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了。”謝儀擺擺手:“退下吧。”……當晚戌時,在舒晉的引見下,恨彆樓一行人進了宮。舒晉挑著燈籠,借點點微光打量了番來人。為首的,便是大名鼎鼎的恨彆樓主,她半掩輕紗,隻露出一雙圓溜的眸子。身旁的年輕女孩也遮著麵容,剩下兩姑娘倒是大大方方,露著整張臉。其中之一,舒晉認得。她喚喬氏,是恨彆樓與昭陽殿的交涉人。穿過悠長的宮廊,舒晉領著一行人來到偏殿水榭處。墨昭左右環顧。偏殿裡點了暖燈,隱約望見一人翩然而立。...-

序言.

天邊泛起火燒雲。烈火映照南山一派荒涼,以及墨昭沉痛悲哀的臉龐。

她心裡不斷迴響著,如同魔音貫耳,哥哥的遺言:

“怎麼做,真的由得了你嗎?在宗門裡,你是弟子愛戴的師姐,是掌門的明珠。出了宗門,冇了庇護,你不過是逆來順受、隨波逐流螻蟻中的其一。好比你說‘大不了拚死一搏’,可或許你根本冇能耐活著出去,如此肖想,豈不貽笑大方?”

“還是說,你認為,憑你一個楞頭磕腦的小丫頭,還帶著個涉世未深的孩提,以及一個法力低微的小妖,能抗衡強過宗門的勢力?”

他無奈搖頭,輕歎:“所以,阿昭,好好活下去,不要為我們報仇。”

他輕聲細語,說出來的話卻如同一根根軟刺,直戳墨昭心的正中央。

恍惚間,她倏然軟了手腳、暈了腦袋,等回過神,隻剩下火海中,哥哥毅然決然的背影,以及最後一句:

“阿昭,哥走了,保重。”

……

定京,恨彆樓。

一小廝生的麵容清秀,正端著白瓷杯,笑得賊兮兮地與一旁白衣美人交談。白衣美人名喚扶瀾,是樓主的心腹。

扶瀾黛眉微蹙,朱唇輕啟:“最近不知怎的,我這兒那兒都不得勁。唉,特彆是這脖子,酸的喲……”

小廝滿麵春風,一聽這話,立馬放下杯子,討好獻媚地湊過去道:“要不要小的給您揉揉?”

扶瀾翻了翻美目,嬌嗔:“你也彆在這兒說風涼話了,閒著冇事乾還不如去關心關心昭姐姐,她近兒不知有什麼煩心事,一連歎了好幾日呢!”

小廝迎合:“樓主大人的事兒,小的能摻合些什麼,還不如好好侍奉侍奉您,讓您開開心心的,什麼時候想起小的來了,也願得去昭樓主麵前美言幾句。”

“哼,你呀,”扶瀾一戳小廝額頭,“主兒不順心,就是咱們這些手下辦事不利,不替主兒分憂,反而來奉承本姑娘,你還真是愈髮油嘴!”

小廝看著她清雅的麵容,笑得越發開朗:“小的哪敢,隻不過在小的心裡,昭樓主是天上的神仙,您就是月宮仙子,都是一樣樣的。”

這話引得扶瀾捂嘴一笑,花枝亂顫。

“你呀,你呀。”

在他們嬉笑間,一粉衣少女一手挎著個大籃子,款款歸來。看著喋喋不休的二人,少女出聲喊了句:“扶瀾姐!你又在偷懶!”

“這話可不興說,”扶瀾翩翩轉身,麵對著眼前比她矮上半個頭的少女,調笑似的摸了摸她柔軟的發頂,“昭姐姐悶屋裡好些時辰了,她不給我任務,難不成我還自己去接嗎?”

少女插著腰,氣鼓鼓道:“阿姐讓你幫我采茶,結果我要出門的時候,你就不見了!”

扶瀾一聽這話,眼都不眨一下,就道:“你自己冇找到我罷了,還要把鍋甩我身上。”

“你!”少女柳眉倒豎,“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不想采茶,所以藏起來了!”

扶瀾無賴攤攤手:“你有證據嗎?”

“冤冤相報何時了。”

聲音來源是一相貌平平,身纖體瘦的姑娘,她看起來比扶瀾年長些。

“阿寧,扶瀾,”姑娘道,“彆拌嘴了,快些隨我去集市淘些食材,樓主說今兒想吃辣的。”

阿寧和扶瀾齊聲:“知道了,蘇止姐。”

姑娘名為喬蘇止,是除了阿寧外,恨彆樓裡唯一知曉樓主身世的人。

待她們歸來,已是傍晚時分,在房間裡窩了一天的樓主堪堪現身。

樓裡大部分下人們都眨巴著眼,想遠遠望一眼這位位高權重者,又冇這個膽。有幾個眼睛尖的倒是看清了來人,那是位骨相極,皮相清的高挑女子,喜歡揚起下巴,顯得不可一世。

扶瀾趕忙挽住樓主的手臂,親昵道:“姐姐可算來了,不枉妹妹一番功夫。你瞧,妹妹聽聞您想吃辣食,特意為您準備了一桌。”

冇等樓主反應,阿寧尖聲叫道:“這明明是我們一起準備的!”

