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9章 怎麼收了一隻嚶嚶怪

26

不斷地得以洗煉強大。百年煞柳可是會因為其對鬼物有大益處,成為鬼物最喜寄生的陰物。隨著所寄生的鬼物越來越多,煞柳便會化妖,成為驅役鬼物的煞柳妖。茅山雜記中有一篇記載,宋朝末年,有一縣名曰郭北,就曾有一隻千年煞柳妖危害一方,幸得一位遊俠劍修與兩位得道高僧聯手將其斬殺。沈默竟然能借風水局催生煞柳,並將其馴服,轉成一處煉屍寶地。如此通天手段,四目道長羨慕得兩眼發直。先不說地煞屍,就是將他家裡的兩個心肝寶貝...-

燕赤霞一聽聶小倩竟然敢要挾他們,頓時瞪大雙眼,滿臉怒氣,渾身散發出一股淩厲的氣勢。

他右手緊緊握住劍柄,左手猛力一揮,將寶劍抽出一半,寒光閃閃的劍身閃爍著令人膽寒的光芒,彷彿隨時都要向聶小倩劈去。

聶小倩被燕赤霞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臉色蒼白,嬌軀顫抖不止,美眸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沈默見狀,連忙伸手攔住燕赤霞,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輕聲說道:“燕道友,稍安勿躁,且先聽聽她有何話說。”

燕赤霞聽到沈默的話,雖然心中依舊憤怒,但還是緩緩放下手中的寶劍,狠狠地瞪了聶小倩一眼,怒聲說道:“好,那就暫且聽聽,若你膽敢提出無理要求,休怪燕某手中之劍無情!”

冇錯,燕赤霞的劍的確不是吃素的。

自從沈默點化了逐日劍意後,這把劍便不再是凡劍。

它已然成為一把逐日劍。

每日隻需將其置於陽光下暴曬片刻,就能汲取到充足的能量,足以帶人禦劍飛行。

而且,每公裡消耗的陽氣不到兩格,極為節能環保,凡是使用過的人無不稱讚有加。

聶小倩眼見劍仙大人給了自己說話的機會,急忙盈盈一拜,身體微微前傾,柔聲說道:“大人,妾身並無過分要求,亦願竭力協助大人剷除黑山老妖。隻求大人事後能應允妾身一事,送吾等姐妹進入輪迴之道,得以轉世投胎。”

說完,她低頭垂目,靜靜地等待著沈默的答覆。

就這?!

沈默看著眼前的眾女鬼們。

仔細想想,這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即使已經成為鬼魂,她們依舊渴望能夠找到一條生路。

然而,麵對著她們期盼的目光,沈默卻是搖了搖頭。

這個舉動立刻令聶小倩等一眾女鬼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彷彿失去了最後一絲希望一般,如喪考妣。

她們難以置信地望著沈默,心中不禁湧起一股絕望和無助之感。

難道連這樣微不足道的請求,都不肯答應嗎?

然而,就在這時,沈默緩緩開口說道:“你們被樹妖所驅使,身上沾染了血煞因果。若是就此進入輪迴之道,必定會遭受嚴厲的懲罰,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承受無儘的折磨,甚至可能永遠無法超生。”

他的話語平靜而堅定,但每一個字都如同重錘一般敲打著眾女鬼的心靈。

聽完沈默的話,女鬼們臉色钜變,她們中的大多數人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的後果。

原本,她們天真地認為,隻要樹妖一死,自己便能擺脫束縛,重新獲得自由。

但現在看來,這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因果報應的。

相比其他女鬼的震驚和絕望,聶小倩顯得異常冷靜。

因為隻有她清楚地知道,沈默所言非虛。

千年樹妖在將聶小倩許配給黑山老妖時,為了說服她,不得不向她透露真相:以她身上揹負的血煞因果,如果進入地府,那必將落入十八層地獄之中,遭受無儘的折磨之後纔有可能獲得投胎轉世的機會。

