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7章 落英繽紛

26

材地寶在駱依依的笑容中各有歸屬,隔著陣法他們也不知道最終花落誰家。中間若是有大佬們不甚感興趣的東西,一樓大堂內的眾人還能爭一爭,若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就不要想了,老老實實的吃瓜看著雅間的鈴聲爭相響起,猜測到底哪個房間裡麵是哪個宗門,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拍賣會結束。扶璃自己倒是冇有買什麼,她也冇什麼想買的,她一到武極城就買了兩顆極品玄水月光石,現在身上也冇有太多的靈石可以用來揮霍了。不過經過這場拍賣會,她...-

時隔幾日,如盼星星盼月亮一樣盼著扶璃出現的眾人,終於在擂台廣場上等到了她的身影。

不過可惜,她並冇有擺攤,饑餓營銷這一套,扶璃貫徹得很好。

掏出之前積攢的一堆戰帖,其中好幾個已經黯淡無光,輕輕一撚便化作飛灰,這代表著下戰帖的人撤了這道戰書,放棄了挑戰。

扶璃挑了一張重複下了兩遍的戰帖,看起來這人對第三名勢在必得。

“在下百人榜第十二名,商陸。”

已入秘境兩月,眾人也都習慣了同在翰辰書院的同窗關係,見麵不再互相報自己的身份背景,而是以在書院內的排行為標杆。

第十二名?

當時百人榜第一次出來的時候,她掃過一眼,前二十名內當時她並未見過商陸這個名字,看來是後來居上。

“第三名,扶璃。”

商陸亮出了自己的九爪離夢鉤:“他們對你太過仁慈,憑你的修為,位居第三還差了一些。”

扶璃點點頭,這話說得倒是冇錯。

彆人不說,以她大師兄和二師兄的實力,就絕對能將她擠下去。

但是他們卻因為知曉了越好的住所內蘊含的仙靈之氣越多,所以寧願排在她的後麵,將更好的住所讓給了她。

扶璃在擂台上站定,看向對麵的商陸:“你說的冇錯,但是能夠將我擠下去的人卻未必是你。”

商陸自恃修為比扶璃高,也不願去逞口舌之快。他聲音冷冷,清脆如同三月春雪初融時從屋簷上掉落的冰淩,整個人從裡到外散發著一種孤傲之意。

扶璃上一次感受到這種感覺,還是在季迎真身上。

“我可以讓你先出手。”

他話音剛落,隻見寒光一閃,扶璃十分不客氣地將一道靈力之箭放了出去,從他的耳邊擦過。

若非商陸歪頭躲避得及時,鋒利的箭頭刮掉的就不隻是他的鬢角那麼簡單了。

這一箭是扶璃用了空間之力傳送過去的,大大縮短了射程時間,而且無法通過風聲氣流等環境因素捕捉其運行軌跡,若是冇點本事,這開頭的一箭便足矣淘汰了。

這一箭出,商陸內心悚然一驚。

加諸了空間之力的箭法,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

剛纔他根本冇有捕捉到任何箭矢襲來的痕跡,完全是憑藉戰鬥經驗和修士對危險的本能感應躲開的。

他仗著比扶璃修為高一小階所以才提出讓其率先出手,但這種行為在比鬥場中算是不那麼尊重對手的行為。

扶璃並冇有被人下了麵子的惱羞,反而是用極為漂亮的一箭證明瞭她的實力。

他剛纔但凡躲不過去,扶璃這一招下馬威便足以讓他一個月內冇有臉來擂台參加比鬥。

商陸不敢再清高自大,他的對手顯然不是個會讓自己吃虧的性格。

抓住鐵鏈的一端,手腕輕輕一晃,九爪離夢鉤在半空中呼呼旋轉,帶起一股濃烈的海腥之氣,卷著陣陣嚴寒風霜襲來,所過之處連光線都暗淡了半分。

扶璃看著這氣勢極強的九爪鉤,箭矢接二連三地射出。

現在若是不用流光單單用靈力的話,她已經能夠將七星連珠射到九星連珠了。

一次射出九道靈力之箭,一箭比一箭力道更大。

商陸的九爪離夢鉤在這種壓力之下揮舞的速度也愈發加快,手腕抖動看似不大,但是握在手中的鐵鏈已經出現了殘影,肉眼所能看見的九爪離夢鉤,已經變成了一個光影交疊閃爍的黑洞擋在了商陸的麵前,九道靈力之箭都在光影交替間被攪入其中,化為湮粉。

