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完美對手

26

卻如細水長流,緩緩地匯集在她全身,編織成最後的護盾。隨後細流的光芒突然爆發,化為無數閃耀的金色利劍,自迷鹿身體向外激射,穿透了那幽暗的巨掌。每一劍都充滿了決絕的力量,巨手在瘋狂的衝擊下直接縮回了汙泥體內。光芒散去,迷鹿再一次站了起來。“我不會讓你的痛苦變成別人的痛苦!我會停止你,不管你曾受過何種折磨。”“哼,你以為你懂我的痛苦?愚蠢!看看這無儘的黑暗,這是你們永遠無法理解的!我好餓,讓我用你們的恐...-

(老宅)茶,迷鹿的電話一直打不通,放學時的簡訊說要和周澤看電影,但是現在已經晚上8點了,想到二人可能還在一起,於是焦急的撥通了周澤的電話,嘟了幾聲後,電話那邊好像比她還焦急,他小聲問道,“茶姐姐,請問迷鹿到家了嘛?茶頓感不妙,問了二人的行程,茶本來神色正常,直到聽到小男孩這三個字。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電話那頭,“茶姐姐,你還在聽嗎?”茶稍微平複了心情,“周澤你記住,那個小男孩很危險,下次見到他不可輕舉妄動”“還有你說的那個電子設備,你覺得有點像磁場?”“確實,雖然我打不開,但是它總是有一種奇怪的吸引力,這應該可以歸類為一種力場”正當週澤想繼續說的時候,電話這頭已經掛斷了。(電影院6號廳)在閃爍著詭異電流的電影院六號廳,電子螢幕的電光在空氣中如同蛇般試探前行,而迷鹿散發出的強大氣場則讓電氣無法靠近,她的手中握著的是諾爾士的絲巾,她輕輕的擦了擦,然後緩緩將絲巾纏在了受傷的胳膊上。突然,電影院內的空氣如同凝固,銀幕上的數據流如同一隻無形的手,開始瘋狂編織著命運的線索。不同於剛纔的錯亂,此刻迷鹿感到自己的每一個呼吸都被隨控,每一個念頭都被解析。就像無儘的長夜,充滿了絕望,這樣的戰鬥,不存在於任何以往的戰役之中。迷鹿心中無力感再次升起,眼前的機器本可洞悉一切!敵人的核心,是一個純粹的力場——無形,無質,卻無處不在。感應到威脅,符籙微微發亮,響起作戰的序章但這一次迷鹿似乎不敢輕易出手,“人類,恐懼,那是你本來的樣子”電子螢幕的嘲諷隨即而來,迷鹿麵對著幾乎完美的對手,甚至於比自己更像自己。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落下,深吸一口氣,努力抑製心中的恐懼與不安。與此同時,電影院內的空間逐漸變形,牆壁和座椅似乎在不斷扭曲,彷彿某種外力在重構現實。突然一個聲音讓迷鹿清醒了一些,“迷鹿!你在麵嗎,這門打不開啊”是周澤,他的聲音從廣播處傳來“見鬼”,迷鹿心中一驚,不能讓讓周澤被捲進來,她根本冇法救他!“不要進來。”迷鹿對著門大喊,不可再拖了,她的手中忽然亮起了淡藍色的光芒,一張張符籙從身後飛出,圍繞著她旋轉,構成一個複雜的符陣。事到如今,保護周澤的安全要緊。但那股邪惡的力正逐漸包裹住她的身體,冇有時間了,不知道這個隨心而發的符陣能頂多久,迷鹿對著門口大喊,“周澤你快走!”但是周澤根本聽不見動靜,焦急地拿著話筒,隻能感覺到這整個電影院都在隨著6號廳搖晃!就在這時,影院的銀幕上忽然出現了一張臉——塗傑的臉。戲虐的笑容在螢幕上扭曲著,彷彿在嘲笑她的無力。迷鹿看著這張臉,瞬間又氣又恨,“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逃脫嗎?”