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1章 不多,也就億點點

26

今天下亂象漸起,不少隱世家族都有傳人出世曆練,有的願意講,有的講了都不一定有人知道。畢竟,末法時代,不少家族都隱居福地、秘境而不出,多少年過去,曾經那些極負盛名的家族、門派早已經被靈幻界所遺忘。他們茅山作為正道正統,自然也是有福地洞天的。隻不過,他們的福地洞天與地府有關,所以修士大多行走世間,做不到完全隱世不出。這亂世將起,便是他們儘顯崢嶸的時代。沈默既然不願意說,他們自然也不會多問。況且,從沈默...-

一眉道長向沈默展示完紙紮術的奇妙之後,並冇有如沈默所想那般去煉製三才靈紙,隻見他不慌不忙地取來筆墨紙硯,而後氣定神閒地開始繪製起嶗山符籙來。

嶗山符籙和茅山符籙一樣同屬於道家正統符籙體係,但兩者卻有著明顯區彆。

相對而言,嶗山符籙更為注重祝由這一方麵,即以符咒之力為人去病除災、驅邪逐穢。

正因如此,嶗山符師們在靈幻界常被尊稱為“符醫”。

一眉道長平日裡所煉製的符籙大多是用於增強自身或療愈創傷的祝由符,至於那些具有攻擊效能的符籙則較為稀少,其中比較常見的無非就是烈火符、地陷符以及水箭符等等。

然而,這類符籙實際上在茅山符籙中隻能算作是入門級彆的基礎符籙罷了,就連秋生和文才這樣的後輩弟子也能勉強畫上幾筆,隻不過成功概率稍顯遜色而已。

真正令沈默感興趣並心生重視的當屬祝由符無疑。

儘管在他前世那個時代,所謂的祝由符往往被視為封建迷信產物,最多不過給人帶來一些心理上的慰藉;

然而來到這個充滿異類與神秘力量的殭屍世界後,他深知祝由符必定擁有某種非凡玄妙之處。

沈默很早以前就已經從九叔那裡領悟到了奇技·通天籙,並通過萬法天燈不斷演化其神通,最終成功地將通天籙提煉成了更為強大的神通·受籙。這使得沈默在符籙之道上的造詣變得愈發深不可測。

所謂“受籙”,實際上意味著接受天地間的符籙力量。

而符籙之道本身便是對於道韻的領悟和演化。

通常情況下,凡人所傳承下來的符籙之法,無不是前輩們對天地道韻有所感悟之後,再將這種感悟體現在符籙之中。沈默所學習的通天籙其實質乃是效仿前人的學問,領悟那些大能者的道理。

相比之下,神通·受籙則完全不同。

它需要讓自身站在大能者的高度上去切身體會、領悟並演化道韻的精髓所在,從而真正獲得來自天地的認可和授權。

換句話說,當沈默目睹過一眉道長的祝由符之後,雖然未能創造出新的奇技或秘術,但他卻迅速理解了祝由術的核心要義,可以輕而易舉地施展出這項法術,甚至還能推陳出新,演化出屬於自己獨特風格的祝由術。

事實上,祝由術的本質更偏向於巫術與符籙術的完美結合,既蘊含著天地間靈動的氣息,同時也得到了符師強大精神力的加持。如此一來,祝由術方能展現出其驚人的威力。

而沈默所參悟出來的祝由術竟然將血道法則和神道法則融為一體,形成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神術——神紋!

這種神術可以通過特定的符文來激發各種獨特的能力和威能。

例如,沈默用祝由符清風成功演繹出了速度符文,讓人如疾風般迅猛;

又以祝由術春雨衍化出了具有強大治癒力量的符文,彷彿春雨滋潤萬物;

還有烈火符演化成的能引發爆炸火焰的爆炎符文,以及金剛符轉化而來的充滿無窮力量的力量符文。

這些符文相比傳統的符籙更為精簡,但其威力卻絲毫不減,甚至會隨著施符者對符籙的堅定信仰而不斷增強。

正因如此,神國在擁有了天兵神將之後,如今更增添了屬於他們自己的文字——神紋!

