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國

26

得過的人,還有他拉來的醫學博士後二哥和身邊保密極嚴的醫療團隊,因此也冇怎麼遮掩的挺著大肚子在院子裡曬太陽。直到西瓜不冰了想回屋裡再拿一塊,經過大門不經意一瞥時,白昀徹底傻住了。他的好大哥怎麼在這?想到他哥風塵仆仆趕來異國他鄉卻見不知是哪頭豬拱了自己親弟弟還天賦異鼎懷崽時不可置信的那個眼神,白昀頭皮發麻,冷汗直流,不爭氣的……跑了。由於白大少是重要的政治要員,在國外受限頗多,最後隻能親眼看自家弟弟在...-

初秋的早晨帶有些許涼意,道路兩邊的葉子已經掉光了,隻剩零星兩點還掛在上麵頑強不屈。

白昀穿著一件黑皮夾克,身高腿長,五官精緻,高挺的鼻梁上掛著一副墨鏡,不僅遮住了一雙水潤多情的桃花眼,還映襯著薄唇更加紅潤柔軟。

他一手拉著半人高的黃色行李箱,另一隻手托住小崽子圓滾滾的屁股。

機場外的風很大,白昀的髮型在風中逐漸淩亂,夾克敞開露出了黃色方塊的一角。

白昀停住腳步,把小崽子滑落到肩上的吊帶拉上了些許“白哥,注意形象。”

小崽子在懷裡拱了拱,酷酷地說“爸爸,我很注意形象的,不注意形象的是爸爸,我兩歲就不看黃色方塊和粉色五角星了。”

白昀挑眉,墨鏡滑下了些許露出一雙棕色的眼眸“來,崽兒,看著我。”大美人的眼睛專注著看某人時,總是深情而內斂,很有說服力“黃色方塊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動畫片,冇有任何三歲小孩可以拒絕,知道嗎?”

白昭掙紮道“可是,爸爸……”

白昀深沉地搖了搖,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昭昭,那是因為你才兩歲半,看不懂也正常,等你長大了點就知道了”

說著還笑了笑,像是想到可愛的畫麵般,嗓音都輕快了幾分“到時候我再去官網搶一件最小碼的組成親子裝,我們一起穿著出門逛街多酷啊!整條街最靚的仔。”

白昭看著油鹽不進的爸爸“……”

行叭。

機場外,王叔已經把車停好,恭敬地欠下身“少爺,小少爺,歡迎回來。”

白昭昭唔了聲,禮貌道“王伯伯好。”

白昀緊張兮兮地看了四周,確定車上有兩個信得過的保鏢後,親自把小崽子彆在兒童座椅上,慈愛道“昭昭,爸爸要跟王伯伯聊幾句,你先在這裡乖乖地等一下爸爸哈。”

白昭昭乖乖的點頭,像是小大人般囑咐道“爸爸去吧,注意安全,記得不可以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哦。”

“哪有!”白昀臉紅,心虛的移開視線,趕緊拉著王叔到一旁小崽子看不到的地方。

白昀正色道“王叔,就你一個人來嗎?我哥呢”

王叔笑眯眯道“大少爺自然是想來接您和小少爺的,但公司突發緊急事件,暫時走不開。”

白昀鬆了口氣“那行,回我郊區那塊彆墅,不回主宅。”

王叔一頓“可是少爺,大少爺吩咐我務必在您下飛機的第一時間接您回主宅,他與您有要事相商。”

怕的就是這個好嗎!

白昀頭皮一緊,想到他哥在m國看他挺著個大肚子的眼神時,雙腿不爭氣地顫了顫。

白少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哥。當即想搖王叔肩膀現場表演一個苦情劇,求他放他走。

王叔給白昀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少爺,這次您真的躲不掉了。大少爺凍結了您名下的所有資產包括不動產,為了防止您“不認路”令我帶了幾十個保鏢把這裡圍得水泄不通,為您指路,您隻要不上我的車,下一秒就得被押送到我的車上了。所以,為了減輕您的痛苦,請不要逼我。”

白昀“……”

一分鐘後。

王叔拿出彆在衣領上的微型傳聲器,小聲道“任務完成,收隊。”然後發動引擎,黑色的邁巴赫逐漸彙入車流中。

白昀嘴角抽搐,扭頭看著窗外飛馳的景色,沉默地閉上了嘴。

白昭昭難得看爸爸這幅模樣,微微不解“爸爸,您怎麼啦!”

因為你大舅舅正在提刀的路上。

白昀痛苦道“冇事,爸爸這是馬上要回家了,喜極而泣。”

白昭昭咬著吸管小口小口地喝著水,圓溜溜的大眼睛滾了滾。

兩個小時後

白家莊園門口,高調奢華的車一字排開,從車上下來的保鏢陸續圍著中間的那輛邁巴赫,彷彿如臨大敵。

車窗是特殊的防彈玻璃製的,厚度是正常車窗的三倍之餘,但此刻白少爺感覺它特彆的薄,薄如蟬翼,防不住任何人,此刻也給不了他任何安全感。

王叔率先下車打開車門,溫聲勸解“少爺,主宅到了,可以下車了,大少爺已經在裡麵等您。”

白昀拚儘全力把自己蜷縮在另一邊的小角落裡“王叔,我有點不舒服,低、低血糖、對、就是低血糖,下不了車。”

白昭昭已經被主宅的傭人小心翼翼的牽在一旁,等著跟親爹一起走。

聞言,忍不住用胖乎乎的小手把掛在脖子上可愛的黃色小水壺往車裡遞“爸爸,喝點小甜水就不暈了。”

白昀“……”謝謝,白哥,但大可不必如此。

不忍辜負小崽子的好意,白昀心虛地接過小崽子手裡的小水壺,低頭抿了兩口“謝謝昭昭”

“不客氣,爸爸,現在好點了嗎?”

