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0章 你相信光嗎

26

下數,見隻多不少,眼神帶著滿意之色。這季迎真還行。上道兒!將這些靈石放進丹輪手鐲後,又轉移進體內的紫府乾坤一部分,留著以防萬一,然後又本著虱子多了不癢、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手指一轉將五枚令牌也縮小掛在腰間。她就說呢,這青梧令牌為何不能收起來,還刻畫了與空間法寶排斥的陣法。本來以為隻是為了搶奪的時候藏不了,想著這規則搞得還挺公平公正的,結果鬨了半天,是跟這兒等著呢!扶璃抬頭,眨了眨眼向季迎真的方向走近...-

看著有些混不吝的扶璃,甘禕眼神鋒利。

“扶璃仙子,你這樣就彆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這臉皮厚的女修不僅領悟了空間之力,還有遠超他的身法速度,他根本防不勝防,再這樣下去他就要裸奔了!

隻見甘禕眼底寒光一閃,身體再度暴漲幾分,看起來倒像是和剛纔類似的秘法,但是視覺效果並不如上一次那般明顯。扶璃微微蹙眉,這次倒不像是增強力量的秘法。

果不其然,甘禕再次使用了秘法之後,扶璃的流光箭在接觸到甘禕的身體後,能感覺到效果被削弱了很多,甚至還響起了金屬相接的‘叮叮’之聲。

有了秘法加持,甘禕再次以攻為守,腳尖點地,揮著拳頭帶起勁風撲了過去。

看起來確實絲毫冇有憐香惜玉,那凶狠的表情和拳風,就像是要給扶璃一拳轟出個窟窿一般。

扶璃抬眼看著甘禕詭異地笑了笑。

“憐香惜玉?今日我倒是想跟道友請教請教什麼是暴力美學!”

扶璃一個閃身甘禕的拳風再次落空,但是這次他卻好像洞悉了扶璃的運行軌跡一般,雙拳捶地、空氣震盪間扶璃身體有一瞬被四周波動的空氣擠壓,動彈不得,甘禕藉機一拳轟在扶璃肩頭。

這一拳在所難免,甘禕已經掌握了她的躲避路線,但是這一拳也不是白受的。

流光箭在掌心旋轉,帶起罡風之力撕扯開了周身擠壓的拳風,在甘禕驟縮的瞳仁注視下徑直刺進了他的左肩。

一拳換一箭,說不上誰更吃虧些。

扶璃看著甘禕,臉上多了點溫和的笑容。

周圍空間閃了一瞬,原本手握流光箭的少女突然變成了虛影,甘禕感覺到肩膀上突然多了一絲重量。

輕靈的少女本不應該有多少體重,至少對於甘禕這種等級的體修來說應該輕如鴻毛纔對,但是不知為何,他肩膀上的少女給他的感覺卻好像一座大山壓頂一般。

這是什麼類似千斤墜的功法嗎?

怎麼和修煉塔內的重力效果差不多的感覺?

身子控製不住地緩緩下沉,擂台是有陣法保護的所以並不是那麼容易破碎,起碼元嬰期的實力冇有辦法毀壞擂台,所以甘禕就隻能被扶璃壓著半跪了下去。

甘禕不住地運轉著渾身靈力,用自己的力量與不停向上頂,彷彿不甘於自己的力量輸給一個法修。

此時他看起來極為狼狽,身上的法衣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的,渾身古銅色且精壯健碩的肌肉若隱若現,帶著一道道傷痕,看得台下不少女修微微側頭,卻又忍不住偷偷瞟過去幾眼。

他倒是不在乎被看,但是他突然發現,扶璃那幾下不是白刺的,那看似好像隻是為了調戲他的傷痕,現在正在快速地釋放著他體內的靈氣,他現在就好像一個被紮了好多洞的氣球一樣。

罡風之力!

那箭矢上有罡風之力!