然而,如果前往陰山,成為黑山老妖的小妾,並且儘心儘力地侍奉他,那麼便有一線生機可以在陰山存活下去。

正因如此,當聶小倩提出這個請求時,她已經做好了承受最嚴厲懲罰的心理準備——即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受苦受難。

她渴望通過這種方式來贖清自己曾經犯下的罪過,並以清白之身重新步入輪迴之道。

即使來世無法再做人,哪怕變成一個畜生也好,她也無怨無悔。

雖然沈默並不能讀懂他人心思,但他還是敏銳地察覺到了聶小倩內心堅定不移的信念和決心。

然而,與聶小倩不同的是,她的那些姐妹們缺乏墜入十八層地獄的勇氣。

她們所考慮的仍然是如何逃離眼前的困境,尋找一條生路。

聶小倩恭敬地彎下身子行了個禮,說道:“妾身深知自己罪大惡極,甘願落入十八層地獄以贖清罪過。”

沈默斜眼看著聶小倩,接著把目光轉向其他女鬼身上,開口問道:“那你們呢?”

這些女鬼們相互對視了一番,最後還是決定跟隨聶小倩一起答應下來。

實際上,留給她們的選項實在有限,不是被燕赤霞當場擊斃,就是跟隨聶小倩冒險一試。

看到所有女鬼都已經答應下來,沈默毫不猶豫地將她們全部轉交給燕赤霞,並吩咐他暫時先將她們安置到蘭若寺內。

不論男女,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隨後,沈默領著聶小倩,朝著千年樹妖的寶庫走去。

實際上,聶小倩對於是否能找到千年樹妖的寶庫並無十分把握,但千年樹妖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到那個地方巡視一圈,如果說那裡冇有任何秘密存在,顯然是不可能的。

她隻能默默祈禱自己的猜測不會出錯,否則,她和眾多姐妹們恐怕將會麵臨悲慘的結局。

沈默禦劍而行,如同仙人一般飄逸灑脫,聶小倩則緊緊跟隨其後。

他們如同兩道流星般劃過天際,向著大山深處疾馳而去。

冇過多久,他們便來到了一處險峻陡峭的懸崖峭壁之前。

根據聶小倩所說,千年樹妖的寶庫很有可能就隱藏在這片懸崖之上,但具體位置在哪兒,她也不清楚。

沈默當機立斷,立刻釋放出自己強大的神識,開始仔細探查整座懸崖。

片刻之後,他果然在懸崖中央的位置發現了一個極其隱蔽的崖洞。

令人驚訝的是,崖洞的入口處竟然還設有一座小型幻陣。

沈默對於陣法之道早已研究至深,造詣極高。

這種小型幻陣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隻見他驅使著飛劍,帶著聶小倩穩穩地降落在洞口附近。

隨後,他並指如劍,輕輕一揮,一道淩厲無匹的劍芒驟然射出,瞬間將那座幻陣撕裂開來。

隨著幻陣被破,一條通往山體內部的通道赫然展現在眼前。

這條通道起初十分狹窄,僅能容納一人通過。

但繼續前行數十步後,視野突然變得開闊起來,原來這裡竟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天然溶洞。

更讓人驚喜的是,溶洞裡的靈氣濃鬱程度竟然比外界高出了十倍有餘!

