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2章 天罡術五行大遁

26

回西域了。哎,這叫什麼事兒啊。波密大師苦悶著看向讓他女兒**戒心大破的男子,這一看,著實讓他神色一緊。‘四流養脈?!’‘不,神魂之力如此強大,縱然是一品菩薩境的我也有所不如。’‘此子是誰?竟有此等天賦。’波密當即行修行禮。“貧僧波密,見過道友,不知怎麼稱呼。”沈默回了一禮,說道:“在下沈默,見過大師。”波密心中疑惑,中原人講話不都是自曝師門傳承嘛,怎麼這位年輕人不按套路出牌呢。“貧僧來自西域金剛寺...-

【你悟性逆天,觀秘術·小地行術,領悟出了奇技·地行術】

所謂地行術,又稱遁地術,習得此術後便可以在地下自由活動甚至進行戰鬥。

【奇技·地行術與奇技·禦水、奇技·火靈術、功法·不老金剛功、奇技·木遁互為映證,你領悟出了天罡術·五行大遁】

天罡術·五行大遁,乃是一門極其高深玄妙的法門,它融合了五行之道和遁術之妙,蘊含著無儘的奧秘和力量。

其中既有能夠攻敵製勝或者防禦自保的五行法術,又有可以在金、木、水、火、土等元素之間自由穿梭的五行遁術。

沈默此時心中狂喜不已,無數有關五行道法以及五行遁術的珍貴記憶和修行感悟如潮水般湧上他的心頭。

這些知識彷彿與他天生相融,讓他迅速而透徹地理解了這門驚天動地的天罡術法。

他很快就成功掌握了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變化精髓,從而悟出了生生不息的五行法術!

隨著對其精髓的領悟不斷加深,沈默感覺自己的實力也在飛速提升。

這是他所掌握的首門天罡級彆術法!

然而,可以預見的是,這絕對不會是最後一門。

地煞屍帶來的驚喜如此之大,讓沈默激動不已,心情久久難以平靜。

他心急火燎地想親身體驗一番天罡術·五行遁術那玄之又玄的奧妙之處。

念頭一動,沈默毫不猶豫地使出奇技·流溯,身形瞬間化身為一束耀眼奪目的流光,從逍遙陰宅疾馳而出。

眨眼間,他便穩穩噹噹地懸停於陰溝澗外某座山林的上方。

沈默俯瞰著下方那片鬱鬱蔥蔥、枝繁葉茂的山林,猶如君王審視自己的領地。

他緩緩舉起右手,輕描淡寫地一指,刹那間,一道璀璨奪目的金色光芒如同閃電般劃過天際。

緊接著,傳來一連串清脆的響聲,數十棵高聳入雲的巨樹應聲倒下,斷裂處光滑如鏡,彷彿被一把無形的利刃斬斷。

這正是五行遁術·金遁·耀切!

然而,就在這些被砍倒的大樹即將轟然倒塌之際,四周的水汽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迅速彙集過來,凝結成一個個波光粼粼的水球。

這些水球宛如一層透明的護盾,堅如磐石地托住了那些搖搖欲墜的斷木,使它們穩穩地飄浮在半空之中。

這便是五行遁術·水遁·水牢!

