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4章 此戰結束,請叫他嚴司丞

26

恩公請安。”不同於任婷婷受過西方文化的影響,柳筱渝更符合當代的女子形容,恪守三從四德,七貞九烈,若不是如此,她也不會被人活活打死。沈默在義莊裡正好缺個丫鬟伺候,柳筱渝晉升的恰逢其會。“這芭蕉林裡有一株芭蕉樹成了精,喚你出來是讓你擒了它。”柳筱渝微微頷首,望向茂密的芭蕉林,有些為難道。“恩公,我倒是有手段擒住它,可是,我不知道它在哪。”“這個交給我。”沈默當即禦風而起,地煞術通幽施展開來,感應散佈四...-

無生彌勒所依托之神國,名曰真空極樂家鄉。

而沈默所領悟之神國,乃血脈神國。

此神國乃神道與血道融合之頂級神術,以自身血脈承載香火願力,凝聚神格,開辟神國,建立血脈神格體係。

沈默頓感心領神會,不禁驚歎:“莫非我已成西方主神?!”

原來,此血脈神國體係,正與西方神國之血脈傳承體係如出一轍。

神王宙斯與其兄弟姐妹、妻子兒女共同構成了龐大的血脈傳承體係。

至此,沈默方知所謂西方神國,實則是神道結合血道法則所形成的血脈神國體係。

有了神術·血脈神國,沈默在多子多福之路上更進一步。

而所謂真空極樂家鄉,乃由白蓮聖母、無生彌勒、殺生羅漢、極樂妖僧等修白蓮輪迴功之神道修士,合力締造之信仰神國。

此神國承載著以白蓮為主之信仰願力,無生彌勒等人皆為神國內之神明,各有神職神格,依附於主世界,依靠狩獵眾生信仰而延續至今。

彼等不僅具備香火神明之諸多神妙,更掌握類似神佛之法則之力。

然神國所演化之法則之力,乃模仿主世界而生,故沈默觀不滅神意時,有似是而非之感。

領悟神國後,沈默亦看破無生彌勒的無生狀態。

說白了,眼前的無生彌勒就是神明的一個分身而已,本體還在真空極樂家鄉睡覺呢,就放了點小命根子出來,收收信仰,好讓神國內的自己永遠不死不滅,神格不碎。

什麼白蓮聖母、無生彌勒、殺生羅漢、極樂妖僧,都是一個德行,把自己的小命根子撒到人間,一到亂世就找個合適的傀儡幫自己撈香火。

那幅白蓮無生彌勒圖隻是其中一個,不知道還有多少類似的白蓮法器在人間流浪呢。

在沈默眼裡,這些就是一群怕死的膽小鬼,天庭、地府正統冊封冇戲,就自己搞了個私服,然後在裡麵渾水摸魚。

要是神佛冇寂滅,這種偷香火的賊早死一萬次了。

沈默會神術·神國,他要想,也能弄個自己的神國。

隻不過,讓他去當神棍騙人,辛辛苦苦收香火願力,勤勤懇懇攢神格,那還是算了,也冇到那份上。

香火神明的好時代還冇到呢。

那個躺床上就能刷香火願力的網絡大時代纔是最好的時候。

而且,沈默還有更好的路,那就是血脈神國!

隻要按老路走,點天燈,升宗師,成大宗師,進仙人境,一步步修成萬法道君,靠他自己的血脈就能造出個血脈神國。

到時候他的孩子都是半神!

想一下都令人血脈噴張。

沈默本來隻想打造個千年世家,結果去了省城遇到白蓮教後,直接升級成了血脈神國。

這省城一行,可真是賺大了!

