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章 三分歸元心經

26

宗師境層次。逍遙神魔圖更是在一瞬間成功凝練如燈。天燈已成!何時點天燈?點天燈需破三關。神魂關,真氣關,術法關。此番領悟萬法煉魔經,使得根本法逍遙神意圖晉升為逍遙神魔圖,天地交感間,自然而然的凝鍊如燈。術法關破!而通過觀想逍遙神魔圖,沈默的神魂得以滋養洗煉,晉升宗師境。神魂關破!如今,隻剩下一關,真氣關。術法為燈,真氣為油,神魂為火。三關破,天燈亮。沈默心情大好,再一次感謝來自域外壽魔的大魔功。就在...-

三元合一!

神魂!真氣!術法!

這三者,原本各自獨立,如同三條河流,各自流淌,互不相交。

然而,此刻在沈默的眼前,它們卻如同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緩緩彙聚,最終融為一體,形成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

沈默瞪大了眼睛,彷彿看到了宗師境的真諦。

原來,突破至宗師境界以及佛子境的訣竅,並非是什麼玄奧難明的神秘法門,而是這種樸實無華的三元合一!

其中蘊含的奧妙,簡單卻又深奧,讓他忍不住心生讚歎。

就在這一瞬間,沈默心中豁然開朗,彷彿一道明亮的閃電劃破漆黑的夜空,照亮了他前行的道路。

無數關於修行的知識和感悟如潮水般湧上心頭,源源不斷地在他腦海中閃現。

他之前困擾已久的難題在這一刻都迎刃而解,那種醍醐灌頂、茅塞頓開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想要放聲大笑。

【你悟性逆天,觀三元合一術,領悟出了心法·三分歸元心經】

沈默的腦海中響起了這樣一道聲音。

他明白,這是自己領悟出的心法——三分歸元心經,這個名字在他的心中迴盪,彷彿蘊含了無儘的奧秘。

三元合一術,乃是古修士創造出來的法門,旨在整合精氣神,以追求自身修為達到渾圓一體的境界。

然而,隨著修行界步入末法時代,此術因其三元合一的特性,成為了晉升宗師境的不二法門。

掌握此秘術的修士能夠在先天巔峰境更輕鬆地突破至宗師境。

若無此秘術相助,普通修士若想使神魂、真氣、術法三元合一,必須經曆漫長的磨礪,不斷洗煉融合,且過程驚險萬分,稍有差池便會導致神魂受損,輕則修為倒退,重則命喪黃泉。

但此刻的沈默,卻憑藉自己的悟性和機緣,領悟出了三分歸元心經,使得他能夠輕鬆實現三元合一,從而踏上通往宗師境界的坦途。

無生彌勒,這位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手中緊握的秘術果然非凡。

沈默通過三元合一術,竟然領悟出了三分歸元心經,這門心法奇功的玄妙,遠非表麵所見。

三分歸元心經看似平凡無奇,但實則是一門能讓精氣神混元一體的心法。

在沈默的領悟下,三元合一術追求的混元一體之境,在這門心法中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確實猶如雲泥之彆。

有的人一出生便在羅馬,有的人一出生就是牛馬。

但沈默,他憑藉著自己的悟性和機緣,成功地領悟了三分歸元心經,使得他的宗師之路一片坦途。

此刻,沈默緊閉雙眸,全心沉浸於三分歸元心經的玄妙之中。

他的神魂、真氣、術法,在這心法的指引下,化作三根細如髮絲的絲線,清晰可見。

這三根絲線如同有生命一般,在空中舞動,繼而如麻花般緊緊擰合在一起,綻放出絢爛至極的道韻霞光。

這是混元一體之境!

先天真氣在融合了神魂、術法之後,迎來了全新的蛻變,進化為更高層次的能量——法力。

宗師之境的浩瀚法力,此刻在沈默的體內洶湧澎湃。

雖然沈默尚未點燃天燈,但憑藉著宗師級的神魂,以及三分歸元心經的逆天之能,他在先天巔峰之境,便已擁有了宗師之境纔有的法力。

而且,他的混元法力,比無生的白蓮神力精純數十倍。

如果說白蓮神力是汙濁的泥沙水,那麼沈默的混元法力便是清澈無比的江河水。

沈默深知,距離真正的宗師之境,他隻有一步之遙。

待他回到逍遙山莊,將近日所得的鬼物邪祟交予丹柳煉化,再輔以丹柳從寒水洞鯰魚群中煉化出的血氣丹,補足打破真氣關的欠缺,真正踏入宗師之境隻是時間問題。

而他,將成為靈幻界最年輕的宗師境修士。

到時候,他的觀想法逍遙混沌無相圖經過洗煉,就能成為他的本源神通,距離成就萬法道君又邁進了一大步。

“無生,不裝了,我攤牌了。”

“爺爺在此!”

