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8章 他不會真的搬來一座山吧

26

後半生,害你一代,不害你十八代。”“啊!”任老爺麵如死灰,腦海中思緒飛轉,繼而化作滔天恨意。難怪他任家這些年如此頹敗,不管他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原來是當年的風水先生搞的鬼。任發隻恨當初聽信了風水先生的話。事到如今,隻能想辦法補救了。“九叔、沈公子,那該如何是好?”“看到了!”不等沈默與九叔回答,苦力們已經挖到了任老太爺的棺木。九叔便說:“先看看老太爺再說吧。”沈默與九叔對視一眼,皆是心中明悟。蜻蜓...-

沈默在擊敗蠱神,成功煉化出蠱神珠的那一刹那間,整個戰場都彷彿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震撼。

原本瀰漫著的邪惡氣息像是遇到了天敵一般,如洶湧的潮水迅速退卻,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戰場上的一切又恢複到了往日的平靜,彷彿剛剛那場驚心動魄的激戰從未發生過。

而就在沈默醞釀心中的計劃時,一眉道長、阿星、大傻還有豹妹等眾人正緊緊圍繞在沈默身旁,他們的眼神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驚愕和深深的欽佩之情。

這場戰鬥實在太過短促而激烈,以至於當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蠱神及其率領的那幫窮凶極惡的巫毒馬匪已經全部消失不見。

沈默以驚人的速度和超凡的實力,輕鬆地戰勝了在他們看來強大無比的敵人。

尤其是他所施展出的玄妙手段,更是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那由魔氣幻化而成的粗壯鎖鏈,如同擁有生命一般靈活自如,輕易地將那些悍不畏死的馬匪牢牢束縛住。

這些平日裡橫行霸道、不可一世的匪徒們,此刻卻像微不足道的螻蟻一樣,毫無反抗之力地被禁錮在原地。

緊接著,在那詭異魔氣的侵蝕之下,他們的身體逐漸化為灰燼,消散於空氣之中,不僅如此,就連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蠱蟲,也無法逃脫沈默的掌控。

他似乎對這些毒蟲有著獨特的剋製之法,輕而易舉地便將其全部收服。

而蠱神發動的攻擊更是威力驚人,甚至能夠扭曲空間和時間,但即便如此恐怖的力量,在沈默施展出的雷霆法門麵前,也顯得脆弱不堪。

最終,蠱神同樣未能倖免,慘死在那神秘莫測的魔氣之下!

這股神秘的魔氣究竟是什麼來曆?

為什麼會有如此驚天動地的威能?

在場的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疑惑和好奇,同時也對沈默的真正實力感到由衷的敬畏。

一眉道長目光如炬,將沈默周身湧動的魔氣儘收眼底。

他憑藉多年修行的洞察力,敏銳地捕捉到那魔氣之中隱藏的玄妙氣息。雖然表麵上魔焰滾滾,但實際上卻蘊含著無儘的浩然正氣,顯然絕非旁門左道之術,而是一種堂堂正正、平和無偏的絕世奇功。

以魔製魔,以邪壓邪,這種創意令一眉道長不禁為之震撼。

他暗自感歎,創造出如此奇妙功法之人必定是天賦異稟、驚才絕豔的絕世奇才。

一眉道長下意識地嚥了咽口水,眼神中流露出難以言喻的欽佩之情。

他怔怔地凝視著沈默,由衷地讚歎道:“沈道友,此等神功實乃曠古爍今,令人瞠目結舌!表麵雖魔氣洶湧澎湃,然其內在卻是蘊涵磅礴正氣。這般神妙絕倫的奇功,當真世所罕有!”

一旁的阿星早已瞪圓了雙眼,滿臉興奮與激動之色。

他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聲音因興奮而略帶顫抖,臉上滿是激昂之情,“哇塞!這實在太了不起啦!剛剛那場激戰宛如仙人對決,精彩紛呈得令我目不暇接。那些神奇的招數和法門,我以前聞所未聞,真是豔羨死了啊!”

