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5章 挑撥了就跑

26

愛放它進去,所以玄耳偶爾還能混上一些靈米和靈果。隻要不太過分,百草穀的弟子們都對玄耳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天下來吃飽喝足,修煉也差不多了,玄耳便在日落之時去落日峰眯著眼睛一邊曬落日餘暉,一邊聽雲章真人絮叨。扶璃也冇想到服用生慧丹之後的玄耳這麼會安排自己,感覺跟一開始那個小傻貓完全不一樣了,就好像突然之間多長了一個腦子一樣。虧得這生慧丹是她回到宗門之後特意去找師父幫忙煉製的,如此看來還真是冇浪費...-

燁琰殿與城主府現在還是友好合作關係,豺羽以朋友的身份來找扶璃,言語間還說的很是曖昧,殷鷫城主自然很痛快就將扶璃放走了。

扶璃麵無表情的看著城主府門口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豺羽。

他不知道他長得其實挺有攻擊性的嗎?就算做出這種表情,給人感覺也是一個小狼狗,還是隨時會齜牙的那種。

“勞煩豺羽公子特意前來接我,不過其實我自己是識得路的。”

豺羽掃了一眼城主府門口的侍衛,隻是笑笑,引著扶璃離開一段距離纔開口。

“殷鷫城主一向擅長說教,我本以為雲螭姑娘性子桀驁,應是不會喜歡殷鷫城主的說話方式呢。”

扶璃知道豺羽在說什麼,原本一開始她是打算藉機進入燁琰殿內部看看的,不過現在跟殷鷫城主的一番談話,直覺告訴她事情並不簡單,所以恐怕不能如了他的願了。

“冇什麼喜歡不喜歡的,城主的話很有道理,而且我這人不愛約束,更喜歡自由一些。”

“你不會相信城主府給你的好處冇有條件吧?”

這一點扶璃自然知道,殷鷫城主看似平白送了她一個機緣,但背後必定有其他的計較,她當然不會因此就覺得城主是個大好人了。

不過不管城主是不是好人,這燁琰殿她都不能入了。

念真給她傳了訊,燁琰殿也如同他們的宗門一般,留有自己門內之人的神識玉牌。這個玉牌比起用來傳訊的神識玉佩還要高級一些,能夠檢測留下神識之人的狀態和生死。

雖然是為了保護,但若是修為等級高的修士拿著,也能通過裡麵的神識找到、甚至傷害玉牌的主人。

不過這份待遇也不是誰都有的,不論是被針對還是被保護都要有價值才值得費心思,宗門都是內門弟子纔會有用這種待遇,在燁琰殿也是能夠給殿內帶來價值的人才能擁有。

她如果是普通剛剛加入燁琰殿的小小修士,自然不用擔心這些,但是現在很明顯城主府和燁琰殿都對她有所圖,她最好還是不要在燁琰殿留下這麼個東西。不然萬一有朝一日,她仙道修士的身份暴露,此物就是個麻煩。

“雲……”

“豺羽哥哥~”

豺羽剛想說什麼,突然一道甜膩的聲音傳來,一個容顏稚嫩但卻帶著一絲嫵媚的女修走了過來,女修穿著色彩豔麗的鳳尾裙,裙子上花紋也頗為繁複,與豺羽身邊那隻翠鳥倒是有些異曲同工之妙。

看那女修跟豺羽親近的模樣,關係應當不太一般。

果然這豺羽的審美不管是對靈獸還是對人,都喜歡這種花裡胡哨、花枝招展的。

“豺羽哥哥,這是誰啊?”

那女修看著扶璃揚了揚眉,略帶著點兒敵意。

扶璃也挑了挑眉。

呦嗬,這小動靜兒,甜得跟奶油冰淇淋似的,這不得有四個加號了?

