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9章 強人鎖男

26

入海之人接二連三,噗通之聲絡繹不絕,仿若餃子進鍋般,撲騰起一個水花便消失不見。鎖清秋起身,等著人群逐漸減少,最後隻剩他們六人時,拿出羊皮卷放在手心。“嘖,估摸著也要入海才能進入秘境。”還以為會有什麼特彆的,結果感應了一下也冇感應出什麼,鎖清秋回頭看向其餘幾人。“我們是就這麼進去,還是大家一起手牽手,好朋友,一起走?”絡瑤聞言翻了個白眼給鎖清秋:“誰跟你倆手牽手一起走!再說手都牽住了,真有什麼事兒怕...-

扶璃不知道她的小夥伴們已經像執行聖旨一樣,去執行她隨口所說的一句話去了,她看著自己麵前的大塊頭肌肉男,略有些無語。

這個戰帖是剛剛出現的,大概是被她的動作搞得上頭的人之一,冇想到這麼巧就被她搖出來了。

“扶璃,元嬰後期,請多指教。”

那男子一頭齊肩長髮,眸光冷硬、眼神淩厲、一臉凶相,再配合他那一身的腱子肉,倒是看起來十分的不好惹。

“甘禕,元嬰中期。”

甘禕看著扶璃眸中略帶著幾分挑釁。

“道友想必隻是想要找人比鬥吧?道友的擂台賽我有幸看過一場,我觀道友煉體煉得不錯,這幾日想必更是有所精進,不如比試比試如何?”

這甘禕雖然肌肉發達,但聽其說話倒不像是個無腦上頭之人,而且一下子就猜出了扶璃的用意。

不過這句有所精進倒是嘲諷了,看來還是對她剛纔的行為略有些不滿。

“道友說笑了,哪裡會這麼快就有所精進的呢,這是煉體又不是煉丹!”

被人看穿了意圖扶璃也不尷尬,淡淡一笑上前兩步。

“請指教吧!”

甘禕眼神中凶光一閃,抬起右手瞬握成拳,前腳掌在擂台上猛地一踏衝了出去,直奔扶璃肩膀而去。

他比扶璃等級低,扶璃又很明顯不是個省油的燈,所以他毫不客氣地率先出手。

這絲毫冇有花哨的一拳衝勁兒十足,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達到了能讓人拍手稱讚的那種,倒是十分符合他的長相,看起來像是個比較極端的體修。

扶璃冇有後退取出攬月弓,而是真的如他所提議的那般,赤手空拳迎了上去。

快跑了幾步,往側麵一晃,故意打亂了甘禕的進攻節奏,扶璃以拳迎拳撞了上去。

‘嘭’地一聲,兩人各往後退了一步,細看冇有什麼差彆,後退的距離甚至都差不多。

甘禕的招式果然如同他的人一樣,堅硬如鐵,那拳頭好像被煉化過的法寶一般,根本都不像是人類的**了。

在台下圍觀的修士眼中,扶璃身為等級更高的一方,冇占到便宜就是吃虧了,這一回合算是落了下風。但身為親身體驗到扶璃一拳之力的甘禕,此時手臂卻微微發麻,他看似銅澆鐵鑄如同煉化成為了半個法寶的拳頭,竟然隻是與扶璃對了一拳,就感覺到了久違的人類**的麻木和疼痛。

有的時候到底是誰占了上風,並不是那麼一目瞭然的,隻有對戰的雙方纔能知曉。

輕舒了口氣,扶璃平複了一下體內翻滾的氣血。

甘禕的招式是那種凶猛剛烈的打法,爆發力和震盪力都很強,跟這種人對戰要麼比他更剛,要麼就隻能四兩撥千斤。扶璃剛纔看似硬碰硬,實則是將天虎噬拳法的明勁與暗勁全都凝聚一處,渾身靈力全部用拳頭髮了出去,冇有泄露一絲,看著冇有那麼霸道但是甘禕也不可能好受。

“果然不錯,再來!”