大傻則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露出一臉憨態可掬的笑容,自豪地說道:“嘿嘿,看到冇有?這就是俺們老大的本事!現在你們總算知道他的厲害了吧!”言語之間充滿了對沈默的崇敬與膜拜。

豹妹眼神充滿了愛慕之情,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沈默,彷彿要將他深深烙印在心底一般,那滿含愛意的目光如同一股清泉,源源不斷地流淌而出,將沈默包圍其中。

此時此刻,整個場麵彷彿都被一種震撼所籠罩,但唯有一個人——任婷婷,並冇有為此感到驚訝。

早在很久以前,她就已經深深瞭解到沈默那驚人的才華和卓越的能力。

這種瞭解源自於她內心深處對沈默毫無保留、堅定不移的信任。

當她凝視著沈默時,眼中流露出的濃濃情意如同熾熱的火焰一般燃燒不儘。

那是一種源自心底的深愛,充滿了對愛人的信賴,同時也蘊含著沈默給予她無法言喻的安全感。

在這一刻,任婷婷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滋味,彷彿時間都停滯了下來。

麵對一眉道長等眾人如潮水般源源不斷的讚美之詞,沈默僅僅報以淡淡的微笑,顯得格外淡定自若。

他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夠如此輕鬆地擊敗蠱神,並不僅僅依賴於個人的實力,更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強大的萬法煉魔訣。

正因為有了這門奇功的庇佑,他才能在戰鬥中遊刃有餘。

所以,對於這些鋪天蓋地的誇獎,沈默並冇有放在心上。

他明白,真正重要的是如何繼續提升自己的修為,探索更高深的境界。

在他心中,修行之路永無止境,而眼前的勝利不過是漫長旅途中的一個小小裡程碑罷了。

對他來說,戰鬥不僅僅是一種手段或者目的,更像是一條追求更高境界的道路。

在這條道路上,他可以通過與強敵交鋒來突破自身極限,探索未知領域,並領悟到全新的神通和奇技。

東林山一戰,雖然沈默所得到的收穫冇有以前那麼巨大,但仍然非常豐厚。

從九天十地諸天萬界天魔大陣那玄奧無比的法門中,他知曉了大千世界的存在;

而神秘詭異的巫蠱之術,則讓他對蠱蟲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

那雙能夠扭曲空間、凝滯時間的萬魔血瞳,更是給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瞳力。

這些強大的能力使得沈默在麵對敵人時如虎添翼。

除此之外,還有那令人歎爲觀止的地煞術——移景,它賦予了沈默自由掌控不同場景的能力,彷彿掌握了空間規則一般。

這些珍貴的所得無不讓沈默感到欣喜若狂,因為它們都是他實現自己人生理想的重要基石。

每一場激烈的戰鬥對沈默而言都是一次難得的成長契機。

隻有在生死搏殺之中,他才能真正檢驗自己所學,併發現不足之處。

正是這樣一次次的實戰曆練,促使著沈默不斷超越自我,朝著逍遙自在、隨心所欲的人生目標穩步前行。

沈默靜靜地佇立於東林山巔之上,他微閉雙眸,深深地吸氣,讓清新的空氣充盈自己的肺部。

隨後,他慢慢睜開眼睛,眼神堅定而專注,他的雙手開始緩慢而有節奏地結印,每一個手印都蘊含著無儘的玄妙和力量。

同時,他輕聲呢喃著古樸玄妙的法訣,聲音低沉悠揚,宛如天籟之音。

在一旁圍觀的任婷婷、一眉道長、大傻、阿星和豹妹等人,他們的目光緊緊鎖定在沈默身上,充滿了好奇和期待。

他們知道,沈默又在施展某種神通法門。

就在這時,沈默的雙眼猛然一亮,他的身體瞬間變得虛幻縹緲,似乎與周圍的天地融為一體。

這種奇妙的變化令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驚歎不已。

緊接著,沈默發出一聲震撼人心的大吼,全身氣勢磅礴如火山噴發。

他毫不猶豫地施展出了地煞神通——移景!

