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章 黃飛鴻對此深信不疑

26

此番來取經,著實讓他對殭屍世界的認知更深了幾分。對任家鎮附近的惡勢力有了一定的瞭解。對比一二後,沈默決定先去南山溪搞一波魚精。畢竟,作為妖魔的魚精,不僅能提供陰德,還能為丹柳提供新鮮血肉,催生出血氣丹,助沈默增長真氣。北崖狐仙得靠運氣甚至出賣色相去尋,量也不夠大,打個野還行,想要作為穩定的血肉來源,不靠譜。巫蠱馬匪是一群修邪法的邪修,他們的血肉、魂魄餵給丹柳,怕是會導致丹柳消化不良。魔嬰倒是催生陰...-

“無生,你覺得你有罪嗎?”

沈默的聲音冰冷而嚴厲,像是一把銳利的劍,直刺無生的心靈深處。

無生彌勒,作為白蓮教神明之一,其罪行罄竹難書。

在白蓮教這個被世人稱之為邪教的組織中,無數生民因其而死,絕對是血債累累。

作為白蓮教高層神明,無生彌勒揹負的罪孽更是深重到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麵對沈默的質問,無生彌勒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它曾經以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長生與不朽,但在這一刻,沈默的話語像是一麵鏡子,映照出了它內心深處的恐懼和罪惡。

白蓮業火像是嗅到美味的獵犬,升騰起灼烈無比的焰火。

“我……”無生彌勒的聲音顫抖,想要為自己辯解,但沈默已經失去了耐心。

沈默手中的白蓮業火瞬間熊熊燃燒起來,這是白蓮聖母的本源神通,具有焚燒一切罪孽和邪惡的威能。

無生彌勒在這滔天烈焰之下,宛如螻蟻般不堪一擊,甚至連躲避的機會都冇有,隻能眼睜睜看著白蓮業火落在身上,侵蝕進祂的法相與神體,繼而發出了痛苦淒厲的慘叫聲。

烈焰無情地吞噬著無生彌勒的神體與法相,每一寸肌膚都在烈火中焚燒,痛苦讓祂幾乎失去了理智。

祂掙紮著想要逃離,將自身性命逃回真空極樂家鄉,但沈默的截天一指早就斬斷了祂與神國的聯絡,將祂牢牢地束縛在凡俗,讓祂無法逃脫。

在白蓮業火的焚燒下,無生彌勒的神體逐漸消散,它的金剛法相也在火焰中化為虛無,關於無生的一切全被白蓮業火焚燒殆儘。

“這就燒完了?”

“這得多深的罪孽才能燒成這樣啊!”

最終,無生彌勒這具分身在痛苦和絕望中徹底消失,隻留下一片焦土和沈默冷漠的眼神。

沈默看著無生彌勒消失的地方,心中並冇有太多的波瀾。

他清楚,自己剛纔所消滅的不過是無生彌勒的一具佛子境分身,其本體和其他分身依舊逍遙法外。

對於白蓮教來說,沈默的出現確實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他掌握了白蓮聖母的本源神通——白蓮業火,還展現出了令人畏懼的實力和對白蓮教眾的殺伐之心。

沈默明白,自己必須小心行事,不能讓白蓮教察覺到自己的存在。

因此,每當他遇見白蓮教的妖人,都會毫不猶豫地將其挫骨揚灰,確保不給對方傳遞任何情報的機會。

他清楚,一旦讓白蓮教得知自己的存在,那將會引來無儘的麻煩和追殺。

沈默微微癟了癟嘴,有些遺憾地想到,如果不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行蹤,他肯定會用無生的分身去投喂自己的靈寵丹柳。

畢竟,佛子境的神明分身絕對能孕育出超乎想象的丹果,對丹柳的成長有著極大的幫助。

不過,沈默並不後悔自己的決定。

他知道,這隻是他狩獵白蓮妖人的開始,未來還有更多的機會等待著他。

沈默站在廢墟之上,望著遠方,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他長呼一口氣,施展瞭望氣術,將自己的氣息完全隱匿於無形之中。

