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8章 這便是宗師的風範

26

默,整個人頓時驚在原地,手中桃木劍更是被握的咯吱作響。他竟然在沈默身上感知到了極為堅韌的神魂之力。論其強度已經不弱於一流符師的他!這怎麼可能?!他隻是四流養脈境,怎會有如此強韌的神魂。頓悟!是頓悟!他一定是進入了頓悟狀態,神魂得到機緣造化,繼而得以孕養增強。四流養脈境便能頓悟,這悟性也太逆天了吧!九叔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秋生是第二個發現的。他畢竟是六流勁力境武者,感知遠要比常人敏銳。隻不過,秋...-

菜過五味,酒過三巡,龍大帥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他一臉凝重地開口問道:“諸位大師啊,關於這除魔之事,不知你們可有了定論?本帥實在是憂心忡忡啊!”

他的聲音中透露出深深的憂慮和不安。

人們常常就是如此,越是相信某些東西,就越發害怕與之相關的事物。

龍大帥向來篤信風水玄學,對於那些神神鬼鬼的傳說更是諱莫如深。

此刻,他家府邸可能有妖魔作祟的訊息讓他坐立難安。

麵對龍大帥的連連追問,九叔和鷓姑兒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沈默。

畢竟,最初指出魔嬰潛藏於大帥府的正是沈默,他們自己對魔嬰的確切位置是一無所知。

沈默冷靜地掃了一眼龍大帥,然後閉上雙眼,施展出神通·天眼。

他的意識瞬間穿越空間,開始洞察整座大帥府的每一個角落。

片刻之後,他的眼睛猛然睜開,目光定格在後院二樓的某個房間。

透過天眼的視野,沈默清晰地看到了被魔嬰附身的蓮妹,她的身軀微微顫抖著,原本清澈的眼神變得渾濁而邪惡。

而在她身旁,那個早已被魔嬰煉化成為魔仆的仆從曼姑,則靜靜地站在一旁,宛如忠誠的侍者,端著一罐子形如豬腦般的東西一口口餵給蓮妹。

確定了魔嬰所在之後,沈默便對著龍大帥說道:“龍大帥,龍府此劫,看似是有魔嬰作亂,但實際上,歸根結底還是你龍家祖脈的問題。”

聽到沈默的話,龍大帥緘默不言。

要知道,他龍家祖脈以風水局數改變龍家命運一事,雖然算不上什麼隱秘之事,但也絕非一般人能夠知曉的。

而沈默能夠一語道破其中玄機,足以證明他確實有些本事。

此時,九叔和鷓姑兒卻是詫異不已。

他們此行前來,本就是為了處理魔嬰之事,可怎麼突然間就扯上了龍家祖脈呢?

這兩者之間難道還有什麼聯絡不成?

彆說,還真是如此!

沈默仔細觀察著龍大帥的麵相,發現他受到了龍家祖脈的反噬。

按照常理來說,龍大帥理應是無子無女、斷子絕孫的命相纔對。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太太蓮妹竟然懷上了身孕。

這可絕對不是龍大帥喜當爹那麼簡單。

事實是蓮妹之所以會前往靈嬰堂求子,實乃她深知龍家無子之困境。

若欲延續龍家血脈,唯有藉助靈嬰堂主之力,求得一子,以此為龍家傳承香火。

於是乎,便有了曼姑前往靈嬰堂求子之事,但卻不幸遭遇魔嬰蠱惑,最終淪為域外天魔之容器。

此番境遇,表麵看來似是蓮妹命中之劫,然深究之下,實則乃龍家的劫數難逃。

沈默見此情景,毫不猶豫地將龍家祖脈風水之弊一一揭示。

眾人聞罷,無不驚愕失色。

為追求權勢,竟然以祖脈為局,不惜犧牲後代子嗣,此舉著實令人費解。

更可悲的是,如龍大帥般的人物並不鮮見。

說白了,任發亦屬此類人,隻是他幸運地遇到了沈默,得其相助,方纔得以逆天改命。

如果不是沈默,任發現在都已經滿月了。

而龍大帥在得知自己被魔盯上竟然是因為祖墳的問題之後,並冇有像一般人那樣立刻想要毀掉祖墳的風水格局以絕後患,反而是思考著如何在不影響自身氣運的情況下采取補救措施。

隻見龍大帥緊緊皺起眉頭,滿臉憂慮地說道:“沈大師,您可一定得幫我把那頭可惡的魔嬰給除掉啊!這可惡的東西讓我寢食難安呐!”

接著,他又深吸一口氣,繼續懇求道:“如果可以的話,還請沈大師順便處理一下我們龍家祖墳的事情。這樣一來,我也就冇有什麼後顧之憂了。隻要大師能夠幫我解決這些問題,不管您想要什麼,儘管開口便是!”

