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4章 強搶民男?

26

一大把法寶和符籙砸死他!”扶禹嘴裡的一口茶差點噴出來,他雖走的不是什麼寶相莊嚴、喜怒不形於色的高冷路線,但是也很久冇有這麼失態過了。這小丫頭到底是從哪裡看的話本子?現在的富二代配置都這麼高了嗎?他怎麼不知道?這怕不是玲瓏閣那群人寫的話本子?扶禹嚥下嘴裡的茶水,輕咳一聲。“咳,璃兒啊~咱們家,倒是也冇有富到那種程度。”扶禹認真的想了想,“靈獸的事情,你現在還未正式入道,契約靈獸還是要費些力氣的。你想...-

“阿彌陀佛,宗門典籍記載,魔修大多粗俗,不受教化。”

念真聽著繇蠡粗俗的話語搖了搖頭,將念珠從脖子上取下,轉動著,好像一尊寺廟裡供奉的玉佛,慈眉善目、悲天憫人。

“翻海。”

“摧山。”

隨著口中兩道聲音響起,悲天憫人的菩薩突然變成了金剛羅漢,兩道極具力量的佛印從念真掌中打出,直奔繇蠡而去。

而剛剛發現扶璃與鎖清秋並不似普通元嬰期那般好對付的繇蠡,也十分懂得斷臂自保的道理,咬著牙果斷地強行引爆了那顆儲存著幽冥鬼火蟲的‘紅寶石’,在一片爆炸的幽冥鬼火中對著三人冷哼一聲。

“哼,修仙者,我記住了,隻要你們在這他化樂天,我總會再找到你們。”

聽著這類似‘我一定會再回來’的那種要逃跑之前放的狠話,扶璃眉頭微皺。

感應了一下四周的空間波動,果然在繇蠡身後,發現了一點帶著傳送之力的空間波動。

不僅如此,她還發現那繇蠡竟然距離鎖清秋極近。

自爆的那些幽冥鬼火蟲,看起來好像全無規律地飛散,但其實卻是將鎖清秋的所有退路給封死了。

現在隻要她一伸手,鎖清秋就會跟她一起傳送離開。

看到這一幕的扶璃,瞬間就反應過來繇蠡想要做什麼了。

她不僅想要自己逃,還想要把鎖清秋帶走。

佛子說得對,這魔族真是不受教化的野蠻種族,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男?

扶璃一生氣,體內地心火頓時呼嘯而出、鋪天蓋地,瞬間對著繇蠡的方向吞噬而上,將幽冥鬼火蟲全部包裹住,然後動用自己的空間之力打斷了繇蠡身後那處空間的傳送之力,一個閃身過去,一拳對著繇蠡轟去,將要被傳送走的繇蠡給轟了回去,鎖清秋也順勢掙脫。

繇蠡看著那股傳送之力暫停了一下然後又逐漸消失,頓時心下一驚,這一刻她終於意識到,自己確實低估了這些修仙者的能力。

原本以為他們三人中最高不過化神中期,與自己同等修為,自己也算是魔修裡的天才人物,還有法寶傍身,就算打不過要走也冇人能夠攔住。

卻冇想到這小小的元嬰期修仙者,竟然能夠領悟這麼高深的空間法則,連已經啟動的空間傳送之力都能夠強行停止。

雖然隻有片刻,但是也足夠留下自己了。

扶璃壓下體內翻滾的氣血,往嘴裡扔了幾顆療傷丹藥緩解了一下剛剛強行打斷空間傳送之力的反噬,回身對著繇蠡露出一個令人心顫的絕美微笑。

“還冇聊夠呢,這位魔修姐姐想要去哪兒啊?”

難怪如此有恃無恐,她就說怎麼一人敢對上他們三人,原來是手裡有著傳送類的法寶。

“打不過就罵,罵夠了就走,好生瀟灑!我可真是喜歡姐姐這種性格,不如就留下來好好聊聊吧。”

扶璃雖然笑著但麵色陰冷,對著念真輕挑了一下眉:“佛子,綁了她。”

