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6章 一劍開天門

26

煉屍術,眼下還是煉屍為主,禦魂什麼的等有了對應秘術或者奇技再說。九叔則是暗自記下董小玉的氣息,若是再碰見她吸食陽氣、危害一方,那必定要將她降妖除魔。秋生則是意猶未儘的回味董小玉的好。這次桃花劫於他而言,哪怕是渡過了,心性卻無多大成長,反而因此壞了十年苦修。這就是劫啊!九叔遇劫聽勸,不僅毫髮無損的渡過殭屍之劫,更是在陰溝澗使得修為精進,於風水一道上也頗有收穫。秋生遭劫,他不聽勸。以至於淪落至此,隻能...-

在那棵古老的桃樹下,燕赤霞提及蘭若寺之後,周圍的空氣彷彿瞬間凝固,瀰漫著一股陰森寒冷的氣息。

沈默對蘭若寺自然再熟悉不過,他不僅知曉那座寺廟,更瞭解隱藏在其後的千年樹妖,甚至連樹妖背後更為強大的黑山老妖也心知肚明。

他尋找燕赤霞的目的,一方麵是為了領悟這個世界的功法奧秘,另一方麵則是想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的妖邪之物,期望能從中領悟到更多的東西。

既然燕赤霞已經主動提起了蘭若寺,沈默便也不再掩飾,立刻開門見山地問道:“燕兄,聽聞蘭若寺有妖邪出冇,且此妖實力頗為強大。”

他頓了一頓,接著說道:“儘管我尚未與這頭大妖正麵交鋒,但以我目前的實力來看,並無十足的把握能夠將其斬殺。”

燕赤霞聽後,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他重重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沈默的說法。

然後,他深深地看了沈默一眼,眼中透露出一種複雜的情感,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的確,如沈默所說,他們將要麵對的敵人異常強大,哪怕做好充分的準備也不見得能消滅了千年樹妖。

那玩意實在是太狡猾了。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關鍵還追不上。

燕赤霞在它手裡吃了不小的虧。

儘管沈默領悟了劍意,但要讓他去斬殺千年樹妖,實在是有些勉為其難。

因為沈默給燕赤霞帶來一種奇特的感覺。

他顯然已經領悟了劍意,劍道造詣卓越非凡,然而自身的修為卻似乎毫無法力可言,簡直就如同一個平凡的武者。

在這個世界裡,武者修煉的並非內力,而是氣血。

他們依賴氣血來磨礪自己的身體,從而獲得強大的武力。

沈默最近一段時間藉助天地靈氣和血食來滋補調養自身,這種方式雖然最為原始,但卻與氣血武道完美契合。

燕赤霞於是開口詢問:“沈小友師出何門何派?為何我觀察到小友雖有不俗劍道境界,卻不見任何修為之象?”

沈默一直在等待燕赤霞說出這句話。

“哈哈,不瞞燕兄,我無門無派,這副孱弱之軀從未修習過什麼法門,能有今日之成就,隻不過是悟性比常人強了那麼億點點而已!”

燕赤霞聽後驚愕得合不攏嘴,眼睛瞪得猶如銅鈴一般,死死地盯著沈默,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世間怎麼會有人冇有修行法門,就能夠達到如此駭人聽聞的境界呢?

難道說眼前之人乃是百年難遇的絕世奇纔不成?

遙想當年,燕赤霞年少之時選擇的是氣血武道這條艱難之路,後來毅然決然地辭官歸隱山林,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劍仙傳承,從此踏上了漫漫修行路。

即便他有著這般奇遇,以氣血武道作為根基,曆經千辛萬苦才修煉出法力來。

然而,沈默卻並非如此,此人竟然毫無門派背景和傳承,卻依舊取得了今天這樣不俗的成就。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沈默眼見燕赤霞並不相信自己所言,於是當機立斷站起身來,手持長劍,穩穩地站立著。

“燕兄,請看。”

他的聲音平靜而自信,彷彿在向燕赤霞展示著自己真正的實力。

沈默說罷,便閉上雙眼,開始進入一種寧靜的狀態。

他運用強大的神魂之力,與天地間的靈氣產生共鳴,並引導它們彙聚到自己身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靈氣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引一般,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源源不斷地向著沈默湧去。

這些靈氣如同璀璨的星光,迅速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燕赤霞目睹此景,不禁瞠目結舌,心中充滿了震驚和錯愕。

這種景象實在是超乎想象!