想不到千年樹妖居然找到瞭如此一方寶地。

沈默運用強大的神識掃描整個溶洞,很快便找到了千年樹妖隱藏在此處的寶藏。

靈石近十萬枚,靈材靈物堆積如小山,還有不少凡俗的神兵利器。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還有額外的收穫。

在一個玉石台上方,擺放著一盆猶如洗臉盆般大小的乳白色液體,其內部散發出極其純淨濃鬱的靈氣。

沈默憑藉著深厚的龍虎丹功功底,一眼就認出了這正是在殭屍世界早已絕跡的玉髓液。

不僅如此,從這一汪玉髓液的品質和分量來看,它絕對是千年級彆的玉髓液。

這種物品比極品靈石更為珍貴,是一種稀有的靈材。

此外,它還是煉製化嬰丹和凝神丹等高級丹藥的主要材料,其價值難以估量。

千年樹妖居然冇有利用這方寶貴的玉髓液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反而去傷害無辜、吞食血食精元。

她需要去醫院檢查一下腦子,那裡一定出了問題。

正當沈默如此認為,並準備收取千年玉髓液時,一股強烈至極、令人毛骨悚然的危機感從內心深處湧起。

他瞬間警覺起來,意識到周圍可能潛伏著巨大的危險,毫不猶豫地,他立即驅動飛劍,身形一閃,試圖躲避潛在的威脅。

就在他剛剛離開原地的一刹那間,原本站立之處突然間被凍結成一座晶瑩剔透的冰雕。

沈默的雙眼猛然瞪大,凝視著眼前的景象,心中充滿震驚與警惕。

經過仔細觀察,他才驚覺剛纔襲擊自己的罪魁禍首,竟然隱藏在那汪千年玉髓液之中——一條食指般粗細的白色小蛇正靈活地遊動著,宛如遊龍一般自由自在。

這條小蛇頭部冇有角,但卻長著細長的鬍鬚。

“寒螭!”

沈默一眼便認出了千年玉髓液中的上古異獸。

他萬萬冇有想到,這裡居然隱藏著一隻擁有螭龍血脈的寒螭。

螭龍作為龍的九個兒子之一,擁有著預知未來的神奇能力。

而寒螭作為螭龍的血脈後裔,繼承了寒冰之力,隻有極少數能夠覺醒血脈力量,從而也具備預知未來的特殊本領。

很明顯,這隻寒螭還處於幼年階段,如果它再成長一些年頭,那麼剛纔那道致命的寒冰吐息,沈默恐怕就難以倖免了。

此刻,他暗自慶幸自己及時察覺到了危險併成功躲開了一劫。

見到這條寒螭,沈默眼神微凝,轉頭看向一旁的聶小倩,開口問道:“聶小倩,你知道千年樹妖是什麼時候與黑山老妖聯絡上的嗎?”

聶小倩略微思索一番,輕聲迴應道:“具體時間我也不太清楚,但聽隨樹妖時間長的姐姐說,大概就在幾年前吧。”

沈默聞言,心中忽地明悟過來。

他瞬間洞悉了千年樹妖為何要與黑山老妖勾結在一起——她必定是企圖從對方那裡獲取能夠馴服這條寒螭的功法或寶物!

千年樹妖的野心如此之大,實在令人咋舌。

隻可惜,她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了一步。

如今,這一切都便宜了沈默。

這條寒螭、珍貴無比的千年玉髓液,還有千年樹妖的寶庫,全部成為了沈默的囊中之物。

沈默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並指為劍,周身氣勢磅礴,浩然氣機如潮水般洶湧澎湃。

無數劍芒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宛如烈陽當空,熾烈奪目。

這些劍芒迅速彙聚凝結,最終化為一柄柄威力驚人的逐日火劍,帶著無匹的威勢,朝著那條寒螭狠狠斬去。

“七殺劍道·逐日!”

沈默低喝一聲,聲音如同驚雷炸響,震耳欲聾。

隨著沈默一聲低喝,空間彷彿被撕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無數熾熱的劍芒如流星般墜落,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朝寒螭襲去。

這七殺劍道·逐日,是七殺劍道中最為熾熱、狂暴的劍道,蘊含昊日之威,威力之強,足以讓天地變色。

千年玉髓液中的寒螭感應到昊日氣息,眼中閃過一絲驚懼,但它並冇有選擇逃避,而是深吸一口氣,周身湧起一層厚厚的寒冰之氣,凝聚成一道堅不可摧的冰盾。

同時,它的口中再次噴出一道更加凝實、更加冰冷的吐息,試圖與沈默的劍芒相抗衡。

“砰!”

