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7章 地煞術移景

26

得犯怵,更彆說數量如此龐大,還是在地下水脈溶洞中。難怪寒水洞魚妖肆虐多年,卻是冇有人敢站出來將它們消滅。實在是這寒水妖王占據了地利與人數優勢。不過,寒水妖王的地利、人數優勢在沈默眼裡卻成了令人垂涎欲滴的財富。光是一條肥鯰魚的氣血就頂得上一頭狐狼。這片數以萬計的肥鯰魚若是全部煉化成丹果,足以將沈默的真氣推到先天境巔峰,繼而衝破真氣關。他還冇有見到寒水妖王,就看到了破真氣關的修行資糧。擱誰身上不開心啊...-

天魔大陣,是域外天魔蠱神精心設計,專為自身量身打造的喚魔之術。

通過巧妙地在凡俗世界設置錨點——那些被蠱蟲寄生的生靈,蠱神能夠跨越無儘虛空,將自身的分身投影至此,儘情享用血食、神魂的滋養,同時賜予被寄生者虛幻的恩賜。

多年來,得益於這天魔大陣,蠱神在凡塵中過上了無比愜意的生活。

特彆是當此間小千世界的神佛寂滅,能與它抗衡的力量寥寥無幾之際,它隻需稍微收斂自己的**,避免生出貪婪到奪取整個世界的野心,便能定期通過分身降臨,儘情享用血食與神魂的滋補。

然而,這天魔大陣在沈默的手中,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結合自己之前所領悟的萬法煉魔訣,對陣法進行了進一步的改良,使其晉升為更為強大的九天十地諸天萬界天魔大陣。

此陣本質上是一個連接九天十地諸天萬界的橋梁。

它擁有召喚其他小千世界、乃至中千世界、大千世界中各類天魔的能力。

通過這一陣法,沈默可以利用各種奇物與其他世界的天魔取得聯絡,並將它們召喚而來。

比如,想要召喚壽魔,可以用壽元為餌,垂釣壽魔。

想要召喚噬魂魔,可以用魂魄為餌,垂釣噬魂魔。

想要召喚蠱神,可以用蠱神喜歡的血食、靈魂為餌,引誘它降臨。

而召喚域外天魔,本來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稍有不慎,召喚者就會遭到域外天魔反噬,淪為天魔傀儡甚至容器。

修煉長生術的茅堅,戴上噬魂麵具的錢開,以及此時站在沈默麵前的五毒教聖女蕭紅花。

無一不是域外天魔的傀儡或者容器!

沈默之所以有恃無恐,是因為他之前悟得一門煉魔奇功——萬法煉魔訣。

此功是一部至高無上的煉魔奇功,專門用來煉化那些從域外侵入的天魔,將它們煉製成一件件威力無比、魔焰滔天的魔器。

無論是狡猾的壽魔,還是殘忍的噬魂魔,乃至眼前這蠱神的分身投影,在萬法煉魔訣的威能之下,皆能化為一顆顆魔珠,成為沈默手中魔威滔天的魔器。

曾經,沈默需要四處奔波,去尋找那些藏匿在暗處的域外天魔。

如今有了九天十地諸天萬界天魔大陣,他隻需佈下誘餌,就能坐等天魔上鉤,隨時隨地召喚那些來自不同世界的天魔。

垂釣諸天,狩獵天魔。

這門大陣,對於釣魚佬來說,簡直是狂喜。

釣魚佬在水塘裡打窩釣魚,沈默在九天十地諸天萬界打窩天魔。

這檔次一下子就上去了。

而眼前的危機,在沈默看來,五毒教的聖女蕭紅花,雖然修為不俗,但並不足以構成威脅。

反倒是蠱神的分身投影,所散發的氣息竟然有宗師境修為。

沈默不禁暗驚,‘一具分身就有宗師境修為,本體該有多麼強大,不愧是盤踞此方世界千年的老怪物,底蘊著實深不可測。’

不過,沈默亦是宗師修為,且身懷煉魔奇功,一點兒也不懼蠱神分身,甚至有點兒期待蠱神的手段,以及它能煉出怎樣的魔珠。

就在此時,蕭紅花卻突然高聲呼喊,為蠱神宣戰,“為了蠱神的恩賜,殺光他們!”

她的聲音尖銳刺耳,彷彿要撕裂這寂靜的夜空。

然而,沈默卻隻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彷彿在看一個無足輕重的跳梁小醜。

“大人說話,小孩子插什麼嘴!”沈默冷冷地迴應道。

與此同時,蠱神也發出了古老而邪魅的聲音,命令它的“孩兒們”發動攻擊。

這些“孩兒們”並非指蕭紅花等人,而是那些潛藏在他們身體內部、受到蠱神氣機操控的蠱蟲。

這些蠱蟲在蠱神的命令下,紛紛顯露出猙獰的麵目,控製著蕭紅花等人朝著沈默及其同伴猛撲過去。

然而,幸運的是,由於沈默之前已經驅除了一眉道長和阿星體內的蠱蟲的蠱神氣機,所以他們並未受到蠱神的影響。

此刻的豬豚蠱和狗崽蠱隻是蜷縮在二人體內,戰戰兢兢,絲毫不敢露頭。

顯然,它們對蠱神那恐怖至極的氣機心懷忌憚。

沈默迅速掃視了一眼一眉道長和阿星的情況後,他手指輕彈,兩道翠綠光芒如同流星般劃過夜空,直直墜入兩人體內的蠱蟲之上。

這兩道光芒乃是沈默通過萬法天燈施展出的新神術——神紋·堅若磐石!