他自己吸取靈氣需要通過靜心打坐、入定修持等方式,然後運轉劍修法門,才能將靈氣積聚起來並引入體內。

然而,沈默卻彷彿擁有一種特殊的天賦,毫不費力地就能引導靈氣進入身體。

更令人驚訝的是,沈默並不像傳統修士那樣將靈氣經過經脈淬鍊後儲存在丹田氣海中,而是直接將其用於淬鍊肉身。

他似乎把武夫修煉的方法應用到了修行當中,將靈氣當作氣血來使用。

這種獨特的方式讓燕赤霞感到十分困惑,但同時也對沈默的能力心生敬佩。

回想起自己修行時遇到的困難,那些靈氣就像頑皮搗蛋的孩子一樣難以駕馭。

相比之下,沈默身邊的靈氣卻是如此溫順聽話。

燕赤霞不禁感歎道:“人和人之間真的冇法比啊!”

見沈默自證所言,他也不再猶豫,當下從懷裡掏出一枚玉簡。

當看到玉簡的瞬間,沈默的眼睛猛地一亮。

玉簡!

這可是在殭屍世界早已絕跡的物品啊!

然而,在這個倩女幽魂的世界裡,它不僅存在,而且還是修士們最常使用的傳信工具之一。

之前就曾提到過,由於殭屍世界靈氣枯竭,進入了末法時代,像玉簡這樣高消耗的玩意兒逐漸銷聲匿跡,導致許多功法都因此失傳。

但在這裡,玉簡可是硬通貨。

“沈小友,此玉簡乃燕某偶然得來,裡麵記載著一門劍修傳承,今日便贈予小友,願小友不辜負自己的壯誌豪情。”

沈默連忙拱手道謝:“多謝燕兄厚贈!”

接過玉簡後,沈默知道,這是燕赤霞對同道中人的認同與惺惺相惜。

他閉上雙眼,將自己的神識慢慢地探入到玉簡之中。

隨著神識的深入,他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逐漸甦醒過來。

突然間,腦海中彷彿炸開了一道絢麗的光芒,無數道星光符籙如同流星般閃耀而過,這些星光符籙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壯觀而絢麗的畫麵。

在這幅畫麵中,一個身影挺拔如鬆的劍修屹立於天地之間,他手中握著一把寒光四射的寶劍,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無與倫比的威嚴和霸氣。

而在這個劍修的周圍,則是一片波濤洶湧的江水,江麵上狂風呼嘯,巨浪滔天,但卻無法撼動這個劍修分毫。

緊接著,畫麵中的劍修猛地揮出一劍,隻見劍光一閃,一座巍峨的高山瞬間被劈成兩半,山崩地裂,煙塵瀰漫。

隨後,劍修又是一劍揮出,滔滔江水竟然被從中斬斷,江水倒流,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水牆。

接下來,劍修更是身形一晃,直接衝向天空,追逐著太陽而去,彷彿要將太陽也一併斬斷。

畫麵一轉,一輪明月高懸天際,劍修再次揮動手中的寶劍,一道璀璨的劍光直衝雲霄,竟然將月亮也斬成了兩半。

而後,劍修麵對諸神,毫無畏懼之色,手中寶劍不斷揮舞,每一劍都蘊含著無儘的威能,諸神在他的劍下紛紛敗退。

最後,劍修更是以一己之力,鎮壓群魔,開創出一片全新的天地。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腦海中的畫麵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開篇的那一句話:“劍者,可劈山,斷江,逐日,斬月,弑神,伏魔,開天。”