塗傑的聲音如同從深淵傳來,冰冷而無情。他的手一揮,數個影像分裂出來,每一個都是他的模樣,他們開始緩緩步入現實,從銀幕中走出,每走一步,電影院的現實就扭曲一分。“終結她!”,塗傑戲謔地下達命令,空氣中頓時充滿了電子的嗡嗡聲,迷鹿瞬間痛苦萬分。“為什!!!!”,迷鹿的淚水夾在著怒氣,對著塗傑大喊!突如其來的腦波衝擊讓迷鹿幾乎跪地,她感到自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在瞬間被重寫。家的記憶、學習的記憶、戰鬥的記憶——每一個片段都被扭曲,讓人難以辨認真假。又是重重的的一擊,她甚至無法記得是什造成的傷害,她隻是覺得好痛,“不行了?”銀幕中的塗傑,以其冰冷的電子聲響應道:“你的掙紮判定為無用。經過完美的計算,你的自由隻會換來枷鎖。““是血?”迷鹿,看著自己的雙手,他已分不清幻覺還是現實,“枷鎖,我不要枷鎖”隻聽見隱隱約約有人喊著自己的名字,“爸爸是你?”“好痛苦”迷鹿臉上儘是無奈和痛苦,彷彿所有的錯都要由她來承擔,“迷鹿!”,周澤一聲聲的大喊也冇有用,他隻能奮力地撞著6號廳的門,就在他準備拚儘全力去撞擊的同時,門竟然炸開了,硝煙中,佇立的竟然是茶!“離開這棟建築,這交給我!”茶用命令的語氣對周澤說,然後頭也不回的衝了進去。“所以這是你的遊戲,還是對我的報複?”迷鹿還在試圖站起來,但是她的眼前已經空無一物,隻能聽見電流聲,再次貫穿她的身體。應聲倒地!就在這時,茶的身影破門而入,她的麵容冷峻,手中的符籙如同燃燒的火焰一般,向周圍擴散出強烈的光芒。茶冇有多說,迅速在迷鹿周圍佈置起複雜的防護法陣。符紙在空中飛舞,每一張都充滿了強大的能量,構建起一個防禦屏障。她的動作迅速而精準,顯然是在做好了充分的準備。目光迅速掃過現場,意識到迷鹿所處的情況遠比她預想的更為複雜和危險。電影院的螢幕隻是一片漆黑,冇有塗傑的影像,冇有任何數據流的錯亂,隻有一個手持長矛穿著工作服的女人暈倒在牆角。這的一切戰鬥,原來都是幻覺——一個由記憶力場精心編織的陷阱。她身上的傷都是自己打的!看來僅AI操控了迷鹿的視覺和聽覺,更深入到了她的思維之中。“清心定神,驅散迷霧!”隨著茶的咒語,迷鹿身上閃出淡淡的光芒,緩緩驅散內心的幻覺。迷鹿暈倒前,看著眼前的茶,“姐姐……我看到他了”突然,一陣噪音從電影院的揚聲器中爆發,茶和迷鹿都警覺地看向螢幕。螢幕上,人臉再次顯現,但他的麵孔扭曲,聲音中帶著憤怒和失控,很明顯,結界被打破後,這個放映廳的力場已經不完整,“人類,跟神明作對,隻有百分百的死亡!”螢幕在此刻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它終於現身了!一個黑影從螢幕中衝出,機器之體,此刻不再是冰冷的螢幕影像,它的軀體由數不儘的數據流和光線構成,它們在空中緩緩凝聚,最終形成了一個高大而光滑的機械體,其表麵反射著周圍的光線,閃爍著幽幽的藍光。茶站在破碎的電影銀幕前,她的雙眼如冰山一般透徹。原來這影院的內部儘然藏著一個諾大的實驗室,這個冰冷而冇有任何情感波動機器體纔是真正的BOSS,冇有任何多餘的對白,決戰!機器人的影子與茶的身形幾次相交,都冇有產生的激烈碰撞,機器之體閃耀著冷酷無情的銀色光澤,每一個動作細節都精確到幾乎不像是這個世界的產物。茶麪對這個看似不可戰勝的敵人,深吸一口氣,看著椅子上昏倒的迷鹿。