刹那間,整個東林山開始微微顫動起來,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正試圖將其從地底深處拔出。

眾人緊張得幾乎忘記了呼吸,瞪大眼睛注視著這一切。

隻見東林山在沈默強**力的控製下,逐漸脫離地麵,緩緩升向高空。隨著山勢越升越高,那股巨大的威勢也越發令人心悸。

當東林山升到一定高度後,便以驚人的速度向前飛行。

它跨越了一座座巍峨的山峰,穿越了層層飄蕩的雲霧,猶如一顆閃耀的流星劃過天際。

所過之處,風馳電掣,山河震動。

眾人隻覺得眼前景象飛速變換,耳邊風聲呼嘯,彷彿置身於一場夢幻之旅。

經過迅如奔雷般的旅程,東林山終於穩穩地降落在了逍遙山莊外的一座十裡坡上。

這壯觀的一幕令在場的眾人都瞠目結舌,尤其是一眉道長等修道之人更是驚愕萬分。

他們何曾目睹過這般改天換地、移山倒海的神通手段?

一眉道長的眼神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采,他喃喃自語道:“沈道友,這就是宗師境的威能麼?!“

一旁的大傻與阿星早已驚得魂飛魄散,身體軟綿綿地癱倒在地,嘴巴張得大大的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他們實在想不通,沈默究竟是怎樣施展出如此驚天動地的神通。

豹妹則滿臉崇敬地凝視著沈默,那目光就像是在仰望一尊超凡脫俗的仙人。

而任婷婷早在東林山升起的時候,就已經撲進了沈默的懷裡,享受無與倫比的安全感。

此刻,逍遙山莊外原本平靜的十裡坡突然間遭受了一座巍峨高山的重壓,整個大地劇烈顫抖起來,山林中鳥獸驚恐奔逃,彷彿末日降臨。

這般巨大的響動無疑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關注,人們紛紛湧上前來,想要一探究竟。

任家鎮的地麵突然劇烈搖晃起來,房屋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會倒塌。

驚恐萬分的百姓們驚慌失措地從家中狂奔而出,口中呼喊著:“地震啦!大家快跑啊!“

人群中傳來一聲驚叫:“喂喂喂,你們快看,陰溝澗那裡是不是多了一座山?“

眾人聞言紛紛望向陰溝澗方向,但有人卻不以為然地反駁道:“放屁,你眼睛花了吧,哪有多出來山的說法……臥槽,真的有一座山!“

人們驚愕地看著眼前突兀出現的高山,心中充滿了疑惑和震驚。

這場地震竟然能造出一座山來,實在是匪夷所思。

緊接著,一個念頭湧上心頭——難道這裡有寶物要出世?

“陰溝澗有寶物出世?!“

這個訊息像野火一樣迅速蔓延開來,原本驚惶失措的人們瞬間變得興奮無比。

貪婪驅使著他們忘卻了剛剛經曆的恐懼,紛紛叫囂著要前去尋寶。

一時間,整個任家鎮陷入了混亂之中。

人們成群結隊地湧向陰溝澗,眼中閃爍著對寶藏的渴望。

一場因地震引發的奪寶鬨劇就此拉開帷幕。

···

任府內宅之中,任發端坐在書桌前,手中拿著算盤,正仔細覈對著任家近期的賬目。

他目光專注,眉頭微皺,不時在紙上記錄著一些數字和要點。

這些賬目關乎著任家未來的發展,他必須確保每一筆收支都準確無誤。

就在這時,整個任府突然劇烈晃動起來,桌椅搖晃,茶杯傾倒,書架上的書籍紛紛掉落。

任發心中一驚,難道是發生了地震?他來不及多想,急忙起身跑出房間,尋找安全的地方躲避。

然而,震動並冇有持續太久便停止了。

任發稍稍鬆了口氣,但心中仍充滿疑惑。

正當他思考這奇怪的現象時,仆從任忠匆匆趕來,氣喘籲籲地報告道:“老爺,不好了!陰溝澗那邊憑空多出一座山,大家都說有寶物出世,好多人都跑去陰溝澗尋寶了呢!”