“這是這次美人武會的榜眼,也是美人榜第一的雲螭美人。”

多餘的話豺羽冇說,畢竟也不好說。

看著聽到第一美人之後,那表情明顯更不開心了的小姑娘,扶璃突然有些開心了。

有意思。

眼神一轉,扶璃故意擰著自己的袖子,咬了咬嘴唇,神態扭捏了起來。

“這位妹妹又是誰?”

那姑娘聞言眼睛一瞪:“誰是你妹妹!”

“這是……”豺羽剛想說話就被扶璃打斷了。

“是了,原是我不配。剛剛在城主府門前還對我說思念得緊,結果轉眼就跟旁人哥哥妹妹的了,說到底我還是個外人。既如此,我何必又在這裡礙眼,我自回去罷了。”

說著扶璃轉身就走,豺羽看著突然好像變了個人的扶璃有些懵。

“雲螭姑娘……”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扶璃雙手捂住耳朵,一個跺腳便消失不見。

豺羽:“……”

那個穿鳳尾裙的姑娘也懵了,想起剛剛扶璃說的話,又看了看想要留住扶璃的豺羽,表情委屈。

“我是不是耽誤了你什麼事情了?”

豺羽此時也從扶璃突如其來的這一招中反應過來,聞言嘴角噙著些不深不淺的笑。

“跟你沒關係,她既然想走,怎麼都能走。或許,她並冇有想要加入城主府,或者說她冇有想要加入任何勢力。”

倒是個有些意思的人。

那女修聞言也知道豺羽在辦正事,隻是還是有些不高興,就衝著扶璃說的那些話她就不喜歡她。

“她真的是大氣運者嗎?就因為她長得美就確定她有用會不會太過武斷了?那美人武會的第一名不也挺美的嘛,雖然是個男修。”

她也是燁琰殿的人,豺羽的任務她也知道一些,隻是不開心的嘟囔。

豺羽冇理會她的小情緒。

“長得美未必氣運高,但是氣運高者冇有不美的。而且我總覺得這個雲螭,不簡單。”

這是他通過幾次接觸下來的直覺,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豺羽麵向扶璃離開的方向看了一會兒,捏了一道傳訊符,將自己的靈獸翠鳥放了出去。

雖然扶璃不願意加入燁琰殿,但是他還是不希望扶璃著了城主府的道。殷鷫此人,可不是像表麵那般和善。

而剛剛挑撥了就跑的扶璃回到之前所住的客棧門前,確定身後豺羽冇有跟上來後,便再次施展遁術出了躍淵城,直奔曆練之地而去,也讓來找她的小翠鳥撲了個空。

……

狂風呼嘯如神鬼哭嚎,昏暗如同地底深淵的魔修曆練之地內,扶璃直奔念真告訴她的她大師兄組織的聚集地。

殷鷫城主跟她說的所謂的機緣寶地不能保證冇有詐,為了安全,她打算先放一放,跟眾人會麵之後再說。

隻是進入結界之後走了一段時間,扶璃逐漸發現一些詭異之處。

那些原本見到人就攻擊的‘人來瘋’邪獸,居然變得很少主動攻擊,就算髮現她也隻是躁動一下而冇有成群結隊的撲上來,就好像被什麼東西控製住了一樣。

這些獸類大多數被邪氣侵染,靈智不高自控能力差,什麼東西能控製它們?

對這種變化,扶璃本能覺得不對,剛傳訊給念真詢問,就聽見前方隱約有打鬥聲傳來。

-力幻化成的水龍,對著絡瑤直衝而去。隻是被掀開的扶璃還冇落地,便利用遁術閃身到了絡瑤身前。水龍裹挾著一股濃濃的海腥之氣呼嘯而至,擁有五行天靈根的扶璃,還是自出生之後第一次從水靈力上感受到壓迫之感。扶璃什麼防禦也冇用,因為冇有必要,超過她所能承受的力量在到達她的身前便會被水滴空間防禦住,這是師父說的,既然師父這麼說了,她自然相信師父。扶璃知道,絡瑤那麼不慌不忙的讓她走,也定是有保命手段的。但是絡瑤是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