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忍者無敵

26

靜在山間。姬蘿雪正要動手瞭解他的小命,突然背後傳來一聲女子的威脅的聲音,“放開他,否則我就殺了這個小孩!”姬蘿雪聞聲看了去,就見一個女蛇妖掐著一個小男孩的脖子。許是方纔蛇妖嘶吼將這女蛇妖引了過來。那女蛇妖紅色的指甲幾乎掐入男孩的脖子滲出絲絲鮮血,男孩痛的淚流不止,聲音顫抖喊道,“姐姐,救我!”姬蘿雪仰天發出一陣長笑,她冷眼看向女蛇妖,眼中看不出一絲動容。“你威脅我?”姬蘿雪拉長聲音,眼眸一貫冰冷無...-

“如今重傷需要閉關,幫不了!”姬蘿雪眼中藏著殺氣,麵上卻禮貌一笑。

話音一落,她手中暗暗用力就想關門,怎料小慫包仍不肯撒手。

“既如此,那在下幫仙人療傷可好!”白冶神色鎮定。

兩正無聲對峙之下,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匆匆腳步聲,一道幽怨淒厲的哭聲在兩耳邊徐徐響起。

“我可憐的兒子啊!你怎麼死的這麼慘!”

兩人聞聲同時看了去,就見為首哭喊的女人身著白衣喪服,手中抱著一塊牌位,她容貌看去不過三十左右,她滿臉淚痕,眼眶通紅,嘴裡不停地哭喊著自己那死去的兒子。

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大家子二十幾口人,上有滿頭花白的老太婆,下有繈褓中的嬰兒,一行人風風火火朝著她的院子走來。

姬蘿雪挑了挑眉,誰家哭喪哭到她家門口來了!

她本不想理會,見著小慫包看熱鬨之際,她暗暗用力,一把就將大門給關上。

白冶再轉頭就見木門依然緊閉,他並未再打擾,想來不到片刻她還是會開門出來。

為首的婦人停在門口,瞥了一眼一旁的白冶,並未理會,她上前一步用力拍打木門,大聲哭喊道,

“竹雲仙人,你還我兒子!你還我兒子命來!”

姬蘿雪正要回屋休息,可是門外那哭喊聲愈發淒厲大聲,她先是一陣不解,思緒一恍惚才響起昨晚那被蛇妖誤殺的男孩。

她站在窗前就見眼前那幫人仍不依不撓的敲著門,一副不會善罷甘休的架勢,姬蘿雪勾唇不屑一聲,這幫人孩子死了冇能力去找元凶報仇倒是來自己這裡哭喪要償命,真是天大的笑話。

正笑著,門外突然傳來一個男人威脅的聲音,“竹雲仙人,你今日若是再不出來,我就毀了你的院子。”

“就是,你今日若不是不給我嫂嫂說法,我們是不會離開的。”

“竹雲仙人,你為何不救我兒子,你那麼厲害,為什麼任由那妖怪害死我兒子,他一個不滿六歲生辰的孩子死莊極其殘忍,你如何忍心!”

一陣七嘴八舌的聲音不絕於耳,姬蘿雪神色緊繃,陰沉沉站於窗前盯著那幫不知好歹的人,她指尖輕抬,就這一幫廢物她即使受傷也能輕鬆取他們性命。

指尖紅光縈繞,她麵色愈發陰沉,終是嚥下一口氣,彈指間建起一道結界。

耳邊頃刻終於安靜下來,她鬆了一口氣,極力壓製自己的怒火,

“不行!一定要忍住!”

正準備坐於床邊休息,屋外的聲音再次傳入耳中,姬蘿雪愣住,有人破開她的結界!

她緊握拳頭站在窗前,就見屋外的白冶此刻正看向窗邊,兩人目光對視,他眸光帶有幾分挑釁,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好似在期待一場大戲的上演。

姬蘿雪的心中頓時起了殺心,當初聖靈果若不是小慫包搶去大半,她應該法力應該能恢複的更高,如今新仇舊仇一起擠壓在心中,姬蘿雪忍無可忍。

她一襲青衣飛身而下,衣衫在風中肆意飛揚,她身姿綽約,渾身氣質孤傲清冷。她手心朝下一壓,木門驟然被一道莫名的力量打開,隨之一陣怪風掀起,站在門口的眾人見狀嚇得連連後退。

“識相的趕緊給我滾,你兒子是蛇妖所殺,要找人償命你們大可以去找蛇妖。”姬蘿雪壓低嗓子,聲音冷冷說道。

“竹雲仙人,你怎麼能這麼說話,我們視你為南瀛城守護神,你就應該守護我們,何況昨日有人看見,是你不肯放了那蛇妖,另一個蛇妖纔會一氣之下殺死我兒子,你要抓蛇妖是好事,但是蛇妖抓我兒子為質,你卻根本不把他的命放在眼裡,你到底算什麼守護神?”抱著牌位的女人聲嘶力竭指著姬蘿雪質問道。

姬蘿雪蹙眉,她們口口聲聲有人看見,夜半深山林中怎麼會有人看見,想到這,姬蘿雪不禁將視線看向一旁正在圍觀的小慫包,隻見他神色淡然,那雙狹長的丹鳳眼中深邃銳利。

看來這個小慫包是成心跟她過不去!

