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6章 丹青之道

26

這處佛修大能的傳承,與那處山澗附近有陣法相連,她能從那裡進來,說不定他們待會兒也會從那裡出去。前世阿璃之所以會在那裡受傷,說不定就是從這裡參悟完之後傳送了過去,然後遇到了那個地方。知道了就好辦,等參悟完成她跟著阿璃一起出去就好了!絡瑤想好之後,放心的閉上了眼睛。另一邊,正在靜坐參悟的扶璃睜開雙眼,看向絡瑤的背影。這小姑娘,是不是又有什麼事情啊?想到絡瑤進來到現在對她說的話。受傷?什麼樣的傷會讓絡瑤...-

扶璃在修煉室內帶著玄耳和紅額安心修煉,沙團則是脫離了隊伍,跟著蘇友槐去了等級更高的修煉室。

比起他們在重力下待久了隨時可能有筋脈儘斷、根骨碎裂的風險,沙團好像就不用擔心這件事情一樣。

它的身體還真的就像一個極為結實的球,輕易壓不垮,所以扶璃直接讓它跟著師兄們走了。

十日時間,不過是十次日升日落而已。

空空蕩蕩的修煉塔內,伴隨著鐘聲敲響,長廊與樓梯的燈座上都亮起了幾盞燭火,明明滅滅、虛虛淺淺,點亮了一片幽暗。

這一次的修煉塔之行與前幾次不同,有瞭如何丹的輔助,所有人都有些意猶未儘。

可是礙於書院的規定,眾人也隻能依依不捨地走了出去。

壓抑的修煉室待久了,清晨山頂的寒風呼嘯而來,扶璃也隻覺得清新怡人。

伸了個懶腰,遠處林間一朵潔白如雪的天霜銀桂淩空而來,盈盈落在少女發間,像是給她鍍了一層柔美光暈,襯得其冰清玉潔、皎如清月。

塔外眾人眼神火熱地看著正呼吸著新鮮空氣的少女,那份熱情彷彿連寒風都抵擋不住。

一個身著淡藍色長衫,容貌看起來頗為俊秀的青年修士站在距離扶璃最近的地方,目光灼灼地盯著她,聲線輕柔,吞吞吐吐,帶著些暖意,透過寒風氤氳傳來。

“那個,扶璃道友,不知近幾日,是否還會煉丹啊?”

扶璃:“……”

你話若是再說慢一點兒,怕是就看不到這清晨即將升起的朝陽了!

鬆開緊握的拳頭,扶璃尷尬又不失禮貌地微微一笑。

“需要休息幾日,諸位莫急,若是丹藥煉好了,在下還會去老地方擺攤的!”

說著扶璃拱了拱手,對著眾人做了個告辭的手勢,腳下生風地快速離開。

這群人真是的,買丹藥就買丹藥,乾嘛一個個整出那一副,像玄耳平時蹲在鏡湖邊上看月白魚的眼神,盯得她發毛,差點都想要動手了!

看著這群人的架勢,原本在人群裡的與扶璃有些交情的人也都紛紛快步離開,生怕被人想起他們與扶璃相熟。

距離山頂最近的第三座小樓內,扶璃第一次走進這座小樓的臥房。

踏著軟玉和沙晶鋪就的地磚,地麵光潔如銅鏡,外間放置著一張書案和一張茶桌。

朱曦霄駕,用明紙糊過的雕花長窗透著屋外的麗日光影,被地磚反射到房間的各個角落,將屋內照得明亮卻不刺目。

與裡間相隔的牆上掛著一卷水墨丹青,色彩並不濃烈,卻仿若實景一般,寥寥幾筆便勾勒出一片桃溪柳陌、浮嵐暖翠。

按理來說,除了個人愛好,金丹期之後的修士就很少有就寢的習慣了,就算自己的住所內基本也冇有臥房,都是修煉室與臥房合二為一。

這秘境既然金丹期以下不能進入,為何給他們準備的居所內,除了修煉室,還專門預備一間象征意義比較重的臥房?

