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6章 PUA高手蕭紅花

26

以一門陣法為基,陣為燈身,真氣為油,神魂為火,點燃天燈,可將陣法晉升為神通般的存在,顯化諸多神異。任婷婷若是有成就宗師那一天,可將六丁六甲護身陣作為燈身,點燃天燈後,將六丁六甲護身陣化為神通,不知會綻放怎樣絢麗的神通異彩。沈默對此還是蠻期待的。在任府這三天,沈默還遇上一件令他意外的事情。那就是任府或者說任婷婷招了一個新的貼身丫鬟。之前的秋香、夏荷不是要跟著沈默到義莊伺候他的衣食住行嘛。任婷婷身邊除...-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後,眾人終於穿越了充滿毒蟲毒物的密林,眼前豁然開朗,展現在他們麵前的是一片位於半山腰的竹木屋群落。

這些竹屋錯落有致,縱橫交錯,宛如一片繁茂的竹林,構成了令周圍百裡聞之膽寒的東林馬匪城寨。

城寨的圍牆高達五米,僅有一處狹窄的進出口,守衛森嚴。

然而,假扮成山豬、山狗的一眉道長和阿星卻如履平地般通過了門口的守衛,引領著眾人進入城寨深處。

城寨內的景象讓沈默頗感意外。

他原本以為這裡會是一片混亂和血腥,但眼前所見卻是秩序井然,甚至與戒備森嚴的軍隊不相上下,完全不是馬匪該有的樣子。

沈默心生疑惑,他立即通過百鬼夜行圖施展秘法,拷問起山豬、山狗的靈魂。

經過一番探尋,他得知這些馬匪並非簡單的強盜土匪,他們背後竟然有著一股龐大的勢力——五毒教!

五毒教,又稱五仙教,由傳說中的五毒神君所創,教眾精通毒功和蠱毒之術。

這個神秘的教派在苗疆之地盤踞了近千年之久,其影響力甚至不弱於中原的少林、武當等大派。

而蕭紅花,這位五毒教的當代聖女,正是此次五毒教染指中原的屠刀。

她假扮成馬匪首領,到處燒殺搶掠,一方麵是為了籌集钜額財富,另一方麵則是為了收集祭品,以供奉給蠱神。

得知這一切後,沈默心中湧起一股怒火。

這亂世之中,妖魔橫行,魑魅魍魎肆虐人間。

不僅如此,外來的勢力如霓虹的神道教、西方的光暗博弈和工業神教等也紛紛入侵中原,企圖分一杯羹,連這些蠻夷之地的勢力也虎視眈眈,伺機作亂。

沈默神眸閃爍,氣質如虹,他深知這亂世之中,唯有強者才能生存。

他所追求逍遙恣意之道,於亂世中更為不易。

他暗下決心,任何阻擋他追求逍遙自在之路的勢力或者個人,都將遭到無情打擊和毀滅——阻我逍遙者,死!

念頭通達,神清目明,沈默體內的宗師境法力如江河奔騰,源源不斷,流轉不息。

逍遙混沌無相圖內,萬千法門如星辰般熠熠生輝,光彩奪目。這一刻,他深深感受到自己修為的又一次精進,心中滿是欣喜與暢快。

東林山之行,果然不負所望!

尚未與馬匪頭目蕭紅花正麵交鋒,沈默便已在這東林山中獲得了不菲的收穫。

他期待著與這位五毒教聖女的交鋒,又將帶來怎樣的驚喜與挑戰。

冇過多久,一眉道長便領著沈默等一行人走進了山寨的大廳之中。

隻見蕭紅花正穩穩地坐在一張佈滿枯藤的椅子上麵,手裡還不停地擺弄著一隻又肥又鮮嫩的蠱蟲。

從她的眼神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滿滿的戲謔與輕視之意。

要知道,那些對於常人來說絕對可以致命的蛆蟲以及毒物,在蕭紅花眼裡也隻不過就是用來修煉蠱術的資源而已。

特彆是她身體裡麵所孕育出來的萬蠱之王——金蠶蠱,更是以吞食其他蠱蟲為生。

也正因如此,在東林毒林那裡纔會有數都數不清的蠱蟲存在。

接著,蕭紅花輕輕抬起手來就把蠱蟲扔進了自己嘴中,並開始慢慢咀嚼起來,伴隨著一陣爆漿般的噗呲聲響過後,她的臉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種十分享受的神情。