沈默的聲音帶著幾分戲謔,他從容不迫地從信徒中走出,易容術的效果消散,露出他的真容。

無生彌勒剛剛晉升至佛子境,正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之中,未曾想到沈默會如此突兀地出現在自己麵前。

但他的驚愕隻是一瞬間,隨後便化作了憤怒和癲狂。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不,你一直都在,好高明的藏匿手段,又是一門術法種子,你身上的奇技真是多如繁星,令吾都感到驚歎。不過,這都不重要了,你既然來了,就彆想走了。”無生的聲音冷冽,帶著幾分瘋狂。

祂催動體內洶湧澎湃的白蓮神力,背後浮現出一尊怒目圓睜的鎏金金剛法相。

這是由金剛不壞功煉化而成的神通——金剛法相。

它堅不可摧,萬物難破,銳不可當,其金剛不滅神意,仿若能撕裂天地,使日月無光。

金剛法相朝著沈默猛撲而來,聲勢凶猛,力道強勁,連空間都隨之扭曲顫栗。

那些被法相餘波觸及的信徒們,如斷線風箏般倒飛而出,有的更是直接被金剛不滅神意碾碎成粉。

沈默見狀,卻是不驚反喜。

他深吸一口氣,體內的混元法力瘋狂湧動,不老金剛功運轉到極致,竟在身後同樣浮現出一尊金剛法相。

隻不過,沈默的金剛法相不僅蘊含雄厚的不滅神意,還帶有不老青鬆的不老青鬆神意,極韌極強,蘊含絲絲歲月的不朽意境。

這股歲月意境自然是沈默從皇極屍的伴生龍蛋上參悟出來的。

儘管不老金剛功冇有點燃天燈,卻展現出了隻有點燃天燈後方纔能顯化的法相威能。

這就是宗師境法力的玄妙。

沈默戲謔地瞪了無生一眼,“你不會以為隻有你會開法相吧。”

“好巧,俺也會。”

兩尊金剛法相,在半空中相撞,雙方眼神一凝,便已做好了全力以赴的準備。

“錚!錚!”

隨著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一道道金色光輝在雙方身邊爆發出耀眼的火光。

金剛法相出手,拳風猶如猛虎下山,拳拳至骨,力道毫不留情。

他們的對決,冇有花哨,每一招每一式都彙聚了金剛的剛毅與堅硬,招招直擊要害。

無生的金剛法相,身形矯健如獵豹,每一次轉身,都帶起一陣狂風,祂的拳頭如同金剛石磨成的利刃,每一次揮出,都讓空氣為之震顫。

沈默的金剛法相,絲毫不落下風,一式“碎石手”的拳勢,更是直接撕裂了對方的防禦,將力量直接傳遞到了地麵上,隱約間流轉著歲月如梭的奇異景象,竟讓地麵生出翠綠花草,栩栩如生。

一個震盪空間,一個歲月如梭。

兩尊金剛法相,你來我往,招招精妙,速度快得讓人眼花繚亂,雙方的氣勢,都極為強大,相互碰撞,彷彿兩座天生的金剛山嶽在碰撞,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每一次出手,都爆發恐怖威能,引動天地氣機為之震動,彷彿隨時都會崩潰一般。

宗師境戰鬥恐怖之處在於引動天象變化,而沈默與無生之間的對決,更是將這種恐怖展現得淋漓儘致。

兩人的戰鬥瞬間將金光寺化為廢墟,四周的建築在氣浪的衝擊下紛紛崩塌,塵土飛揚,唯有兩尊金剛法相屹立不倒,如同兩座巍峨的山峰,在風暴中巋然不動。

就連沈默提前佈置的六丁六甲護身陣,也在不滅神意的碾壓下化作了齏粉。

乍看之下,兩人的法相似乎勢均力敵,但無生心中卻早已是心驚肉跳。

祂驚訝地發現,沈默的金剛法相不僅絲毫不弱於自己,甚至還蘊含著一股比祂更強大的法相神意。

“你到底是什麼怪物!”無生怒吼道,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不解。

祂無法理解,一個尚未達到宗師境的年輕人,如何能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威能,這簡直超出了祂的常識和認知。

沈默則是從容一笑,彷彿對無生的質疑毫不在意。

“我隻是悟性高了一點點的普通人罷了。”他淡淡地說道,語氣中充滿了自信。

無生臉色難看至極,祂自然不會相信沈默的這番話。

在祂看來,對方分明是在嘲諷自己。

憤怒之下,無生再次催動白蓮神力,將金剛法相催動到極致,狠狠地向沈默砸去。

勁風呼嘯,裹挾著山崩地裂之勢,彷彿要將一切都摧毀。

然而,處於勁力中心的沈默卻是麵不改色,他緩緩抬起右手,歲月神意如流水般附著於拳頭、手臂之上。

混元法力催動之下,不老金剛功爆發出的金剛神意雖然比無生的金剛神意略遜三成,但卻蘊含著玄妙無比的歲月神意。

沈默後發製人,以雷霆萬鈞之勢反攻無生。

轟!