這句話雖然簡短,但卻蘊含著無窮的深意和力量,讓人不禁為之震撼。

同時,沈默的腦海中再次浮現熟悉無比的提示音。

無數劍道記憶、知識、傳承如雨後春筍般蜂擁而生。

這一刻,他彷彿打開了一道通往劍道至尊的大門。

【你悟性逆天,觀劍修傳承,領悟出劍意·七絕劍】

【劍意·七絕劍與地煞劍術互為映證,你領悟出了劍道·七殺劍】

七殺劍,蘊含著七種登峰造極的劍道,分彆是劈山、斷江、逐日、斬月、弑神、伏魔和開天。

每一種劍道都是一種法則在劍道領域的巔峰展現。

此刻,沈默完全沉醉於這七種劍道的奇妙世界裡,難以自拔。

然而,在燕赤霞眼中,沈默正在全神貫注地領悟著劍修的傳承之道。

回想往昔歲月,當燕赤霞初次獲得劍修傳承時,他的內心甚至比沈默更為激盪澎湃。

當時的他,一遍又一遍仔細研讀著這份珍貴的傳承,不下數十次,將其中所有的劍修秘訣都牢牢銘記於心,甚至能夠倒背如流。

當然,如果玉簡僅僅隻是記載著修煉功法,那它就顯得有些普通了。

事實上,玉簡最核心、最關鍵的價值在於它所記錄的真意!

這門七絕劍所蘊含的七絕真意,乃是極其深奧玄妙的劍意精髓所在。

燕赤霞僅憑對劈山劍法中劍勢的參悟,便已享有“天下第一劍”的美譽。

他若是能夠從玉簡真意之中領悟出劍勢,甚至是劍意,那麼他的未來成就絕對是難以估量的。

燕赤霞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沈默不僅僅領悟了七絕劍,還領悟到了七殺劍道。

而且說起這七殺劍道,沈默最為在意的便是那最後一式,同時也是最強的一式——開天!

一劍開天!

沈默心中充滿了好奇,因為他本身作為二重身就是一個天外來客,如果使用七殺劍道一劍打開天門,那麼此方世界的上界會是什麼地方呢?

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天界嗎?

亦或是更高層次的中千世界、甚至小千世界。

沈默這樣想並不是毫無根據的胡思亂想,這個問題在殭屍世界裡同樣適用。

如果將來他的修為達到了殭屍世界所無法承受的極限,一劍開天門,那麼天門之後將會展現出怎樣一番彆樣的風景呢?

那裡究竟是虛無縹緲的虛無之地,還是仙氣飄飄的天界,又或者是充滿恐怖與陰森的鬼泣森林地府。

這些都是未知之數,讓人忍不住去遐想和探索。

沈默如果置身於殭屍世界之中,就算擁有宗師境界的修為以及一劍開天門的強大實力,也一定會謹慎地選擇等待一段時間,直到自己有足夠的把握去麵對天門之後所有的未知情況。

然而,在《倩女幽魂》的世界裡,身為二重身的沈默卻完全冇有這樣的顧慮。

既然他具備了一劍開天門的力量,那麼就毫不猶豫地去開啟吧!

伴隨著一陣低沉的嗡嗡聲響起,沈默的周身猛然爆發出令人難以想象的恐怖威能。

此時此刻,他宛如一把銳利無比、鋒芒畢露的天劍一般,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威勢。

周圍的氣機像是被激發了一般,劇烈地鼓動著,猶如強勁的狂風,將他整個人慢慢托起。

燕赤霞被突如其來的氣機變化嚇得連連後退,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因為這股氣機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過熟悉了。

這不就是玉簡真意中的開天劍意嗎?

但緊接著,燕赤霞很快就意識到,這股劍意並非僅僅如此簡單,它遠比單純的開天劍意更為玄妙和高深,而是一種至高無上的真理——劍道!

這是以意成道啊!

燕赤霞的雙眼瞪得如同銅鈴,臉上的驚愕表情凝固在那裡,彷彿連時間都在他的眼前停滯了。

他完全無法相信,眼前這位前一刻還沉浸在酒劍劍意中的潛力劍修,此刻竟然已經領悟了玄妙無比的劍道,一躍達到了常人窮極一生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這……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嗎?”

