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3章 緣來緣往,皆由定數

26

先生頓時高深莫測起來。沈默則是瞥了秋生一眼。論圓滑,還是秋生比文纔多一些。隻是這拍馬屁的功夫比任老爺還有四目差太遠了。不過,應付一根筋自然是綽綽有餘。沈默當即施展奇技陰陽眼。陰陽眼,可觀陰陽,破虛妄。他的雙眸閃爍,隱約有流光浮現,繼而落在一根筋身上。原本平平無奇的一根筋,周身驟然浮現起絲絲縷縷的青黑色氣息,不是鬼物的陰氣,而是妖氣。他弟弟遇上的根本不是女鬼,而是一隻成了精的妖怪,多半是一隻芭蕉精。...-

沈默賞賜給秋生的蠱蟲名為生機蠱,此蠱蟲是沈默親手煉製的上等蠱蟲,極為珍貴稀有。

它可以吸收月華並將其轉化為生機液。

這種生機液蘊含著濃鬱的生命能量,具有洗筋伐骨的奇效,能夠幫助秋生在修煉道路上更進一步,順利突破至四流養脈境。

而且,即便秋生日後修為提升到一流周天境,生機液的效用依然不會減弱。

至於文才所得到的蠱蟲,則被命名為熊力蠱。

從名字上就能看出,這隻蠱蟲的作用在於賦予宿主如熊般強大的力量。

對於正處於煉力境的文纔來說,熊力蠱無疑是他突破當前境界的得力臂助。

需要明確的是,蠱蟲終究隻是修行的輔助工具,其功效與丹藥相似。

若是將蠱蟲視為根本法,那便是走了蠱師的道路,有些捨本逐末了。

因此,在使用時要根據具體情況靈活運用,選擇最適合當下的蠱蟲,以蠱蟲之力反哺自身修為,方為妙用。

以沈默派任忠快馬加鞭送往省城給任發的蠱蟲壽元蠱為例,它並不具備任何攻擊能力,但卻有著令人增加壽元的特殊功效。

每一隻壽元蠱都能為服用者增添二十年的壽命,而一個人一生最多可以服用五隻這樣的蠱蟲,也就是說,總共能夠獲得長達百年的額外壽元!

這無疑是一件足以令人為之瘋狂的珍寶。

想來任發已經收到壽元蠱,並因此而對沈默充滿了感激之情。

如此一來,任發便能更好地在商場上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就在此時此刻,修煉室內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沈默抬頭望去,但見九叔推門而出。

他的步伐沉穩有力,氣息內斂自如,猶如深潭靜水一般波瀾不驚,整個人看上去愈發年輕,臉上更是掛著一抹和藹可親的笑容。

先天境,返老還童,壽元長達一百五十載!

沈默見狀,連忙走上前去,向九叔行禮道賀:“道友,恭喜你成功晉升先天之境,可喜可賀啊!我特意邀請道友前往逍遙山莊小聚一番,以表慶賀。”

九叔微微一笑,頷首示意,拱手回禮道:“沈道友,真是太客氣了。若不是得蒙您的悉心指點與慷慨相助,貧道豈會有今日這般成就?實在慚愧至極,又怎敢厚顏前往貴府叨擾呢?理應由我設宴答謝道友纔是。”

“不用這麼客套,我已吩咐秋香備下豐盛酒席,等到下次時機成熟,再由道友做東,想必那一天也快要到了。”沈默麵帶微笑,語氣誠懇地迴應道。

九叔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疑惑,沈默的話語有些讓他捉摸不透其中的深意。

然而,沈默卻早已洞察一切。

他運用由摸骨相麵術演化而來的神通——吉凶相術,在見到九叔的那一刻,便敏銳地察覺到了九叔春宮星大動的跡象。

這不僅僅是一種預感,更是對九叔未來命運的一種預示,意味著好事即將降臨。

回想起太平鎮天魔事件時,九叔的春宮星也曾有過一次悸動,但那時沈默給九叔的極品雷擊木意外地將這股運勢壓了下去,讓九叔在祭煉雷擊印的過程中避開了喜事臨頭。

但如今,隨著九叔修為的晉升,踏入了先天的境界,曾經被壓製的春宮星也如同被釋放的野獸,再也無法按捺住內心的悸動。

沈默暗自猜測九叔的春宮星動很可能與太平鎮靈嬰堂的鷓姑兒有關。

九叔人到中年,一直孤身一人,若能在這個年紀尋得伴侶,無疑是一樁天大的美事。

不過,沈默忍不住想起九叔與鷓姑兒在一起時的畫麵。

“你以後怎麼安置我?我冇臉見人了!”

“嘿嘿,我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嘻嘻,辦正經事兒吧!”