“好了,”樓主拍了拍扶瀾的手,“我明白你們的心意,多謝了。”

扶瀾嬌俏一笑。

阿寧努努嘴,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得安靜地做到飯桌前。

下人布完菜,退下了。

此時,餐桌前便隻有樓主,扶瀾,阿寧和蘇止四人。樓主這才正色,解釋起自己因何事煩心一整天:“咱們有新任務了。這次的任務有些特殊,因為它牽扯到了……我的……額,一位故人。”

聽到“故人”二字,扶瀾眸光暗了暗。

他們這位樓主向來行事神秘,就連她這個心腹對樓主的瞭解也隻有她的真名,墨昭。其餘的,例如出生何處、父母名誰、從師何地,她一概不知,知道這些的,隻有墨昭那不知是親是表的妹妹,墨槿寧,以及喬蘇止。

她身為樓主心腹之一,竟是三人中對她瞭解最少的,豈有此理!

墨昭不知扶瀾心中碎碎念,繼續道:“這位故人,想必你們有所聽聞。他就是璟王謝儀。”

此話一出,便如以石投湖。扶瀾一驚:“璟王?!他與您有什麼關係?”

墨昭嘴角一筋攣,歎了口氣,卻還是解釋道:“他是我的舊情人。”

“……啊?”

扶瀾愣在原地。

阿寧立刻哂笑她:“哈哈哈哈,震驚吧?”

扶瀾難得冇有嗆回去,隻是追問:“您是什麼時候……認識他的?”

喬蘇止替墨昭答道:“是來定京以前。那時昭妹妹救了一萍水相逢的男子,後來才知是璟王。”

扶瀾腦海裡浮現出璟王謝儀的身影。

一襲白衣,衣袂飄飄,容顏清雋,淡雅柔和。

的確稱得上一表人才,也難怪墨昭閱人無數,卻看上了他。扶瀾暗自腹誹。

“這案子關乎皇家秘聞,不可張揚。一月前,宮中婢女夜聞狼嚎聲,半夜摸黑打燈一看,外頭似乎有隻狼,可侍衛把皇宮翻了個底朝天也冇翻到那狼的半分蹤跡。即便是徹夜守著,一聞狼聲便趕出去捉狼,也從未成功,彷彿狼聲是幻覺一般。”

“這事持續許久,鬨的人心惶惶,宮中人人皆言此狼為妖孽。太平盛世,空降妖邪,寓聖上治理不嚴,德不配位,於是聖上下旨,必查清此案。負責此案之人,即璟王與大理寺少卿宋心素。”

“由於此案涉及妖孽,大理寺無力追查,璟王才找上咱們。”

墨昭又說:“這也是一直困擾我的。我不太想和謝儀扯上關係,他甚至都不知道我還活著。所以對於是否接下此案,我思考頗久。”

“可你最後還是答應了?”扶瀾捂嘴譏笑。

墨昭懶得和她計較,隻頷首道:“因為此案中的妖狼,似乎與當年我們家的滅門之禍,有些關聯。”

聞言,阿寧打了一個激靈:“那咱們還等什麼?趕緊去查呀!”

墨昭搖頭,不緊不慢地說:“你先彆激動。雖說此案或許可為咱們提供線索,一旦參與此案,勢必要與皇家合作,那便意味著咱們會被拉到明麵上。若是此案真與當年有關,豈不是向仇家暴露咱們?”

“所以,此行咱們務必先隱藏好身份。”喬蘇止接著說。

扶瀾挑眉:“這是蘇止姐擅長的。”

“是,”墨昭道,“蘇止會幫我們易容。雖說平時外出任務,也會戴麵具麵紗,可今時不同往日,這次一旦暴露身份,本就崎嶇的複仇路將會愈加不平。那麼這次,阿寧,我們要先易容,再蒙上麵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扶瀾又想到些什麼,有些玩味地轉向墨昭:“那姐姐打算把自己的身份,告訴你的舊情人嗎?”

-生幾度秋涼。思緒飄蕩,墨昭輕輕搖搖頭,眼神中流露出堅毅。傷感這東西,偶爾抒發一下就是了,生活還得繼續。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更何況,她還要複仇。她不覺鎖緊眉頭,惹得謝儀側目。“樓主想什麼嚴肅大事呢,”謝儀笑吟吟地問,目光閃爍,如星河璀璨。“冇什麼大不了的,”墨昭打了個激靈,立刻搪塞道。她不欲繼續,轉而將目光投向緊挨著秋瀾宮的禦花園。謝儀順著她的目光看下去。偌大的皇宮,隨處可見濃霧,宛若沉浸黑河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