然後,她眯起雙眼斜視著被“山豬”和“山狗”帶進來的這群人,就好像是在看著一群微不足道的小蟲子一樣。

然而就在這時,當她的視線最終停留在大傻手中提著的那顆人頭上時,嘴角卻突然泛起了一絲得意洋洋的笑容。

這不正是一眉道長的首級麼?

看來她的計劃已經大功告成了!

通過借他人之手除掉這個令人討厭的道士,現在終於如願以償。

失去了一眉道長這個強大後盾的庇佑後,南沙鎮對於她而言已然如同探囊取物般容易到手。

然而,就在她將視線移向大傻身後的沈默和任婷婷之時,麵色瞬間變得陰沉至極。

起初,她之所以樂意收容大傻兄妹倆,無非是瞭解到他倆在外的赫赫威名以及對血煞刀法的高度認同。

但倘若他們膽敢妄圖招攬更多人登上東林山,那無疑是在公然挑釁她的無上權威。

特彆是眼前這兩位看似平凡無奇之人,又有什麼資本能夠踏足東林山呢?

好在蕭紅花終究貴為五毒教聖女,其心境遠非常人可比。

隻見她迅速收拾好自己的情緒,神情淡漠地對著“山豬、山狗“吩咐道:“既然他們已經按照約定帶來了一眉的首級,那麼便準許他們加入東林山。至於那另外兩人嘛,眼下我等正計劃進攻南沙鎮,此役恰好可以成為檢驗他們實力的良機。倘若他們能夠在此戰中立下功勳,自然也能如惡人兄妹一般獲得留駐東林山的資格。“

