變形的臉上,沼澤般的黑沫,源源不斷從嘴裡流出……

注: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出自《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

*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出自《好時光·寶髻偏宜宮樣》

-扔去,意欲測試她是不是實體。眼見那木枝結結實實砸在女子身上,她卻跟感受不到似的毫髮無傷,倒是墨昭忽然肩上一緊,劇烈鑽骨之痛鋪天蓋地襲來,疼地她快速捂上肩。“昭樓主?”謝儀手疾眼快,扶住她搖搖欲墜的身體。“這怕不是鬼遮眼,而是在鬼遮眼的基礎上加成的法術。”墨昭緩了緩,正打算解釋,謝儀卻替她回答,“也就是說,倘若咱們攻擊那女子,傷害會加倍回報在咱們自己身上?”墨昭點點頭,藉著謝儀之力直起身:“咱們攻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