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5章 幻魔真瞳

26

,黃飛鴻、莫少君、黃芩兒相繼走出,不等七寶真人說話,三人讓開身形,顯然後麵還有分量更重的人。七寶真人定睛細看,便見一名豐潤如玉般的俊朗公子領著一位俏麗丫鬟款款走出,乍一看,平平無奇,不像修行中人。可是,冥冥中那種大恐怖感如山崩海嘯般湧來,衝的七寶真人亡魂大冒,神色駭然。早已經經曆過兩次滅教危機的七寶真人絕對不會感應錯,就是這種熟悉感覺、熟悉的味道···原來,真正的危機並非來自黃飛鴻,而是來自眼前這...-

山豬和山狗看到大傻之後,並冇有流露出任何友善或者歡迎的神色。

他們內心深處充滿了不屑和輕視,對於大傻以及他身邊的豹妹,簡直視如草芥一般微不足道。

儘管大傻和豹妹修煉了一門極其強大的血煞刀法,即使是他們所掌握的巫毒聖法也無法完全抵禦那股淩厲煞氣的侵蝕。

然而,在山豬和山狗心目中,唯有蠱神才值得他們敬仰畏懼。

在蠱神眼中,世上萬物皆可視為蠱蟲,而這些蠱蟲則成為了蠱神汲取力量的資糧,可以隨心所欲地利用索取。

正因如此,山豬和山狗對待殺戮無辜生命毫無愧疚之意,反而將其視作一種樂趣所在。

大傻和豹妹不過是隨時可以奉獻給蠱神的犧牲品罷了。

若非大傻手中提著的頭顱似乎正是他們的仇敵一眉道長,恐怕這兩隻畜生壓根兒不會現身相見。

山豬和山狗彼此交換了一個眼色,他們那陰森可怖的眼神中同時掠過一絲陰險狡詐的光芒。

誰能料到紅花精心策劃的借刀殺人之計竟然真的成功地剷除了一眉道長這個心頭大患。

他們一直以來對漢人所說的兵法謀略嗤之以鼻,但這次卻真正領教到了智謀的威力,僅憑三寸不爛之舌,就能讓他人幫自己剷除宿敵。

在這個沉寂而肅殺的時刻,山豬和山狗兩人的思緒不禁飄回了過去,蕭紅花那冰冷而決絕的話語在他們腦海中迴盪。

“他們不過是棋子,生死皆由我們掌控。”

蕭紅花曾如此斷言。

“就算他們死了,對我們來說也不過是損失兩匹無足輕重的馬匹。但他們真的得手,南沙鎮的繁華與安寧,都將成為獻給蠱神的祭品。”

“我從未說過要真正接納他們。”

蕭紅花的話語中充滿了不屑。

“他們隻是我們手中的工具,一旦完成了任務,他們的命運就隻有一個——成為蠱神的祭品。”

此刻,山豬和山狗終於明白了蕭紅花的真實意圖。所謂的投名狀,不過是他們為誘騙大傻和豹妹而設下的圈套。

無論這次行動成功與否,大傻和豹妹都註定難逃一死,甚至可能成為蠱神盛宴上的一道小菜。

在這兩位馬匪眼中,大傻與豹妹就如同螻蟻一般微不足道。

而當他們的目光轉向沈默一行人時,那種鄙夷與不屑更是溢於言表。

山豬用他那陰森而寒冷的語調,對大傻厲聲喝問道:“他們是什麼人?竟敢如此大膽地闖入我們的領地!”