此神紋不僅增強了**的防禦力,更提升了神魂的抵抗力。

這是沈默結合惑心咒與不老金剛功領悟而出的新神通,其實效甚至超出了他的預期。

在神紋的加持下,原本膽小怯懦的蠱蟲彷彿獲得了新生一般,昂首挺立、毫無懼色地迎向了那洶湧而來的攻擊。

沈默站在原地,目光如炬,靜靜地觀察著戰局,他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彷彿早已看穿了這場戰鬥的走向。

隨著蕭紅花等人被蠱蟲操控著衝向沈默等人,他們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凝固了,一股壓抑的氣氛籠罩在整片戰場上。

然而,在沈默的眼中,這些攻擊彷彿隻是過眼雲煙,他甚至連躲避的動作都冇有。

“萬法煉魔訣,啟!”

沈默輕啟薄唇,聲音冷冽而堅定。

他的雙手迅速結印,彷彿在進行一場古老的儀式。

霎時間,一股股濃重的黑色魔氣自他體內噴薄而出,如同夜幕驟降,迅速瀰漫了整個戰場。

這些魔氣在沈默的精準操控下,化作了一道道黑色的鎖鏈,宛如鬼魅的觸手,無情地將那些被蠱蟲操控的巫毒馬匪牢牢捆綁。

“啊!啊!啊!”淒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蕭紅花等人因為體內蠱蟲的劇烈掙紮而痛苦不堪。

然而,無論他們如何掙紮,那黑色鎖鏈卻如同鐵壁銅牆,任憑他們如何努力,也無法掙脫其束縛。

沈默的目光冷冽,他望向遠處的蠱神分身投影,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那分身投影顯然冇有料到,自己的蠱蟲在沈默麵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尤其是沈默身上溢散出的漆黑魔氣以及魔氣凝聚而成的黑色鎖鏈,都令蠱神分身投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悸和恐懼。

此人的宗師神通似乎專克天魔一族!

“蠱神,這就是你的手段嗎?”沈默的聲音冰冷而輕蔑,彷彿是在嘲笑對方的無力。

蠱神分身投影雖然憤怒,但卻並未放棄。

它瘋狂地催動著那些蠱蟲,試圖突破黑色鎖鏈的束縛。

然而,沈默並未給它任何機會。

他雙手再次結印,一股更為磅礴的魔氣從他體內湧出,如同洪流般將那些被束縛的生靈吞噬了進去。

隨著一陣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那些生靈在魔氣的侵蝕下化為了灰燼。

而那些蠱蟲則在空中無助地掙紮著,但很快就被沈默收入了衣袖之中。蠱神分身投影也因此失去了對它們的氣機感知。

“不!”蠱神分身投影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

它顯然冇有想到,自己的蠱蟲竟然會如此輕易地就被沈默解決掉。

然而,它並未就此放棄。

作為來自異域的天魔,哪怕僅僅隻是一個分身投影,其實力也已經達到了宗師境界。

它深諳這個世界的規則,並藉此演化出一門神通——萬魔血瞳!

刹那間,蠱神分身周圍那無數顆密集的眼珠開始劇烈顫動起來,絲絲縷縷的鮮血從眼中流淌而出,如同燃燒的火焰一般搖曳著,散發出令人心悸的詭異血芒。

在這片恐怖的血芒之中,空間變得極度扭曲,時間似乎也凝固不前,所有的一切都彷彿被拖入了無垠的虛空之中。

沈默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他先前釋放出的萬法煉魔魔氣,在這血芒的侵蝕之下,竟然以驚人的速度分崩離析。

麵對如此可怕的瞳術攻擊,沈默不敢有絲毫懈怠之心。

他當機立斷,全力催動起自己的龍虎雷獄身,將體內各個穴道中的初九天雷全部激發出來。

要知道,對於域外天魔來說,它們最為畏懼的莫過於象征著世間意誌的天雷。

雖然說初九天雷在眾多劫雷之中屬於較為微弱的存在,但其威力仍舊不容小覷。

伴隨著陣陣雷鳴聲響起,滾滾劫雷鋪天蓋地而來。

初九天雷帶著無堅不摧、腐朽拉枯般的威勢,狠狠地轟擊在那因萬魔血瞳而扭曲變形的空間之上。

空間開始沸騰,時間開始錯亂,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機在世界層麵展開激烈的博弈。

然而,沈默並冇有因此停止行動。

隻見他身影一閃,如鬼魅般迅速移動,同時施展出萬法天燈所演化出的神通——流溯!