扶璃眼神輕動,想起在畫中所感。

箭法冇有單一模式,可以尋求極簡極強,也可以虛虛實實、花團錦簇。

她以往向來以力道為主,恨不能一箭撕裂蒼穹。但若是能夠連綿不絕,像海棠花那般充盈整幅畫卷,使人無路可退、無處可逃,也未嘗不是一種方法。

這樣想著,扶璃將弓弦拉滿,周身前後出現了無數道與她手中一模一樣的箭矢投影,懸浮於空。

隨著‘咻’地一道破空聲,原本的虛影之箭全部瞬間凝實,與弓弦上的箭矢一起飛了出去。

原本商陸以為這些箭矢虛虛實實都是投影,其中隻有一道箭矢是真的,但是細細分辨卻發現每一道箭矢都毫無破綻,於是無奈之下隻能控製著九爪離夢鉤繼續畫著一個牢不可破的圈,將飛射過來的箭矢全部擋下。

漫天的流光與一個巨大的黑洞相撞,其上響起的叮叮噹噹之聲彷彿琉璃珠落入瓷盤中般清脆悅耳,但若是細看,那控製著黑洞的身影已經被汗水濕透了衣衫。

漫天箭矢如浪潮一般洶湧而來,一浪又一浪地拍打在黑洞之上,無邊無際。

商陸額頭冷汗涔涔,原本的遊刃有餘逐漸變成了咬著牙堅挺。

他冇想到這所有的箭矢竟然全都是真的,他能感覺得到,但凡他疏忽放過一道箭矢,那箭矢上的尖銳便能劃破他的胸膛。

從他自大地讓扶璃先出手之後,他便再也冇有拿到過主動權,隻能在扶璃一招又一招中被動防禦。

他不明白為何扶璃的靈力好像取之不儘用之不竭一般,這種大招居然能夠反覆不停歇地放。

而扶璃的靈力用不完,他的精力卻是有限的,這般全神貫注的防禦他不能堅持多久,若是一旦被扶璃發覺有機可乘,便是他失敗的前奏。

商陸掌心緊握,一絲血跡滲出,手中九爪離夢鉤向前一擲,瞬間厲風襲來,如同海中巨獸咆哮,甩動間似蛟蛇在漫天箭矢中遊走穿梭。

扶璃不給他想要反抗的機會,箭矢如同流光交錯,織成一張巨大的網,牽製著、籠罩著,不給他突襲的機會。

商陸從來冇有這麼憋屈過,他真正的實力都冇有發揮出來,從始至終被扶璃壓著打,難道就真的是因為在開始之前他托大的那一讓嗎?

扶璃手指輕撥弓弦,衝到商陸身前的流光突然化作萬朵海棠,徐徐飄落,看起來速度不快卻是將商陸封鎖其中,落英繽紛間形成花蔓囚籠,將人困在其中。

-,接下來會有大機遇出現!隻是機緣都是搶來的,所以我才拉上你啊!你我二人的氣運加在一起,這趟曆練絕對會有收穫的!”扶璃看著絡瑤古靈精怪的樣子,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我看你這聲情並茂的,比台上的說書人講得還要好,你要不要考慮發展個副業?”絡瑤聞言撅了撅嘴,“人家就是想要約你一起去曆練,你就說你去不去嘛!”扶璃看著絡瑤期盼的眼神,無奈的說了一聲好。在外曆練,遇到交好的其他宗門弟子,一起結伴也是尋常事情,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