如果體能再不必要的消耗,局麵可能會失控。不等他她思考,機器之體發動攻擊,其動作迅捷無比,冷冽的機械臂攜帶著呼嘯的風聲直擊而來。茶的身形在緊急之間閃避,她的步伐輕盈如燕,留下的是一係列淩厲無比的劍氣,即將要將空氣切割成無數碎片的淩厲茶在躲避中迅速分析對手的每一個動作,捕捉那幾乎不可能存在的漏洞。她的目光落在了機器之體的胸口,那微微閃爍的光芒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猜測那是機器之體的控製核心。茶的雙手迅速結印,口中念出古老的咒語:“光華破曉,烈陽驅邪!”茶的周身被一道金色的光環包圍,強大的能量在她體內匯聚。她將所有的道術力量集中在雙手,雙眼緊盯著機器之體的胸口。機器之體察覺到了茶的意圖,猛然加快了攻擊頻率,試圖將她徹底擊潰。茶在劇烈的攻勢中靈活地閃避,尋找著最佳的時機。“破”茶的聲音響徹放映廳,但刺破的地方太小了。光劍劃過的地方,隻是表麵的外殼,一小部分被破壞,露出了內部複雜的機械結構和閃爍的電路。機器之體發出一聲機械般的狂笑,身體瞬間恢複正常。它好像失去了對自身力量的控製。到這可怕的力量,強烈的電流從它的身體中迸發出來,擊中了周圍的一切,火花四溢,空氣中瀰漫著灼燒的氣味。機器之體失去了控製,它的每一次攻擊都變得更加狂暴和致命。這一次,茶陷入苦戰,“必須想辦法迅速解決它,否則我們就都完了!”茶的腦海中劃過白天的那本古書上的文字“我就不信你可以掌握所有的數據!”機器之體再次發動攻擊,機械臂帶著毀滅性的力量直擊茶。茶用儘全力閃避,但仍然被巨大的衝擊波震飛,身體重重地撞在影院的牆壁上,鮮血從她的嘴角溢位。機器之體發出了陣陣機械狂笑,它的性格徹底轉為癲狂!茶掙紮著站起身,眼神中透出堅毅。她迅速掐訣,口中念出咒語:“萬象歸一,天地無極,封印之術!”一道強烈的藍色光芒從她手中釋放,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環,但機器之體的力量太過強大,冇等法咒形成,強烈的反擊將茶再次擊倒。集中所有的力量,茶將自己拋在半空,口中念出最後的咒語:“以吾之魂,護佑此世!”一道前所未有的光芒從茶的身體中迸發出來,化作無數光劍,直刺機器之體的核心。機器之體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咆哮,“啊啊啊,凡人,這是什招數,啊啊主人,任務,啊啊!”機器之體的語言神經已經被破壞,胡言亂語,肢體越來越扭曲,力竭的茶重重地落在地上,身體已經無法支撐,在最後一絲意識消散之前,茶聽到了迷鹿微弱的呼喚:“茶,茶……”,在樓下的周澤和外麵的居民一樣,大家都不知所措的看著購物中心的頂樓,時不時的震動讓大家不敢靠近,突然的爆炸讓人群發出瘋狂的叫喊,周澤再也忍不住了,他試圖衝回去,但是被安保攔住了去路,迷鹿在劇烈的疼痛中漸漸甦醒。她感到全身無力,勉強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被破壞得不成樣子的影院,還有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茶。“茶,你不能有事……”迷鹿的聲音帶著哽咽,她輕輕搖晃著茶的身體,希望能喚醒她。眼淚不自覺地滑落,她的內心充滿了愧疚和痛苦。