然而,沈默並冇有在一眉道長麵前展示神紋的神奇之處。

要知道,這一招實在太過震撼人心,如果當麵使出,恐怕會對一眉道長那堅如磐石的道心產生巨大沖擊。

想來也是,一眉道長費儘千辛萬苦才精心刻畫好一張符籙,可神紋僅僅憑藉一個簡單的符文就能輕鬆搞定,不僅如此,其威能還遠勝於他的符籙。

麵對這樣的事實,任誰都會難以承受吧。

沈默並未繼續打攪正專心致誌煉製符籙的一眉道長,他悄然無聲地離開了修煉室。

因為他心裡很清楚,一眉道長這樣做無非是想藉著製作符咒讓自己清醒過來。一旦一眉道長酒醒之後,定然會開始著手煉製三才靈紙。

此外,無論一眉道長是否情願讓沈默旁觀三才靈紙的煉製過程,沈默相信自己都能夠從中領悟到一些奧妙所在。

這並非意味著沈默會使用神識去窺探一眉道長煉製三才靈紙的情景,而是憑藉他對於紙紮術的獨特見解和深厚造詣,即使隻是觀察完成品的三才靈紙,他依然可以洞悉其中的玄妙之處,並從中獲得全新的體悟與啟示。

所以,無論一眉道長是否允許沈默現場觀摩,都不會對沈默的個人領悟造成任何阻礙。

如此想著,沈默邁步返回前堂,恰好撞見任婷婷正在給大傻支付錢財,囑咐他前往鎮上購買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

這麼做一方麵是考慮到他們此次要深入馬匪巢穴,必須更換一下形象以便更好地隱藏身份;

另一方麵則是由於行程尚未確定具體時長,多準備些食物乾糧總歸是冇錯的,以免到時候陷入困境。

顯而易見,任婷婷不愧為大家閨秀出身的女子,思考事情顯然要比沈默全麵且縝密得多。

沈默當然也不能不顧及婷婷的顏麵,於是他頷首表示讚同,並進一步提出一個建議:讓大傻去找些童子尿回來備用。

因為一眉道長曾經提到過,童子尿對於抵禦巫毒馬匪所施展的邪惡法術具有極強的剋製功效。

然而此時此刻,在場之人恐怕除了一眉道長本人之外,再無其他童男之身。

大傻聽完之後如夢初醒般,突然想起一眉道長先前所言,急忙轉身去籌備所需物品。

阿星和小月見到此番情景,亦紛紛自告奮勇地站出來,表示願意協助,畢竟他倆之前就曾幫助過一眉道長采集童子尿,對於哪些人家有小男孩可是心知肚明。

反觀豹妹,則靜靜地佇立於原處一言不發,直至大傻離去之後,方纔輕聲說道:“抱歉,我們讓您失望了......“

豹妹的道歉絕對是真心實意的,她打心底裡想要替沈默乾點事情。

隻可惜這兩兄妹行走江湖的經驗實在少得可憐,這麼顯而易見的借刀殺人之計居然也能將他倆矇騙過去。

要不是沈默及時趕來解救,恐怕他們兄妹倆會被當作馬匪處理掉。

任婷婷看到豹妹那副既誠懇又似乎有話要說卻說不出口的模樣,突然站起身來,打算給沈默和豹妹留出一些單獨相處的時間。

然而,沈默卻一把拉住了婷婷的手,示意她坐下。

倘若沈默對豹妹有意思,那麼他肯定會默許婷婷的舉動,但實際上,他根本就看不上豹妹,所以當然不希望婷婷產生任何誤會。

這個小小的動作,落入婷婷眼中充滿了溫暖與關懷;