這番話,巧妙地化解了眼前的局勢,更展現出蕭紅花非凡的智謀和手腕。

她就像一位深諳人心的獵手,精準地抓住了大傻兄妹的弱點,讓他們心甘情願地為她效力,同時又為後來者燃起了希望之火。

由此觀之,蕭紅花無疑是一位將

pUA學運用得爐火純青的高手。

不僅如此,為了慶祝一眉道長身死道消這個天大的好訊息,蕭紅花喜不自禁地吩咐山豬和山狗去籌備一場規模空前宏大、無比奢華隆重的獻祭宴會。

這場盛宴表麵上看起來像是專門為惡人兄妹舉辦的慶功大會,但實際上卻是一個精心策劃的陰謀——蕭紅花打算藉此機會把一眉道長那顆充滿怨念與不甘的頭顱當作祭品獻給蠱神。

眾所周知,蠱神對於那些擁有道行且強大的神魂有著無法抑製的喜愛之情,而道士的神魂無疑屬於極品中的極品。

隻要拿一眉道長的頭顱作為供品,憑藉蠱神通天徹地的神通廣大,即使一眉道長的魂魄已經墜入地府深淵之中,它依然能夠輕而易舉地將其拘拿回來併吞噬掉。

想到這裡,蕭紅花不禁心花怒放,對即將到來的蠱神恩賜充滿了無限期待。

沈默等人也加入到這場規模宏大的祭祀宴會中。

月黑風高,陰風瑟瑟。

古老而陰森的祭壇周圍瀰漫著濃重的血霧,彷彿連月光都無法穿透這片黑暗。

祭壇上,擺放著五個精緻的蠱皿,每個蠱皿中都蠕動著一隻五彩斑斕的毒蠱蟲,它們發出低沉而詭異的鳴叫聲,彷彿在訴說著古老的詛咒。

祭壇中央,蕭紅花手持一柄佈滿符文的骷髏法杖,她緩緩地念著古老而晦澀的咒語。

隨著咒語的推進,她身上的紅色長袍無風自動,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牽引。

她的雙眼閃爍著幽綠的光芒,彷彿能洞察世間的一切黑暗,在她的咒語聲中,五隻毒蠱蟲開始躁動起來。

它們從蠱皿中爬出,沿著祭壇上的符文軌跡爬行,留下了一道道綠色的黏液。

這些黏液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惡臭,但卻蘊含著強大的邪惡力量。

當五隻毒蠱蟲爬到祭壇中央時,它們突然停止了爬行,開始圍繞著骷髏法杖盤旋。

咒語聲越來越急促,她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蒼白。

突然,她高舉法杖,猛地指向天空,口中爆發出最後的咒語:“萬物生滅,蠱神不死!”

隨著這句咒語的落下,祭壇上空的血霧突然劇烈地翻滾起來。

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在空中緩緩形成,一股強大的邪惡氣息從漩渦中散發出來。

沈默感受到周圍的氣氛越發壓抑,彷彿有什麼強大存在正在甦醒。

他雙眸微凝,緊盯著祭壇中央,心中暗道:“來了,比壽魔、噬魂魔還要更早一步降臨到這個世界的蠱神!”

緊接著,一個巨大的身影從漩渦中緩緩降下,它的身體由無數隻毒蟲組成,扭曲、猙獰、不可名狀,數不勝數的眼瞳閃爍著猩紅的光芒,散發出令人膽寒的邪氣。

這便是被召喚出的蠱神,它的出現讓整個祭壇都籠罩在了一片恐怖的氛圍中。

蕭紅花與周遭的一眾馬匪們紛紛雙膝跪地,他們麵向蠱神,磕頭膜拜,嘴裡唸唸有詞,向蠱神獻出自己最為虔誠的祈禱。

此刻,蠱神似乎感受到了眾人的敬畏之情,它那龐大的身軀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緊接著,蠱神慢慢地張開了它那猶如血盆一般大小的巨口,一股濃烈刺鼻的腥臭怪風從其口中噴湧而出。

這股怪風以驚人的速度席捲而過,徑直將放置於祭壇之上的五隻蠱蟲捲入其中。

眨眼間,這些蠱蟲便被吸入到了蠱神那滿布獠牙銳齒的恐怖口器之中,伴隨著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蠱神發出了一種彷彿來自地獄深處的低沉嘶吼。

很明顯,僅僅隻是這幾隻蠱蟲作為祭品,並不能讓蠱神感到滿足。

眼見此景,站在一旁的蕭紅花不敢有絲毫怠慢,她急忙雙手小心翼翼地托起那個裝滿了一眉道長首級的祭祀餐盤,然後畢恭畢敬地跪伏在地,對著蠱神頂禮膜拜,並高聲喊道:“懇請蠱神大人儘情享用這份祭品吧!”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完全出乎了蕭紅花的意料之外。

隻聽得一連串“嗤嗤嗤”的聲響驟然響起,原本滿心歡喜期待著蠱神能夠降下恩賜的蕭紅花,此刻臉上卻是露出驚愕與惶恐交織的神色——蠱神不僅冇有顯露出任何喜悅之情,反而是突然陷入了極度的憤怒之中!

就在蕭紅花驚慌失措、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她忽然發現手中原本端著的那一眉道長的首級竟然發生了詭異的變化:眨眼之間,這個首級已然變成了一個由木頭雕刻而成的虛假頭顱!

至此,蕭紅花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大傻帶回來的根本就不是一眉道長真正的首級,而是一個精心偽造的木頭腦袋!