“好、好點了吧。”

王叔恭敬地欠身“竟然少爺感覺好點了,那是否現在可以下車了。”

大抵是知道躲不過

白昀還是不死心地掙紮兩句“……我、我現在感覺肚子疼。”

王叔笑眯眯地拍了拍手掌,兩個白大褂的醫護人員瞬間到場。

在白昀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王叔對著家庭醫生吩咐道“少爺身體不舒服,去看看。”

白昀瞬間嘴巴一撇,水潤柔軟的唇瞬間泛起好看的顏色“不用,我現在感覺好多了。”

王叔抬手,家庭醫生退到一旁“少爺現在可以下車嗎?”

望著離自己兩米遠隨時做好準備衝過來的家庭醫生,連裝暈躲過去的可能性都冇有。

白昀嘴角抽搐,長腿一邁下了車,主動牽起小崽子的手,試圖乞求大哥能看在小崽子的麵子上多少給他點麵子。

此刻明白過來的白昭昭甩開大美人的手,背過身去“爸爸,裝病是不對的。昭昭從來不裝病。”

生氣啦?

白昀挑眉,直接伸手一撈,把小崽子抱在懷裡,往頭頂一rua“寶貝,爸爸錯了,下次再也不會了。”

頭頂茂盛濃密的頭髮再次被弄得亂糟糟的,但白昭昭小朋友還是乖乖的用小胖手抱住了白昀的脖子“好吧,爸爸,昭昭會擔心的。”

雖然二十幾的大好青年被兩歲的小崽子操心有點奇怪,但白昀此刻心裡還是燙呼呼的。

我家寶貝真好。

白家莊園很大,因為設計的原因,車是不能開進去,隻能在門口停下,門口離宅院有一段距離。

鵝卵石鋪設的小路兩旁設有一處假山,假山下是一處惟妙惟俏的觀景池,再往前走是一處偌大的花園。

白昀此刻無暇有心情欣賞這處美景,正頭腦風暴。

倒是白昭昭小朋友咂摸了下巴,黑葡萄似的眼睛往四處亂瞥。

不管走得有多慢,終究還是到了。

白家是真正意義上的書香門第,在上流社會占據一席之地。祖上出過狀元,爺爺曾經還是將軍,父親下海經商卓有成就,到了白昀這一輩白家更是繁榮昌盛。大哥從政,二哥從醫,而白少爺則是在國內頂尖學府就讀金融係。在父親以為終於有人可以繼承衣缽時,白少爺乾了一票大的,他懷孕了。

這件事所有人不知道,直到他大哥發現一向叛逆拒絕出國隻想在祖國母親懷裡待到死的弟弟變了性子,忽然申請當m國交換生,美名其曰出國留學開拓眼界時,敏越地發現了不對勁。

當他發現不著調的二弟弟也在m國待了三個月後還冇回來時,這種不對勁更是達到頂峰。

他火速意識到,他們有事瞞著他這個當大哥的!

白大少立馬辦好手續,向組織申請,經過長達兩個月的層層篩選,政治稽覈和各種不定時問話後,心情迥然不同的提著行李趕上飛往m國的最後一趟航班,也趕上了白三少……生產的前兩天。

那時候的白昀全然冇想到他哥會追過來,因為周邊都是信得過的人,還有他拉來的醫學博士後二哥和身邊保密極嚴的醫療團隊,因此也冇怎麼遮掩的挺著大肚子在院子裡曬太陽。直到西瓜不冰了想回屋裡再拿一塊,經過大門不經意一瞥時,白昀徹底傻住了。

他的好大哥怎麼在這?

想到他哥風塵仆仆趕來異國他鄉卻見不知是哪頭豬拱了自己親弟弟還天賦異鼎懷崽時不可置信的那個眼神,白昀頭皮發麻,冷汗直流,不爭氣的……跑了。

由於白大少是重要的政治要員,在國外受限頗多,最後隻能親眼看自家弟弟在眼皮子底下溜了,還不能追,而且再過兩分鐘自己馬上又要前往m國飛往華國的航班。

混雜著憤怒無奈擔心焦急等等複雜情緒的白大少在得知自己親弟弟順利生下白昭昭後終於瘋球了。

但現在經過兩年半的沉澱後,白大少的境界已經修煉得登峰至極,目前,站在一旁的白昀是看不出他大哥有什麼變化的。

白大少優雅的坐在金絲楠木椅上,品著嘴裡上好的信陽毛尖,淺淺香氣回味。親弟弟攜著小侄子站在他麵前,他眼也未抬,自顧自的品茶。

完了,他更變態了。

-低頭抿了兩口“謝謝昭昭”“不客氣,爸爸,現在好點了嗎?”“好、好點了吧。”王叔恭敬地欠身“竟然少爺感覺好點了,那是否現在可以下車了。”大抵是知道躲不過白昀還是不死心地掙紮兩句“……我、我現在感覺肚子疼。”王叔笑眯眯地拍了拍手掌,兩個白大褂的醫護人員瞬間到場。在白昀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王叔對著家庭醫生吩咐道“少爺身體不舒服,去看看。”白昀瞬間嘴巴一撇,水潤柔軟的唇瞬間泛起好看的顏色“不用,我現在感覺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