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1章 一起玩兒呀

26

出現的地方玄陰之氣太重,人類難以涉足,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而且大部分玄水石精形成之後,都被鮫人族提前一步拿走了,知道玄水石精的修士,都是與像我這樣有傳承記憶的水屬性靈獸有契約,才能知道玄水石精的事情的!”扶璃看著紅額驕傲的小樣子,又看了看手中的攬月弓。“我怎麼覺得我自從契約了你之後,身邊的東西全都是冰水屬性的東西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天水靈根的修士呢!”紅額晃著尾巴飛來飛去,發出一陣撒嬌般的嬰兒小奶...-

在蘇友槐給太玄宗眾人和其他人互相介紹的功夫,扶璃則是看向另一邊那個獨自一人淩空而立的身影。

那是之前被她的兵不厭詐詐過的季迎真。

“諸位不介意再添一個化神修士吧?”

眾人順著扶璃的視線看去。

他們中倒是有不少人都認識季迎真,劍宗的天才人物嘛!

各宗各派之間,有關於誰家的天才人物長什麼樣子、修為幾何,都會流傳一些資訊,主要是有些攀比心在,再和諧的同道之誼也免不了會互相攀比。

不過見了麵,大家還是好道友。

眼下這種情況,眾人對扶璃想要拉季迎真一起也冇什麼意見。前路危險,這人自然是越多越好,劍宗都是純正的劍修,修劍道,與他們隻是用劍做武器不一樣,多喜歡直來直往,少勾心鬥角繞彎子。

且他們之中,唐瑜也是劍宗的弟子,想必跟季迎真也好說話一些。

並不知道扶璃和唐瑜已經跟季迎真打過一架的眾人們如是想。

就在扶璃想要出聲邀請季迎真的時候,人群中一道略帶些陰氣兒的響起。

“呦,這不是劍宗的天才,季迎真季師兄嗎?季師兄怎的還是自己一個人?

雖說劍修向來是獨行俠,不過今日這獨行俠可難做得很,我看不如這樣,你我之間雖然有些不愉快,但是俗話說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如這位劍宗季大天才委屈一下,與在下一路同行如何?”

原本正淩空觀察海麵情況的季迎真聞聲轉身看了過去,正好看到任澤帶著一群人從山林中走出來的身影,身邊還跟著那條形影不離的鉤蛇。

“啁!~”

季迎真身邊馭風鷹突兀地飛了出來,直奔鉤蛇而去,被任澤擋下,氣勢洶洶地揮舞著翅膀與鉤蛇對視,季迎真飛身到馭風鷹的背上,劍尖對準任澤。

“交出蛇毒的解藥!”

任澤聞言手一揮,他身邊的幾個修士便將他圍了起來。

“誒,季師兄,我現在可不是孤身一人,你想要與我動手,不付出點代價可不行。”

任澤看著天空之上的季迎真和馭風鷹,勾起一抹挑釁般的微笑。

“你看你的靈獸現在不是還好好的嘛,我剛纔聽著叫聲中氣十足,可見中毒並不深。所以,與其你我在此地拚個兩敗俱傷,還不如我們一起同心協力,渡過這片海域,到時候我自然將解藥雙手奉上,你看如何?”

季迎真也不是無腦往前衝的人,他剛纔觀察了半天海麵,自然看出想要渡過這片海域有多艱難。

他的馭風鷹所中的鉤蛇之毒已經被他壓製了下去,隻要不再次重傷短時間內不會複發,他要是現在與任澤動手或許能夠逼迫任澤交出解藥,但是一時半會兒的想要渡過這片海域是不可能了。

此地人多,元嬰化神的修士也不少,他要是在這裡重傷被人看在眼裡,被搶可就是分分鐘的事情了。

但是要讓他被人脅迫著聯手,他又有些不甘心。

“呦,這不是冥河穀的大天才,任澤師兄嘛!任澤師兄火毒解了?我聽師兄剛纔說話中氣十足,可見中毒並不深呐!”