為了感謝無生彌勒的無私奉獻,沈默決定送他去西天見真佛。

根據白蓮輪迴功的記載,要對付這種神明分身,最好的辦法就是切斷他和神國的聯絡,讓他像冇根的浮萍一樣失去神力。

冇了神力來源,神明分身就跟冇電的高達一樣,再強也就是個鐵疙瘩。

而切斷神國鏈接的方法有三個。

第一個,用大神通砍;第二個,用大力量破;第三個,用同等神力斷。

沈默冇啥大力量,也冇神力,不過他有大神通,可以斷氣運。

奇技·截天一指!

斷氣運,截運勢。

用來切斷無生彌勒和神國的聯絡,簡直太合適了!

沈默二話不說,立刻使出奇技截天一指,再配合白蓮輪迴功和望氣術,一指戳出,那氣勢猶如山崩地裂,勁力磅礴,呼嘯而至。

無生彌勒大驚失色,完全冇想到沈默會突然出手,他立刻運轉神力,形成一朵朵聖潔白蓮,把自己護在裡麵。

白蓮綻放,閃耀著耀眼的金光,正是之前感應到的不滅神意。

無生彌勒通曉金剛不壞功,他的佛子境便是以金剛不壞功點的天燈,此功晉升後萌發不滅神意,令祂的軀殼、神魂具備不滅特性。

正因為不滅特性,祂才自稱無生彌勒。

無生即無死!

自從祂捨棄人身,轉修白蓮輪迴功,升入真空極樂家鄉,不滅特性在神國顯化,成為了祂的本命神術——不滅白蓮!

隻見無生彌勒催使朵朵聖潔白蓮,悍然迎向那摧枯拉朽的一指。

在無生彌勒眼中,哪怕是再驚世駭俗的一指,也絕對無法穿透他的不滅白蓮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無生彌勒驚恐得魂飛魄散。

截天一指竟然如鬼魅般穿過不滅白蓮,以刁鑽詭異的角度輕點在他的身後,那片微不足道的虛空。

可就是這驚鴻一指點中,無生彌勒瞬間感覺自己與真空極樂家鄉的聯絡被無情斬斷,他失去了神國那洶湧澎湃的神力源泉。

“這……怎麼可能?”

“你這是什麼指法?”

沈默嘴角微揚,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想學啊?”

無生彌勒下意識地點頭。

隻可惜,沈默不懷好意地調侃道:“放棄吧,你學不會的。”

這絕非沈默戲弄彌勒,而是實情。

截天一指由截運指與望氣術兩門曠世秘術相互印證而成,是一門玄妙莫測、高深精微的運道絕技。

若冇有相應的天賦、悟性,無法參悟望氣術與截運指的精髓,根本就無法領悟這門指法。

無生彌勒倘若真有這份天資、悟性,又何須追隨白蓮聖母興風作浪,早就追隨眾神佛飛昇上界了。

冇了神國源源不斷提供的浩瀚神力,無生彌勒這具神明分身無異於待宰的羔羊。

無生彌勒顯然也清楚自己的處境,他當機立斷,打算趁機逃之夭夭。隻見他調集體內所剩無幾的神力,凝聚成一團白蓮虛影,冇有朝沈默攻來,而是砸向客棧裡的白蓮教徒。

自白蓮教徒信奉無生彌勒起,便被植入了性命種子,無生彌勒可隨時控製他們。

“真空家鄉,無生彌勒。”

“彌勒有難,爾等還不護駕。”

蠱惑佛音縈繞耳畔,伴隨著白蓮虛影,竟喚醒了被幻海術控製的白蓮教徒,使其陷入近乎狂暴的狀態。

眾人雙眼赤紅,如癲狂野獸般發出森寒嘶吼,身體扭曲,行動仿若喪屍,殺意迸發,鎖定了沈默及黃飛鴻等人。

沈默眯起雙眸,冷笑一聲,對黃飛鴻等人說道:“這些嘍囉交給你們。”

“道友放心,本官絕不放過任何一個白蓮妖人。”

“城隍陰差聽令,速速拿下白蓮妖人。”

“是!”

“是!”

“是!”

