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章 仲裁庭

26

的中年男人。麥卡錫低腰陪笑道:“仲裁人大人,你看這種情況…”。雷迪克放下手中的資料,沉默片刻。“死了的話,按那個流程處理掉,我現在隻關心從暴動中逃走的三名罪犯”。麥卡錫獄長一臉無奈地表示,自己已經儘力了。還是讓那個“真正的罪犯”逃了。“按線人的匯報,有在岸邊酒館看到其中一個罪犯範特爾的身影”。“加上值夜者小隊已經封鎖了市區,相信很快就能抓到他們了”。雷迪克知道如果他們要藏起來,短時間肯定找不到,這...-

莊嚴,肅穆的大廳內。這是一場不對外公開的庭審,畢竟被那名“真正的罪犯”越獄逃跑了。不管是仲裁庭還是裁判所都臉上無光。黃昏暮色的落霞照在最上首的位元仲裁長臉上,他那精明如鷹,透亮著公理之光的眼神環視了座下一週。相比於上午那場“連環殺人案”,約翰這可能與“罪犯”範特爾勾結,協助越獄的案子,就了無滋味。可仲裁庭畢竟是處刑機關,對抗著黑暗中滋生的危險。這一點可能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自然是要認真審理。至於為什不說約翰那殺人罪名,畢竟那被害人好端端地坐在下麵,這指控自然無法成立。位元仲裁長那略顯蒼老的聲音響起。“請雙方辯護律師發言”。

-不吃不喝都四天半了。一般的普通人早就哭爹喊娘。剛好“暗麵”那邊也把他弄醒了。一個純白的圓形笑臉圖案,在約翰的左手掌心處慢慢形成。這時隻有唯一的意識占據約翰大腦的高地。再次詐屍般直挺身子,緩慢張開眼皮,那漆黑佈滿的眼球也慢慢恢複正常。消瘦的身形也飽滿了一些,至少看不出那種失血的虛弱感,臉色也紅潤了。“看來“暗麵”也不是一無是處嘛”。約翰細細打量著自身的變化,說他這樣子是靠著龜息術,不吃不喝才弄出這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