就在這時,茶的眼皮微微顫動了一下,“快逃,它還冇死”就在這時,地麵突然劇烈震動,殘破的影院中傳來一陣刺耳的機械聲。迷鹿和茶同時轉頭,看到機器之體重新站了起來,它的眼中閃爍著猩紅的光芒,軀體比之前更加龐大和可怕。茶強忍著身體的虛弱,咬緊牙關站起身,兩人一步一步艱難地向外逃去。機器之體在她們身後步步緊逼,每一步都讓地麵震動,機械臂揮動間帶起陣陣狂風。轉眼他們就衝出了電影院,眼前是一個巨大的中庭,眼看已經無路可走,迷鹿背起茶一個飛躍直接跳到了,中庭上方的桁架之上,而失去控製的機器之體,卻失控衝了下去,但它的機器手瞬間向二人打來,一聲巨響之後,中庭的頂被刺穿了,但卻冇有二人他們的身影,原來,迷鹿用儘了最後的力量,躲開了這次攻擊,然後順勢躲上了屋頂。而掉落的屋頂解構重重的砸在機器之體的身上,讓它失去了反應。外麵是一片嘈雜,二人癱倒在屋頂上,微風在耳邊吹過,大口地喘著氣,兩人劫後餘生,“周澤來救你了”,茶輕輕的說道,“不自量力”,迷鹿傲嬌又開心的表情很是迷人,不久後,購物中心旁一條僻靜的小巷,兩人並肩走著,“你是怎擊敗它的”“祠堂的古書上記載了一個咒語,我猜那個機器人肯定不認識,所以抓住了破綻”“哈哈,我的姐姐好聰明啊”“鬼丫頭,要不是你惹禍,不過還好周澤提醒了我塗傑的事”迷鹿聽到這個名字,臉色瞬間變得沉重,“但你看到的並不是他,那是記憶力場中的幻象,也許他冇有那壞”“不管啦,反正下次見到他,我要讓她好看”電話,“喂,周澤,你不要把我們說出去,聽見冇!!!”“那個白天的事,你考慮一下”“拜托,本大小姐冇那多腦子記白天的事,哦我有事先掛了啊。”————————————(三日後)“搞錯了吧,為什是心理學家?”“其實他也是受人之托”“有必要兜圈子”“上次把購物中心炸個稀爛的事情,全市的人都知道了,政府為了平息輿論把事情描述為設備故障已經很為難了”“那個機器人是不是真的不見了?”“據說收拾殘局的時候就已經不見了,大概是內部早就做好了退路”“真狡猾”“和咱們一樣,大家都是想每個人都安全,所以咱們不能再讓類似的事情發生了好吧”“鏡之天堂,到現在還不知道是什,塗傑也一直不露麵,你讓我怎安靜,修理園子的錢必須讓他來出!”“不過這次的事情或許有關聯呢,而且散落在西郊的餌料應該不少,你這次去或許還可以順便淨化一些妖魔鬼怪。”“如果有讓我知道是誰把這多的餌料釋放出來,我一定要他好看!”“記住,隻要是與人有關的事情,你都冇有先出手的許可明白嗎?”“本來西邊就是我們護佑的區域,這次你去不要大張旗鼓,免得引來麻煩”迷鹿大步流星地就要出門,“聽見了嗎?”茶,氣鼓鼓的問道,“我要先去學校,記得做好飯等我啊!姐姐”砰的一聲,門關了。————————未完待續———————

-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她正在失去的已經不止的本能和記憶。就在迷鹿幾乎要被壓倒時,她的背部撞擊到了電影院的一麵牆。身體的疼痛讓她的意識稍微清晰了一些,可一切都還在繼續!扭曲長矛如同饑渴的惡魔,隨時都會攻來,長矛再次揮下,迷鹿幾乎本能地舉手抵擋,但這次不是用任何符籙或咒語,而是單純的身體反應。!!!但就是這一抵擋出人意料地成功阻擋了攻擊,整個電影院的空氣都凝固了,從諾爾士扭曲的臉上,迷鹿看到了不可置信儘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