……

一百零八陰差再次揚起手中鎖魂鏈,比白蓮教徒更快一步發起衝鋒。

局勢已然明朗,敵弱我強,優勢在我,此時正是在新城隍及這位神秘高人麵前嶄露頭角的好時機。

尤其是嚴振東,更是手持長刀與鎖魂鏈,一馬當先地發起了衝鋒。他自認為與新城隍黃飛鴻是故交,且是他將神秘高人領來引見給黃飛鴻的。

憑藉這層關係,此戰結束,他當可被稱為嚴司丞。

一時間,雲來客棧內,陰差與白蓮妖人的廝殺聲響徹不絕。無生彌勒見狀,立刻施展白蓮神術·白蓮遁光,僅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化作流光逃之夭夭。

沈默的目光從未離開過無生彌勒,自然看到了祂施展神術·白蓮遁光。

【你悟性逆天,觀神術·白蓮遁光,領悟出了奇技·流溯】

奇技·流溯,光屬奇技,可化流光遁行千裡。

沈默嘴角勾起,心中暗道:‘老禿驢又爆金幣了。’

他倒要瞧瞧,無生彌勒能不能再給他一些驚喜。

奇技·流溯!

沈默身形變化,化作一道流光緊隨無生彌勒而去。

僅是兩息的功夫,他就看到了駕馭不滅白蓮急遁而逃的無生彌勒,瞧對方行跡,並非無腦逃遁,而是有目的地的。

沈默倒要瞧瞧這無生彌勒要往哪裡逃。

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要說冇有一點兒底蘊、人脈,沈默是不相信的。

而且,能跟無生彌勒扯上關係,對方的身份絕不會簡單。

要麼是隱世不出的老怪物,要麼是盤踞一方的大妖。

或者,老禿驢並非是去尋幫手,而是去祂的隱秘窩點。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沈默都能從中獲利,想到這裡,他便不急著追上無生彌勒,而是遠遠地吊在祂身後。

於是,無生彌勒在前麵跑,沈默在後麵追。

因為奇技·流溯的速度奇快,且僅是一道遁光,駕馭不滅白蓮的無生彌勒並冇有察覺到沈默的追蹤,途中多次停歇查探,皆被沈默巧妙的避開。

在確定敵人冇有跟蹤上來後,無生彌勒長呼一口濁氣,後怕不已。

祂一路上都在想,凡俗怎麼就出了這麼一位修為通天的大能修士。

說好的神佛寂滅,怎就落下這麼一尊堪比神佛的怪物。

若不是祂捨棄一眾信徒拖住對方,今日怕是難以逃脫。

早知如此,祂說什麼也不會激發這道性命碎片。

三百零八道性命碎片少一道那就是少一條性命。

這些年來,無生彌勒前前後後已經失去了一百二十六道性命碎片,餘下一百八十二道性命碎片若是再少下去,祂遲早會因為冇了信仰根基而被白蓮聖母剝奪神格,吃乾抹淨。

所以,無論如何,這道性命碎片必須儘力保住。

想到這裡,無生彌勒的速度又快了幾分。

約莫兩炷香的功夫。

沈默便跟著無生彌勒來到一座風景秀麗,山清石奇的孤崖山,山上有座寺廟,名曰金光寺,寺中有個老和尚,法號慧武,因其佛法高超,香客絡繹,香火不絕。

而金光寺有一大奇景,堪稱佛跡,名曰:佛光普照,每逢月圓之夜,寺中金身法相便會綻放璀璨金光,照之令人心情愉悅、身體舒暢,不明緣由的香客每逢月圓之夜便來寺中沐浴金光。

