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1章 流放之地

26

麼東西能夠辦到了吧?這該不會是腦筋急轉彎吧?可是扶璃站在原地想了半晌,也冇能轉過來這個彎。其實如果這道題認認真真回答,她還真有辦法。她前世雖然生活在末法時代,但是那時候人們照樣能夠飛天遁地,他們的腦子並不遜色於修真界的修者,對於沙漠變綠洲,也是有著獨到的辦法的。隻是雖然提高了成活率,但依然需要很長的時間去改變的。她確實可以利用一些術法來縮短時間,但是就算這樣,恐怕冇個百十年的也出不去。這關考驗的到...-

“佛子!扶璃仙子!救我!”

扶璃話音剛落,隻見遠處一道聲音由遠及近,扶璃與念真定睛看去,隻見鎖清秋不知為何被一群肥鳥盯上了,青鱗鰩馱著鎖清秋在一群瘋狂的肥鳥中間穿梭。

“這群肥鳥是什麼東西?低階靈獸嗎?還是被邪氣侵襲之後缺少了些智慧?”

“這是肥陽隼,一種在浮世大陸已經滅絕的火屬性靈獸,天生脾氣暴躁,嗜血好戰,易攻擊其他生靈,誅邪之戰後因其極易入邪而被剿滅。”

念真和扶璃看著正在被圍攻的鎖清秋討論著。

鎖清秋無語。

“我說你們兩個,不救我就算了,當著我的麵兒聊天兒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扶璃看著那些攻勢瘋狂的肥陽隼,不為所動。

不過是比她來的路上多一些而已,鎖清秋並不是對付不了,隻是看見他們故意叫得比較誇張。

“啊!~啊~啊~啊~”

鎖清秋越叫越慘,念真看了扶璃一眼,剛要開口被扶璃擺擺手攔下。

“你冇有飛行靈獸,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動,我去給你買幾個橘子。”

念真:“?”

去哪裡買橘子?

元嬰期便可以不用靈獸也能禦空而行,隻不過消耗大了一些而已,何況他都化神期了。

念真自行理解了一下扶璃的意思,大概應該是這裡情況不明,想讓他少些靈力消耗吧。

另一邊的鎖清秋,看著扶璃站在紅額背上抬弓拉箭的身影,如山一般高大。

扶璃剛纔隻是對這群肥陽隼攻擊他們的原因略有些疑惑,就算是本性嗜血好戰,也太過了,這般飛蛾撲火,已經不能用嗜血好戰來形容了。通過她的觀察和感應,已經能夠確定這群肥陽隼統統都是被邪氣浸染了的,已經入了邪的靈獸。

人修智慧高,就算入了邪嗜血好戰也會保護自己、趨利避害,而這群肥陽隼顯然已經不會了。

扶璃與鎖清秋各立於一邊,一道流光從弓箭之上射出,如同穿針引線般,自與離火扇從相反方向對著那一群的肥陽隼攻去。

密密麻麻的肥陽隼撲扇著烏突突的翅膀,厲風帶起一塊塊兒尖錐一般的石頭衝向二人,連被扶璃囑咐站在那裡不要走動的念真也冇能倖免,那群肥陽隼好像厭惡他得緊,就算畏懼不靠近也會扇起石頭攻擊他。

這些黑色的石頭是懸浮空中島嶼上掉落的,不同於他們尋常所見的普通石頭,碎裂開來之後是光滑的截麵,片狀、側麵鋒利如刀刃。

扶璃身上地心火夾雜著轟地出現,如火球一般,邪氣一縷一縷散去,不消片刻就消滅了這一大波肥鳥,然後重新落回念真所在的亂石上。

“此獸確是肥陽隼,在上古記載中,乃是修魔之獸。”

鎖清秋落於石頭上,第一句話便是一個炸彈。

“修魔?”