與此同時,豹妹終於回過味來,心中不由得一陣酸楚,緊緊地咬住牙關,不讓自己哭出聲來,但眼眶中的淚水卻不停地打著轉兒,彷彿隨時都會滾落下來一般。

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就像是一個受儘了天大委屈的孩子,配合她野性的外表,讓人看了心生憐憫,又彆有一番滋味兒。

沈默見此情景,連忙輕聲安慰道:“彆太難過了,這並不是你的錯。要怪隻能怪那些可惡的巫毒馬匪實在太過陰險狡詐。你們兄妹倆做得已經很好了,如果不是你們,我恐怕也想不到用將計就計來對付他們。隻要你們繼續努力,日後我定不會虧待你們兄妹。”

沈默這番話並非空口白話,而是真心實意地認可了豹妹及其兄長,並認為他們有資格加入神國,成為血脈神國的天兵天將。

因為沈默更看重的是忠誠,而不是能力,能力可以培養,忠誠纔是關鍵。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之後,一眉道長終於從那間修煉室內踱步而出。

隻見他的酒氣儘消,渾身散發出一種無與倫比的自信,彷彿一把銳不可當的寶劍。

他手中緊握著三套紙甲,這些紙甲便是先前所說的三才靈紙。

沈默雙眸凝視著那一襲紙甲,眼中閃爍著奇異光芒,宛如星辰大海般流轉不息。

這三套紙甲雖然僅有巴掌般大小,但實際上每一套展開後都足以覆蓋住一個成年人的身軀。

從它們獨特的款式和繁複的紋路上可以推斷出。

天甲應當屬於那位威猛無比的天將巨靈神;

地甲則更像是陰森恐怖的陰差黑無常;

至於人甲,則與古代赫赫有名的明光鎧頗為相似。

天甲召喚的是巨靈神,地甲召喚的是陰差黑無常。

至於人甲,或許是一眉道長親自披掛上陣,又或者是將它賜予阿星。

在親眼目睹過三才靈紙的成品之後,沈默內心深處再度湧起一股深深的明悟。

無數關於三才靈紙的秘術資訊如同洶湧澎湃的潮汐一般源源不斷地湧上心頭。

【你悟性逆天,觀三才靈紙,領悟出了秘術·三才靈紙術】

【秘術·三才靈紙術與奇技·降神術互為映證,你領悟出了奇技·紙神降】

原來,所謂的三才靈紙術乃是建立在紙紮術之上的一門秘術,可以召喚出天、地、人三尊戰甲,並施展出威力不凡的天地人三才靈紙陣,其威力之大,足以媲美一流周天境界強者。

而降神術是沈默之前所悟,需以自身神名、神性、神力或信仰願力作為支撐點,便可隨心所欲地施展降神。

這兩門術法相互印證之後,讓沈默悟出了一項奇技——紙神降!

這項奇技使得他能夠運用紙紮術施展出香火神道的眾多法門。

以一眉道長的三才靈紙為例,他之所以能夠召喚出巨靈神和黑無常,實際上正是因為平日裡對這兩位神明虔誠供奉,從而引發了強大的香火願力。

這些願力藉助紙紮術得以降世凡塵,其原理與神格麵具相似,但又有所不同。

神格麵具是扮演神隻,而靈紙甲則是喚起香火願力中代表神明的力量。

沈默所掌握的奇技·紙神降更加強大,隻要是他能夠感知到的香火願力,無需像平常那樣焚香祭拜,就能通過紙甲將其召喚而來。

這種能力的效果可以媲美地煞術中的通幽之法對於鬼神的強製勒令。

擁有此等神技,沈默可謂是如虎添翼,它與紙紮術相輔相成,彈指間便能喚出一隊實力強橫的紙紮天兵神將或是地府陰差。

於是,沈默決定向一眉道長討要一些紙張來施展紙紮術。

這種紙張可不是普通貨色,而是專門用於繪製符籙的上等符紙,九叔手中雖然也有一些,但畢竟遠水解不了近渴。

無奈之下,沈默隻能向一眉道長求助。

待到沈默返回逍遙山莊時,他計劃從丹柳身上取下一些柳枝,並稍加煉製,即可得到最頂尖級彆的符紙。

然而,一眉道長對於沈默需要符紙的用途充滿好奇,但出於對他人**的尊重並未過多追問。

事實上,沈默早已將紙紮術和三才靈紙術融會貫通,並從中悟出更為高深莫測的奇技——紙神降!

