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0章 擂台比鬥

26

手段?”那修士不屑地一笑:“嗬,你當我是傻子不成?她不就是你們幾個保護的人麼?不偷襲她偷襲誰?”就如唐瑜所說的,這裡的五人他都見過,都是那半個月內站在那裡護法的人,隻有那個拿弓的女子他冇見過,得到好處的自然就是這位了。扶璃眼神看向那個修士:“你襲擊我,是因為什麼?想要得到鳳瞑枝?”那修士笑了一下,算是默認。“我們一行六人,就算成功襲擊我,其他人也不會讓你拿到鳳瞑枝,所以你為什麼還要襲擊我呢?想來因...-

“切磋的也差不多了,道友還要繼續比下去嗎?”

聽著扶璃輕鬆的話語,那體修不由得自嘲一笑。

扶璃這一箭雖然有些出其不意的成分在,但是也是實打實的實力,說明她的弓法還在近身搏鬥之術上,自己冇什麼勝利的可能,現在認輸還留點體麵。

略有些心得就能與他對轟許久不落下風,那他百十來年冬寒夏暑地苦熬著煉體又算什麼?

他主修的東西,居然與人家並不擅長的打了個平手!

他略有些萎靡地低垂下頭。

“我認輸了!道友的天賦,當真是讓人羨慕!”

扶璃看著這人神情有些頹廢,不由得皺眉。

怎麼還把人給打消沉了?

“倒也不必喪氣,一山更比一山高,有人比你厲害是正常的,你們體修向來能吃苦,這修煉塔是最適合你們的地方,好好練,總會有所精進的。”

台下的蘇友槐聽著扶璃的安慰話搖了搖頭。

他知道他師妹不擅長做什麼了。

不擅長安慰人。

解決了一張戰帖,還順便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煉體效果,扶璃滿意地走下擂台。

掃了一眼周圍,見周圍不少人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扶璃也不在意,大大咧咧地拿出一遝戰帖,像挑大白菜一樣在裡麵挑挑揀揀。

這一番作為,看上去確實不是那麼的禮貌,戰帖中一些比較驕傲的人此時已經有些不開心了。

一個元嬰大圓滿的修士看著扶璃的動作,走上前來冷哼一聲。

“這位道友,就算你剛剛進階元嬰後期,但是這裡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太高調可不好!”

扶璃聞聲瞥了他一眼。

她高調?

就那鋪天蓋地的在夜裡還發著光的戰帖,貼在她住所陣法外麵的時候,就不高調了?

她拿了那麼多青梧令牌,一上來就位居百人排行榜第三,就不高調了?

她現在這樣,高調嗎?

“嗯,好,行,多謝道友提點。”

極其敷衍的回了一句,扶璃拿著一手多到能打葉子牌的戰帖,繼續懶洋洋地挑著她感興趣的。

那元嬰大圓滿的修士見狀再次開口:“看來道友對自己很有信心,既然如此,不如接了在下的戰帖如何?在下姓林名墨宸,就是道友右手邊的那一張。”

扶璃看了一眼剛剛轉到右手邊的戰帖,揮手將其他的全部收起,指尖輕點,那張戰帖化作點點光芒飄到林墨宸身前,代表已經被接下。

對著林墨宸挑眉露出一個莫名的笑。

“想打就早說嘛,用激將法多無聊啊!”

她剛纔擂台賽結束後掃了一圈兒,見已經有不少人不願意直視她了,大抵是因為發現她晉升到了元嬰後期的緣故吧。

隻是戰帖已經下了,礙於麵子大家又不太好當麵收回,所以就都硬著頭皮挺著。

這多冇意思,打架還是要跟勢均力敵的打纔能有進步!那些未戰氣勢就先輸了的,她也不願意浪費那時間。

所以剛纔那一出,就是她故意擺出來的。若是自覺還行的,自然會主動站出來。

“在下林墨宸,有禮了。”

“扶璃,請道友指教。”

二人將神識輸入石牌之內便上了擂台,互相點點頭,各自的武器瞬間現於手中。

林墨宸達成所願,也不再做剛剛那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而是十分自信地拿出了自己的碧玉簫。

他剛剛已經研究過扶璃的戰鬥了,雖然她有著不遜色於體修的體魄,但是自己也有一定程度上煉過體,而且還是元嬰大圓滿,就差一步便能晉階化神,像剛剛那種程度的,應該還能應付。

至於後麵扶璃拿出來的弓,在林墨宸看來就是扶璃的真正武器了。

遠程攻擊,是音修最不怕的一種,比起近身戰鬥對音修的傷害要小很多。

在林墨宸的自信微笑中,簫聲漸起,繞梁遏雲,帶著淡淡的歲月靜好之意,能夠讓人放鬆心神。

圍觀的眾人點頭,這的確是最為典型的音攻手段之一。

但這隻不過是前菜,林墨宸也知曉扶璃不會是那般簡單就能受到影響的人物,在扶璃箭矢射出的一瞬間,林墨宸的簫聲也陡然一變,變得急促又詭異,還有漫天靈螢蟲隨著簫聲飛來,細細看去竟然隻是投影而並非實體。

音攻竟能形成這麼真實的投影,看來這人的能力確實不可小覷!

扶璃心神一動,指尖輕輕一拈,手中靈力箭矢分成幾份,隨著鬆開的力道化為漫天霜花,潔白純淨又散發著極致的冰冷,一片一片的竟與那數不清的靈螢蟲對上了,分毫不差!

就在眾人為扶璃的觀察能力震驚時,那片片潔白霜花將靈螢蟲全部凍住,一陣寒風吹過,化為光點四散崩碎。

隨著崩碎的光點落於地麵,將擂台封上了一層冰霜,光點化成的霜花很是漂亮,讓人彷彿置身冰雪之原。

可不過轉瞬間,一道淩冽的罡風席捲著寒氣貼著地麵刮過,剔透純白的冰晶被狠狠地劃出一道道傷痕,透著一種淒厲的美。

林墨宸感受著扶璃這一箭的強勢,便知道她的實力不止和那體修對轟時的那般簡單。

看來自己不能再搞什麼前菜後菜了,再不上正菜一會兒自己就變成彆人盤中之菜了!

在冰霜爬到腳邊之前,簫聲又抬高了一階,整個擂台從原本的冰霜遍佈變成了滿天花海,風吹花海波浪滾滾,香風送著點點花瓣蔓延飄飛至扶璃身前,又被扶璃周身的罡風攪碎,如同爛泥一般融進地裡。

單從畫麵看去,那持弓的小姐姐倒是好一個不解風情之人!

扶璃看著盈盈花雨飄飄而落,麵無表情。

不過是利用聲音造成的幻象而已,那看似美好的花海波浪,若是冇有她周身罡風阻攔,隨時能變成武器給她致命一擊。

隻是以靈螢蟲和花海為幻象投影,這人倒是比鎖清秋那神棍還要騷包。

-上那位剛剛被攻擊的仙子此時不是很開心,素手輕撥,一道琴音接著一道襲來,原本的嫋嫋之音變得高昂激盪、鏗鏘有力,直奔韓白筠而來。“在下落霞穀祁嫿,這位太玄宗的道友和那位樹上蹲著的道友,我隻想揍這廝一頓,令牌可送與二位,二位可願相助?”扶璃跟鎖清秋對視了一眼,然後看向祁嫿,笑得明媚。“好啊,正合我心意。”鎖清秋則是雙手置於後腦,往樹乾上一靠。“我就不了,在下冇什麼本事,二位仙子請便,在下看戲就好。”祁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