扶璃學著剛纔任澤說季迎真的語氣,陰陽怪氣地插入進了任澤和季迎真的談話。

任澤看著扶璃出現,又看了看扶璃身邊遠比他這邊要多的人,心下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

看來他想拉季迎真的想法,很有可能行不通了。

輕歎了一口氣,任澤好似無奈實則帶上了些討好的語氣。

“唉,扶道友給我下的火毒整整折磨了我這麼多日,難道還不滿意嗎?我覺著我偷襲道友的那一次,道友的傷勢應該冇有很重纔是啊,怎的就這般記仇呢!”

相比於雖然已經化神,但行為光明磊落喜歡在明麵上硬剛的季迎真,反而是才元嬰中期但是手段頗多,還心眼兒小記仇、喜歡睚眥必報的扶璃更讓他忌憚。

“怎麼會呢,我這人最善良大度了!我就是不太會說話,這不是剛跟任澤道友學習的打招呼方式麼!”扶璃的陰陽怪氣冇有減少絲毫。

也不是所有擁有共同敵人的人都能做朋友的,她就是看不慣任澤的做事方法。

而且就像任澤自己說的那樣,願意除邪衛道的人,也並不耽誤他對同道下手,她和任澤這種人,註定氣場不和。

扶璃從懷裡拿出一個錦盒拋給季迎真。

“這裡邊是紫金重樓,可解鉤蛇之毒。我看你那馭風鷹中毒並不算深,出去之後,找個煉丹師用這紫金重樓加點兒紫雲芝煉製成解毒丹再服用,不僅能解除鉤蛇之毒,還能將中毒之時的虧空和暗傷都補回來。”

季迎真打開手中的錦盒,看到裡麵果真是一株上品的紫金重樓,眼眸閃動,神色略微有些變化。

“誒,先彆感動!這紫金重樓可不是白給你,你可得給我靈石的!這樣吧,我也不多收你的,按照市場價給我就行。”

扶璃可不需要季迎真領她什麼情,換成靈石比啥都實在。

以她自己的天賦,一個化神期的人情並不值她一株紫金重樓的價格,這種時候她冇乘人之危坐地起價,那都是看在三宗的關係上!

季迎真深吸了一口氣,比起任澤,還是扶璃的做法更能讓他接受一些。

在自己的腰間一抹,一個儲物袋和五枚青梧令牌出現手中,季迎真將之拋給了扶璃。

“這五枚令牌,算是利息。”

扶璃接過儲物袋和令牌,點了一下數,見隻多不少,眼神帶著滿意之色。

這季迎真還行。

上道兒!

將這些靈石放進丹輪手鐲後,又轉移進體內的紫府乾坤一部分,留著以防萬一,然後又本著虱子多了不癢、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手指一轉將五枚令牌也縮小掛在腰間。

她就說呢,這青梧令牌為何不能收起來,還刻畫了與空間法寶排斥的陣法。本來以為隻是為了搶奪的時候藏不了,想著這規則搞得還挺公平公正的,結果鬨了半天,是跟這兒等著呢!

扶璃抬頭,眨了眨眼向季迎真的方向走近幾步。

“季師兄……”

季迎真狐疑地看著拿了靈石還不走的扶璃,還冇反應過來她要乾什麼,隻見扶璃一輪胳膊,狠狠地給了季迎真一下子。

這一下子的力道之大,若不是季迎真是化神修為都差點兒穩不住身形!

“愣著乾啥!

彆耍酷了!

一起玩兒呀!”

-小舟四周的雷電餘威略有些害怕,猶猶豫豫不敢上前的海獸們,輕扯了一下嘴角,舉起攬月弓,手腕一動,雷屬性之箭出現指間。將箭搭於弓上,下巴輕抬,對準前方更遠的海麵,‘嗖’地一下射了出去。扶璃其實並冇有目標,她隻是控製著雷屬性之箭在海裡胡亂地轉圈圈,紮中多少海獸她也不在乎,隻是那份雷電之力,在海裡隨著雷屬性之箭的畫圈,一直不停的傳導著。隨著越來越多的海獸變成了海鮮大餐,終於,一條銀色的魚尾拍打起一陣浪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