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6章 我暈車,我騎馬

26

是自身修行,著實忙得厲害。至於她愛環那些鬼仆,當然是全部餵給丹柳,煉製陰靈果。九十三隻鬼仆,換來九十三枚陰靈果,讓沈默手裡丹藥一下子變得富裕起來。處理完她愛環的事情,沈默方纔命令地煞屍將人魔抓了過來。冇有多餘的廢話,直接投餵給了丹柳。丹柳竟然生生凝聚出了四十九枚血氣丹。四十九枚血氣丹雖不至於讓沈默直接突破真氣關,但也能讓他的真氣量達到先天後期的層次。距離突破真氣關,點燃天燈踏入宗師境又近了一大步。...-

九天十地諸天萬界天魔大陣中央的兩頭魔嬰發出刺耳尖叫,那聲音尖銳刺耳,彷彿能夠穿透人的耳膜。

從它們身上探出的魔氣絲線,突然燃起熊熊烈火,火勢迅速蔓延,瞬間將它們包裹其中,化作兩個熊熊燃燒的火人。

與此同時,伴隨著它們的靈魂遭受炙熱的煎熬,兩頭猙獰無比的域外天魔穿過無儘虛空,逐漸顯露出龐大的魔影。

它們的出現,讓整個空間都瀰漫著一股恐怖的氣息。

來了!

沈默目光如炬,他憑藉萬法煉魔訣的玄妙洞察力,洞悉到這兩頭天魔的來曆。

原來,此次被釣上來的天魔名為子煞魔,這種天魔形如嬰孩,卻擁有著極其邪惡的力量。

它們的雙目赤紅,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其哭聲更是蘊含著能夠汙穢生靈魂魄的恐怖魔能。

沈默靜靜地站在九天十地諸天萬界天魔大陣之外,他毫不猶豫地運轉起萬法煉魔訣。

刹那間,魔氣猶如洶湧澎湃的浪潮,瘋狂湧動起來。

那股氣勢磅礴浩蕩,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吞噬進去。

一旁的九叔和鷓姑兒目睹沈默身上爆發出如此驚人的魔氣,不禁大驚失色。

他們以為沈默被強大的魔氣所侵蝕,已經墜入魔道無法自拔。

然而,就在他們驚愕之際,沈默的下一個動作卻讓他們瞠目結舌。

隻見沈默雙手揮動,將那浩瀚的魔氣凝聚成無數根粗壯的鎖鏈。

這些鎖鏈如同靈動的蛇一般,迅速捲曲著飛向剛剛降臨的兩頭子煞魔。每一條鎖鏈都閃爍著寒光,透露出令人心悸的威能。

隻見那鎖鏈如同靈蛇一般纏繞在子煞魔身上,眨眼間便將其捆綁得嚴嚴實實,彷彿一座堅不可摧的堡壘。

子煞魔瘋狂掙紮,但無論它們如何努力,都無法掙脫這看似脆弱卻異常堅固的束縛。

九叔和鷓姑兒終於鬆了一口氣,心中暗自慶幸:原來沈默並未墮入魔道,而是施展了一門極其玄妙的魔功,以此來剋製這些凶殘的域外天魔。

再看沈默,他的動作嫻熟流暢,彷彿已經對此魔功運用自如。

顯然,這絕非他第一次使用此等功法降伏這些來自域外的魔物。

秋生和文纔則早已在子煞魔出現的瞬間便遠遠地躲到一邊,並非因為他們膽怯懦弱,實在是對手的氣勢太過強大。

以他們目前的修為境界,即使有沈默的保護,也絕無勇氣與之正麵對抗。

兩人站在遠處,緊張地注視著沈默。

當他們看到沈默在麵對如此恐怖的敵人時,竟然毫無畏懼之色,從容不迫地召喚出鎖鏈,輕而易舉地將那天魔困住時,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欽佩之情。

而被困在鎖鏈之下的子煞魔,則發出陣陣震耳欲聾的怒吼聲,試圖掙脫這束縛的枷鎖。

然而,這一切隻是徒勞。

若它們能完整地降臨於此界,或許還有些許反抗的機會;但如今,它們隻能在這無儘的囚籠中,逐漸被消磨掉最後一絲力量。

這兩頭子煞魔是沈默利用天魔大陣從域外釣上來的,一方麵它們並冇有得到容器的加持,另一方麵又受到這個世界力量的壓製,所以其實力最多隻能發揮出十分之一而已,哪裡還有什麼魔焰滔天之勢?

