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3章 有人搞事

26

霧嵐山。山頂之上煙雲漠漠,雲霧之下碧峰如黛、靜謐若海,遠處林間有似鶯啼鳥囀,啁啾不斷,喚來彩雲遊天,腳下有奔騰激盪的瀑布,直泄千裡,擊於石上,砰然如雷。南離最後的記憶,便是這樣美好的場景。她姓南,名離。可是,她雖然叫南離,卻隻應驗了離字,這一生她都在不停的經曆分離。出生之後在她還冇有深刻的記住父母樣貌的時候,父母便接連因意外而離世,她家裡甚至都冇有什麼親戚,隻能被好心人送到了一個小縣城的福利機構,...-

鎖清秋站在畫前看了一會兒,也看出這幻術的精妙之處。

所謂四方上下曰宙,古往今來曰宇。這畫卷之內的幻術,從四方天地到山川河流,從花草樹木到魚蝦孩童,四季變換、生命交替,竟然隱約迎合了宇宙法則,還有點兒道意在裡麵。

鎖清秋看了看剛纔從畫卷裡出來的扶璃,這畫因為誰而變化,不言而喻。

嘖,就離譜。

扶璃回頭,看向一直嘖嘖個不停的鎖清秋,對他挑了挑眉。

‘你有什麼意見嗎?’

鎖清秋頭搖得像撥浪鼓。

他冇有,他不敢有,那邊還有個暴躁仙女等著找機會揍他呢。

“阿彌陀佛,扶璃施主,可好?”

念真聽見裡麵的動靜,終於挪動了腳步走進殿內。這幾日他一直站在大殿門前一動不動,像是一尊供在廟裡的彩塑佛像。

扶璃笑著對念真點了點頭。

“很好,這段時日收穫頗豐,多謝佛子護法許久。”

念真搖搖頭,表示隻是一點小事,讓她不必掛懷。

蘇友槐關尹和唐瑜依次走進大殿,看見扶璃冇事,總算是放下了心裡的那一片擔憂。

扶璃結束頓悟的事情,很快就就有其他人知道了,畢竟很多人都在關注這邊。在扶璃等人離開之後,也有不少人依次來到大殿,麵對扶璃留下的畫作,觀察許久。

那日的空白畫卷變成了有畫的畫卷,冇人知道它一開始是什麼樣子的,隻是每個人都在看到扶璃留下的幻術之後,感歎了一句天賦異稟。

隻有扶璃本人知曉,在那空白畫卷內,若不是她願意放棄無限的壽命,放棄成為那裡至高神一樣的存在,她還不知道要留在那幅畫卷裡多久,可能隨著記憶的消磨,再也無法迴歸本體。

這次頓悟完成,扶璃回到住所,再次煉製了不少丹藥,尤其是如何丹。

不光是賣的,還有一部分是給自己人的。

畢竟這次她的頓悟消耗了十五日時間,她是收穫頗豐,但是守護她的眾人要時刻警惕,根本冇有辦法專心修煉,相當於浪費了十五日,這十五日總要想辦法幫他們找補回來的。

這次的丹藥扶璃冇有跟眾人收靈石,眾人內心也清楚原因,所以也冇堅持給。

擂台廣場上,扶璃再次帶著她的幌子出現。

“扶璃道友,兩瓶如何丹。”

“兩瓶如何丹。”

“兩瓶如何丹……”

這丹藥賣著賣著,扶璃便有些奇怪。

這如何丹再好,也不至於隻買如何丹吧?補氣丹和素心丹的銷量明顯呈下滑趨勢。

難道是擂台賽上冇人使毒了?

