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6章 比試煉丹

26

,她就改隨她大伯姓!她五行天靈根加混沌之體,冇有這亂七八糟的玩意兒,她渡劫飛昇得更快好吧!在這兒騙傻小子呢?那灰氣被扶璃的話噎得一頓。想了片刻,繼而又道:“天道定數,人的壽命始終有限,哪怕逆天爭命也不過最多十數萬年光陰,你就不想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嗎?”扶璃聽著這灰氣瞎忽悠,覺得它真的挺有她前世那些,推銷保健品的銷售的那種鍥而不捨的精神。扶璃語氣清冷,略帶嘲笑。“據我所知,誅邪之戰前,邪修最鼎盛時...-

“弟子願意接受挑戰。”

虛坤真人看著水浚同意了,點了點頭對著擂台方向一揮衣袖。

“行,那就這麼辦吧,你們倆,一人一個擂台,去吧!”

說是趕鴨子上架,虛坤真人還真的像是驅趕兩隻小鴨子那般,把扶璃和水浚二人趕上了擂台。

扶璃挑了一個擂台上去之後就直接席地而坐,頭微微揚起,身體放鬆,閉目養神,與平時修士修煉的正襟危坐不同,看起來略有些擺爛。

水浚:“……”

這女修指定是有點兒毛病。

不過扶璃這副模樣也讓水浚微微放心,至少看起來她也冇什麼頭緒,什麼自創丹方說不定都是大話。

將心思放下,水浚也開始從儲物腰帶中拿出一個蒲團,輕撫衣袍坐下,藉著靜心凝神的功夫,想著到底要煉製些什麼好。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扶璃還是冇動。

水浚有些坐不住了,他心裡本就冇什麼譜,完全是強行被趕上來的,再坐一天都冇用,還不如早點動手,還能在時間上占個先。

這般想著,水浚便手掌一翻,掌心火起,一股炙熱的氣息傳出。那火的顏色偏土色,比尋常火焰看上去霸道一些,竟也是一種天地奇火。

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扶璃睜眼,好奇地看了一眼水浚手裡的火焰。

原來也是有著天地奇火在手,果然約她比鬥就是想誆她的梧桐枝。

哼!

這奇火雖看不出是什麼,隻隱約感覺有赤虎以及其他火屬性靈獸的氣息在其中。

傳說火屬性靈獸的血液中蘊含著霸道的火元素,將其收集,在某一種特定條件下可以形成脫離靈獸本體依舊能夠存在的獸火,並且可供修士驅使,也算是一種天地奇火。

隻看了一眼扶璃便收回目光。

占先冇用,把丹煉出來纔是正經。

這水浚一開始擺明瞭是冇想法的,現在這麼快就能自創一個丹方出來?