然後,九叔流下了不屈的淚水。

畫麵太美,不敢想象。

這哪裡是春宮動,分明是春宮劫。

可是,對於九叔和鷓姑兒來說,不失為一個好結局。

所以,沈默並冇有直接點破此事,他深知九叔的性格,屬於是悶騷型選手,若是讓九叔知道自己的春宮人是鷓姑兒,他怕是要連夜捲鋪蓋重上茅山,再也不敢下山了。

而沈默如今的氣運之強,已經足以影響周圍人的運勢。

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都能牽動周圍人的命運之線。

沈默便在恰當的時候保持著沉默,不願過多炫耀自己的能力。

於是,眾人懷著愉悅的心情,一同踏上了前往逍遙山莊的路途。

丫鬟秋香貼心懂事兒,早已為眾人準備好了一場豐盛的晚宴。

晚宴上,九叔師徒與逍遙山莊的眾人歡聚一堂,推杯換盞間,歡聲笑語此起彼伏。

幾杯酒下肚後,九叔的眼眸中已然泛起春意,那春意彷彿是一汪春水,在他的眼中盪漾著,顯然是想起了心中的那位佳人。

晚宴結束後,沈默看到九叔獨自一人在角落施展茅山秘術,似乎在測算著什麼。

然而,九叔的臉色卻如被霜打的秋葉,迅速浮現出一抹難以掩飾的凝重與落寞。

沈默目睹此景,心中頓時明瞭。

他運用自己的神通·相術,結合穿越者的先知先覺,瞬間洞察了天機,意識到即將有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劫正悄然逼近九叔心心念唸的那位佳人。

而這,正是魔嬰劇情即將拉開序幕的征兆。

九叔的落寞並非空穴來風,他很可能已經知曉了那個命中註定的人並非他日夜思唸的蓮妹。

這份失落,如同重錘擊中他的心頭,讓他一時間難以自持。

沈默靜靜地走到九叔身邊,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說道:“緣來緣往,皆有定數。九叔,順其自然吧。”

這句話如同一縷清風,輕輕拂過九叔的心頭,讓他瞬間明白沈默早已洞悉了一切。

九叔心頭巨顫,他深知沈默的本事。

沈默本就精通摸骨相麵之術,能測吉凶、知變數。

如今他晉升宗師之境,修得萬法之道,那門相麵術早已化為神通,看得更遠、更透。

九叔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沈默之前所說的“時機成熟,那一天很快就到”並非空談,而是早已洞察了天機。

他意識到自己在沈默麵前彷彿毫無秘密可言,這種感覺讓他既驚歎又無奈。

這就是宗師境的強大,讓他不禁感歎命運的無常和不可捉摸。

然而,九叔的心中仍然存有一絲好奇。

他算不出自己的命中人究竟是誰,但看沈默的樣子,必然知曉其中緣由。

他掙紮了許久,終於鼓起勇氣開口問道:“沈道友,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您能否...”

“不能!”沈默的回答斬釘截鐵,冇有絲毫猶豫。

他知道九叔想問什麼,但他不想說。

一旦說出真相,九叔與鷓姑兒的姻緣很可能就會因此斷絕。

畢竟,九叔之所以接受鷓姑兒,也是出於救蓮妹的無奈之舉。

若是冇有這層關係,讓九叔提前得知命中之人是鷓姑兒,事情就會發生變數,兩人的緣分恐怕難以成就。

九叔看著沈默堅定的眼神,心中雖有不甘但也隻能長歎一聲。

他明白沈默必然有自己的苦衷和無奈,也知道自己無法強求。

於是,他默默地帶著秋生和文纔回到了義莊,心中卻仍然難以平靜。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兩天匆匆而過。

這一天,沈默靜靜地坐在屋內,手中的茶杯還冒著熱氣,卻見他突然神色一動,似有所覺,緊接著,一隻靈鶴從窗外飛來,落在他的掌心,發出清脆的鶴鳴。

沈默輕輕捏碎靈鶴傳音符,一道悅耳的女聲在屋內迴盪:“沈道友,大事不妙啊!靈嬰堂的一頭魔嬰竟然不見了!”

聽到這個訊息,沈默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彷彿早已預料到這一切。

他放下茶杯,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笑道:“看來,又有新活兒要乾了。”

他的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彷彿對於即將到來的挑戰充滿了期待。

隻見沈默化作一道流光驟然消失,下一息,便出現在逍遙陰宅,望著圍繞地煞屍所組成的七七屍解大陣,他揮動衣袖,施展神通袖裡乾坤,將除過地煞屍之外的四十八具煉屍全部收起。

然後,他纔再次化作流光前往義莊,尋九叔一同前往太平鎮除魔。

準確來說,沈默降妖除魔,九叔喜鵲連橋。

當沈默來到義莊時,他看到九叔、秋生和文才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可以隨時啟程前往太平鎮。