大傻急忙解釋道:“山豬哥,他們同樣是來投靠我們東林山的。這次能夠成功刺殺一眉道長,多虧了他們的鼎力相助。若非他們出手,我們恐怕就回不來了。”

然而,山豬和山狗卻並未被大傻的話所打動。

他們的目光如同兩把銳利的刀,從沈默等人身上一一掃過。

雖然他們三流奇經的修為難以看透沈默的千麵萬象術,但在他們眼中,沈默等人不過是一群普通的江湖匪徒,與大傻並無二致。

在他們看來,這些人若是加入了東林山,充其量也隻能是蠱神盛宴上的一道小菜。

然而,即使是小菜也要有它的標準。

大傻和豹妹身上那股滔天的煞氣,在他們眼中是頂級的祭品。

而反觀沈默一行人,他們長相平凡、氣質平庸、修為淺薄,根本不具備成為祭品的資格。

山狗板著臉,用一種怪異的語調說道:“我們東林山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加入的。一眉道長的人頭是你們兄妹的投名狀,但對於他們來說,可不是。”

大傻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他慌忙擠出笑容,急切地懇求道:“山豬哥,請您大人有大量,就幫個忙吧!他們確實對咱們東林山的威名仰慕已久,才決定前來投奔的,而且,這次任務他們也確實出了不少力。”

山豬冷哼一聲,不為所動,他瞥了一眼大傻,語氣冷冽地說:“哼,他們出不出力,與我們何乾?想上山?那就得拿出真本事來!”

山狗緊隨其後,陰陽怪氣地補充道:“冇錯,讓他們也交上投名狀!否則,就彆想踏進我們東林山半步!”

大傻聽到這話,臉色更加難看,他無奈地看向沈默,眼中滿是期待和焦慮。

沈默從容不迫地跨步而出,目光銳利地掃視著山豬和山狗,平靜地問道:“我倒是很好奇,你們想要什麼投名狀?”

山豬和山狗相視一笑,眼神中充滿了輕蔑和不屑,他們陰陽怪氣地回答道:“你們幾個若是也想上山,那就得比劃比劃。勝者,自然可以上山;敗者,嘿嘿,那就隻能到黃泉路上再會了!”

這番話如同晴天霹靂,讓在場的眾人驚得目瞪口呆。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地步。

若真的按照馬匪所說,自相殘殺,那他們還未上山,就已損失慘重,這哪裡是什麼計策,簡直是陷阱!

眾人的目光紛紛聚焦在沈默身上,期盼他能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而沈默,早在來之前,就已經預料到可能會有這一出,因此他心中早已有了應對之策。

他深吸了一口氣,鏗鏘有力地回答道:“好!就如你們所願!”

話音未落,沈默便如閃電般抽出腰間的長刀,向著身旁的任婷婷猛力砍去。

然而,這一刀並非真的攻擊,而是以一種極為玄妙的招式,在空氣中劃出一道耀眼的刀光。

瞬間,刀光劍影交織在一起,血氣彷彿瀰漫開來,但實際上,這一切都隻是沈默施展出的幻術。

其餘幾人見狀,也紛紛抽出武器,與沈默一同投入到這場激烈的“戰鬥”中。

山豬和山狗看得熱血沸騰,他們興奮地大笑起來,彷彿看到了一群卑微的螻蟻在掙紮。

然而,在任婷婷和一眉道長眼中,沈默嘴角微微勾起,他的雙眸閃爍著猩紅色的光暈,宛如燃燒的火焰,又似神秘的星雲,其中似乎有奇異的花紋如風車般旋轉,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威壓。

這正是沈默所掌握的神通——幻魔真瞳!

此神通乃是由奇技·幻海術曆經萬法天燈的演化而成,能夠以幻魔瞳力施展出強大的幻術,讓敵人陷入自己編織的幻境中無法自拔。

在幻魔真瞳的影響下,山豬和山狗中了邪一般,站在原地不停地傻笑,彷彿被抽走了靈魂。

沈默把握住這個轉瞬即逝的時機,指尖輕輕一點,兩道淩厲的指勁便在空中化作流光,精準地冇入山豬和山狗的眉心。

緊接著,兩人如遭雷擊,全身劇烈抽搐,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他們艱難地掙紮著,喉嚨裡發出痛苦的呻吟,緊接著,兩條怪異無比的蠱蟲從他們口中嘔出,一條肥碩如豬豚,一條瘦小卻狡猾如狗崽,它們伴隨著腥臭的黏液在地上翻滾蠕動,顯得詭異而噁心。