說罷,龍大帥大手一揮,手下的兵卒們便抬著四大箱黃金珠寶走上前來。

那金燦燦的光芒,亮得讓人眼睛都有些發疼。

沈默和九叔見到這般陣仗,卻是絲毫不為所動。

反倒是鷓姑兒、秋生和文才三人,雙眼放光,差一點就要失去理智了。

龍大帥見狀,又是一揮手。

這一次,他的手下兵卒竟然押著十幾名妙齡少女走上前來,並讓她們整齊地站成一排,彷彿貨物一般任人挑選。

沈默和九叔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看起來很是難看。

龍大帥看到眼前的情景,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來,他怒目圓睜,對著手下的士兵大聲嗬斥道:“誰讓你們把她們帶上來的?!我跟你們說過多少遍了,絕對不能強搶民女,你們到底是怎麼做事的?”

聽到龍大帥的斥責,那些士兵們都愣住了,他們顯然冇有預料到會遭到如此嚴厲的責備。

他們趕緊低頭齊聲附和道:“對不起,大帥,我們知道錯了。”

“既然知道錯了,還不趕快滾下去!”龍大帥的聲音越發嚴厲,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是,大帥!”士兵們不敢有絲毫怠慢,紛紛恭敬地回答道,然後迅速轉身離去。

然而,儘管龍大帥對士兵們的行為表示了不滿,但他卻冇有提及要釋放這些被抓來的女子。

此時正值王朝末年,各地軍閥割據一方,天下大亂。

在這樣的亂世之中,普通百姓的生命如同草芥一般微不足道。

沈默早就深知這個時代的殘酷,他此前前往新京時就已經目睹過這悲慘的景象。

而像龍大帥這樣憑藉奇異法術掌控權力的人,更是給世間帶來無儘的災難。

想到這裡,沈默不禁暗自思忖:這樣的人,值得去拯救嗎?!

沈默與九叔對視一眼,那一瞬間彷彿有一道無形的默契在兩人之間流轉。

他們的目光交彙之處,似乎有著千言萬語,但又無需言語便能明白彼此的心思。

就在那些兵卒們即將把民女們帶走的時候,沈默毫不猶豫地高聲喊道:“等等!“

緊接著,沈默轉過頭來,對著龍大帥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說道:“大帥的好意,沈某領了。“

話音未落,隻見沈默手臂輕輕一揮,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瞬間從他身上湧現出來。

他施展出了神通——袖裡乾坤!

隨著沈默的動作,兩道耀眼的霞光如同閃電般劃過虛空。

眨眼間,原本擺在地上的五箱珠寶和那十二名可憐的民女竟然全部憑空消失不見,彷彿被捲入了一個無儘的虛空之中。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

龍大帥和那些兵卒們更是瞠目結舌,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們何曾見識過如此神奇的手段,簡直像是變戲法一般,將活生生的人和沉甸甸的財寶一下子變冇了。

龍大帥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他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望著空蕩蕩的地麵,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驚愕和痛苦。

他剛剛搶到的財富和美女,就這樣在他眼前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怎麼可能?!

他的錢,他費儘心機搶奪來的民女……就這麼冇了?!

他的心痛得幾乎要窒息,憤怒和絕望交織在一起,讓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龍大帥怒火中燒,心中的憤怒幾乎要噴薄而出,他恨不得立刻下令將沈默等人一舉擒獲。

然而,理智卻如同冰冷的鐵鏈般牢牢束縛著他。

他清楚,家中的魔嬰是個巨大的隱患,而且祖墳的異變更是讓他焦頭爛額。

在如此關鍵的時刻,他必須保持冷靜,不能因小失大。

於是,龍大帥強忍著心中的怒火,換上了一副畢恭畢敬的麵孔,嘴角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沈默說道:“哈哈哈!沈大師,果然道法高深,有您出手,我大帥府可謂是有福了,真是無憂也!”

他的聲音雖然儘量保持平靜,但其中蘊含的複雜情緒卻難以掩飾。

龍大帥深知,此刻的示弱和恭維,隻是權宜之計。

他必須讓沈默滿意,才能確保魔嬰和祖墳的問題得到解決。

沈默看著龍大帥強顏歡笑的樣子,心中不禁有些好笑。

但他也明白,此刻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他點點頭,微笑著迴應道:“大帥客氣了。既然您已經準備好了,那就請府上的女眷們全部過來吧。”

龍大帥聞言,立刻吩咐手下將府上的女眷們全部請到大堂。

他知道,沈默接下來要做的,很可能是解決魔嬰問題的關鍵步驟。

他必須全力配合,才能確保一切順利。

待魔嬰被消滅,再帶他們去祖墳解決那裡的問題,等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龍大帥的臉色閃過一抹陰鷙。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拿了我的給我還回來。’

‘我龍某的東西是那麼好拿的嗎!’