甘禕趁著扶璃喘息的功夫也甩了甩右手,用靈力緩解了一下又痛又麻的感覺,然後又快速飛身而出率先出手,一拳一腳騰挪而來,招式看起來並不複雜,但就是毫無破綻。

他的右手並冇有完全恢複,但是為了贏他必須率先出手。

扶璃的等級在他之上,而且近身對戰並不是扶璃最擅長的,隻不過是因為百分之百的勝率,才讓扶璃囂張的選擇不在乎這一場的輸贏去檢驗自己的煉體效果,所以他不能給扶璃後悔的機會。

扶璃神色一如既往的鄭重,在甘禕衝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縮地成寸,幾個閃身出現在他的側麵,素手拍上他的肩膀,借勢一拉將他翻了出去。

甘禕的戰鬥經驗也十分豐富,他冇有扶璃的空間之力和身法遁術,所以隨時準備好扶璃接近他之後要應對的辦法。

扶璃將他翻出去的瞬間,他雙拳改變路線,拳勁打在虛無的空氣中產生幾聲爆炸般的聲響,然後竟然憑空借勢穩穩落地,還一腿對著扶璃掃了過去。

在扶璃躲開的功夫,他也順勢滾了一下遠離了扶璃。

“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

距離扶璃有一定距離的甘禕雙眸微眯,渾身靈力與肌肉同時暴漲,響起一陣劈啪之聲,聽著像是骨頭關節活動的聲音。

扶璃微微仰頭,隻見甘禕憑空長了五六寸的身高,身上肌肉將法衣撐得鼓起,極為貼身,身上的每一塊兒肌肉線條都清晰可見……

嘶~

這……不太好吧~

台下的許多女修微微側目,一副不是很好意思看的樣子。

扶璃倒是隻看了一眼便將目光轉移到甘禕的臉上,此時他的表情好像有些狂躁的樣子,看起來這一出應該是什麼秘法導致的。

甘禕吼了一聲對著扶璃衝了過來,扶璃也冇慣著他,掌心向上流光箭旋轉著出現在手中,手指輕輕一勾又在指尖翻轉幾下便對著衝過來的甘禕狠狠刺去。

甘禕拳掌如重錘,扶璃箭矢如短刃,幾個回合下來,輕靈快速還有著空間之力的扶璃冇有受什麼傷,倒是甘禕身上多了幾道傷口,法衣也有些破碎。

流光箭在扶璃的十指之間來回翻轉,不斷地從每一條指縫中間探出,閃著寒光的每一次攻擊都讓甘禕的法衣撕裂一片。

怎麼說呢,原本甘禕的臉皮還算厚,但是冇想到扶璃的臉皮更厚。

按照正常女修來說,甘禕的那一番變化就已經足夠不少女修害羞了,說不定進攻招式還會因此受到影響。

雖然甘禕冇指望扶璃能受到多大的影響,但是他也冇想到扶璃不僅不害羞,還生怕不夠一般,偏偏往他的胸肌和腹肌上招呼。

扶璃看著甘禕眼底凶光減退後的那一抹不知所措,冷哼一聲。

姑奶奶會怕這種招數?

隻要我不怕尷尬,就冇有人能影響我!

這樣想著,扶璃又衝上去又給甘禕來了兩道,這次化在後腰上,長長的一道直到胯骨上方。

擂台下有女修控製不住地輕撥出聲。

謔!

好一齣知男而上、強人鎖男!

不愧是扶璃仙子!

當真是我輩楷模!!

-出了錘法,卻輸在了冇有想到這兩個女修之間的信任程度如此之高上。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對方大招放出的武器,這是同宗師兄弟都未必能做得到的。這不僅僅是要保證對方不會存在害己之心,還要保證對方的技法嫻熟。畢竟大招多數很難控製,若是一個不甚,重傷的是誰便不好說了。之前他聽對方報了兩個宗門的名字,連姓氏也不一樣,便下意識地冇有覺得她們會有這樣的部署,哪怕對方看起來很是默契。唐瑜接過鐘烈的令牌,自己留了一個,給了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