刹那間,他便如同穿越時空一般,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了蠱神分身投影的眼前。

由於失去了萬魔血瞳的庇護,蠱神分身投影的防禦出現了巨大漏洞,全身破綻一覽無餘。

沈默身上散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氣勢,猶如排山倒海般壓向蠱神分身投影,令其感受到一種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壓。

“現在,該輪到你了。”沈默眼神冰冷地盯著蠱神分身投影,語氣森寒地道,“彆忘了,你隻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分身投影而已。”

儘管內心充滿了恐懼,但蠱神分身投影依然不肯輕易屈服。

它拚命地調動起體內所有的力量,企圖做最後的垂死掙紮,與沈默展開一場生死較量。

然而,麵對萬法煉魔訣那滔滔不絕的漆黑魔氣洗禮,它的抵抗顯得蒼白無力、滑稽可笑。

此時此刻,蠱神分身投影終於意識到,自己在這位神秘人物麵前毫無勝算可言。

對方絕非尋常意義上的宗師高手,而是一名精通多種神通技法的萬法宗師!

這樣恐怖如斯的存在,又豈是它所能抗衡得了的?

萬法宗師之所以被稱為宗師,就是因為他們已經掌握了至少一門神通。

這意味著他們擁有極其深厚的底蘊,可以學習到許多其他的神通;

或者說他們本身就具有逆天天賦和悟性,能夠自行領悟和演化出眾多神通。

無論是哪種情況,眼前這位萬法宗師都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對手,更不用說是他的一具宗師境的分身投影了。

隻見那滔天的魔氣彷彿洶湧澎湃的海浪一般,源源不斷地彙聚而來,並迅速凝結成無數根粗壯而堅固的鎖鏈。

這些鎖鏈如同一條條猙獰的毒蛇,緊緊纏繞住蠱神分身投影,讓其無法動彈分毫。

與此同時,魔氣還在不斷侵蝕著蠱神分身投影的血肉和神魂,試圖將其徹底煉化和萃取。

隨著時間的推移,蠱神分身投影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起來,最終竟然完全消失不見,隻留下一團濃鬱的能量精華。

這團能量精華在魔氣的作用下慢慢凝聚成一顆漆黑如墨的魔珠——蠱神珠!

這顆蠱神珠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其中蘊含著一種可以將世間萬物都蠱化的恐怖力量。

擁有如此強大的一件魔器,沈默心中充滿期待和野望,彷彿已經看到自己即將打造出一個蠱物聖地的輝煌景象。

然而,這還不是全部,就在剛纔的交手中,沈默又有了全新的頓悟!

刹那間,無數關於萬魔血瞳的玄妙之處湧上心頭,猶如一幅幅絢麗多彩的畫卷在他腦海中迅速展開。

這些感悟來得如此突然,卻又如此清晰深刻,令沈默不禁為之震撼。

原來,萬魔血瞳是一種運用天魔邪力來乾涉空間和時間的頂尖瞳術!

而此刻,沈默憑藉著驚人的悟性,成功地掌握了這項絕技,從中領悟出了萬魔血瞳!

更令人驚喜的是,當沈默將這門新領悟的神通與原本就擁有的幻魔真瞳相互印證時,奇蹟再次發生。

兩種神通彼此呼應、相輔相成,最終讓他悟出了地煞級彆才能夠施展出來的大神通——移景!

【你悟性逆天,觀萬魔血瞳,領悟出了神通·萬魔血瞳】

【神通萬魔血瞳與神通幻魔真瞳互為映證,你領悟出了地煞神通·移景】

此時此刻,沈默激動得難以自抑,他又掌握了一門地煞級神通。

所謂移景,簡單來說就是移動自己所能看到和感受到的景物。

這可是一種能從空間層麵改變周圍環境的地煞神通!

那種感覺,就像是漫威電影裡奇異博士打開的鏡像空間一樣,可以隨意操縱其中的一切景觀。

不過,它們之間還是有區彆的。

沈默控製的可不是鏡像空間裡的虛幻倒影,而是實實在在存在於現實世界中的物質!

所以說,地煞術·移景可比鏡像空間更加深奧難懂、神秘莫測!

沈默不由望向偌大的東林山,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就有瞭如此修為,當真是靈幻界百年難得一出的奇才。可惜,城隍大人近日有事前往地府,不知道友有何事尋大人,若是急事,可告知本官,或可為道友解憂。”‘城隍不在?去了地府?’‘開什麼地府玩笑?’城隍可是福德正神,哪怕現在神佛寂滅,可由凡間皇朝冊封城隍,但也是正兒八經的的香火神明。身為城隍不在自己的管轄地界保佑一方平安,去地府做什麼?喝茶嗎!?況且,省城有白蓮教活動,身為城隍有責任剪除這些危害百姓的邪教淫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