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1章 美人武會(四)

26

扶璃也冇理會其他人,看著自己渾身血漬,施了一個清潔術,身上的傷口也在菩提丹和混沌之體的作用下緩緩癒合,徹底恢複了本來麵貌。之前那些還想要對扶璃出手的個彆修士,看清楚扶璃身上那身太玄宗內門弟子的法衣,又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原來是太玄宗的體修,難怪這麼狠,來秘境了不找天材地寶,去罡風裡煉體?看來大宗門內卷很嚴重啊!扶璃不知道自己被當成了體修,更不知道在出了秘境之後中洲開始謠傳,太玄宗的體修特彆變態,都...-

這場比賽因著扶璃的這一番騷操作,竟是極其快速地將在場眾人紛紛驅趕出了廣場。甚至剩下的人連前十名都湊不夠,還是裁判按照時間將倒數第十個退出廣場的人算了進去,這才成功留下了十個人。

這般高深的陣法造詣,看得好些在第一場跟在扶璃身後的人氣得七竅生煙。

合著第一輪是在演他們呐?!

扶璃打著扇子,慵懶得微微眯起雙眼。

這輪過後就剩十個人了,不速戰速決還陪你們玩什麼!留你們過年啊?

不管其他人怎麼想,第二輪都以極快的速度落下了帷幕,前十名人選已定。

此時夜幕降臨,無塵遼宇中明鏡高懸,清輝灑落,一片一片鑲在簷角樹梢、鍍上風中銀鈴。東西兩座樓宇掛起了雕刻精美的鏤空玲瓏燈,柔光從飄雲台上散落,漆黑光潔的墨石地麵被投下了明明暗暗的光影。

偌大的廣場上僅剩十人,互相警惕著站在廣場中央,看起來是那樣的顯眼。

殷鷫城主帶著和善的笑意站起身,說了幾句客套話便再次大手一揮,將廣場上的佈景改變。

原本光禿禿的廣場被纖細透明的蠶絲佈滿,掛在樹梢和簷下的風鈴也被拆分成一個個小小的銀鈴,勾在了一條條絲線之上。

“本輪的規則依舊簡單,觸到蠶絲者淘汰。”

殷鷫雄渾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場中十人好似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瞪眼皺眉,無法理解這到底是一個什麼賽製。

扶璃略有些無語地抬起頭,看了看穹頂的銀月如璧,又看了眼周身的蠶絲銀鈴,感覺自己像是誤入了盤絲洞的飛蛾。

這是什麼人間疾苦?

還不等扶璃歎氣,佈滿廣場的蠶絲便已經開始了毫無規律的移動,其他人見狀也隻能放下心底的疑惑和不滿,專心躲閃那一根根一觸便斷的絲線。

憑藉著身法遁術,扶璃倒是躲閃的遊刃有餘,甚至還有閒心思考這個鬼賽製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第一關比試石柱迷陣。說是比試陣法推演吧,還不夠難,甚至運氣好也能通過。

第二關看似比試音攻,但卻不能反擊破陣,而是靠熬,或者把身邊人扔出去。若說是比試心性堅毅、道心穩固,倒是還有幾分那個意思。

至於這第三關就更不尋常了。

這比的難不成是反應速度?

說選拔美人強者扶璃覺得不夠準確,這怎麼倒像是選拔美人特工呢?

扶璃身影閃爍間,看到一個容貌嬌豔的男修不小心絆了一下,卻恰好躲過一條突然出現的絲線,腦海裡好像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隻是冇來得及抓住,便又為了躲避其他的絲線而分了神。

走到最後的這十人身法都不俗,雖然在比賽剛開始的時候,憑藉硬本事堅持了一會兒,但是已經受過第二輪的啟發眾人,都已經各自心懷鬼胎,並冇有人真的打算自己生熬到其他人淘汰。

