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3章 戰鬥力不一般

26

呀!這裡的鐘靈石精也被邪氣汙染了。”鐘靈石精?扶璃聞言一拳轟開沙團鑽進去的那處石壁,打通了一人寬的通道走了進去。“鐘靈石乳,鐘靈石精孕育而出,百年一滴,可助增長神識和靈魂之力。”絡瑤腦海裡的天材地寶百科大全又自動浮現,脫口而出,隻是說完又感應到上麵的邪氣,可惜的搖搖頭。“可惜,已經沾染了邪氣,不是我們能夠碰的了。”“這邪氣從何而來?”唐瑜皺眉看著麵前的鐘靈乳,即便她是個不甚喜歡用天材地寶增長修為的...-

扶璃看出這淡紅色幽火也是一種奇火,隻是比起她身上的地心精華形成的地心火焰還是要差了一些。

好似呼應扶璃的想法,丹田內的地心火‘呼’地一聲遍佈全身,不用扶璃施法,便自動衝出與那幽火瓢蟲對抗,彷彿是準備給那不知天高地厚、想要挑釁它的奇怪幽火一個下馬威。

繇蠡看向扶璃身上的地心火,眼神微閃。

“哼,我還從未對戰過彆的奇火,今日正好試試。”

繇蠡在這流放之地的自詡魔修天才,自傲極了,根本不將幾人放在眼裡。她是化神中期,魔修又善戰,她自信也就那個佛修能跟她對戰一下,扶璃這個元嬰後期和鎖清秋的元嬰初期都不在她的眼中。

要不是扶璃用出地心火焰,除了剛見麵的時候欣賞一下她的皮囊,繇蠡都不會過於關注她。

“初次見麵,希望你們這些修仙者不會讓我失望!”

繇蠡說著,一道靈力再次注入那顆‘紅寶石’,‘紅寶石’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扶璃看清了那東西,是一個紅色甲殼蟲形狀的法寶。

隨著繇蠡身後的法陣越來越亮,那顆紅色甲殼蟲一樣的法寶噴吐出帶著幽火的甲殼蟲四散飛出。不再是像之前那樣胡亂衝撞,而是有規律和隊形一般,彷彿形成一張詭異的泛著火光的蛛網,緩緩張開,想要把三人纏住,如同蜘蛛準備包裹吞噬自己的獵物一般。

原本不甚明亮的空間被淡紅色幽火照亮,扶璃手握流光箭,身上地心火被罡風捲著,如潮湧一般忽高忽低。

“金烏輦駕。”

鎖清秋手腕一轉,離火扇在手中轉了一圈,畫出一個巨大的金色火輪並將之推了出去,越擴越大,這是他的四象訣第二象。

這四象訣他用的最好的就是一二象,後麵的三四象西金和北水一直不得其要領。隻因為他是木火靈根,所以一象東木、二象南火纔是比較契合他的招式。

這次那淡紅色的幽火瓢蟲好似被增強了一般,冇有那麼容易消滅了,蛛網和金輪抵抗著。

“幽冥鬼火蟲。”

念真從繇蠡使出術法之後隻用梵天羅印罩住己,一直觀察著冇有動手,直到方纔,這燃燒著火焰的瓢蟲才與他記憶裡的一種東西對上。

“佛子,可是發現了什麼?”扶璃一邊分出一些地心火支援鎖清秋,一邊用餘光瞟了一眼念真詢問。

“幽冥鬼火蟲生長於逝者屍骸之中,需要在特定條件下才能形成,比如屍體要放置在有陰氣和瘴氣的地方,再將在極陰之地培育出的九幽蘭種子種在其中,以屍身做器皿,當極陰的九幽蘭長出,便會誕生出幽冥鬼火蟲。”

念真看著被繇蠡控製的鬼火蟲皺眉,佛修擅長超度,對於這種東西自然是見過的,所以禪宗也有記載。

據說越強大的修者遺體,誕生出的幽冥鬼火蟲生命力越為頑強,其身上的鬼火也越強大,但是好像對逝者的靈魂之力有影響。

扶璃也將眉頭皺緊。

這魔道修者被仙道和佛道共同排斥,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阿彌陀佛,逝者已矣,屍身入土為安纔是正道,這種做法,有傷天和。”

繇蠡聞言輕嗤:“這是我們魔修的事情,用得著你個佛修在這兒說教?他們自己氣運不夠,壽命短暫,死後能夠為他化樂天的同道提供一份價值,應該感到榮幸纔是。”

這話說的,太讓人不舒服了。

“揍她。”

扶璃聲音涼涼如月下清水:“佛子,揍她,彆留手!”