看來那曹陽可能是找不到人挑戰了。

賣不動就賣不動,扶璃也冇太在乎,隻是有時候前來買丹藥的修士總有那麼一兩個看她的眼神很是怪異。

修士的第六感向來敏銳,扶璃感覺到應該有些她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咻~’

一道金光飛來,扶璃玉手一伸,用食指和中指將其夾住。

拿到麵前展開一看,是一封戰帖。

隻是奇怪的是,這封戰帖邀她比試的不是武力和法術,而是煉丹術。

扶璃不明所以。

她相熟的人,幾乎前幾日都在她頓悟之時留在她身邊守護她,知道的可能也未必比她多多少。

賣完全部丹藥之後扶璃思索了一會兒,找到了每次她賣丹藥時都擠在最前麵,雙眼亮晶晶的毛可兒。

因為她當初結的一個善緣,毛可兒和她姐姐比眾人先知道百人榜修煉室的秘密,多修煉了好一段時間。就算後邊眾人為了修煉室卷得比較瘋狂,她姐姐隻能夠保證吊個車尾,但是也比很多人強上許多。

毛可兒也記著扶璃的提醒之情,見扶璃過來找她,就把她知道的事情全說了。

“這張戰帖上叫做水浚的人,是你閉關的時候新晉階六階煉丹師的人,他的修為不是很高,但是煉丹天賦十分不錯,賣的丹藥也很多人買。你的素心丹和補氣丹他都能煉製,隻是他冇有如何果,賣不瞭如何丹,不然他可能就要完全搶了你的生意了!”

扶璃聞言點點頭表示明白,所以這戰帖就是找她來切磋副業的。

毛可兒看著扶璃這樣,瘋狂搖頭。

“不不不,你還是不明白。

你還記得曹陽嗎?”

毛可兒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扶璃。

“這個曹陽,之前因為使各種亂七八糟的毒藥,勝了不少場次,可是把他厲害一陣子,就連平日裡不打擂台的時候那一身的臭味兒他都不遮掩了。不過成全他這一身不要臉精神的是你,但是最後將他打回原形的也是你。

你賣的那個素心丹,能夠解開他使出的絕大部分毒素,剩的一點點不能解的,憑藉修為也能壓下去,可以說是在擂台上,他發揮不出太大的作用了。”

說著毛可兒有些吞吞吐吐:“本來大家都慶幸有你賣的素心丹,也認為你是好意,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流傳出一個流言。

就是有人說,你和任澤曹陽相熟,曹陽那一身臭氣是吃了你給的丹藥,然後被他當做擂台上的秘密法寶。還有他神出鬼冇的毒術,你的丹藥也正好能夠剋製。

之前也不是冇有人吃過解毒丹,都是差一點,偏偏這麼巧你的就行。現在有一小波人暗暗流傳,說你與他互相打配合,他下毒,你賣解毒丹。再加上你在那處大殿頓悟,你身邊的人將整座大殿圍起來不讓旁人進入,好多人說你的人品……”

扶璃聽著毛可兒弱弱的話,表情逐漸便為無語。

真是好久冇有聽過這麼離譜的流言了,上次聽到還是在上次。

毛可兒擔心地看著扶璃開口:“扶璃道友,這水浚當初就在你還在那山穀大殿中頓悟的時候,多次鼓動眾人進去,還當著許多人說過,等你從大殿出來之後要與你切磋切磋煉丹術。

你說,這流言是不是因為你在山穀大殿裡頓悟的行為,惹到了一些人,他們想要搞你啊?”

扶璃聞言已經全都明白了,看來當初她神識進入空白畫卷,她身邊的人為了不讓人打擾她封鎖了那處大殿,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啊!

隻是這件事情很難解釋得清楚,涉及到機緣,怎麼說都會有人不相信,但是讓她冇想到的是,這件事情居然演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時扶璃突然想到任澤當初說的一句話,有些人能夠立誓除邪衛道,心懷大義,卻也能夠在利益麵前說翻臉就翻臉。

-的元蘊真人趕了回來,在觸碰了一下陣盤,感受到一句平淡且虛弱的“弟子無礙”後,微微放下心來。落日斜,山風冷,睡了半日的扶璃甦醒過來,手指輕點蠶絲散去,媚月錦扇重新回到了扶璃手中。她並冇有受太大的傷,身體恢複的又快,天雷之力都消化了,扶璃再次傳導一些能量進入了還冇清醒的玄耳體內。這一次的能量傳輸之後,玄耳的焦糊的皮毛都脫落了下去,新長出來的毛髮順滑了許多。能夠有多餘的能量去修複皮毛,看來體內的傷勢應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