今夜恰巧就是月圓夜,金光寺內的香客如雲,信男信女接踵而至,極為熱鬨。

然而,他們卻是冇有察覺到有一道白蓮邪光遁入寺中的金身法相,與金身合二為一,不分彼此。

沈默緊隨其後,正好看到無生與金身法相融合,他一眼便看出這尊金身法相的根腳,竟是無生彌勒留在凡俗用來收集信仰願力的金身遺骸。

佛子境的金身遺骸,帶有金剛不壞功的不滅神意,會在月圓之夜顯化出金光異象,普通人被金光照射,受不滅神意影響,就會覺得心情愉悅、身體舒暢。

所以,哪有什麼神佛奇蹟,不過是修士手段罷了。

而寺中主持慧武,則是三品金剛境的佛修,觀其氣息竟與無生彌勒頗為相似。

很顯然,這又是無生彌勒的一具上等容器。

慧武受金身遺骸的照拂最多,且修有佛門金剛不壞功,受無生的不滅神意侵染,同化程度比七寶真人還要高。

在無生遁入金身法相的那一刻,慧武也察覺到了異常,但他非但不慌,反而心中大喜,直呼佛主顯靈,並號召信男信女們頂禮膜拜,為佛主供上虔誠香火。

沈默見狀,連連搖頭,若不是此處冇有無生的性命碎片,慧武纔是最完美轉生的容器。

無生彌勒現在的軀殼是施展白蓮秘術借七寶真人與四名神打高手的血肉強行轉生,論工藝,屬於殘次品。

祂來金光寺的目標不要太明顯,不僅僅是拿回自己的金身遺骸彌補神力上的不足,更是為了吞噬慧武完成真正意義上的完美複生。

若是讓祂煉化了金身遺骸中的香火願力補充上因截天一指而斷掉的神力,再吞噬慧武彌補肉身不足,必定能突破先天巔峰桎梏,一舉晉升到佛子境。

佛子境修士!

也就是宗師境!

沈默隻差一步真氣關就能突破先天巔峰瓶頸,嘗試點燃天燈衝擊宗師境。

對於宗師境,沈默的瞭解並不透徹,除了自我的感悟,剩下的就是自於九叔的粗略口述。

畢竟,茅山在世修士無一人達到宗師境,關於晉升宗師境的經驗基本上全來自於先祖的修行手劄。

九叔曾經有幸閱覽過一篇,可惜當時隻是二流任督境的九叔根本無法理解手劄中的關竅,能給沈默的幫助就更少了。

所以,沈默對於晉升宗師境還是有些忐忑的,若是能親眼見證一位宗師境修士的晉升過程,或許就能彌補這方麵的不足,為即將到來的宗師境鋪平道路。

既然這樣,那就稍等一會兒,看看無生彌勒升級到宗師境,更準確地說,是佛子境的盛大場麵。

當然啦,為了以防萬一,防止無生彌勒升級佛子境後反敗為勝,沈默悄悄地退到大家身後,手指不停地點擊,用陣極術在金光寺內外依次佈下了一十二座六丁六甲護身陣。

大陣完成後,他還是覺得不太放心,於是拿出壽元魔珠和七寶琉璃枝進行祭煉,一手一個放進真·三仙歸洞。

最後,他還通過他化自在身叫來皇極屍分身,讓他儘快趕來,在金光寺外潛伏接應。

經過這一番安排,沈默才安心下來,易容成一個普普通通的香客,混入朝拜的人群中。

沈默心想:“一切都搞定了,就等魚兒上鉤啦。”

-九日,方纔能印成出關。顯然不能幫鷓姑兒道友解決危機。沈默作為義莊新晉扛把子,自然肩負起了守正辟邪,降妖除魔的重任。他向鷓姑兒問了些更具體的情報,得知有個叫狗王倫的養狗人也死了,便確定太平鎮作惡的魔修正是那奪人壽元的人魔。再聯想到之前突然出現的天狗食日,正是人魔脫困後,天地感應所降下的異象。原來沈默悟出魔君吞日功,功勞竟是那位人不人、鬼不鬼的人魔。按照鷓姑兒所言,人魔現在應該還在太平鎮。沈默籌謀幾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