燕赤霞喃喃自語,聲音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震驚。

他感覺自己的三觀在這一刻被徹底顛覆,思維彷彿陷入了停滯,難以想象這一切的真實性。

就在此時,沈默周身的氣機與劍意已經達到了巔峰,他緩緩地拔劍出鞘,劍尖直指蒼穹。

隨著他的動作,天穹的顏色開始急劇變化,風起雲湧,彷彿整片天空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裂開來。

一道深邃的裂縫在天穹上緩緩裂開,天門被一劍劈開,展現出一個全新的世界。

“讓我瞧瞧天門之後是怎樣的風景!”

沈默的聲音堅定而充滿期待。

他揮出那震世一劍,天門在劍光的衝擊下轟然裂開,展現出一個絢麗多彩、神秘莫測的新世界。

天門之後,是一片廣袤無垠的雲海。

雲海翻騰著,如夢似幻,陽光穿透雲層,灑下萬道金光,將整片雲海映照得金碧輝煌。

在這片雲海中,偶爾有仙鶴展翅翱翔,它們的身影在雲層間若隱若現,為這神秘的景象增添了幾分神秘與寧靜。

越過雲海,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

這些山峰高聳入雲,峰巒疊嶂,彷彿是天地的脊梁。

山巔之上,白雪皚皚,銀裝素裹,與藍天白雲相映成趣。

山間綠樹成蔭,溪流潺潺,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

而在更遠的地方,還有一片浩渺的星空。

這裡的星空與凡間截然不同,星辰璀璨奪目,彷彿觸手可及。

它們按照某種神秘的規律排列著,構成了一幅幅壯麗的星圖。

在這片星空下,彷彿能感受到宇宙的浩瀚與深邃,讓人心生敬畏。

沈默站在天門之前,深吸一口氣,感受著天門後瀰漫的奇妙氣息。

那是天地精華的彙聚,是靈氣與法則的交織。

這種氣息讓人心曠神怡,彷彿能洗滌心靈,提升修為。

天門之後,竟然是如此震撼人心的景象!

他凝視著眼前的一切,心中湧起無儘的恣意之情。

在天門之後,一片神秘而壯麗的世界展現在他的麵前。

雲霧繚繞,霞光閃耀,奇異的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幅令人陶醉的畫麵。

然而,就在他沉浸在這奇妙景象中的時候,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從天門後驟然爆發出來。

這股氣息如同洶湧澎湃的洪流,帶著恐怖至極的怒火席捲而來。

它猶如一隻凶猛的巨獸,張開血盆大口,似乎要突破天門降臨此界,將一切都吞噬殆儘。

沈默心頭顫動,他敏銳地感知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機。

麵對這可怕的威脅,沈默毫不猶豫地揮動手中的長劍。

劍光如虹,劃破長空,帶著淩厲的劍氣直奔天門而去。

這一劍蘊含著他全身的力量和意誌,要將天門徹底關閉,阻止那股氣息的降臨。

劍光如閃電般疾馳,與天門碰撞出耀眼的火花。

一時間,天地為之變色,風雲為之攪動。

整個空間都被這強大的力量震撼著,發出陣陣轟鳴,伴隨劍光閃耀,天門隨之關閉,那股氣息也被阻擋在外。

沈默喘息著,望著恢複平靜的天門,心中鬆了一口氣。

他深知,天門之後,果真是天界。

那股令他窒息的氣息,便是天界的仙人。

沈默一想到上方竟然有一群人可以輕而易舉地將他像螻蟻一樣碾碎,心中便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煩悶和不甘。

曾經,當他成功晉升為宗師之時,那種自信心爆棚、感覺自己已經無敵於天下的心境,如今卻因為這些人的存在而再次燃起了新的鬥誌與動力。

同時,目睹了一劍開天門,一劍關天門的燕赤霞整個人都傻了。

-長壽之外,還有三波衣著各異的人。瞧他們的打扮以及身上淡淡的藥草味兒,顯然是葛大請來的藥商,這其中就有之前沈默在港口見到的母女二人,莫少君與黃芩兒。當然,除過三大藥商外,還有一人顯得格外特殊,此人年過六旬,一身火氣,就連頭髮也是火紅之色,尤其是那一雙手臂竟如猿猴般垂直過膝,周身氣儘管已經開始衰敗,卻依舊熾烈如火。想必此人便是葛大請來的煉藥大師,就是不知其身份來曆。葛大見沈默到了,當即起身歡迎,併爲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