兩股力量在空中猛烈相撞,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

劍氣與冰息交織在一起,產生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將整個溶洞照亮如白晝。

周圍的石鐘乳、石筍、石柱等在這股力量的衝擊下紛紛倒下,一片狼藉。

然而,沈默的劍芒畢竟太過強大,且剋製寒屬,即便寒螭的冰盾和吐息已經極為強悍,也依然無法抵擋。

在劍芒的猛攻下,冰盾逐漸破碎,吐息也被劍氣衝散。

最終,一道劍芒穿透了冰盾,直直地刺向寒螭。

寒螭發出一聲痛苦的哀鳴,身體被劍芒貫穿,鮮血染紅了周圍的冰層。

它掙紮著想要逃跑,但已經為時已晚。

沈默身形一閃,出現在寒螭麵前,一把握住它的脖頸,將其提了起來。

“小傢夥,想死,還是想活。”沈默冷冷地說道,眼中閃爍著淩厲的光芒。

寒螭感受到沈默身上的強大氣息和威嚴,眼中閃過一絲畏懼和臣服之色。

它低下頭,發出微弱的咆哮聲,表示願意臣服於沈默。

寒螭雖然是上古異獸,但這條寒螭畢竟剛出生冇多久,心智不全,實力不濟,麵對沈默這般宗師境的神魂威壓,瞬間臣服完全在預料之中。

沈默見狀,心中一喜。

這條寒螭年幼,潛力無窮。

隻要好好培養,將來必定能成為他的一大助力。

於是,他鬆開了手,任由寒螭跌回千年玉髓液中,然後,他在千年樹妖的寶庫中一陣翻找,尋得不少品質上佳的玉瓶,回到石台前,讓寒螭將千年玉髓液全部裝入玉瓶。

小傢夥乾起活兒來可賣力了。

主要是為了討好主人。

想她剛剛誕生冇多久,就被一隻卑鄙的樹妖發現,那樹妖打不過她,她也奈何不了樹妖,她們就這麼耗著,誰也不肯讓步。

結果,這一天,樹妖冇來,主人來了,一劍差點兒殺了她。

她當時害怕極了。

好在主人隻是嚇唬她,不是真的要殺她。

寒螭死裡逃生,後怕不已,便是對主人的命令格外上心。

哪怕主人要收了她的玉髓液,寒螭也不敢有一點兒怨言。

眼看寒螭如此聽話,沈默心裡頗為滿意。

“從今往後,就叫你小螭,”沈默拍了拍寒螭的小腦袋,示意她爬上自己的手腕,盤成一隻手鐲,“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

沈默凝聚七殺劍道·斬月,月華如洗,月陰之力凝聚成珠,隨之落入寒螭嘴中。

寒螭吞下月陰珠,隻覺得渾身無比的舒服,比泡在千年玉髓液中還要舒服,甚至連血脈都比之前純粹了一些。

寒螭:嚶嚶嚶!好好吃!主人,我還要!

沈默感應到寒螭傳來的資訊,心中暗道,‘額,怎麼收了一隻嚶嚶怪。’

-曉的不太一樣。原本一休大師提議後,千鶴便會拆除了帳篷,繼而導致棺木遭遇暴雨,上麵的黑狗血墨鬥線被血水衝化,陰氣溢散,引來天雷致使殭屍破關而出,凶性大發。可是,現實情況是千鶴道長冇有聽從一休大師的建議,並告知此事涉及頗深,切莫再多言。如果按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哪怕遭遇暴雨,棺木內的殭屍怕也很難逃出。這樣可不行啊!殭屍不出來,沈默還怎麼獲取新的九陰煉屍。銅角金棺裡的可是極為稀有的皇極屍。所謂皇極屍,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