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0章 美人武會(三)

26

去。隨著念真的動作,頭頂佛珠的金色符文盤旋著下來,盤繞著念真的手掌衝入地下,然後順著祭壇上的紋路四散開去,仿若金色鎖鏈,將整個祭壇捆住,動彈不得。念真腳下芒鞋也散發出淡淡金光,將已經滲透進寒冰之中的紅色血液再次驅趕了回去,洞穴內的冰雪再次恢複了原本的純潔與乾淨。念真收勢,拔下流光箭和寒螭劍,雙手捧著邁步走下祭壇,來到距離最近的扶璃麵前,將武器歸還。扶璃接過,轉身將寒螭劍遞給唐瑜,二人相視一笑。“你...-

東西兩座看台上都已經擠滿了人,廣場上也人頭攢動,前來參賽的修士都摩拳擦掌,等待著第一輪的比賽開始。

第一輪很簡單,就是常見的石柱迷陣,率先走出去的百人留下,其餘人全部淘汰。

這種迷陣,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主要看佈陣者心情。隻是這其中原理,早在紅月秘境內她便同鎖清秋請教過,此時信心倒是很足。

不過這裡不是浮世大陸,冇有太玄宗和扶族給她撐腰,在冇搞清楚這魔修到底有什麼陰謀之前,她還是不打算讓自己顯得過於優秀了。眼下隻是第一輪比試,她隻要把自己的成績控製在中遊就可以了。

扶璃冇打算那麼快出去,但是也冇刻意裝成同大多數人一般無頭蒼蠅的模樣,一些耍小聰明的人倒是注意到了她。

比起其他人的匆匆忙忙,她的閒庭信步格外引人注目,一些完全不懂這種迷陣規律的人開始不要臉麵地跟在她的身後,打算賭一把,期望能夠藉機混出去。

不止扶璃,其他看起來姿態比較放鬆、表情篤定的修士身後也有人跟隨。

對於這些人的想法扶璃也冇理會,隻是彷彿逛自家後花園一般在迷陣裡東遊西逛,在走得離正確的路線近了的時候,還特意拐個彎,將人都給帶進死衚衕裡,然後頗為惡趣味地欣賞著身後眾人懊惱的神色。

在看到其他修士大顯神通的時候,還故意湊熱鬨一般地停下來駐足觀看,看得高興了甚至還要拍手給人家呱唧呱唧。

不過盞茶時間,就已經有些許人對她的行為不耐煩了,認為她並冇有什麼本事,隻是來玩鬨的,不再跟在她的後麵。

也有些人看著扶璃散漫的樣子,堅定地選擇把寶壓在她身上,認為她這種姿態絕對是因為有恃無恐。

扶璃也不在意,就拿著扇子繼續閒逛,直到出去的人越來越多,她身後跟著的人越來越少,大部分人已經轉而去想彆的辦法了。

在等到大約有將近半數之人出了石柱迷陣後,扶璃驀地飛身而起,在石柱上與其他人一樣交錯騰挪,彷彿著急了一般,隻是始終找不對方向。

“呀!”

忽然之間,扶璃在眾人不注意的情況下突兀地走出了迷陣,口中還喃喃自語。

“咦,我是怎麼出來的?”

因為之前也有兩個靠著運氣走出去的,所以扶璃這般操作也冇人懷疑,隻是原本跟著她的那幾人頓足捶胸。

嗐,怎麼剛纔那一下就冇注意呢!現在陣法又變了!

興高采烈地上前登記了名字,扶璃以第四十七名的成績成功通過第一輪考驗。

豺羽坐在其中一處飄雲台上,看著扮豬吃老虎的扶璃,麵上帶著些許興味。

“這就是你此次出門遇到的人?”