伴隨著清脆悅耳、宛如天籟之音的潺潺流水聲,水牢開始微微顫動。

地麵上的泥土和石塊彷彿被賦予了生命,它們像是聽從了某種召喚,紛紛如潮水般湧向水球。

原本清澈見底的水球在泥土和石塊的注入下,逐漸變得混濁不堪,將那些被耀切切斷的斷木緊緊包裹其中。

隨著泥土與樹木在水球中徹底交融,空氣中的溫度驟然升高。

耀眼的火光如火龍般沖天而起,瘋狂地炙烤著一個個水球。

火與水、土與木,在這一刻達到了完美的融合。

火光將裡麵的泥土、樹木熬煮成濃稠、黏密的漿水,散發出濃鬱的草木香氣,令人心曠神怡。

很快,漿水熬製完成,隻見沈默指尖閃爍著碧綠的光芒,如同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

他輕輕一指點在之前被切斷的斷木上,那些斷木彷彿擁有了神奇的魔力,重新生長起來。

它們如同聽話的精靈,按照沈默的意願,如拚圖般精準地組合成一片木質框架。

框架成型後,濃厚的漿水如絲般沿著框架流淌覆蓋,猶如一位靈巧的織女在編織一幅精美的畫卷。

漿水神奇地形成了一片錯落有致的數十棟泥土木屋,它們相互依偎,宛如一座小型村落,靜謐而富有生機,彷彿是大自然贈予沈默的禮物。

原本還是一片深山老林,現如今卻化作了一處古樸而充滿韻味的村落,這通天徹地的手段,正是天罡術·五行大遁中五行法術的巧妙應用。

沈默製造這片泥土木屋的初衷並非心血來潮,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

在昨晚與婷婷、**的交談中,他深切地瞭解到逍遙山莊在物資采購上所麵臨的困境。

每日往返於任家鎮集市,不僅行程遙遠,而且沿途道路崎嶇,給山莊的日常運營帶來了極大的不便。

為瞭解決這一難題,沈默經過精心策劃,決定建設這片村落。

他計劃利用任發作為鄉紳富豪的影響力,將那些因戰亂、饑荒而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的人們安置到這片泥土木屋中,再向任家鎮的商戶出售沿街商鋪,打造一方連同逍遙山莊與任家鎮的村集。

這一舉措,不僅為那些無依無靠的人們提供了一個溫暖的家和安身立命之所,還能從中獲利進一步擴大任發在任家鎮的威望,更為逍遙山莊的物資采買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往後,山莊無需再長途跋涉到任家鎮集市,隻需在這片泥土木屋區域內,便能滿足所需的物資采購。

沈默的這一決策,不僅體現了他對問題的敏銳洞察力和深思熟慮,更展現了他作為逍遙山莊主人的智慧和擔當。

而五行大遁的神妙之處遠不止於此。

沈默心念一動,身體瞬間消失在視線中,彷彿融入了空氣,又似從未存在過這片空間。

實際上,他已遁入五行之中,在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間自由穿梭,宛如一條無形的遊龍在宇宙間翱翔。

這種感覺妙不可言,他彷彿成為了五行的一部分,與天地同呼吸,與萬物共命運。

他感受到了五行的律動,它們既相互獨立又相互依存,構成了一個完美的循環體係。

沈默在五行間遨遊,每一次穿越都讓他對五行的理解更加深刻。

他能清晰地感知到周圍的每一寸空間、每一縷氣息,卻又彷彿與世隔絕,置身於一個隻屬於自己的寧靜世界。

他深知,冇有足夠強大的神魂感應,或者不通曉五行大遁的玄妙,即便他站在對方麵前,對方也難以察覺他的存在。

這種能力不僅讓沈默在戰鬥中能夠出其不意,占據優勢,更讓他在修行和生活中多了一份從容與自在。

他深知這種能力的強大,但絕不會濫用它去做一些齷齪之事。

他可是讀春秋的。

······

逍遙陰宅。

柳筱渝和拉氏她愛環正在細心地清點這段時間丹柳產出的丹果。

這些丹果都是丹柳經過精心培育而成的,每一顆都蘊含著豐富的能量和特殊效用。

其中有增加氣血的血氣丹,有滋潤神魂的陰靈丹,還有一些擁有特殊效用的丹果,如能夠增強腎氣的強血丹、增加目力的靈目果、提升耐力的土氣果等。

經過仔細的清點,丹果的總數達到了驚人的一百五十六顆。

柳筱渝與她愛環相視一笑,彼此的眼中都閃爍著欣喜的光芒。

她們相信,這份收穫定能讓沈默感到滿意。

這些丹果對沈默而言,不僅是提升修為的寶貴資源,更是她們努力與付出的見證。

丹果中雖然蘊含著能夠快速提升修為的陰靈丹,但柳筱渝和她愛環都選擇了忍住誘惑,她們深知修行的真諦在於循序漸進,穩固根基,如果冇有沈默那般超乎常人的天賦,以及諸多奇功、奇技,最好不要太過依賴丹藥。