任發聞言,心頭猛地一動。

他立刻聯想到自己的女婿沈默,因為沈默的莊園就在陰溝澗。

難道這座突然出現的山與女婿有關?

任發越想越覺得可能性極大。

他當機立斷,對任忠道:“快去備好馬車,我要親自去陰溝澗看看。”

說罷,他轉身回房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匆匆忙忙地向大門走去。

冇過多久,一輛裝飾精美的馬車駛出了任府,向著陰溝澗疾馳而去。

車中的任發心情焦急,他迫切想要弄清楚這座山的來曆以及是否真的隱藏著什麼寶物。

一路上,他不斷催促車伕加快速度,恨不得立刻飛到陰溝澗一探究竟。

在這之前。

義莊內一片寂靜。

有望突破至先天境的九叔,正於莊內閉目養神,孕養神魂。

突然間,他心神一顫,感應到遠方陰溝澗方向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彙聚,彷彿天地都在為之顫抖,連空氣都似乎凝固了。

九叔猛地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絲驚疑。

他身形一閃,已經躍出房間,飛身上了屋頂。

他凝望遠方,隻見天際之上,一座巍峨的大山正從天穹緩緩落下,彷彿要砸向地麵,引發一場天崩地裂的災難。

九叔的表情在此刻變得凝重無比,這樣的景象他生平罕見,簡直如同噩夢一般。

但身為修行之人,他很快恢複了冷靜,迅速召集了秋生和文才,三人帶著茅山法袋,諸多法器,疾步奔出了義莊大門,朝著陰溝澗的方向疾馳而去。

在九叔心中,無論這座山的出現與沈默有無關係,他都必須立刻前往檢視。

若是天降災厄,他身為修道之人,必須儘自己所能去阻止;

而若是沈默所為,九叔心中更是充滿了好奇與不解。

在他看來,沈默雖天賦異稟,但也隻是先天境修士,怎麼可能擁有調動天地偉力的能力?

然而,當九叔與任發以及一眾百姓趕到陰溝澗時,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們感到難以置信。

隻見原本應該被大山覆蓋的十裡坡此刻卻平靜如初,冇有任何變化,彷彿之前的一切都隻是幻覺。

百姓們麵麵相覷,議論紛紛,都覺得剛剛的情況隻是海市蜃樓,讓他們白跑了一趟。

但九叔卻眉頭緊鎖,他仔細觀察著十裡坡,發現這裡被一股極為高深的陣法所籠罩,顯然其中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就在九叔疑惑不解之際,一道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林道友,許久不見,進來瞧瞧我新搬來的後花園。”

聲音中帶著一絲玩笑和親切,正是沈默的聲音。

九叔聞言,心中一動,隨即帶著秋生和文才,以及同樣收到傳音的任發,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九叔心中暗道:‘不可能吧!不會吧!他不會真的搬來一座山吧!’

-將老爹的底牌悉數告知對手,不過,這樣也好,亮出實力,也好讓沈默知難而退。’沈默卻是不以為意,甚至有些想笑。九龍九象?!佛像抹金!?三牛為一象。波密剛剛那一擊,是為九牛,也就是三象之力。而十象為一龍,若他真有九龍九象之力,那便是九十九象巨力。可從其剛剛的表現推測其勁力極限絕對達不到九龍九象的程度。要不然,當有何其恐怖地勁力掌控,才能身具九十九象,隻發三象。就好比你憋了一管子,隻漏三滴,這得多麼精準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