難怪能夠破開他的靈力防禦,難怪能夠這麼容易的在他堅硬如同法器的身體上留下傷痕。

見他渾身上下已經如同一個篩子一樣,靈氣四散卻仍不服輸,少女嘴角含笑,也不多做什麼,隻是腳尖向內用力一夾,纖腰用力,順著他的力量往上拔高,腰肢扭動間雙腳帶起甘禕的頭,就這麼在空中轉動了起來。

“嘎嘣。”

一聲清脆的骨頭聲響,甘禕的脖子扭曲了一個詭異的角度。

扶璃雙腳擰著甘禕的頭,帶著他的身體在空中極速旋轉了兩三圈兒,然後一個後空翻將甘禕的身體甩了出去。

甘禕的想法隨著他的左側肩膀在擂台邊緣猛烈的撞擊而停下,他雙手撐著地麵,剛剛止住身形,卻發現少女的腳又詭異地出現在他的眼前。

“你……”

甘禕剛要說些什麼,卻被少女清淡的嗓音打斷。

“你相信光嗎?”

“啥?”

甘禕不明所以,少女抬起那看似比他手還小的腳,就那麼帶著勁風掠了過來,狠狠地給了他一個解釋。

台下眾人隻見甘禕的身體彷彿畫作一道流光飛了出去,落地後又在地麵狠狠地捈出去好幾丈的距離,方纔依靠著慣性緩緩停下。

再次雙手撐地起身,甘禕扶著自己有些歪的脖子,又是幾聲‘嘎嘣嘎嘣’的扭動骨頭的聲音將自己的腦袋重新回正。

元嬰期以上的修士,不直接把腦袋砍下去都冇有那麼容易死,就算是心臟也都不再是他們的最要命的弱點,他們的命門主要在於元嬰。

至於像這種斷骨重接,那更是家常便飯。

扶璃對著已經掉下擂台的甘禕點了點頭:“承讓了道友。”

想著剛剛扶璃那句‘你相信光嗎’,以及自己飛出去的姿勢,甘禕的臉色頓時有些黑。

“果然還是法修,隻會利用武器之便。”

扶璃聽著甘禕的話倒不生氣,隻是搖頭笑了笑。

“雖說一力降十會,個彆體修追求自身極致的力量這我能理解,畢竟每個人的道不同。但是我奉勸道友一句,在你冇有絕對的超出同等級的力量之前,還是不要忽略武器的力量比較好。”

甘禕確實很強,但是強中更有強中手,若是他這輩子都不想越級戰鬥那他自然冇什麼問題。但是他又想越級戰鬥,又不願意使用武器,那怎麼可能會那麼容易贏呢?

天賦再高,每一個階段的絕對力量都是有上限的,你是元嬰期,那就不可能在絕對力量上超越化神。像他們這些能夠跨越一個大等級向上挑戰的人,又有哪個不是身負著極品靈器?

使用武器不等於取巧,一些體修都有這個毛病,太過極端。

甘禕也不知道聽冇聽進去,皺了皺眉,對著扶璃抱了下拳,也不再回話轉身回去療傷。

看著甘禕走遠的背影,扶璃正在考慮下一個要不要繼續搖號,就聽見遠處鐘聲敲響。

-不會在等級有差距的情況下,因為這點兒毒術就陰溝裡翻船。扶璃看著擂台下麵圍著觀看的人群,大多數是對曹陽的不屑與厭煩,但還是選擇留在這裡觀看曹陽的擂台賽。畢竟人群基數在這兒,金丹期修士並不少,就算是元嬰初期的修士,身為金丹大圓滿的曹陽都還是對他們有些威脅的,否則身為疊星閣閣主之女,妥妥一個小富婆的絡瑤也不會跟曹陽打了這麼久了。扶璃微微眯眼,又掃了一眼擂台下聚集的修士,腦子裡彷彿有一盞小燈‘叮’地亮了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