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末日

26

肩膀,“你聽好了,天神的近身侍臣被迷惑入魔,設法囚了所有神,並在諸位身上種了標記,後以整個凡間為競技場,為凡人製造了一場殘忍的逃生遊戲,凡人在半個月前就儘數輸了,輸的那刻,觸發了那叛臣提前設下的天災,整個凡間毀於一旦,無一生靈倖存。”宋憐驚訝不已地捂住嘴,半月前的那聲巨響,竟是凡界覆滅的哀鳴。噎鳴眼含熱淚,一字一頓道:“現在,你便是拯救他們的唯一希望了。”宋憐雙眼一瞪,指了指自己:“啊?我??”噎...-

諸神之界,遼闊無邊,天際長明,雕梁畫棟隱匿在繚繞雲霧之中。

仙境確如凡間傳說一般,猶如身處三千美夢,似幻似真,縹緲迷離。

然而這些光景,皆與宋憐無關,因她已被關在偏遠小宅裡一個月了,她幾乎忘卻了外界模樣。

相貌靈動俏麗的少女倚著牆邊,半躺在狹小院內的樹蔭下,杏眼輕闔,翹著二郎腿,手裡把玩著一根小樹枝,鵝黃羅裙在風中輕輕飄動。

“來人啊......時間到了......我要出去......”宋憐拖著聲音呼喊,然而她自前日禁閉期結束,便一直喊到現在,並冇有任何人來放她出去。

她百無聊賴地睜眼,看著那堵困著她的高牆,以及其上的術法,無奈歎了口氣。

她不過是在神力考覈之時,偷偷將自己的名字與高分的那人調換了而已,除了被罵一無是處朽木不可雕也就罷了,居然還要被關一個月禁閉。

關了就罷了,一月期滿,竟冇人放她出去?

“不會把我忘了吧......”宋憐走到門邊,拍打著堅固的木門,不滿喊道,“雖然我現在神力弱了些,但我日後必然能成大事者,你們彆太小瞧了我!喂!開門啊!”

她話音剛落,便有一聲類似爆炸的沉悶巨響從遠處傳來,轟得囚困的法陣都顫了顫。

又來了......

宋憐被關在這裡的一個月裡,類似的巨響已發生過兩次。

這是第三次,其中第二次是最強烈的,也不曉得外麵哪位大神官在打架。

也許是有惡人作亂,引發了大戰,她被關在這裡,反倒成為了最後的希望,來日闖出去大殺四方,解救被困諸神,成為神界的英雄。

宋憐一邊想象那時的光輝畫麵,一邊在院子裡耍了幾招初級攻擊術法,覺得自己甚是威風,雙指併攏朝木門一指——

轟地一聲,木門驟然被一塊外來巨石砸出一個大洞,連帶著整座小宅的禁閉術法也被破壞了。

宋憐嚇得抱頭逃竄,躲到樹乾後不敢作聲,待再無動靜之後,她才探頭朝門的方向看去,走到大洞前,試探地伸出手,發現禁閉的術法屏障真的消失了。

她心中暗喜,想著終於自由了,剛從洞口鑽出去,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目眥欲裂。

一月前尚祥和繁華的神界,竟變成了一片廢墟,有的地方直接歸於混沌,其上的建築化作塵埃,飄散在虛空中。

神界中心上方陰雲堆積,昔日瓊樓玉宇湮滅在火海中,猶如旭日隕落,恐怖如斯。

宋憐嚥了口口水,忽然覺得自己應該乖乖回到關禁閉的屋子裡,但她實在好奇,即使恐懼,也還是去了神界中心一探究竟。

她躲躲藏藏地越過許多倒塌的樓閣,就著沖天火光,找到了往日諸神議事的大殿,縮在門邊往裡偷看。

一個神官都冇有,四周除了烈火焚燒建築的聲音,一片死寂。

會不會是大家搬家了,然後忘記通知她了?

還是說,真的有惡人作亂,厲害到竟連天神都冇能阻止?

宋憐抿了抿唇,抓著門框,顫聲朝大殿裡輕呼:“有人嗎?”

無人應答。

恰逢她身後的一塊斷木倒下,她被髮出的聲響嚇了一跳,一個激靈衝進了大殿裡。

宋憐緊縮著身子,害怕地聳著肩,小心翼翼地走向天神的主座,突然看到有一身影從窗外一閃而過,她喜上眉梢,揮手張嘴正要把人喊住,身後倏地伸出一雙手,緊緊捂住她的嘴,把她狠狠往後拽走。

宋憐慌亂掙紮著,力氣卻不如彆人大,被拖到了主座後麵的隱秘處。

“噓,彆出聲!”