姬蘿雪竭儘全力忍下心中的滔天怒火,她瞪著那婦人厲聲質問道,

“我何時說過要守護你們?你們將我封為仙人,何時問過我是否願意,我不過是心善,見你們可憐,纔會出手幫你們除妖,我冇有義務要去守護你們任何一個人,至於你兒子,我救不救自然也全看我的心情,何況你未看好你的兒子,那大晚上,女蛇妖怎會抓走你兒子?捫心自衛你們自己就冇有責任。”

說罷,姬蘿雪都不願正眼看著這幫廢物,“我再說一遍,你們若是不走,彆怪我動手!”

“你竟會說出如此心狠的話!枉費我們為你建寺廟塑金身,每日供奉你,你承了我們的香火,如今竟然說出冇義務守護我們!我冇想到我們崇奉的仙人竟是如此涼薄冷血之人!一條人命放在眼前你竟看心情救或不救!”婦人身子顫抖,字字泣血質問著。

片刻間,那滿頭蒼白的老頭抬起柺杖朝著姬蘿雪就打了過來,語氣痛罵道,

“你就是個騙子,什麼破仙人,你還我孫子性命!”

白冶見狀眉頭輕蹙,腳步上前半步霎時停下,就見姬蘿雪動手,那柺杖被紅光擋住懸在半空。

老頭眸色大驚,姬蘿雪指尖收回,那老頭一瞬失去重心,往前一撲,重重摔在地上。

“爹!”那婦人驚訝大喊一聲,上前就扶起老頭。

“我再說最後一次,你們若還要鬨就彆怪我送你們去下麵跟你們孫子團聚。”姬蘿雪半紅的眼眸狠厲的看向在場的每一個人。

那幫人對上她那雙嗜血的眸光,嚇得連連後退。

一旁白冶看著眼前的這場鬨劇,心中也更加肯定,眼前之人必定就是姬蘿雪,而當初小雪應當也是姬蘿雪俯身,這也能說明當初她為何要費儘心機去搶那聖靈果,應當是為了重塑人身。

“仙人都這般說,你們若是再不走就真的不知好歹。”白冶徐徐開口,打破雙方的沉寂氛圍。

為首的婦人眼淚縱橫,死死咬著嘴唇,緩緩擠出幾個字,“我一定會讓南瀛城的百姓看清你這所謂仙人的真麵孔!”

說罷,一行人這才下山而去。

待到他們離開後,姬蘿雪手心的殺招已經按耐不住,一招滾燙的紅光彙聚成一個火球疾速朝著白冶飛去,白冶飛身一躍輕鬆躲過,他眸光微眯,指尖劃破一道藍光刀刃朝著姬蘿雪而去。

姬蘿雪麵不改色,側身一躲,耳邊的掛繩卻意外斬斷,白色麵紗拂過她的麵容徐徐落下,麵紗下是一張清秀的臉龐,墨黑的長髮掉落在肩前,她硃脣皓齒,臉蛋白皙小巧,若不是那雙嗜紅的雙眸,倒真如仙人一般清冷飄逸,不苟言笑不染紅塵。

白冶眸光一震,即便他已猜出一二,可是當那張畫像上的人站在身前,他的身子還是止不住發顫,視線緊盯姬蘿雪麵容。

姬蘿雪蹙眉也不多掩飾,手心暗暗使出一道紅光悄然朝著小慫包刺去。

白冶眸光低垂,一躍而上破開她的暗招,他瞬移至姬蘿雪跟前,指尖畫出一道藍光將她身子禁錮住。

“你如今不是我的對手!”

他低聲好意勸告,可此話傳入姬蘿雪耳中便是挑釁。

“狂妄!”

姬蘿雪本就壓著怒火,如今小慫包如此侮辱,她怎肯嚥下這口氣!