顯然,他們也收到了鷓姑兒傳來的靈鶴傳音。

然而,無論是鷓姑兒還是九叔,都並不知道魔嬰此刻正藏身在龍大帥的妻子、也是九叔的初戀——蓮妹的腹中。

當初前往靈嬰堂請靈嬰的其實是蓮妹的仆人曼姑。

她故意隱瞞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原本隻是想為主人保守秘密,卻未曾料到竟然意外地選中了魔嬰,並被魔嬰所控製。

這一係列事件不僅給主人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也使得鷓姑兒無法找到魔嬰的確切位置。

倘若讓魔嬰成功降生並獲得肉身,那麼整個太平鎮恐怕將會麵臨一場血腥屠殺。

正因如此,鷓姑兒才緊急發出靈鶴傳音,向沈默和九叔尋求幫助。

事情的發展與沈默所瞭解的情況略有不同,但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沈默作為一隻穿越到殭屍世界的穿越蝶,引發了一係列瘋狂的變數。

如果一切都冇有絲毫改變,那反而會顯得異常詭異。

他記得九叔之所以會發現魔嬰,其實是因為龍大帥家的祖墳出了狀況,使得龍大帥的父親變成了殭屍,並咬傷了龍大帥,而身中屍毒的龍大帥也即將要變成殭屍。

九叔師徒受到龍大帥的委托來到太平鎮給他看病,卻在治療龍大帥的過程中,意外地遇到了從靈嬰堂逃出並且即將降生的魔嬰。

於是,他們請來了鷓姑兒聯手,最終成功地將魔嬰從蓮妹的肚子裡逼迫出來。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不是沈默之前的提醒,鷓姑兒可能就無法第一時間察覺到魔嬰出逃的事情,也就不會及時通知沈默和九叔了。

沈默恰好落在義莊的院子裡,與九叔師徒相遇,雙方彼此心領神會,都明白當前形勢緊迫,刻不容緩。

“沈道友,情況危急,我們必須立即動身趕往太平鎮。”

“好!”

沈默一邊說著話,一邊揮動起衣袖。

隻見他在九叔、秋生和文才詫異不已的目光注視之下,輕而易舉地就將他們三個人收入了自己的衣袖之中。

還冇等到他們三個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沈默就已經如同一道耀眼的流光一般,迅速消失在了義莊之中。

等到那道流光突然之間顯現出身影之時,沈默竟然已經來到了靈嬰堂的門口。

要知道,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從義莊到達靈嬰堂至少也需要花費兩天左右的時間,但如今卻僅僅隻用了瞬息之間而已,就成功抵達目的地了。

沈默緊接著又一次揮動起衣袖,將九叔、秋生以及文才都給放了出來。

當他們三個人雙腳剛一落地的時候,頓時感覺整個世界都開始天旋地轉起來,腦袋裡更是嗡嗡作響個不停。

待到他們緩過神來,再定睛一看,發現眼前赫然就是靈嬰堂的招牌,一時之間隻覺得恍如置身夢境一般,難以置信。

九叔心中大為震驚,因為他一眼就看出來沈默剛纔使用了兩種不同類型的神通法術。

其中一種神通可以容納活物,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須彌神通;而另外一種則是能夠瞬間移動千裡之外的遁術神通。

九叔對沈默簡直是羨慕至極!

畢竟對於一個普通的宗師級修士而言,能夠擁有一門神通就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了,可沈默卻是萬法宗師,所掌握的神通數量之多簡直數不勝數。

不僅如此,他擁有的每一門神通都是屬於頂尖級彆的,這怎麼可能不讓人心生羨慕呢?

特彆是九叔如今已邁入先天境,而下一重境界正是宗師境。

麵對如此誘人的目標,九叔又怎能不全力以赴呢?

誠然,九叔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天賦和悟性方麵難以與沈默相提並論,但正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向沈默取經,纔有可能更上一層樓。

至於秋生、文才,他們的眼力有限,看不出沈默施展的神通根腳,兩人隻有異口同聲地說道。

“不愧是沈大哥,我們對您的敬仰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竭,猶如長江東去奔流不息···”

沈默淡然一笑,心道秋生、文才也跟著任發學起了多隆之道。

-意。阿勇見任君如竟然走向乾屍,嚇得趕忙伸手去拉,然而,他發現原本手無縛雞之力的表妹,此時卻是比他的力氣還要大,根本就拉不住。阿勇急了,趕忙向沈默求救。“沈先生,救命啊,我表妹被怪物控製啦。”沈默雙眸閃爍,臉色沉靜如潭水,一切儘在他的掌控中。血魔法:控血術!嗡!同樣的聲波自沈默身上發出,比之吸血鬼強大數倍不止,一下子就從吸血鬼手中奪回了任君如的神智。吸血鬼失去了對任君如的控製,歪著腦袋似乎很難理解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