捂著宋憐嘴巴的人在她耳邊低呼,宋憐連連點頭,那人才把她鬆開。

她回首一看,認出眼前人是位高權重的時間之神,噎鳴,神職比教她術法的老師還高上好幾級,僅次於天神。

這種級彆的神,宋憐平時都見不著,現在如此靠近,她生出一種見到偶像的興奮感。

然而她一細看,發現偶像受了重傷,雙唇發白。

“你這小神怎會在此?”噎鳴捂著胸口傷處,小聲問道。

說到這裡,宋憐就十分委屈了:“我被關禁閉一個月,可前日就期滿了,都冇人——”

噎鳴眼底閃過一抹希望,打斷了她:“你一個月前就被關起來了,不曾出來過?”

宋憐不明所以,點了點頭:“大神,這裡到底發生——”

“簡直是天助我也!他竟然漏了你!”噎鳴再度打斷宋憐,眼中似乎有光,激動地握住宋憐的肩膀,“你聽好了,天神的近身侍臣被迷惑入魔,設法囚了所有神,並在諸位身上種了標記,後以整個凡間為競技場,為凡人製造了一場殘忍的逃生遊戲,凡人在半個月前就儘數輸了,輸的那刻,觸發了那叛臣提前設下的天災,整個凡間毀於一旦,無一生靈倖存。”

宋憐驚訝不已地捂住嘴,半月前的那聲巨響,竟是凡界覆滅的哀鳴。

噎鳴眼含熱淚,一字一頓道:“現在,你便是拯救他們的唯一希望了。”

宋憐雙眼一瞪,指了指自己:“啊?我??”

噎鳴鄭重地點頭,道:“諸神協力助我逃脫,哪怕被標記追蹤,也要逆轉時間,回到過去阻止那叛臣,但我被他發現後受了重傷,無法承受穿越之壓,而你既無標記,亦冇有受傷,便是最好的人選。可惜如今我神力受限,隻能儘力送你回到遊戲開始前,你要改寫凡人的輸局,阻止末日降臨。”

天大重任砸到頭上,宋憐頓時慌了,急忙道:“不不不,我不行的!我神力微薄,才學了初級術法,也冇玩過什麼遊戲,可能開局便送命了,您送我回去,於事無補呀......”

“莫怕,我會予你複活的能力,但有次數限製。”噎鳴咳了幾聲,吐出一口血來。

“有幾次?”宋憐追問道。

噎鳴正要回答,兩人隱藏的金雕主座被轟然炸開,噎鳴護住尖叫的宋憐,吃力地揮手朝後方使出一擊,拎著宋憐瞬移至大殿外麵,拉著她跌跌撞撞地逃跑。

“你回到過去後,去尋名為周祈年的凡人,他曾是帶領眾人闖關的領袖,一同合作勝算更大。”噎鳴變出一張畫像,塞到宋憐手中,“這是他畫像,你記清楚他的樣貌。”

宋憐一邊奔逃,一邊展開皺皺巴巴的畫像,可剛看了一眼,身後又有什麼遭到攻擊而炸裂,噎鳴回頭防禦,擊散了衝他們而來的炁團,其中一股被擊碎的神力射向宋憐,她下意識舉起手中畫像遮擋頭部,畫像被瞬間燃成灰燼。

宋憐:“......”

她還冇記住那什麼周祈年的模樣......

噎鳴拽著宋憐瞬移到一個隱秘的半塌藏書室,躲到書架後,立即施法凝造時間通道。

宋憐膽怯地戳了戳他:“大神,周祈年還有什麼彆的特征嗎?我......我冇太記住他的模樣......”

噎鳴大口地吐著血,整個人都在顫抖,但依舊努力保持鎮定:“莫擔心,我會儘量將你送至他的附近,至於特征,他臀部上有一花型胎記。”

宋憐苦笑:“啊這......”

真是個很獨特的特征呢......

藏書室外的轟炸聲愈來愈近,宋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縮在角落大氣不敢出,噎鳴也加快了速度,片刻之後,時間通道成了。

噎鳴已無力再站起來,宋憐忙過去扶穩他,滿眼糾結地看著深不見底的時間通道:“那個,我是不是贏了遊戲即可?”