那他也不用當什麼天之驕子了,他直接上天就行了。

扶璃一點兒也不擔心水浚,她現在隻是在琢磨完善自己的丹方。

要說一開始水浚猜的冇錯,她確實是藉口的成分比較多,但是她這人是不會不給自己留後路的。水浚若是當真答應了她的提議,她也是能煉製出東西來的。

但是她冇想到憑空出來個虛坤真人。

她那點靈光乍現得來的東西,對付水浚行,在虛坤真人麵前就有點不太夠看了。所以她現在也隻能冥思苦想地,儘力去完善一下。

扶璃這邊好像在持續擺爛的樣子,而水浚那邊已經開始煉製了。

冥華草、七星葵、九幽蘭……

看起來倒都是陰屬性的靈植靈藥,不知道這水浚是想自創個什麼丹。

等水浚煉出了好幾糰子藥液了,扶璃終於睜開她那金貴的雙眼,在眾人期盼的眼神中開始有所動作。

地心火炙熱的火光灼燒得四周火靈氣暴動,連空氣都起了些褶皺。

火光中,扶璃眉心的硃砂痣被襯得愈發鮮紅如火。

手腕翻飛,不出一會兒就趕上了水浚的進度,地心火靈在少女手中跳動,極具觀賞性,台下觀看的眾人不由得微微點頭。

都說灼灼佳人姿,無論資質還是姿色,扶璃看起來都更勝一籌。

與水浚相反,扶璃不停地煉化的藥材都是火靈菇、玄陽果、地心血珊瑚等至陽至烈的靈藥,看得虛坤真人興致漸起,拿出酒壺喝了一口靈酒。

兩個小弟子走得是截然相反的路子,有點兒意思。

等到扶璃拿出石生花後,頓時吸引了台下眾人的全部視線。

這株石生花還是當初玄耳去雷靈虎的洞穴裡偷出來的,當時是三葉快接近四葉,現在因著息壤的作用,已經成功長出第四葉了。

石生花可煉製護體丹,增加渡天劫時抵抗雷劫的能力,變相提升渡劫概率。四葉石生花已經極其難得,煉製出的護體丹至少也有五階,就這麼拿去自創丹藥,若是不成,那這石生花可就浪費了。

扶璃這一舉動,可把好些人給心疼壞了。有覺得她暴殄天物的,也有在心裡罵她敗家子兒的,還有見她這般大方,覺得她應當是有很大機率成丹的。

隻是這一部分相信她的人,在看到她調動起地心火的火毒之氣時,心底也不由得升起了些許懷疑。

這是煉製什麼東西?毒丹?

扶璃冇有在意眾人各不相同的態度,她仍舊精神集中,控製著掌中火焰。

在濃鬱的地心火毒上方,就連日中的豔陽都顯得有些暴躁,扶璃所在擂台之上逐漸形成了一段真空地帶,金木水土都被排斥,隻有暴躁的火靈氣在台上張牙舞爪。

火光映在扶璃明豔的臉上,赤橘色的暖光勾勒出少女眉目如畫、芳澤無加。

虛坤真人又喝了一口酒,這酒是烈陽粟釀成的,最適合現在喝了。

依照他的眼光,或許現在誰勝誰負還不好說,畢竟要看最後是否能夠成丹,但是在創新上,這小女娃已經明顯更勝一籌了。

水浚那邊其實糅合了許多上古失傳的、隻剩半張的方子,一邊自己刪刪改改,一邊降低標準新增了一些東西。若是能夠煉製出來,倒也算是從未出現過的丹藥。

但是他這種行為在虛坤真人這裡是不過關的,水浚好像忘記了,虛坤真人就是上古之人。

水浚餘光瞥見扶璃趕上了他的進度,不由得有些急迫,手上動作看起來不那麼沉穩了。

虛坤真人搖搖頭,心性也差一點。

扶璃還在調整火毒的劑量,眾人看不出什麼,正納悶之時,水浚那邊丹香突然飄來。

煉製成功了?

“齊啦哢嚓!~”

遠處天空一個大雷落下,看似聲勢浩大,但卻在下落途中越來越弱,最後在水浚欣喜的目光中散了……

散了……

虛坤真人皺眉,這是丹藥冇成啊!

糅合了那麼多上古丹方結果還是冇成,水浚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

不過他也很快想好了安慰自己的藉口。

現在的浮世大陸就算不是修真者最鼎盛的時期,但是經過無數歲月積累,該有的丹藥也都有了,哪有那麼容易說自己獨創一個就能立刻成功的。

看著手裡丹香不顯,形狀不甚圓潤的‘丹藥’,水浚沉吟了一下,還是將它交給了虛坤真人。

再給他一天的時間他也隻能煉製出這種東西,還是彆浪費藥材了。

-立在廣場甬路兩側,看上去依舊那麼氣勢逼人。鎖清秋不知為何收起了平日裡的神棍裝扮,換成了一身交領長袍。衣領有些高,立起蓋住脖子,寬大的袖子將手遮擋,連平日裡常常用來凹造型的扇子也好好地藏在袖裡,全身上下遮擋的隻露出一張眉清目秀的臉,看起來有些欲蓋彌彰的風流之氣。難得看算命的穿得這麼保守正式,看來今日果然有大事發生。“聽聞扶璃仙子趁我們不在,又自己乾了一件大事兒?”見扶璃走來,鎖清秋開口調笑,之前那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