說著地心火再次膨脹了一圈兒,攬月弓現於掌心,箭氣凝聚,無數的赤色火焰之花衝向蛛網,兩者相撞發出‘滋滋’的聲音。

念真見狀也一掌拍出,鎖定了繇蠡的氣機。

麵對同樣是化神中期的念真的攻擊,就算繇蠡自傲也不敢輕易承受,一拳轟出與念真對上,二人各自後退了幾步纔算穩住身形。不過這樣一來,扶璃的攻擊她就徹底躲不開了。

看著地心火形成的花蔓攀附纏繞,將幽冥鬼火蟲形成的‘蛛網’逐漸蠶食吞滅,旋即又化為漫天羽箭一個死角不落地封鎖了繇蠡的退路。

鎖清秋挑眉,這不是火焰版的落英繽紛麼,扶璃仙子的自創招式。

嘖嘖,明明也自創出來冇多久,現在就能舉一反三了。

五行天靈根就是受天道眷顧,修習任何屬性的功法就冇有排斥的,還能自行轉換,不像他,四象訣第三象都還……

忽然,鎖清秋腦海中靈光乍現,雙手結了個法印,默唸了一聲‘點石成金’。瞬間許多細小如牛毛的金屬性靈氣化成金針,藏在扶璃的羽箭之後,猝不及防地射向繇蠡。

這一招是《四象訣》第三象,金屬性的招式。

不過這一招原本並不是這麼用的,在那份功法記載中,用好了能夠調動附近的這些亂石懸島為己用,移山填海不在話下。

甚至都不叫‘點石成金’,而是叫‘地裂山摧’,是一招可以借用大地中的金屬效能量的招式。

不過靈根對功法的限製太大了,鎖清秋是火木雙靈根,所以很快學會了前兩招,後兩招卻根本冇完全學會。

而且就算學會之後,冇有靈根附加的對該屬性靈力的親和力,便需要結法印才能使出這種強大的招式。若是遇上強大的同屬性靈根的修者,使用起來便慢人一步。

所以剛剛那個什麼‘點石成金’,是他自己根據扶璃的自創招式瞎鼓搗出來的。看起來效果還行,就是略微弱了億些。

也不知道當初創造出《四象訣》這種強大功法招式的前輩,看到這一幕會怎麼想。

繇蠡確實被鎖清秋的幾支金針射中了,雖然傷害比扶璃的羽箭差遠了,但是侮辱性卻不比其小。

因為她根本看不上元嬰初期的鎖清秋,就算三人合力她也不相信鎖清秋能夠傷到她。她之所以對三人動手,除了從小被灌輸的對修仙者的敵意之外,還有對鎖清秋這張臉的覬覦。

在他化樂天,隻有強大的修士才能站在頂端,弱小冇有家世的修士是冇有人權的,所以她打算趁其不備,將其打暈帶走。

但是她還冇有實行計劃呢,就被這人傷到了,這可氣死她了。

或許是地心火中的火毒影響了繇蠡的情緒,使她本就不好的脾氣變得更加暴躁了許多。

隻見繇蠡咬牙切齒看向鎖清秋:“鼠輩,想不到你長得人模人樣的,卻竟做這些下三濫的事情!”

鎖清秋不知道繇蠡打得什麼主意,聞言還淡定地勾起一抹淺笑。

“誒,看起來魔修在讚美他人這方麵詞彙量略有些匱乏,對於在下這種美男子,要用美如冠玉、麵似堆瓊來形容。”

“呸,陰險狡詐之輩,你們修仙者都是道貌岸然的小人,我***……你***……”

扶璃三人麵無表情地一邊跟她對打,一邊聽她從上古誅邪時代,一直罵到他們來到流放之地。

不得不說,這戰鬥力確實不一般。

-領悟的很快。這次屠千和的第二式,看起來威勢更大,扶璃認真對待的同時也隱隱有些期待。而屠千和也冇有辜負扶璃的期待,一隻巨大的由雲霧組成蒼鯨從雲層飛出,鯨鳴之聲響徹雲霄,仿若孩童的吵鬨聲,卻帶著驚濤駭浪之勢。扶璃身上的炙熱之氣還未徹底散去,再次單手拈出一支箭,對準蒼鯨。就在這時,原本被忽略的,看起來以為是自少女身上的火焰內長出來的火焰之翼中央,突然抬起了一隻高傲的頭顱,正是之前屠千和所放功法形成的金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