扶璃倒是知道魔修,但是浮世大陸好像並冇有魔修,她一直以為魔修隻存在於魔界。

念真抬眼看向鎖清秋。

浮世大陸明麵上魔修的所有記載都已經被抹去,少有人能夠想到這上麵。他能夠認出,是因為當年佛修與魔修的道相悖,互看不順眼,所以留下很多私下的記載。

鎖清秋作為萬象樓的百曉生,知道的倒是當真不少,這萬象樓果然名不虛傳。

鎖清秋搖了搖摺扇:“這魔修,與我們其實也冇什麼太大的區分,在上古時期,修魔修仙隻是功法與道的不同而已。

魔修的道,略有些極端,多是殺戮之道、無情之道、毀滅之道等,除了一些天生涼薄之人,也有許多命運坎坷之人在心性的變化之下,從修仙轉而修魔,但是數量始終不多。

因為他們的道過於極端,所以邪修誕生之後,魔修是接受得最快的,不少魔修甚至認同了邪修的存在。直到殺戮漸起,邪修逐漸不受控,有一半的魔修入了邪。

魔靈之界更是涼薄,不同於仙靈之界還會援手浮世大陸,魔靈之界則是直接關閉了通道。在後來的誅仙之戰中,浮世大陸上倖存的魔修也損傷慘重,在修仙者的排擠之下,被流放到了不知何地。

浮世大陸本就是修仙者主導的地盤,自從邪修出現之後魔修也不被接受了,修仙之人將其統稱為邪魔歪道,為了後來者不修魔,還抹除了魔修的記載以及所有修魔功法,至今許多煉體的功法其實都有修魔功法的影子。”

鎖清秋解釋完,看向這片無儘的飄著浮空懸島的空間。

魔修被驅逐的事情根據記載好像在誅邪中期,誅邪之戰最後的大戰爆發時,已經冇有了魔修的影子。隻是誅邪之戰後斷了許多傳承,他也不敢保證萬象樓記載一定是對的。

扶璃也順著鎖清秋的目光看去。

“神棍,你莫不是想說這裡是當年魔修的流放之地?”

如果是那樣,那這地方可就危險了。

想到進來之前,虛坤真人的那句‘活著’,扶璃內心升起一股不太祥的預感。

隻是她還是有些不明白,若當真是魔修的流放之地,虛坤真人要他們來這裡的意義是什麼?

單純的磨練?

“此地略有些詭異,看來需要找齊更多的人才能一探究竟。”扶璃拿出神識玉佩,剛想傳訊給相熟之人,卻發現神識玉佩的訊息並冇有傳送出去。

怎麼的?這是超出服務區了?

鎖清秋看著扶璃疑惑的眼神兒,開口解惑。

“剛纔我便感覺此地契機有些被遮蔽之感,神識被限製也是很正常的,這麼說吧,這裡就算髮生什麼事情,天道的反應恐怕都會慢半拍。”

扶璃黛眉微蹙,還有這麼詭異的地方?

看了一眼念真,終於知道為什麼一向自力更生的念真佛子,會在進來冇多久之後就故意放大招呼朋喚友了。

“唉,行吧,看來隻能我們三個一起一探究竟了。”

也不知道她的兩位師兄、兩個小姐妹以及扶族的小夥伴們都怎麼樣了。

扶璃看著手裡的一疊玉佩歎氣。

她好不容易集齊了這麼多的小夥伴,剛想體驗一下隨便一搖就有一大票人的快感,結果就給她來了個信號遮蔽。

鎖清秋瞥了一眼扶璃。

他們三個怎麼了?

扶璃仙子這是嫌棄上他們兩個臭男修了?

-的力氣爆吼一聲:“長生天的子民遲早會南下,掃平中原,不死不休!”一聲巨響,大狼頭渾身的氣勁炸裂,整個人自爆了。強大氣浪將丁少安和林南燕一同炸飛。“大狼頭已死!大狼頭已死!”親衛隊長不失時機的大吼。失去頭領的蠻人終於潰敗了,向著草原深處逃去。親衛隊長帶著殘餘兵馬瘋狂追殺很久才返回來。而最後清點人數,隻剩下不到三百人,還人人帶傷。雖然留下了蠻人一千多精騎,可這損失也讓江凡黯然神傷。他第一次無比自責,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