一聲巨響傳來,拳掌相交之處迸發出耀眼的光芒,如同兩顆流星相撞一般,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

沈默的右拳閃爍著璀璨的金色光芒,宛如一輪烈日當空;而無生的金剛法相則劇烈顫抖起來,表麵隱隱出現了蛛網般的裂痕。

這一擊之下,無生的金剛法相已然受創不輕,歲月神意如鋼刀般切割著祂的金剛法相,不滅神意在歲月神意的碾壓下,顯得蒼白無力。

祂臉色一變,心中更加震驚於沈默的實力。

祂明白,自己若再這樣下去,恐怕真的要敗在此人之手了。

無生滿臉驚愕,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你的金剛法相除了不滅金剛神意,還摻雜了一種更為玄妙的神意,那是什麼?”

沈默微微一笑,嘴角揚起一抹輕蔑的弧度,嘲諷地說道:“難道你看不出來嗎?那是歲月的力量啊!”

“歲月!”

無聲失聲尖叫,雙眸瞪得通圓,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那可是歲月啊!

就連神佛也未必能領悟到的神意,眼前不知來曆的年輕人竟然領悟到了一絲歲月神意。

妖孽!

絕世妖孽!

縱然放到神魔漫天的時代,他也是絕世妖孽般的存在。

無生意識到自己今日怕是很難逃脫了。

不過,祂的眼眸裡很快浮現一抹狂熱之色。

無生身為真空極樂家鄉的神隻,隻要本體不滅,性命分身死後就能將死前的經曆傳遞給本體。

麵對領悟了歲月神意、地煞術法、金剛法相的敵人,祂當機立斷,立刻調動起體內的白蓮神力,並全力運轉起來。

竟然開始強行參悟沈默身上的神意、術法。

沈默使勁眨了眨眼,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忍不住讚歎道:“戰時參悟?你以為自己是霓虹動漫男主角啊!”

無生卻隻是冷冷一笑,不屑一顧地繼續參悟。

沈默嘴角微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他緩緩抬起右手,手掌攤開,五根手指微微彎曲著,根本不給無生參悟歲月神意的機會。

突然間,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從他掌心湧出,瞬間傳遍整個手臂。

隻見他的指尖處開始閃爍起耀眼的白色光芒,如同點點繁星般璀璨奪目。

這些光芒逐漸彙聚成一團熾熱的火焰,熊熊燃燒起來,彷彿要將周圍的空氣都點燃一般。

沈默緊盯著眼前的對手,眼中閃過一絲挑釁之意:“既然你自認為悟性極高,那不妨試試看能否學會我這一招吧。”

說罷,他手中的火焰愈發猛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不斷向外散發著驚人的熱量。

無生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情,嘴巴張得大大的,彷彿能塞下一個雞蛋。

祂呆呆地望著眼前的景象,喉嚨裡發出一聲低沉的驚呼:“白蓮業火!你……你怎麼會白蓮業火?這是白蓮聖母的本源神通!你到底是誰?”

祂的聲音充滿了震驚和疑惑,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白蓮業火,那可是白蓮聖母的本源神通,擁有灼燒有罪之人靈魂的威能。

而眼前這個人竟然能夠掌握白蓮業火,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無生心中湧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祂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一場噩夢之中,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拚命地想要找出答案,腦海中頓時有了一絲明悟。

“白蓮聖母!你是白蓮聖母的人,對不對?”

“這一切都是她的算計,是不是?”

“哈哈,我就知道,一定是她。”

“她想要獨享神國,除掉我們這些累贅,嘿嘿,她癡心妄想。”

“我就是死,也不會讓她得逞的。”

···

在極度的震驚與憤怒之下,無生變得歇斯底裡、癲狂如瘋。

此刻,祂的眼中隻有那熊熊燃燒的白蓮業火,以及那頭白蓮聖母麾下走狗。

沈默一臉不屑地反問:“誰說使用白蓮業火的就一定是白蓮聖母的人?”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輕蔑和嘲諷,似乎對這種常見的誤解感到非常厭煩。

無生麵露錯愕,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沈默冷笑一聲,繼續說道:“難道你以為隻有白蓮聖母才懂得操控白蓮業火嗎?未免也太小人了!”

他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手中灼烈的白蓮業火轟然爆發,向著無生、乃至整座金光寺湮滅而去。

白蓮業火,灼燒有罪之人的靈魂。

“無生,你覺得你有罪嗎?”

-魂後奄奄一息的赤腳鬼,揮手間將其丟入丹柳。嗖嗖嗖!十幾息功夫,鬼將巔峰境的赤腳鬼便是化作一枚丹果。赤腳丹!服之可增腳力,滋養魂魄。腳力?!沈默招手喚來赤腳丹,火紅色的丹果,形如長茄,皮上浮有藍色豹紋,散發異香。一旁的柳筱渝、她愛環僅僅隻是聞一鼻子便覺得魂靈清明,鬼氣激盪如潮水般起伏波動,雙頰皆是泛起蜜桃般的潮紅。柳筱渝:‘此丹效力比陰靈果強百倍不止。’她愛環:‘這枚赤腳丹可助我穩入鬼將!’啊嗚!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