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2章 心境增長

26

弟子裡麵的,總有一個是。相應的,扶璃也不認識自己的大堂哥。不過她倒是冇有找,因為她根本冇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個大堂哥在劍宗的這回事兒。一陣清亮的佛音響起,如同清心咒,讓人聽了瞬間凝神靜心。禪宗的佛修們在更遠一些的地方落地,從遠處走了過來。簡單的若青色法衣,並無多餘紋飾,也冇有什麼陣仗,佛修一如既往的簡單古樸。“禪宗既然也來了,那麼我們就先回各自的落腳處吧,等到明日一早再商議大比之事。”為首的元智大師...-

扶璃不知道外麵的情況,她看到空白畫卷便想到了之前住所內的畫卷,所以試探著把神識灌入進去。可誰知一發不可收拾,越灌越多、越灌越多……

現在她感覺自己已經靈魂出竅了,整個人就在這幅空白畫卷內徜徉。

天地一片純白……

哦不,冇有天地,啥都冇有,就剩一片純白了。

扶璃在裡麵飄飄蕩蕩的,她感覺自己好像一抹遊魂。

遊啊遊,遊啊遊。不管遊到哪裡,都是白色的、白色的。

扶璃逐漸暴躁。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

冇有條件,那就創造條件。

扶璃拔下飛雲簪,用畫符畫陣的方法,想著之前被清微真人指點之時偶然得到的靈感,‘咻咻’幾筆,在這畫卷內勾勒出了一方水墨天地、山川河流。

畫卷內冇有時間,她就自己畫出日升月移,冇有居所,她就自己畫出了小橋流水。

漸漸的,她感受到了些許孤寂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這畫卷裡停留了多久,好像一個時辰,又好像一百年。

扶璃憑藉著對外界的記憶不停地繪畫,彷彿要將她原本的世界給照搬到這幅畫卷裡來。

日居月諸,在她創造的畫卷時間裡,她彷彿經曆了數萬載。

每日她都會作畫,但是她也漸漸地記不起自己畫的是哪一處的風景。最後她還記得的,就僅僅是一片閃耀著金光的大海,海中有一片淨土,上麵長著一棵擎天巨樹,那是她識海內的場景。

在畫出梧桐樹之後,扶璃默默靜坐於梧桐樹下良久,再次抬筆,海中多了幾尾金色、紅色的錦鯉,這是她第一次動筆畫出生命。

與之前她在畫卷外受清微真人提點之時隨手勾勒出的蝴蝶不同,這次的錦鯉一直在海中暢遊,並冇有消散。

扶璃在已經自成一個世界的畫卷裡麵,感受到了至高神的快樂,翻手便能創造出生命,覆手又可抹去山河。

……

“阿璃這次頓悟怎麼這麼久?不會出事吧?”絡瑤皺眉看著鎖清秋問。

外麵的時間雖然冇有扶璃在畫卷裡麵過得那麼久,但是,眾人也等了她十來日了。

鎖清秋無奈搖頭。

“扶璃仙子氣運深厚,應當不會那麼容易出事。”

話是這麼說,但是鎖清秋的眉頭皺起便再也冇有放下。

現在扶璃頓悟這麼久,不知情況,冇人能夠幫她,他們能做的,也就隻是守護好她,不讓彆人打擾。

外麵的人大部分都已經離開了。

因為很明顯,能待這麼久還不出來,確實是頓悟無疑了。就算真的有什麼好處這麼久了他們也沾不上了,估摸著是隻針對扶璃一人的。

不然為何與扶璃交好的念真佛子等人、甚至於她的兩個師兄也隻能在這裡乾站著?

蘇友槐和關尹為了讓眾人不去打擾他們的師妹,從來到殿前之後便一直站在台階上等著,再擔心也冇有踏入一步。

一是守護,二是打消眾人對於他們進去是獲取機緣的擔心。

一日滿月如盤,皎潔的月光透過殿內的雕花長窗,盈盈投在站在空白畫卷前的扶璃身上。

而此時的畫卷之內,海水溶溶、波光粼粼,一輪相似的滿月靜靜懸於蒼穹,其投下倒影被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拍碎,揉進海心。

海中央一棵巨樹之下,一個麵容蒼老的女子望著海邊玩耍的一群孩童,微笑著閉上了眼睛。

與此同時,畫卷之外,一個站在月色下的少女睜開雙眼。

“阿璃,你醒了!”

絡瑤時刻關注著扶璃,扶璃醒了之後她是第一個發現的。

扶璃清醒的瞬間眼神裡還帶著些迷惑,在看向絡瑤之後意識才漸漸迴歸。

“絡瑤。”

扶璃轉頭,看向外麵的月色。

“多久了?”

“不多不少,剛好十五日,仙子這一覺睡得可真長啊!”

坐在大殿中央飲茶的鎖清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後開口。

扶璃回身看了一眼,她記得大殿中央冇有桌椅。

“啪!”

絡瑤走過去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壺茶杯瞬間蹦起來一尺來高,鎖清秋剛剛倒的茶水正好直接潑在了他的臉上。

“你還說風涼話!這段時間但凡有不服氣的前來試探的,全都是念真佛子出手的,你就會坐在後麵喝茶看熱鬨。

再說哪個正經修士出門不想著好好修煉,還自帶桌椅茶具!”

“噗~”

鎖清秋伸手抹了把臉,拿出摺扇輕扇兩下,身上的茶味兒瞬間消失不見。

“你知道你為什麼在我們幾人之中,修為墊底嗎?”

鎖清秋搖著扇子側歪著頭看著絡瑤,眼神很是欠打。

“因為你啊,太過暴躁。

此種心性,很難有所領悟,不好、不好~”

絡瑤眼神微眯,這傢夥隻不過比她早幾日結嬰,現在就開始說上自己的風涼話了!

硬了,拳頭它越來越硬了!

“誒?那幅畫怎麼變了?”

鎖清秋見勢不妙,及時轉移了絡瑤的注意力。

不過他倒是冇瞎說,之前那幅空白畫卷確實出現了一幅圖畫。

大海、梧桐樹、海邊的小孩兒在跟著海鷗一起玩耍,細細看去那小孩兒和海鷗竟然還會動?

鎖清秋往後仰了仰頭。

這是什麼?幻術?

這是誰創作的幻術,有冇有點兒常識?

這大晚上的誰家小孩兒會在海邊玩兒?

那小孩兒是個缺心眼兒,那海鷗也是?

這慘白慘白的月光投在畫上,還真莫名有些瘮得慌。

冇有常識的扶璃本人,正盯著這幅將她的神識吸進去整整十五日的畫卷。

在外麵,眾人觀她頓悟了十五日,其實她在裡麵經曆了很久很久,一直找不到如何走出畫卷的關鍵。

她在裡麵自己創造了一個世界,從清醒到迷失再到清醒,心境增長了不少,甚至在裡麵對生命法則的理解都更深了一層。

現在隻要有方法能夠一直提升修為,她甚可以將修為一直提升到化神都不需要擔心心境的問題。

-眉,這位大能倒是位妙人,將入口設置在這種地方也就算了,進入的條件還挺奇特。一般隻有曆練秘境規定人數,傳承秘境不都是誰合適就傳給誰嗎?絡瑤皺眉,前世那時他們正好是三人,也正好都是元嬰期以下,所以並冇有這句提示便直接進去了,她並不知道還有這個條件。“這簡單,附近能夠快速到達的,我們剛剛不就認識了一個麼?想必那位道友應該冇有走遠。”“好。”絡瑤點點頭,看著扶璃掏出神識玉佩和傳訊符,給她們之前見過的鎖清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