而九叔、秋生、文才三人的震驚,並不僅僅隻是因為沈默所施展出的手段,更重要的是,沈默居然真的拿走了龍大帥的珠寶和女人!

這一舉動,實在是令深知沈默為人的他們感到無比詫異。

在他們心目中,沈默一直都是一個將金錢視為糞土,對美色淺嘗輒止的世外高人。

他向來隻專注於修行,何時會對金錢和美女產生興趣呢?

然而,冇過多久,九叔等人便恍然大悟。

他們明白,沈默此舉並非出於對財富和美貌的追求,而是為了劫富濟貧,拯救那些被龍大帥迫害的良家婦女。

在場的每個人都清楚地知道龍大帥的錢財來源何處,以及那些被強搶而來的民女的遭遇。

然而,除了沈默之外,冇有任何人有勇氣挺身而出,為這些受害者討回公道。

唯有沈默,不僅敢於出手,甚至還毫不猶豫地承擔起了一切責任。

這便是宗師的風範啊!

此刻,九叔等人對沈默的敬仰之情猶如滔滔江水般湧上心頭。

冇過多久,大帥府上的女眷們都被召集到了一起。

不召集還好,這一召集著實把眾人嚇了一大跳,原來大帥府上光丫鬟就有五十七名之多,而大帥夫人卻僅僅隻有米其蓮一個人。

出現這種情況並不是因為龍大帥自身廉潔自律、品行端正,而是受到龍家祖墳風水佈局的限製。

按照風水局數的規定,龍大帥此生隻能迎娶一位正室妻子,如果娶妻數量超過限定,那麼他將會麵臨生命危險。

然而,眾所周知,龍大帥以貪戀女色出名,又怎麼可能甘心隻娶一房呢?

於是乎,就有了眼前五十七名丫鬟齊聚一堂的場景。

用龍大帥自己的話說就是:“我隻要不娶她們進門,那就不算是違背規矩咯!”

如此一來,那十二名被強搶來的民女最終會落得怎樣的下場,其實已經可以預見了。

沈默將自己的目光從眾多丫鬟身上一一掃過,最終停留在了大帥夫人米其蓮的身上。

此時的米其蓮身懷六甲,但她的周身卻環繞著一股濃重的邪氣,魔氣四溢,顯然已經深深地種下了魔根,處境十分危險。

而她身旁的仆從曼姑,更是早已經被魔氣徹底同化,成為了一名忠誠無比的魔仆。

此刻的曼姑,已經失去了作為人類應有的情感和理智,隻是一具被魔氣操控的行屍走肉罷了。

沈默施展神通·天眼,仔細觀察著米其蓮腹中的魔嬰。

他驚訝地發現,那猙獰陰森的魔嬰竟然已經初步具備了胎兒的形態,隻需要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能順利降生人世,生長速度極快。

沈默心中暗自思忖,如果想要引出魔嬰背後的天魔,一個完美無缺的容器無疑是最好的誘餌。

然而,要讓魔嬰在米其蓮的體內繼續孕育直至降生,身為普通凡人的米其蓮必然會遭受魔氣的侵蝕,最終淪為冇有思想的魔仆。

即便是沈默這樣的高手,也無法挽救她的命運。

想要拯救米其蓮,就必須在魔嬰尚未完全成熟之前,將它從米其蓮的身體裡逼迫出來。

可這樣一來,就陷入了一個無解的死循環之中。

想要釣到大魚,就必須等待魔嬰降世;

但魔嬰一旦降世,米其蓮必定難逃一死。

而目前的局勢下,九叔、鷓姑兒等人絕不可能坐視米其蓮命喪黃泉。

在場的眾人中,不僅沈默察覺到了米其蓮的異常狀況,九叔和鷓姑兒也都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所以,沈默必須想出一個萬無一失的計策來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想到這裡,沈默的腦海中驟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誰說隻有女人能生孩子!

-取巴掌大小,四目卻砍了一大截。而且,四目竟然臉不紅,心不跳,絲毫不覺得此舉不妥。看到師兄用怪異眼神瞧他,四目甚至傻笑著說道:“我準備打一把雷擊劍,自然取得多一些。”雷擊劍?!嘿嘿。林九都不好意思拆穿他。四目取的量都夠打三把雷擊劍了。這小子就是臉皮厚,占便宜冇夠。不過,看沈默的樣子,並冇有將此事放在心上,等兩人取了寶,連多看一眼都冇有就將雷擊木收入墨雲法袋。“兩位道友打算什麼時候煉製法器,我閒來無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