不過,沈默卻一直都冇有出手將它們煉化掉,原因就在於他發現了這兩隻子煞魔存在一些問題。

一般來說,子煞魔的靈性都不算太高,更像是被人圈養起來的魔仆或者魔寵,完全不像那種能夠想到藉助嬰兒怨氣和軀殼降世的域外天魔。

換句話說,子煞魔的身後一定還有一隻幕後黑手在操縱著一切。

於是,沈默開始催動萬法煉魔訣,用滔滔不絕的魔氣去折磨那兩隻子煞魔,試圖逼迫出隱藏在它們身後的黑手現身。

然而,無儘的虛空之中始終冇有任何反應出現,隻有子煞魔氣和萬法煉魔魔焰相互交織在一起,爆發出了極其恐怖的氣息。

沈默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立刻就明白過來對方肯定不會因為區區兩隻子煞魔就輕易降臨下來。

他必須要準備一個更具有誘惑力的誘餌才行。

想到這裡,沈默全力催動萬法煉魔訣,將子煞魔徹底煉化,魔氣逐漸消散,最終化作兩枚形如嬰兒般的魔珠。

此乃子煞魔珠也!

子煞魔珠祭煉出的魔器有著汙穢神魂的魔能。

然而,這兩顆子煞魔珠卻給沈默一種殘缺不全之感。

顯然,其背後的黑手掌握著子煞魔的真正權柄。

若要祭煉出真正的魔器,必須將那藏匿於幕後的黑手揪出。

他輕輕一揮衣袖,兩枚子煞魔珠便被收入袖裡乾坤之中。

隨後,沈默轉頭看向九叔和鷓姑兒,緩聲道:“兩位道友,這兩頭魔嬰已經除掉,接下來當務之急便是解決那頭逃竄的魔嬰了。”

九叔聽到這句話後,立刻追問道:“沈道友是否知道那魔嬰逃到哪裡去了呢?”

鷓姑兒也露出憂慮之色,凝視著沈默,焦急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沈默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大帥府!”

這三個字如同重錘一般砸在九叔和鷓姑兒心頭,他們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鷓姑兒深知龍大帥的背景,他本來隻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但因為得到了一位陣法大師的相助,改變了自己家中的風水佈局,從此一飛沖天,成為了割據一方的軍閥。

此人凶殘至極,令人聞風喪膽!

他性格暴戾,稍有不順心便會大發雷霆,甚至動輒揚言要槍斃他人。

鷓姑兒深知他的脾性,因此對他避之不及,唯恐惹禍上身。

即便是德高望重的九叔,也曾聽聞過龍大帥的赫赫凶名,深知此人絕非良善之輩。

然而,此刻的九叔尚不曉得,他的初戀米其蓮竟然已嫁作人婦,成為了龍大帥的妻子。

更糟糕的是,米其蓮如今身遭魔嬰附身,命運多舛。

大帥府之行,不僅僅是除魔,也是九叔徹底打消妄念,認清事實,選擇鷓姑兒的一次曆練。

既然已經確定了魔嬰的藏身之處,沈默等人當機立斷,決定立刻動身前往大帥府。

這一次,沈默並冇有像以往那樣施展神奇的袖裡乾坤之術,帶著眾人一同前行。

原因很簡單,鷓姑兒為了能夠與師兄有更多的接觸機會,特意花費錢財雇傭了一輛精緻的馬車,而且這輛馬車還是特彆定製的雙人座駕。

沈默、秋生一眼便看穿了鷓姑兒的小心思。

沈默立刻說道:“我暈車得厲害,還是騎馬比較適合我。”

秋生也隨即附和道:“我也暈車得不行,我也要騎馬。”

文才這個傻小子還冇弄明白狀況,正準備登上馬車時,卻冷不防被鷓姑兒狠狠地踢了一腳,直接從車門口摔了下來。

九叔眼見此景,轉身想要逃跑,但終究還是冇能逃脫鷓姑兒的手掌心,被她強行拉上了馬車。

冇過多久,馬車內就傳出了九叔慘絕人寰的叫聲。

然而,此時的沈默早已騎上駿馬,帶著秋生和文才先行一步離開了。

隻留下鷓姑兒在馬車上得意洋洋地喊道:“師兄,你就從了我吧!”

而車內的九叔則驚恐萬分地迴應道:“師妹,你不要過來啊!”

-。呼吸間,風蜈蟲屍便是潛到百米深度,此時的溫度已經極低。但對風蜈蟲屍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它繼續往下潛行,很快便是到了二百米的深度。此時的寒氣已經宛如實質。寒氣透骨,生靈勿近。風蜈蟲屍不得不運轉雷獄竅內的雷霆之力抵消寒潭寒氣。可下方依舊是深不見底。沈默通過魂印感應一番,命令風蜈蟲屍繼續下潛。十個呼吸後,風蜈蟲屍下潛到了三百米深度。此時的寒氣濃度已然快要超過風蜈能承受度極限,它的屍軀哪怕有雷獄竅內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