難不成在仙靈之力的誘惑下,還會有人去睡覺嗎?

扶璃不知道是不是上古聖賢做事情就是比較周到,她細細欣賞著這幅畫,倒是當真有些被吸引住了。

隨著窗外的光影移動,那畫上成片的海棠樹竟開始緩緩地抽枝發芽,不出片刻又化作花苞紛紛綻放,枝條舒展,透畫而來,映的一室生機勃勃。

扶璃甚至能夠隔著帛絹,嗅到海棠花的淡雅清香。

聽聞上古先賢清微真人是以丹青入道的,其隨手所繪製的陣法都是一幅圖畫,揮手間便能形成一片如同實質的幻境,長久不會消散,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難以分辨。

據說曾有人被清微真人的幻境所困,在其中終老一生都不曾發覺。

扶璃伸出手去,透過帛絹摸到了一支海棠,扯下一片花瓣,看著它在掌心一點點消散。

那如同實物的手感,讓扶璃知曉,這幅畫的主人若非隻是將其當做裝飾之物,並冇有存心隱藏,否則就算是畫在門前恐怕她也會認為,那裡是真的長了一樹海棠吧!

扶璃神色有些茫然,既然上古先賢有如此大能手段,那麼他們所進入的山海圖,到底是真實存在的秘境,還是全部都是幻覺?

就在扶璃看著眼前的畫卷陷入苦思的時候,手背上的山海圖案閃了一下。

“哦?

還是那個小丫頭啊!”

在那充斥著威壓,那處冇人敢靠近的山穀內,一道聲音悠悠響起,如同暮鼓晨鐘。

“山海,天地之藏也。乾為天,坤為地,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道在,不可見。”

隨著那道聲音傳來,扶璃腦海深處靈光一現,彷彿抓住了什麼,又彷彿什麼都冇有出現。

靜靜地保持著觀畫的姿勢,周身的時間好像靜止了一般。

烏飛兔走,三日之後,仿若被石化了的少女突然動了,隻見她拔下頭上的飛雲簪做筆,淩空幾筆,幾隻靈蝶便活靈活現地環繞著純白的海棠飛舞。

原本靜謐的水墨春景,隨著靈蝶的每一次顫動翅膀,都帶起一陣微弱之風。微風漸漸彙聚,拂過山林,繁茂的花枝伸展開來,一樹一團,似香雲似海浪,層層疊疊、滔滔不絕。

少女睜開雙眼,明亮的眸中透著明悟。

而那片畫捲上的海棠林中,清微真人一襲鴉青色長衫搖扇出現,風盈滿袖、翩然而立,與這幅水墨丹青融為一體,似本就是其中以清淺水墨勾勒出的人物。

“你明白了什麼?”

清微真人站在海棠樹下,好似畫中人活了過來,與看畫之人對話。

“幻境。”

“何為幻境?是你身前的畫是幻境,還是你身後的天是幻境?我於你是畫中人,你於我來說,又何嘗不是一個被框裡框著的人。”

扶璃聞言若有所思:“未驗周為蝶,安知人作魚。誰在畫裡、誰在畫外,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隻要我想,我可以留在這畫裡賞花,也可以走出畫外看天,無論是畫卷帛絹,還是海角天隅,都不能將我困住。”

清微真人讚賞一笑。

“善。”

-有些過於逆天了,也就是十萬年前那些諸聖齊現的時代,纔有那麼多的天賦卓絕的大氣運者,也不知道天道到底是要搞什麼大動作!異象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西邊月輝才逐漸暗淡了下去,東方金烏烈烈高升至正空,照耀了天虞山脈的萬裡山巒。待成功穩固好了修為,丹輪手鐲裡一個神識玉佩忽地閃了幾下,一道傳訊符在眼前消失不見,扶璃微微蹙眉。“紅月秘境?”給她傳訊的是鎖清秋,據他所說是他找到了一處名曰紅月的秘境傳承。紅月秘境的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