如此說來,一眉道長實際上並冇有死去……

可惡啊!真是該死!他們竟然敢欺騙我!!!

蕭紅花氣得渾身發抖,心中充滿了憤怒和恐懼。

她深知自己的疏忽讓蠱神無法品嚐到美味的靈魂,此刻蠱神必定處於極度憤怒之中。

如果不能儘快平息蠱神的怒火,那麼他們所有人都將麵臨蠱神可怕的懲罰。

幸運的是,蕭紅花已經想到瞭解決問題的方法。

她猛地轉頭,目光緊緊鎖定在大傻兄妹身上,還有與大傻一同前來的那一男一女。

既然犯下錯誤的是他們,那就隻能用他們的生命來補償這一切了。

“山豬、山狗,立刻動手!把他們抓住,獻給蠱神,以平息蠱神的怒火!“蕭紅花咬牙切齒地命令道,聲音中透露出冷酷無情的陰寒。

夜色如墨,山風呼嘯,蕭殺之氣如潮水般席捲而至。

沈默、任婷婷、大傻、豹妹在祭壇周圍的火光搖曳下,很快便被山豬、山狗帶領的巫毒馬匪團團包圍。

麵對來勢洶洶的敵人,他們並冇有絲毫的退縮,反而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戰鬥似乎一觸即發,然而就在雙方即將交鋒的刹那,山豬和山狗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們眼中閃過一絲清明,緊接著,山豬高喊一聲:“動手!”

聲音在夜空中迴盪,山豬、山狗拔刀而起,瞬間爆殺身旁兩名巫毒馬匪。

馬匪們都被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愣住了,包括五毒教的聖女也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蕭紅花最信任的手下山豬、山狗竟然臨陣倒戈,殺起自己人來。

“山豬!山狗!你們在乾什麼“

麵對蕭紅花的質問,假扮成山狗的阿星發出一聲暢快的嘲笑,他手中那柄沾染著童子尿的長刀橫在胸前,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寒光。

“乾什麼?當然是除掉你們這些草菅人命的馬匪!”

假扮成山豬的一眉道長同樣厲聲嗬斥,“蕭紅花,你作惡多端,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我要為慘死在你手下的亡魂討一個公道。”

話音落下,一眉道長、阿星,以及沈默、婷婷身上的千麵萬象術散去,顯露出他們的真是麵容。

“一眉!是你!”

蕭紅花咬牙切齒,麵目猙獰,她此刻終於恍然大悟,原來眼前的山豬和山狗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由一眉道長偽裝而成的。

更可惡的是惡人兄妹,他們竟然和一眉道長聯手,他們這種螻蟻竟然敢騙他。

“山豬、山狗在哪裡”

冇有人回答蕭紅花的問題,答案顯而易見。

“該死!你們都該死!”

她瞪大了眼睛,滿臉憤怒地咆哮起來。

沈默冷冷地看了一眼神色焦急的蕭紅花,用一種冷酷無情的口吻回答道:“不必著急,待會兒你自然會見到他們。”

而就在蕭紅花召喚出蠱神的那一刻,他的腦海中已然浮現起道道關於蠱神祭壇的資訊。

【你悟性逆天,觀蠱神祭壇,領悟出了陣法·天魔大陣】

【陣法·天魔大陣與功法·萬法煉魔訣互為映證,你領悟出了九天十地諸天萬界天魔大陣】

-魔,普度眾生,靠著天賦與悟性,成就了一品菩薩境。本以為此生如此便已經是儘頭。這才生出退隱之心,住在了四目道長的隔壁,了此殘生。萬萬冇想到。沈默的到來竟然讓他多年停滯不前的修為得到極大精進。宗師境的神魂壓迫下,讓他的神魂變得越發堅韌,已然有了更進一步的可能。失去菩提佛珠的心疼早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對未來的無限期望。於是,一休大師與四目默契地敲響了沈默的房門。“貧道(貧僧)多謝道友點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