因此,她們僅通過陰宅的陰氣進行修行,雖慢但穩。

柳筱渝經過不懈的努力,已經晉升到了鬼卒巔峰,距離鬼將境僅有一步之遙。

而拉氏她愛環更是在三天前便成功突破了鬼將境,蛻變為鬼母,擁有了孕育鬼物的能力。

兩人的修為都取得了顯著的提升,這一切都是她們堅持不懈、踏實修行的結果。

沈默得知這個訊息後,必定會為她們的進步感到欣慰和驕傲。

同一時間。

施展五行大遁隱去身形的沈默正站在兩女身邊饒有興趣地看著她們清點丹果,激動地等著他的誇獎與認可。

這種明明站在她們麵前,卻不被察覺的感覺,讓沈默覺得既奇妙又有趣。

他目光中滿是讚賞,看著她們忙碌的身影,心中充滿了對她們努力的認可。

在他仔細觀察的過程中,她愛環的變化引起了沈默的注意。

她愛環竟然已經成功晉升為鬼將,蛻變成了鬼母,並且掌握了孕育鬼物的能力。

這讓沈默不禁感歎,她的進步真是令人刮目相看,記得剛抓她愛環回來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傲嬌的大小姐。

現在已經能夠獨當一麵了。

沈默心裡對兩女的表現很是滿意,悄然退出了陰宅。

隨後,他假裝剛剛回來,麵帶笑容地走向柳筱渝和她愛環。

“你們表現得很不錯,我非常滿意。”沈默嘴角微揚,微笑著說道,語氣中滿是讚賞與欣慰。

柳筱渝聽到沈默的誇讚,喜笑顏開,如嬌花綻放般款款一禮道:“能為公子排憂解難,乃妾身分內之事。”

她的聲音婉轉悠揚,如黃鶯出穀,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而她愛環則是千嬌百媚,妖嬈嫵媚地眉飛色舞,嬌聲嗲氣道:“主人,奴家已晉升為鬼將了呢。您日後若有所需,不管是何鬼物,都可尋我,奴家定當為您誕下。”

她的言辭雖直白,卻飽含了對沈默的依賴與信任。

沈默聞言,麵露尷尬之色,乾笑兩聲。

他自然明白她愛環所言何意,隻是這番話聽起來著實有些怪異。

不過,他並未將這些細枝末節放在心上,而是從那真·三仙歸洞中取出了百鬼夜行圖。

沈默輕輕一揮,緩緩展開了百鬼夜行圖。

圖上,一隻隻麵目猙獰、形態各異的厲鬼和醜陋邪物躍然紙上,它們張牙舞爪,似乎隨時準備從畫中撲出。

這幅畫麵讓柳筱渝和她愛環皆是驚訝地花容失色,彷彿看到了來自幽冥的恐怖力量。

百鬼夜行圖,這件從石少堅身上得到的茅山不傳之秘術,如今成了沈默收容鬼物、邪祟的法器。

他心中暗自盤算,隻要將這些鬼物和邪祟煉化,再加上已經囤積的一百五十六顆丹果,絕對夠他打破真氣關,突破到真正的宗師境界,甚至還會剩下不少丹果。

到那時,他將是靈幻界最年輕的宗師,也將擁有足夠強韌的神魂去分出新的神魂分身煉化地煞屍、風蜈蟲屍以及小靈屍,將它們全部打造成屬於自己的九陰他化自在屍身。

這將是他實力飛躍的契機,也是他邁向更高境界的基石。

而在丹柳和她愛環的眼中,百鬼夜行圖上的鬼物、邪祟卻像是一道道美味珍饈,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她們垂涎欲滴,彷彿已經聞到了那誘人的味道。

沈默看出她愛環與丹柳的渴求,咧開嘴,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笑著說道:“丹柳,她愛環,開飯吧!”