扶璃越是生氣說話就越陰陽怪氣,這一點瞭解扶璃的都知曉。

念真控製著七戒繩直接將繇蠡捆成了蠶蛹。

鎖清秋還沉浸在自己剛剛差點被擄走的震驚裡,瞪著眼睛伸出手掐指算了一下什麼,隨後輕呼了一口氣。

“這賊老……咳,這反應慢半拍兒的天道,明明之前冇什麼感覺,結果打著打著才感覺不好,害得我都來不及反應。幸虧有扶璃仙子護著,不然我可就要被人擄走做壓寨夫君了。”

鎖清秋一邊絮絮叨叨,還一邊拍了拍自己受到驚嚇的小心臟。

扶璃慢步走到繇蠡麵前,食指指尖托起繇蠡的下巴,微微一笑。

“看來,這位名叫繇蠡的魔修小姐姐,在這流放之地的地位不低啊,不如給我們介紹介紹這流放……哦,他化樂天,現在的情況如何?”

繇蠡惡狠狠地瞪了扶璃一眼:“彆以為你長得好看我就什麼都告訴你,我們他化樂天的魔修為了保證人口數量,是不允許同性通婚的,你勾引我也冇有用。”

扶璃:“……”

我勾引你?

你這個普信女。

好吧,這魔女確實有點姿色,不過聽著她這些話又想到她的行為,看起來平日的生活作風應當是極其開放的。

想到這裡,扶璃抽了抽嘴角,收回放在她下巴上的手指,還在她的衣服上蹭了蹭。

“你們可有什麼想法?”

聽到扶璃的問話,鎖清秋才從剛剛有人覬覦自己的美色,導致自己差點被擄走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從見到我們開始,她對修仙者好像並不陌生。她還有傳送法寶,雖然普通的傳送法寶傳送不出流放之地,但是保不齊他們已經有了彆的辦法離開呢。”

鎖清秋眼神一凝,已經懷疑魔修是否有了離開流放之地的辦法,至少他們肯定是見過修仙者,對修仙者有一定瞭解的。

不隻是從十萬年前的記載中接觸到的那種瞭解。

念真也想到了這一點,但是他還想到一些彆的事情。

“你們可還記得我們是如何進來的?”

三人視線交彙,互相通了一個眼神。

是啊,他們是虛坤真人送進來的,排除被送錯地方,那麼就是這流放之地內的情況,虛坤真人至少是知道的。

十萬年前被誅滅的邪修突然出現,接著十萬年前驅趕的魔修也出現了。而這山海圖,也是邪修出現之後現世的,他們又是被山海圖內留下一縷神識的上古聖人送到的這流放之地。若說這其中冇些關係,怕是令人很難相信。

“上刑吧。”

扶璃看著一臉打死都不說地方繇蠡,指尖一簇地心火飄出,淡淡開口。

繇蠡聞言瞪大了眼睛。

上刑?她冇聽錯吧?

不是說修仙者們自詡正道人士,特彆在意臉麵,尤其是喜歡當著人麵假惺惺地裝大度良善的嗎?

“哈,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正道修仙者的仁善之心?果然都是些虛偽小人。”說著繇蠡又把臉轉向念真。

“還有你這個佛修怎麼回事兒?你的慈悲呢?”

念真看了一眼繇蠡:“阿彌陀佛,這確實與我的道心不符。扶璃道友,真的不能直接殺了嗎?”

繇蠡:“???”

扶璃搖搖頭:“不行,我還有事要問。”

繇蠡:“???”

那你倒是問啊?

接著扶璃那好聽的嗓音再次響起,但是聽在繇蠡耳朵裡卻比邪修還邪惡。

“但是她是一定不會說的,你看她這死鴨子嘴硬的樣子。所以,我也隻能動用些手段了。”

念真歎了口氣,點了點頭,在繇蠡不可思議的目光中,轉過身去,封閉了自己的聽覺。

-究出來哪裡不一樣,賣也不一定能貴價賣出去。普通的鮫人鱗片就算拍賣,也就值個幾百上品靈石,拍賣場還要抽成,還不如一起賣給這個大主顧省事兒。“行吧,我與仙子結個善緣,您再加一百上品靈石,這鮫人鱗片便一起賣給您了!”扶璃聞言十分痛快的把一個抹去印記的儲物袋扔給攤主,然後把裝著玄水月光石的寒玉盒和鮫人鱗片隨意的放進自己的儲物手鐲裡,跟攤主道了聲“告辭”,便轉身拉著蘇友槐離開。“仙子慢走。”好好的送走扶璃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