這是為了防止白蓮教的人通過氣息追蹤到他的位置,從而給他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他必須保持神秘,藏身幕後,不能給白蓮教任何可乘之機。

緊接著,他展開了奇技流溯,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金光寺的廢墟之中。

奇技流溯的速度極快,遠非禦風可比,用來趕路再合適不過。

沈默知道,省城的黃飛鴻等人以及箐箐還等著他凱旋呢。

而在他走後不久,那些從無生彌勒控製中恢複過來的信男願女們,才逐漸意識到金光寺被毀。

他們看著滿目瘡痍的金光寺,心中充滿了震撼和難以置信。

原本以為是一場佛主顯聖、慧武大師坐化成佛的盛景,卻冇想到最後竟然演變成了這樣的悲劇。

他們麵麵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有的人猜測是慧武大師坐化成佛後,一些妖魔仇敵前來報複,毀掉了金光寺,屠殺了那些信徒。

然而,這些猜測都隻是他們心中的疑惑和猜測,真相究竟如何,他們也無從得知。

一時間,關於金光寺慧武大師坐化成佛、佛主顯靈以及妖魔報複的傳聞傳遍了天下。

隻有沈默知道金光寺真正發生的一切。

······

披星戴月,沈默如流星劃破夜空,疾馳而歸。

天未破曉,他已回到省城,雲來客棧的輪廓漸漸清晰。

門前,箐箐和黃芩兒如兩朵風中搖曳的花兒,臉上寫滿了焦慮,目光緊盯著街道的儘頭。

沈默的身影剛剛出現在視線中,箐箐便如脫韁之馬,衝上前去,她眼中閃爍著淚光,聲音顫抖:“你……你終於回來了!”

她緊緊抱住沈默,彷彿要將所有的擔憂和思念都融入這個擁抱之中。

黃芩兒則站在一旁,眼中閃爍著期待與羞澀。

她也想衝上前去,卻又害怕自己太過唐突,隻能紅著臉,傻乎乎地笑著,眼中卻噙滿了淚水。

客棧內的燈火逐漸亮起,黃飛鴻、莫少君、嚴振東等人紛紛聞聲而出。

他們看到沈默與箐箐相擁而泣,一時間麵麵相覷,但心中都明白這份情感的真摯。

箐箐察覺到了周圍的氣氛,羞紅了臉,趕忙鬆開沈默,躲在他身後。

沈默笑著摸了摸她的頭,然後轉向眾人,目光堅定而從容。

“沈道友,你可算回來了。”黃飛鴻率先開口,聲音中充滿了關切。

“是啊,我們一直在擔心你的安危。”莫少君補充道。

“白蓮教的人……都解決了嗎?”嚴振東問道,語氣中透露出一絲緊張。

沈默點了點頭,從容不迫地回答:“白蓮教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歡呼起來。

這個一直盤踞在省城的毒瘤,終於被沈默一夜之間徹底剷除。

他們對沈默的敬仰與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尤其是黃飛鴻,他得到了沈默傳授的奇技神格麵具,獲得了城隍權柄,對沈默更是感激涕零。

當他得知就連白蓮教的無生彌勒也被沈默解決時,對沈默的實力更是刮目相看。

這位來自任家鎮逍遙山莊的年輕人,如今在靈幻界已經是一顆璀璨的明星。

他的光芒不僅照耀著整個靈幻界,還照耀著凡俗世界,甚至連地府也會為之震動。

沈默的名字,註定將成為傳奇中的一部分。

黃飛鴻對此深信不疑!

-實是小水道裡的臭魚族。既是臭魚爛蝦,那用來當肥料,可以說是廢物利用。寒水妖王一雙猩紅魚眸緊緊盯著風蜈頭頂上的沈默,它努力感知沈默的氣息,卻是看不出境界高低。寒水妖王心中猜測。要麼,來敵已經是佛子境真氣內斂返璞歸真;要麼,來敵必定是修了一門高明的斂氣法門。它更傾向於後者。因為佛子境對標妖族的妖王境初期。如今末法時代,修行不易,佛子境與先天境修士如鳳毛麟角般稀少,每一尊都是門派底蘊、未來。不可能涉險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