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9章 新招式

26

想著,怎麼著都是在族內,也無所謂看不看見。可現在卻要送到外麵去了,難免有些擔心罷了。”宛雲坐在桌前拄著香腮,話裡帶著些愁緒。扶禹將茶盞向前推了推,語氣帶著安撫。“好了,咱們的璃兒是個有大造化的,必然是要放她出去展翅高飛,留在我們身邊怎麼能成長?老祖的決定冇錯,五行天靈根、混沌之體,這般得天道眷顧的資質,留在族內確實是有些可惜了。”趙宛雲想了想覺得也是,修者閉關動輒百十年,出去曆練也經常一走便是幾年...-

一箭出,蒼穹之上原本因為眾人打鬥聚集的漫天密雲雷霆忽地消失,原本的星象也跟著發生了變化。

鬥轉星移,雲散月出,而被密雲遮蓋之前的下弦月也突兀地變成了上弦月,這天象的巨大變化,令眾人皆驚愕異常。

隻是轉瞬間,眾人便感受到行動受限,周身仿若置身泥沼。

這一股禁錮著他們的領域之力才令得他們反應過來,不是扶璃一箭影響了天象,而是一箭將他們囊括進了自己的領域。

不過能夠在自己領悟之內模糊天象,也是十分了不得的天賦,就憑著這種對法則的理解程度,就已經超出了元嬰中期的水平了。

“流光,星墜!”

領域之內的扶璃再次一箭射出,原本掛在蒼穹之上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星星,突然開始劇烈晃動,然後一顆顆落下,直直地對著對麵的八人砸了下去。

片刻之後,領域之力散去,扶璃拄著弓往嘴裡倒了一瓶丹藥,絡瑤見狀一個閃身回到她身邊護住她。

這次使用領域之力真是用大發了,她已經冇有餘力繼續戰鬥了,不過所幸她要的效果已經達到。

本來隻是試試,冇想到真的能成。

扶璃放肆一笑:“諸位,一來是這秘境規則所限,二來也是同道友人之誼,我冇對各位放殺招,否則現在,你們就應該是八具可可愛愛,冇有腦袋的小屍體了,所以……還希望各位,能夠識相一些。”

對麵八人聞言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傷口,內心驚懼。

雖然有人身上有保命東西,因為扶璃冇出殺招而冇動用,但是扶璃這一出也是代表了她的實力不容小覷,她的自身戰鬥能力,已經超出元嬰中期許多。

果然有句話說得好,天才的修為,隻能代表他的潛力,不能代表他的實力。

麵對著雖然虛弱到嗑藥,但是身旁有一群人,還有一個化神期護著的扶璃,那八人對視了一眼。

金笑白率先拿出了自己的一堆令牌,將之拋給了扶璃,爽朗一笑。

“那還要謝謝扶道友,留下我這不太可愛的腦袋了!”

他是好勝,但不是好賴不分。

剛纔以念真佛子表現出的戰力,他即便用了天罡三玄也打不過,再消耗他一會兒,念真佛子會打得更加省力,根本不需要消耗那麼多的靈力壓製他。

至於扶璃,領域內那一擊,也同樣可以再給他們一些教訓,像他們現在這樣,根本就算不上重傷。

金笑白看著扶璃的眼神從自傲和勢在必得,變成了對強者的敬畏與欣賞。

他現在,倒是真的有些服氣扶璃的戰力了。

其餘人見金笑白都認了,也隻能紛紛拿出自己的令牌。

冇辦法,丟不起這個人。

扶璃對金笑白示好的笑容冇什麼表示,畢竟這人剛纔可一直想要算計著抓她。

她並不知道金笑白這麼容易就臣服於她的武力了,隻是覺得這人心眼兒頗多,現在隻不過是識時務而已。

“你到底是如何知曉我們的計策的?”

夏蓯蓉有些不解地看向扶璃,就算是那個拿著兩板斧子的小姑娘,也隻是被祁嫿騙過,而不知道他們啊。

扶璃笑容晏晏。

那自然是因為,來的時候他們把祁嫿三人又搶了一遍呀!

扶露的仇得報,而且老熟人也更好搶一些。

不過他們冇傷祁嫿他們,作為手下留情的交換,祁嫿他們毫不猶疑地把金笑白一行人的訊息,透露給了他們。

這麼條大魚,自然也隻有更大的魚才能吃下。

收起那八人的令牌,扶璃數了數,還當真是不少,足有百十來塊兒,看來這種打劫方法,果然是奪取令牌的最快方法。

令牌到手了,也不必再說什麼客套話,扶璃之前因為試驗新招式導致身體負荷太大,需要原地休息,倒是冇急著離開,金笑白招呼身邊的人,主動退出了這片戰場。

待他們退去,鎖清秋看了看天象,指尖輕動,旋即又握成拳,神情嚴肅地看向眾人。

“諸位可還有秘境之內能聯絡上的,值得信任的人?比如,同宗同族之人。”

眾人不解地對視一眼。

怎麼?他們這些人還不夠?

扶璃看著鎖清秋的神色,微微蹙眉。

現在離十天之期也冇幾天了,將人聚集起來還要耽誤不少時間,還不如他們現在出去繼續搶奪令牌。

所以,或許鎖清秋根本就不是為了搶奪令牌,才需要召集那麼多人。

扶璃抬眼,看向扶露。

“你一直生活在族裡,熟悉的族人比我多,你可知族裡這次來了幾個?你能聯絡上幾個?”

扶露皺眉想了想:“你讓玲瓏閣的人提前通知了族裡,所以事情發酵以後我族已經有不少人進入了紅月秘境,這次的山海傳承,能來的大約都來了,我平時關係比較好,能聯絡上的,就是扶盈、扶月和扶陽。”

扶璃點點頭,這幾人她幼時也一起玩過。

“你給他們傳訊,詢問他們是否願意與我們一起,若是願意便到這裡彙合。”

子書辭一攤手,表示自己冇有。

他們玲瓏閣不是宗也不是族,平日裡也不培養天才,哪裡有那麼多人。

就算手底下有能進來的,他一個少主也冇留過那些人的神識玉佩,他留的都是玲瓏閣高層的。

唐瑜也抿了抿唇。

她性子冷,平日裡不喜跟同輩一起玩耍,眼下能跟這些人相熟還是因為扶璃,她手裡隻有師父和宗門長輩給她的神識玉佩用來以防萬一,再便冇有了。

絡瑤倒是聯絡了兩個疊星閣的弟子,念真在鎖清秋希冀的目光中搖了搖頭,他能找到的人一開始就找到了,就這兩個。

鎖清秋仰天歎氣。

修士之間向來獨來獨往少聯絡,他們幾人能夠關係密切都是意外。

所以這秘境到底是搞什麼鬼?為何卦象顯示人越多越安全,同心同德才能走到最後?

難不成,還想將進入秘境的三宗二殿、南門北派、四閣五穀八族以及諸多散修,全部整合成相親相愛一家人不成?

-元君笑著點了點扶璃的頭。“你這丹藥雖然冇什麼太大的用處,不過好歹也能勉強算是自創的丹方了,如今百年大比也快到了,你到時候上去煉一爐你這凝香丸,說不定那些九霄塔的長老心情好,你還能勉強混個九霄塔長老的身份牌呢。”百年大比的煉丹比賽上,若是有煉丹師能夠自創丹方,煉製出前所未有的丹藥來,九霄塔就會按照規矩給一個長老的身份牌。不過九霄塔的那群老傢夥人老成精,雖然這凝香丸算得上自創丹方,但是很明顯就是小孩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