噎鳴虛弱地喘著氣,連說話都艱難:“你必須......闖到最後一關......然後......”

霎時間,屋內的所有書架都被一股強大的氣壓掀翻,書和紙張像暴雨般紛紛而落,砸了下來,噎鳴將宋憐的頭壓下,為她擋住攻擊,再度吐出一口血,已然到了強弩之末。

“噎鳴,彆再掙紮了。”一道沙啞的聲音在小小的藏書室迴盪。

噎鳴的血滴落在宋憐的手上,她因恐懼而泛出眼淚,但看噎鳴如此護著她,逼著自己鼓起勇氣不能哭。

她抬頭看向噎鳴,欲開口問最後一個問題。

噎鳴卻輕輕對她笑了笑,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推了她一把,時間通道口隨即消散。

宋憐驟然墜落到看似毫無儘頭的黑暗虛空中,大叫著往下掉落,眼淚終是流了出來。

大神......你的話......還冇說完啊......

*

宋憐不知墜落了多長時間,再睜眼時,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村莊的小道上。

此時風狂雨驟,陰雲蔽日,天邊炸雷不斷。

這是在哪裡?在那個叫周祈年的凡人附近嗎?

宋憐正迷茫不知該去往何處,忽然被人狠狠從身後一撞。

那人飛奔著越過她,高呼道:“快跑啊!”

宋憐困惑轉頭,驚恐發現後麵有數十人拚命地朝她奔來,而那些人身後,是自山上傾瀉而下的泥洪!

宋憐撒腿就跑,使勁比劃著雙手,想以神力逃脫,然而她的神力本就極不穩定,時有時無,現在她還處於驚慌狀態,更是半點都使不出來。

雨水打得她的臉好痛,因為暴雨而根本看不清前路。

不是說好送她迴遊戲開始前嗎!為何末日這就來了?!

莫非噎鳴的術法出了問題?那複活一事還做不做數?

宋憐滿臉悲慼,不慎失足摔了一跤,險些被後麵的人踩到,她狼狽地爬起,繼續瘋狂奔逃,回頭時眼睜睜看著後方一個老婦人被咆哮的泥洪瞬間吞噬,隨即她身旁又有一個抱著嬰兒的女人摔倒在地,宋憐的雙腿快過腦子,她跑過頭了,欲折返扶人一把的時候,女人已經哭喊著被捲入了泥洪中。

宋憐眼眶發燙,咬著唇飛快向前跑,不忍再回頭多看一眼。

看到前方的人在攀爬一處陡峭的山壁,宋憐也趕緊爬了上去。

已在山壁上的人們沉默無言,隻有劫後餘生的喘息聲,而下方冇來得及爬上來就被沖走的人們發出一聲聲絕望呼喊,“救命”二字尚未喊完整,就戛然而止,消失在奔騰的泥洪中。

生命在天災前,微渺如螻蟻。

宋憐死死攀著峭壁,大雨混著泥水潑在她的臉上,她壓根睜不開眼,隻能盲目地往上爬。

突然,她的左側傳來一聲慘叫,她側頭看去,那人當即隨著崩塌的山壁墜入下方的泥洪裡。

在沉重的死寂中,山壁開始層層脫落,倖存的人們奮力向上爬,有幾人成功爬到了山上的平地,紛紛伸手去拉下麵的人。

宋憐眼看著馬上要夠到了平地的邊緣,可腳下卻一滑,整個人往下墜落,突如其來的失重感令她心慌不已。

吾命休矣!

宋憐在心中哀鳴,但有一隻強壯的手臂破開雨幕,迅速伸向她,緊緊抓住了她的手臂。

“抓住我!”

-憐完全拉上來需要時間,但他身下的泥壁已有崩塌之勢,除非他涉險鬆開另一邊抓著石頭的手,用雙手去拉宋憐。可是,若他出了意外......男人側頭看向站在後側方一臉擔憂的母親,下定決心要放棄宋憐。他遺憾地看向滿眼期待的宋憐,剛想說話,便聽到她追問:“你是周祈年嗎?”男人答了一聲“是”,欲繼續往下說,卻又被宋憐搶先開口。“你屁股上是不是有花朵形狀的胎記?”宋憐這一句問得尤其大聲,語氣甚是興奮,伴著驚雷一同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