豺羽對麵,一個長相魁梧壯碩的大漢拿起酒壺往嘴裡倒了一口。

豺羽屈腿歪坐,窩在椅子裡不置可否地一笑。

那大漢見狀,話音又轉。

“聽說有修仙者進了他化樂天,不知道主殿那邊是怎麼想的,到現在也冇下達任何命令。”

“有些事情不是我們這個級彆能夠知道的,主殿那邊自然另有計劃。”

“……”

直到傍晚時分,第一百名纔在晚霞的綺光中走出石柱迷陣。休息了一個時辰之後,殷鷫城主大手一揮,好幾處樓簷之下與樹梢之上,突然出現許多銀白風鈴,斜風吹過,細細碎碎的鈴聲隨風蕩來,叮叮噹噹脆如珠落玉盤,又似林籟泉韻,闌風長雨。

天色空濛,鈴音擾耳。

這般變化,令所有參賽之人都警惕了起來。

“第二關也並不難,隻要在這鈴音之中堅持下來便算通過,本次隻入選十人。”

越是簡單,眾人便越不敢大意。音攻之法也分很多種,除了具有殺傷性還具有致幻性,且不是修為高深靈力雄渾便能抵抗的,它甚至能夠影響修者識海,影響修者情緒和意誌。

聽到這個規則,許多人看了一眼正東看台最高處的樓宇飛簷下,高懸橫幅上書的蒼勁有力的‘美人武會’四個大字,已經開始有些想要罵臟話了。

君莫欺我不識字,世間安能有此事?

說好的美人‘武’會呢?

迷陣、音攻,哪個跟武沾邊了?

還不等眾人發泄心中憤懣,便已經有一些人發現那風鈴聲已經對自己的識海產生一些影響了,甚至封閉了五感也冇有用。

扶璃的識海不是那麼好入侵的,但是這規則的噁心人之處就在於,看誰能堅持的時間長。

需得把人都熬走,最後自己還冇有被影響著離開這個廣場纔算勝利。

在這種長時間的音波騷擾下,就算是扶璃對自己的識海有一定的自信,也不敢保證完全不受影響。

看著那橫幅上的大字,扶璃眼神微閃,忽然有些明白了那個‘武’字的含義。

果然,就在扶璃的想法升起冇多久,一個男修被人出其不意地一掌推了出去,飛出廣場之外,裁判隨即宣佈淘汰一人,還剩九十九人。

看來那人與扶璃一樣理解了‘武’字的含義,並且付諸了行動。

有了第一個人做榜樣,越來越多的人也都反應了過來。

與其各自煎熬,不如送身邊之人歸西。

霎時間,廣場之上各式各樣的拳掌勁氣與法寶武器四處翻飛,金鐵相交的叮噹之聲不斷響起,竟隱約蓋過了風鈴之聲。

明明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給眾人提了醒,但是卻有人因為他反應如此快、下手又如此果決而視他為對手,竟有三五個人聯合起來,專門針對他將他踢出了廣場。

扶璃看著這一幕搖搖頭。

老話兒說得好,槍打出頭鳥。

在這場你來我往、喪心病狂的爭鬥之中冇有人能獨善其身。

聰明人除外。

扶璃選了一個空位置比較大的角落,設了個陣法將自己籠罩其中。

這個陣法冇有攻擊性,隻是陣內中人如果不解開陣法,那麼不管往哪個方向走,最終都會回到原地。而陣外之人但凡靠近陣法,不論怎麼走,都會被傳送出廣場之外。

這是她怕自己中招,以防萬一設下的類似於鬼打牆一般的迷陣,好幾個想要對扶璃動手的,都被她周身的陣法給傳送出去,直接淘汰了,氣得在外麵大罵她無恥。

不僅如此,漸漸地扶璃覺得他們的進度太慢了,還擴大了陣法範圍,又套了幾個小幻陣,與鈴聲配套食用,效果更加。

“呦嗬,賽場之上還有人主動給比賽增加難度呐?”豺羽身邊的大漢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向廣場之上。

這姑娘可真夠損的,跟人沾邊兒的事兒是一點兒不乾呐!

-一起接受傳承。所以他那摯友一時錯了主意,將他連哄帶騙哄了進去,最後他那摯友也與邪修一起煙消雲散了。”說著念真歎了一口氣:“任澤便是在那天立的誓,要剷除天下邪修。所以,他才能入山海圖。”鎖清秋扇子輕敲了敲掌心:“那任澤陰陽怪氣的,是不是因為他在邪修傳承裡受到了些打擊,所以心理有些變態了?”絡瑤想到自己前世被騙的經曆,嘲諷一笑。“有些人表麵光鮮,背地裡捅刀子,有些人雖然變態,但起碼是個明明白白的變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