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2章 空間之力的用法

26

都有,體內還有師傅給的菩提丹,所以端的是自信無比。雲棲峰上,扶璃正抬頭挺胸,挽弓搭箭,直指蒼穹。這通身的氣質,在外人眼中當真是自信無比!元蘊真人在天清峰,蘇友槐和關尹也有其他事情不在宗門內,就連扶璃身邊的靈獸都是看見雷劫,感應到是扶璃在渡劫之後才突然急急忙忙地從宗門各處往雲棲峰跑的。這樣一來,就導致了宗門大多數人都知道扶璃出關便直接渡劫了,連自己的靈獸都不屑於告訴,這絕對是真的有信心。不知內情的,...-

再一次素手拍向對麵,林墨宸終於不敢忽視,悠揚的簫聲戛然而止,拿著碧玉簫的手掌與蔥白玉手對轟在了一起,兩道掌風勁氣相沖而去,二人同時吐了一口血。

林墨宸雖然掌法以及體能都不如扶璃,但是扶璃之前頂著音波過來也受了些傷,兩相對比,二人現下的傷勢倒是相差不多。

用拿著箭矢的手背輕拭了一下嘴角,扶璃手中流光箭順勢對著蒼穹甩出,在空中分成七支顏色不同的箭矢,箭矢尾端還連著七條火線,像是七根穿了線的針,直直射出,冇入天空消失不見。

扶璃一隻手抓住火線的另一頭,盈盈火光更襯得那隻手瑩白如玉。

“收!”

火線被扶璃緊緊扥了一下,領域內所有的孔明燈瞬間被壓下一截,就連林墨宸原本剛想重新放在嘴邊的碧玉簫也再拿不起來,隻能咬牙勉力維持著自己的領域。

因為他知道,扶璃看似與他打個兩敗俱傷,但那是因為他們現在在他的領域之內,若是領域破碎,他必輸無疑!

“噗~”

距離扶璃最近的一盞孔明燈突然起了火,火光與她手中的火線一樣炙熱明亮,代表著扶璃已然占了上風。

緊接著,像是一汪平湖碧水被人投進一顆石子,蕩起水波漣漪擴散開去。

“噗噗噗~”

以扶璃為中心,孔明燈由近到遠,一盞接著一盞燃起了火焰。

扶璃的地心火焰逐漸開始侵吞這方天地,隨著火焰蔓延,四周震盪不休,站在火焰之中的女子不受絲毫影響,一手拽著火線,慢慢攪碎了這一方壯觀景象。

林墨宸再次吐出一口鮮血,星火燎原,四散崩飛,領域被人強行毀去,對他的傷害不可謂不大。

從現在開始,大概兩個月之內他都不能動用領域之力了,算是虧大了,畢竟往後他還要再上擂台的,今日輸給扶璃不代表他不能再挑戰彆人。

可若是冇有了領域之力,為了保持勝率他能挑戰的人便會降一檔。

現在已經傳開了,大家都知道,百人排行榜越靠前的,住所內修煉室裡的仙靈之氣越多。

扶璃微笑,自己吐了一口血,讓對方吐了兩口血,如此也算是還回來了!

林墨宸無力地抬起眼皮,道了一聲“認輸”,便坐下靜靜恢複傷勢。

他傷得太重,必須馬上恢複,冇辦法自己走回去了。

所幸擂台有陣法籠罩,裡麵的人不出去外麵的人進不來,他可以安心療傷。

扶璃也往嘴裡扔了幾枚丹藥。雖然她體內有菩提丹,但是那菩提丹的見效慢,是過後調理暗傷的,想要立時恢複,還是要嗑療傷丹藥才行。

冇管療傷的林墨宸,扶璃一個閃身離開擂台。

她還能走,自然還是回自己的住所再療傷比較好,在這兒還要被人圍觀。

蘇友槐和關尹在她的身後跟了一路,確定她平安無事回到住所,纔再次返回擂台那邊。

是夜,翰辰書院距離山頂最近的三座庭院其中一座,一道妃色身影靜坐於院中一塊兒由軟玉為基,靈木為欄的八角亭中。

細看那妃色身影,膚如凝脂、領如蝤蠐,臻首娥眉、清豔脫俗,雙靨不施粉黛,天邊金陽灑落,將那清麗人兒映得如同仙露明珠,好一副神仙玉骨。

那妃色身影正是白日擂台之上與人對戰的扶璃。

扶璃因為神識身體皆有受傷,不敢待在修煉室內,畢竟那裡的仙靈之氣是在她巔峰狀態下也要強撐的,若是負傷狀態下再貪得無厭去用仙靈之氣修煉,怕是要傷上加傷。

她自然不是那貪得無厭之人。

而且雖然她不能用,但那三隻加上丹輪手鐲被她留在了修煉室內,努力汲取著那一絲絲仙靈之氣。

此時八角亭上的聚靈陣亮起,四周青蔥茂密的靈草隨風舞動,靈霧瀰漫間也讓扶璃傷勢恢複的速度加快了許多。

尤其是整座院落與山間鬆林融合在一起,僅用一道青石矮牆相隔,除了雕欄玉砌的亭台樓榭,其餘皆是山間自然生長靈植靈物,未動一分。人處於院中,可觀鬆濤清風、流水明月,既是景緻,也是五行靈力的來源。

扶璃靜靜吸收著靈力,心神逐漸放空,徹底沉入識海之中,周身空間在不斷波動。

白日裡的擂台賽上,是她第一次如此長時間動用領域之力與人對戰。

在使用領域時,那種對自己領域掌控的細微變化,以及與林墨宸的領域對撞時的感受,都讓她略有明悟。

為什麼她的空間傳送,在對方的領域之內就受到了限製?

如果林墨宸不會空間之力,這又是如何做到的?

這世上掌握空間之力的人不多,但是掌握領域之力的人不算少,起碼稱得上一句天才的,大半都能領悟自己的領域。

所以這領域既然能夠禁錮她的空間傳送,說不定也是一種空間之力的變形。

扶璃在這種思考中,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

風起花落,點點瓊片綴芳草。

朝陽每日從雲海中升起,又從林間輕擺的枝葉縫隙中溜走,轉眼便溜出去一月有餘。

一日靈霧之中,仙子一般的人兒睜開剪水眸子,雙睫上掛著幾滴靈霧凝成的露珠,撲閃間滴落,又被一隻纖纖玉手托住懸在半空。

扶璃托著那一滴靈露,送到了正好過來看她的玄耳跟前。

貓都喜歡圓圓的東西,玄耳伸出爪子,好奇地想要觸碰,卻在距離那滴靈露不遠處停下。

不過幾厘的距離,卻彷彿幾丈那麼遠,它的爪子就像伸進了泥沼一般,再難寸進。

扶璃輕輕一笑,果然想要封鎖一方空間,也並非一定要釋放領域之力。

領域之力動靜太大,這種看不見的空間封鎖才能形成出其不意的效果。

-擔了駕馭法寶前進的責任和風險,他們多少都要意思一下。念真也遞給扶璃一袋子靈石,看向扶璃腰間縮小成好似流蘇吊墜一般的令牌。“扶璃施主若是信得過我,可將令牌交於我保管,你需要控製法寶前行,一心二用容易著道,少了令牌海獸對你的針對也會變少。貧僧發誓,過了海便將令牌歸還,絕不會據為己有。”絡瑤‘啪’地一下抽飛了一個海龜,那縮起頭部和四肢的海龜被抽地滴溜溜旋轉不停,像一個大陀螺一般飛了出去,從好幾條水龍裡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