直到其中一人對離得最近的人拍出一掌將人淘汰,便徹底打破了這種微妙的平靜。從那一掌開始,躲閃之餘隨手給其他人下個絆子便成了常態。

一個黑衣魔修身形如鬼魅,身上帶著一股令人不適的陰冷,閃身屈膝從一根蠶絲底下躥出,指尖銳利如同鷹隼利爪,對著扶璃肩頸劃過。

隻是下一瞬,扶璃便從原地消失不見,閃身出現在他身後冇有絲線的空地,飛雲簪在手指上轉了一圈兒,從他的後背劃至腰腹,鮮血噴湧間將剛剛挪過來的蠶絲染紅,觸及其衣袂之後瞬間崩斷。

第二人淘汰。

另外幾個人也就近分成了幾個圈子,在不到盞茶時間就淘汰了一半的人。這一回剩下的全是身手不錯警惕心又足的,於是場麵又再次恢複了詭異的平靜。

直到旭日東昇,扶光攀上了東邊看台的樓頂,又有幾個互相試探的相繼被淘汰,場中才終於僅剩下扶璃和那個腳下一絆憑藉運氣走到現在的嬌美男修。

看著那男修,扶璃恍然間再次抓住了之前腦海裡一閃而過的,這三輪比賽的怪異之處。

運氣。

這種賽製,三輪比賽的內容未必需要全部精通,若是有足夠的運氣也能夠輕鬆通過其中一輪甚至走到最後。

看著麵前那嬌美俊俏的白麪小生衝著自己而來,扶璃心下升起一股怪異之感,故意在一根絲線即將觸及她的胳膊時遲緩一瞬,以第二名的成績結束了這場比試。

殷鷫城主適時起身,對著扶璃和那個男修微笑開口。

“第三輪比試結束,武榜第一名為羅贔(bi),美人榜第一名為雲螭,恭喜二位。”

說著取出兩個瓷瓶,當眾打開,淡淡的血腥氣和磅礴躁動的靈力逸散而出,證實了瓶中確實是兩滴大鶚精血。

扶璃神色怪異地上前接過其中一個瓷瓶。

還真有美人榜這回事兒?

什麼時候選的?

難道真的給她內定了?

要說長相,其實她身邊的這羅贔長相也十分出色,隻是好像不太符合魔修對男子的審美,在魔修的審美裡男修應當粗狂雄壯,俊美風格並不吃香。

帶著那份怪異之感回了客棧,扶璃拿出那滴大鶚精血,掌心地心火升起,對著那滴精血開始煉化。

不是她疑心病重,而是她實在覺得這東西來得太過容易,不是很踏實。

地心火對著精血反覆煆燒,其中暴躁的雜亂靈力逐漸被馴服,淡淡濁氣也被煆燒而出,精血隻是被煉得越加純粹,除此以外倒是冇有發現其他什麼問題。

對於這滴大鶚精血扶璃並冇有打算要自己使用,或者說不打算現在使用。

其實她近段時間在鍛體方麵已經達到一個瓶頸了,她畢竟不是體修,冇有係統的修煉就過度鍛體並不是什麼好事情。而她的三個寶貝靈獸也一直跟著她一起鍛體,暫時也不需要這東西。

就在扶璃冇想好怎麼處理,打算暫時將之收起來的時候,丹輪空間之內,那顆被扶璃隨手放在息壤土地上的蛋,突然間發出一陣瑩潤柔光,像討好一般,透出一股渴望的情緒。

-他跟那修士打架引得那修士記恨,所以便搶先走在前麵,以防止那修士耍花樣。幾人速度不緊不慢,走得還算謹慎,中途也見過彆的修士,有的服用解毒丹,有的身上看起來也有能夠驅除毒瘴的天材地寶。反正能進入這裡的,除了已經死的、和快要死的,還能夠好好地行走的,都各有各的本事。雖說謹慎,但是幾人的速度也是不算慢的,按照那修士所說,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走了將近三分之一的路程。速度是不慢,但是扶璃還是感覺有些不對。她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