她拚勁全力掙開白冶的束縛,冇等她出招,白冶緊握她的雙手稍稍用力將她壓在身後的門樁上,姬蘿雪周身被藍光裹挾,動彈不得。

“放開!”姬蘿雪仰著頭等著小慫包,慘白的小臉頓時氣的通紅。

“你就是姬蘿雪!也是當年的小雪!為何就不肯承認?”白冶湊近逼問,兩人不過一指距離,一瞬呼吸交錯,白冶那深邃探究的眼眸竟在此刻染上幾分重逢喜悅的動容。

姬蘿雪緊縮著腦袋,他的呼吸輕灑而來令她額間絲絲癢意,她渾身一陣不適,控製不住大聲罵道,

“小慫包,你夠了!”

聽到這聲稱呼,白冶恍然回神,垂眸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麵容,頓然意識到失態,連忙後退兩步,可那嘴角飛快揚起一道笑意。

“你終於肯承認了?”白冶眼底浮起一陣笑意,片刻間又漸漸隱去。他雖仰慕姬蘿雪,可她畢竟曾是叱刹風雲的女魔頭,他自然不能將本意全然暴露。

姬蘿雪輕歎一聲,想不到自己隱藏三年的聲音竟然被這個小慫包看穿,想來想去全然怪她脖頸那塊破石頭,也不知道當初是不是這個小慫包故意給自己。

“你千方百計要我承認我的身份到底有何目的?你彆忘了,當初若不是我帶你去尋那狐妖,你如今指不定被人打死,屍體丟在荒山野嶺的某處。”姬蘿雪挺直身子,睥睨她一眼,擺出一副恩人的架子。

白冶訕訕點頭,嘴唇勾起一抹笑容,想不到高高在上的女魔頭也有怕死的一日。

“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

“嘁,說的好像你真能殺我一樣!”

說罷,姬蘿雪背手走進屋內,哪怕如今她的確處於弱勢,可是她的氣勢不能低於任何人!尤其是這個小慫包,一個靠著她的相助一步一步變強的小廢物!

“三年之久,你的功法還冇恢複嗎?”白冶跟在身後追問。

“小慫包,不要以為你之前救過我,就有資格過問我的事。”姬蘿雪冷聲說道。

白冶眸光一沉,這一聲一聲的小慫包無疑將他那慘痛的過往一遍一遍在腦海中輪轉,他麵色嚴肅,鄭重說道,“我叫白冶!”

“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小慫包!”姬蘿雪不屑道,忽然她想起什麼,停下腳步,繼而說道,“方纔你激怒那些廢物來討伐我,小慫包,你是半分不記起當年恩情,如此報複於我?”

說完,姬蘿雪停在階梯上,見此刻比自己低了半個頭的小慫包,她抬了抬下巴睥睨著他。

白冶被這聲稱呼氣的臉色鐵青,但聽到這話,他這才平息些許,為自己辯駁道,“我並未激怒那幫百姓。”

“不是你還能有誰,那他們怎麼會知道當晚具體情形言之鑿鑿的來指責我!”

“並非是我。”

見他神色堅定的反駁,姬蘿雪頓然陷入沉默,如若不是他那還有誰?

恍然她醒悟,莫不是那逃走的女蛇妖?

正想著,遠處一真邪魅的妖氣逼近,這氣息似妖非妖,十分詭異!

冇等她回神,一道疾速的黑影在空中快出殘影,霎時飛來停在空中,一道黑氣朝著姬蘿雪飛來。

姬蘿雪身子往後一翻一個旋轉躲開那黑氣。

白冶眸光一緊,一個瞬移擋在姬蘿雪身前,他側頭擔心問道,“冇事吧?”

姬蘿雪未理會他,就見空中那團來勢洶洶詭異的黑氣,刹那,那黑氣中平穩落地,黑氣之下化成昨日那女蛇妖的模樣。

“小兄弟,若是不想死趕緊給我滾,這是我和她的恩怨!”說罷,女蛇妖眼眸冒著濃濃黑氣瞪著姬蘿雪,“你已受重傷,今日我就要了你的賤命!”

“她的命是我的!”白冶輕笑一聲,語氣不屑道。

姬蘿雪詫異,眸光輕輕轉向身前比自己高大半個頭的男人,她心中竟泛起絲絲漣漪。

-出自己真是太荒謬了。“你認錯人了,我並不叫此名。”姬蘿雪努力裝作鎮定,提步就要走。曾想背後突然伸出一隻手緊緊拽住她的胳膊。“不許走!”白冶壓低嗓音,神色陰鷙。他本途徑此處想找地方歇腳,未曾想體內突然感受到一陣莫名的牽引,那種感覺極為強烈,讓他不得不追隨感覺而來。想來應當是此女子身上的黑曜石指引,而這黑石分明就是他送給小雪,怎會落在此女子手上?而且這女子眼睛竟與畫像上姬蘿雪的眼睛生的一模一樣。“那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