此時,一眉道長注意到自己的兩名弟子均不在場,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便開口詢問沈默。

沈默毫不隱瞞地將采購物資以及蒐集童子尿的情況一一告知於一眉道長。

一眉道長用力地頷首,深深讚同,回想起曾經與巫毒馬匪交手時,正是依靠他寶貴的童子尿才得以大獲成功。

如今,多儲備些童子尿,無疑會讓他們在抵達馬匪巢穴後增添更多勝算。

至於童子尿放哪裡?

一眉道長不禁將目光投向沈默腰間懸掛的墨雲法袋。

身為二流任督境修士,一眉道長顯然冇有屬於自己的儲物法袋。

他的行李幾乎都得靠自己或者徒弟阿星揹負前行。

說實在的,他對那些擁有儲物袋的人可謂豔羨不已。

然而遺憾的是,如同茅山派一般,嶗山派也僅有一流周天境的修士纔有資格得到這種珍貴的儲物袋。

一眉道長隻能眼巴巴地對著那法袋歎氣,心中滿是渴望。

沈默敏銳地察覺到一眉道長的想法,隨手取下掛在牆上的尋常麻布袋子,緊接著,一眉道長驚愕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他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死死地盯著眼前發生的奇景。

隻見沈默輕描淡寫地伸出一指,指尖瞬間迸射出絢爛奪目的金色光芒,那光芒宛如流星劃過天際,又似閃電撕裂夜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徑直落在麻布袋上。

眨眼間,光芒凝結成一道道神秘而玄奧的陣法紋路,如蛛網般交織在一起,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奇技·陣極術,這門本就神妙不凡的奇技,在萬法天燈的演化下,發生了驚人的蛻變,演變成了一種更為強大的存在——神通·萬象元陣!

萬象元陣不僅僅完美地保留了陣極術原有的精髓,可以繪製出無數精妙絕倫的陣法;

而且在此基礎之上,它還追求極致,突破極限,擁有了更加強大的威能,能夠將眾多奇妙的技法和秘術轉化為陣法,並深深烙印其中。

沈默正是憑藉著這門神乎其神的神通·萬象元陣,幫助一眉道長打造了一件獨特的法寶——法袋。

這個法袋之中蘊含著奇技·真三仙歸洞。

雖然法袋內部的空間相對較小,僅有區區三立方米,但對於日常所需已經綽綽有餘。

當一眉道長親手接過這個法袋時,他立刻感應到了其中的空間,心中的震驚之情難以言表,幾乎要窒息過去。

沈默先是展現了令人驚歎的靈鶴傳音投影之能,接著又露出了千變萬化的千麵萬象手段,如今更是亮出了這門堪稱神蹟的陣法神通。

一眉道長不禁對沈默的神通數量充滿了好奇與敬畏,終於按捺不住開口問道:“沈道友,您究竟掌握了多少門神通啊!”

沈默嘴角微揚,淡然一笑,雲淡風輕地回答道:“不多,也就億點點。”

-以秋生為誘餌,先引誘芭蕉精出來,然後再想辦法將其抓住。過程中但凡出一點兒意外,很可能打草驚蛇讓芭蕉精遁入芭蕉林,再想抓到它可就難了。而對沈默來說,抓拿一隻剛成精的芭蕉精,根本不需要那麼麻煩。“默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嘉樂憨憨地望著眼前密密麻麻的芭蕉林,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他經常跟著師父四目到各地去趕屍,也曾遇到過不少山精野怪,但芭蕉精著實是蠍子拉屎——獨一份。“先見到人再說。”幾人進入芭蕉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