他的話語中帶著玩笑和期待,彷彿將即將進行的煉化過程看作是一場盛宴。

隨著沈默話語的餘音嫋嫋,他宛如神明般引導著圖上的魑魅魍魎、妖邪鬼魅走出百鬼夜行圖。

首先,他從一頭頭張牙舞爪的鬼物身上分離出一絲絲陰森詭異的鬼物本源,將它們投喂進她愛環那散發著妖異氣息的口中。

身為鬼母,她愛環擁有著強大的天賦能力,能夠滋養孕育所有曾經食用過的鬼物。

隻要吞噬過鬼物的本源,她便能憑藉自身天賦,如浴火重生般重新孕育出這些鬼物。

這無疑是一種強大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天賦能力,否則,石堅父子也不會不遺餘力、費儘心機地培養她愛環。

隻可惜,機關算儘的石堅父子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如此出類拔萃的鬼母,最終卻讓沈默坐享其成。

石堅不僅被沈默接連兩次刺傷,石少堅更是在沈默手中慘遭斃命。

她愛環在得到那一縷縷鬼物本源後,如餓虎撲食般將它們吞入腹中,毫不猶豫地發動自己的天賦,如黑洞般瘋狂地吸收吞噬著這些鬼物本源。

隨著對鬼物本源的鯨吞蠶食,她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一頭頭鬼物的名字與能力,彷彿這些鬼物在她腦海中重獲新生。

鋼鬼、青穢、三目八麵、天狗赤煙、四目姥火、片輪車妖、無臉鬼妖、水鬼、刀勞鬼、火蝕鬼、斷頭鬼、牛頭鬼、河童鬼、紅衣女鬼、長舌鬼、青麵鬼……

每一個名字都象征著一種強大而獨特的鬼物邪祟,數量多達十六頭!

這些名字在她腦海中接踵而至,猶如為她開啟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她愛環激動得身軀顫抖,望向沈默的目光中充滿了似水的柔情與無儘的感激。

她認為這些鬼物本源是沈默特意為她籌備的,每一縷都蘊含著磅礴的力量。

自從晉升為鬼母以來,她愛環尚未吞噬過任何一頭鬼物,甚至曾懷疑沈默會限製她的能力。

然而此刻,沈默非但冇有束縛她,反而一次性賜予她十六頭強大的鬼物本源。

這些鬼物本源中的任意一縷,都足以讓她領略到其中蘊含的恐怖力量,隨意挑出一頭,都具備著稱霸一方的威勢。

她愛環心中無比酣暢,慶幸自己當初毅然決然地選擇追隨沈默,這是何等明智的抉擇。

她堅信,在沈默的精心指點和這些鬼物本源的助力下,她的修為必將一日千裡,成為沈默手下舉足輕重的強者。

在她愛環如癡如醉地吞噬鬼物本源,逐漸掌握鬼物孕育之力的同時。

沈默則將十六頭鬼物邪祟依次餵給了垂涎三尺的丹柳。

她愛環雖已吞食了一絲鬼物本源,但這對於丹柳煉化丹果的進程來說,並冇有太大的影響。

沈默站在一旁,屏氣凝神,聚精會神地觀察著丹柳的變化。

他滿心期待著丹柳能夠將這些鬼物邪祟徹底煉化,孕育出效果更強大的丹果。

而丹柳果然冇有讓他失望。

第一顆丹果就讓沈默喜出望外。

-完全消化壽元之前,尋到他的死穴。”說著,茅堅就要貓著身子往地洞裡鑽,人魔挖的地洞頗為狹窄,人想要通過必須蹲著身子,像沈默這般身材魁梧,還得趴著前行。沈默抬手攔住茅堅,在對方不解的目光下,喚出一直跟在身後的地煞屍。嗖!地煞屍從地下飛遁而出,飛僵的氣息撲麵而來,嚇得茅堅師徒、以及兩大惡人臉色大變。茅堅不愧是活了兩百八十歲的老怪物,眼力極為不俗,一眼便看出地煞屍跟腳。“好一具煉屍!實力已經到達了飛僵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