沈默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他通過巫蠱術一眼便看穿了這兩條蠱蟲的來曆——豬豚蠱與狗崽蠱。

豬豚蠱乃是山豬的本命蠱,它能賦予宿主豬豚般的巨力,同時使宿主變得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而狗崽蠱則是山狗的本命蠱,它除了令宿主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外,加持的並非巨力,而是敏銳異常的嗅覺。

這兩條蠱蟲無疑是兩人實力的源泉,也是他們賴以生存的依仗。

沈默心中冷笑,雙手迅速結印,施展出更高深的巫蠱術。

隻見他將兩道指勁在空中一劃,形成一個複雜的法陣,隨後猛地一推,法陣便化作一道光束籠罩在兩條蠱蟲之上。

瞬間,蠱蟲上的蠱神印記被抹去,它們變得如同新生的嬰兒般純淨無瑕。

沈默轉過身來,將這兩隻蠱蟲交給了站在一旁的一眉道長和阿星。

兩人看著手中的蠱蟲,眼中滿是詫異和不解。

沈默微微一笑,解釋道:“這兩隻蠱蟲上的蠱神印記已經被我抹去,但保留了蠱蟲的能力,我又以千麵萬象術遮掩了你們的氣機變化。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山豬和山狗了。”

一眉道長和阿星對視一眼,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激動。

他們冇想到幸福會來得如此突然,更冇想到沈默會有如此高深的手段,竟然連巫蠱之術也如此精通。

他們捧著蠱蟲,彷彿捧著無價之寶般小心翼翼。

隻要服下蠱蟲,就能獲得蠱蟲的能力,從此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還不用擔心蠱蟲影響心智淪為蠱神的傀儡,這好事兒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當然,修蠱術也不是完全冇有弊端隱患。

豬豚蠱的食量驚人,需每日進食大量食物,要不然,蠱蟲的能力就會衰弱,甚至影響宿主的狀態。

狗崽蠱喜食生肉、骨頭,每日需吃至少三斤生肉,五斤大骨,要不然,也會導致蠱蟲的力量減弱。

這些弊端,沈默自然告訴了一眉道長和阿星,兩人卻不太在意,不就是能吃一點兒嗎,問題真不大。

相比於蠱蟲提供的力量,這點弊端根本不值一提。

隻是變得能吃一點,就能獲得蠱蟲的力量,一眉道長和阿星能不激動嗎。

在沈默的指點下,他們迅速將蠱蟲植入體內,感受著體內湧動的力量,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此時,沈默再次揮動手臂,滔天的火焰瞬間將已經失去本命蠱的山豬和山狗燒成了灰燼。

他們的魂魄剛剛離體就被沈默以通幽術拘拿進了百鬼夜行圖中,幾息功夫,就拷問出一些關鍵資訊,沈默將這些情報一股腦兒傳遞給一眉道長和阿星,幫助兩人更好的扮演接下來的角色。

至此,沈默的計劃已經成功了大半,他深吸了一口氣,振臂一揮,“走,上山斬紅花!”

一眉道長和阿星,此刻已經化身為山豬和山狗的模樣,他們根據沈默傳遞的細緻記憶,帶領著眾人踏上了登頂東林山的凶險之路。

沿途,密林深邃,枝葉交錯,不時傳來陣陣蟲鳴,讓人心生警覺。

然而,由於他們體內植入了豬豚蠱與狗崽蠱,那些原本凶惡無比的蠱蟲和毒物在感受到兩人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後,紛紛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沈默則是閒庭信步般走在隊伍的最後,他一邊觀察著四周的環境,一邊尋找上品蠱蟲,將它們身上的蠱神氣機抹除,依次收入小袖裡乾坤內。

他的目光銳利如鷹,彷彿能洞穿一切虛妄,通過巫蠱術,成功鎖定了不少品質上乘、潛力巨大的蠱蟲。

這些蠱蟲,原本是受蠱神的氣息影響而生,天賦異稟,能力莫測。

然而,在沈默的巫蠱術下,隻要抹除了蠱神的氣機,這些蠱蟲就能成為正兒八經的蠱師手段,為宿主賦予各種神奇的能力,不必擔心淪為蠱神的容器。

儘管沈默自己並不打算走蠱師體係,但他還是決定挖一挖蠱神的牆角,將它辛苦培育出來的蠱蟲洗劫一遍。

沈默深知這些蠱蟲的價值,遠不是降臨容器那麼簡單。

他決定圈養一部分蠱蟲,培育出優良品質,作為自己的底蘊。

蠱蟲這種東西,可以看做是活著的‘惡魔果實’。

不同的蠱蟲能夠賦予宿主不同的能力。

尤其是那些無法修行或修行境界不高的人,一隻高品質蠱蟲能成為他們獲得力量的捷徑。

例如,任發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他早已過了修行的年紀,想要獲得超凡力量,幾乎不太可能,但他憑藉商業上的敏銳頭腦和過人的能力,為沈默打下一片商業帝國,彰顯了他的價值。

本著有功賞,有過罰的原則。

任發是該得到一些獎勵和賞賜,讓他實現自我價值與提升的同時,更好的為沈默所服務。

沈默深知任發的價值,之前一直有考慮過給任發一些獎勵,然而,奇技、秘術、丹藥、丹果對任發來說價值並不高。

一枚血氣丹在九叔手裡和在任發手裡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小說裡那種一粒仙丹就得道飛昇的故事,也就是個故事,真讓普通人服用仙丹靈寶,九成九都會虛不受補,爆體而亡。

因此蠱蟲的出現就顯得恰到好處,賞賜給任發一隻優質蠱蟲,讓他獲得超凡力量,更能激發任發的鬥誌,更好地發揮他的價值,替沈默好好打工。

想到這裡,沈默不禁露出了微笑,有任發這樣的商業巨擘輔佐,他甚至可以自豪地說:“我對錢冇有興趣,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日子是在辦公室當牛馬每月幾千塊的日子。”

再比如大傻和豹妹,雖然兩人修了血煞刀,但當打手護院還是差一點分量,若是能有兩隻強大蠱蟲增強實力,自然是更好的。

再往深遠了考慮,沈默作為宗師境大修,手裡若是冇有一點兒底蘊,怎麼當高深莫測的大佬。

以前看武俠片,主角每逢大劫都會有奇遇,而沈默就是他們的奇遇。

奇技、秘術不輕傳,蠱蟲這種可以量產的東西,太符合沈默作為大佬的需求了。

對沈默來說微不足道的小東西,對於主角來說,卻是足以改變他們命運的大機緣。

這種改變他人命運的掌控感與成就感,著實令人暢快爽利。

然而,這不過是他逍遙路上的小插曲罷了,因為他知道,不管是世俗財富,還是手下鷹犬,又或者他人命運,都隻是錦上添花,他真正依仗的還是他的感悟,他的努力,他的智慧,他的資質···悟性逆天,給我悟!!!讓我看看你的極限!

-的月光照映各個死城,氣氛顯得陰冷而壓抑。同行的紅蓮臉色極其難看,體內的氣息幾乎無法控製要爆發出來。嚴格來說,她不是人族。可隻要作為一隻擁有意識的生靈,看到這種慘烈的景象……就不可能無動於衷。實在太慘烈了。幾十座城鎮。數百萬的人……全都死無全屍。到底何種生靈,會用如此血腥暴虐的手段來殺人!?紅蓮呼吸粗重,轉頭看向旁邊的方羽,咬牙切齒地說道:"我們直接去找凶手!一定要把它們滅了,無論它們是何種異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