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忍者無敵

26

來看,她若想要報當年血仇,估計她的仇人都已修仙飛昇了!姬蘿雪扶額歎息,滿腹怨恨無處撒!月夜黑寂,深林幽暗,冷風一吹隻聽簌簌作響。姬蘿雪從天而降,身長玉立,堪堪落在一棵梧桐樹樹杈上,她身姿輕盈,俯身坐在樹杈上,但見樹下那人身蛇尾的妖怪行動極快,稱著月光姬蘿雪隱約瞥見那蛇妖模樣倒是生的清秀,可惜是個害人的蠢東西!姬蘿雪微微挑眉,指尖散出瑩瑩紅光在空中化作一條紅索,紅索直指蛇妖周遭,待蛇妖反應過來,紅索...-

姬蘿雪看著男人入了迷,這人不僅樣貌出眾,就連他的聲音也那般動聽,低沉醇厚宛如山間清泉滴落般沁人心扉。

執著於欣賞男人的正臉,姬蘿雪並未聽清他的話,她眼中好似突然閃出一道光芒,是男人身上的光芒,男人皮膚白皙,眉眼疏朗如天上明月讓人心之嚮往,他的樣貌既有著男子般的英氣又摻了些女子的柔美。

如此俊美的男子她還是第一次見。

男人上前,就見著姬蘿雪眼神放著光芒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他清了清嗓子,微微低了低頭。

正看的入迷,姬蘿雪聽到自己離譜的心跳聲,猛地清醒過來,她捂著胸口試圖壓製心跳。

男人打量著地上的女子,女子臉上掛著白色麵紗,唯獨隻見那雙眼眸深邃有神卻帶著絲絲冷冽寒意,那雙眼角泛紅不似哭過,倒像是入魔般的嗜血,讓人一眼看去隻覺陰冷無比。

男人視線順著女人的容貌,最後停落在她的脖頸上,那脖頸上的形狀奇異的黑曜石泛著紅光,如此特彆的石頭世上不會出現第二塊,他基本可以認定,這石頭就是他曾經的附身符。

三年前,他曾尋短見,便將這自小佩戴的護身符送給他撫養的一隻小狗,他還給小狗取名為小雪。

“你脖子上的石頭從何而來?”男人上前兩步,神色嚴肅,蹲在姬蘿雪麵前,伸手指了指她脖頸。

姬蘿雪愣神,低頭就瞥見自己脖頸的黑石頭竟然泛起紅光,還有些發燙,她有些不解為何男人會問起她這塊破石頭,她再度仔細打量眼前的男人,竟突然覺得有幾分麵熟,可是她卻想不起來。

沉默間,男人再度質問,語氣倒是急促起來,似乎迫切想要得到她的回覆,

“你是啞巴嗎?”

聽到這話,姬蘿雪嘴角冷抽,此男子樣貌雖俊美,可這態度卻自大狂妄,方纔對男人建立的好感頓時全無,冇人能在她麵前頤指氣使!何況她當初已經上過一次美色的當,斷不會再重蹈覆轍!

“你問我我就要回答?你算什麼?可笑。”

說話間,姬蘿雪平息方纔的劇烈的心跳,踉蹌間站起身。

男人隨即也起身,握著長劍的手直直攔在姬蘿雪麵前,語氣更為不耐煩,

“說,這黑曜石你從何而來?”

姬蘿雪也有幾分惱了,“關你什麼事!”

說罷,姬蘿雪正要走,男人再次攔住,姬蘿雪怒從心底起,可她此刻法力散儘七成,方纔又被蛇妖打傷,如今是一點功法都使不出來。

她扭頭看去,兩人視線忽然交錯,月光越過層層雲層一瞬大亮,月色下兩人近距離之下,清晰看進對方眼眸。

姬蘿雪眉頭微蹙,指尖輕卷握成拳頭,她呼吸一滯,愈發覺著眼前之人似曾相識。

而就在此刻,姬蘿雪就見男人神色突然異常,眼神中充斥的疑惑,他身子不由自主後退半步,嘴裡小聲唸叨著,

“姬......蘿雪?”

男人聲音極小,話音一落,眸光竟染上一層薄霧。

即使男人聲音很小,可四周實在靜的可怕,姬蘿雪清晰的從他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

姬蘿雪指尖霎時緊扣手心,她眼中飛快掠過一絲慌亂,心跳再次劇烈撞擊著胸膛,而就在此刻,她腦海中霎時閃過三年前的一段記憶。

而眼前的男人與記憶中的那個少年十分相似,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三年前,姬蘿雪隻剩一縷元神眼看消散誤打誤撞就附身在一隻小狗身上,這小狗滿身傷痕暈倒在山野間,姬蘿雪元神也因大戰虛弱無比,附身那一刻姬蘿雪就暈了過去。

等她醒來時正身處雲山應水派,睜開眼就見身量瘦弱的少年迎著夕陽徐徐而來,少年看著不過十五六歲,眸光清澈有神,好似藏匿著星光那般耀眼,嘴角上揚間展露笑容宛若如沐的春風拂麵而來,溫柔舒服,渾身透著少年的不羈卻又帶著一股堅韌溫和氣質。

姬蘿雪被少年細心照料,少年為人善良純真,可這樣一個心善之人偏偏追捧她這麼一個臭名昭著的女魔頭,他還藏了一副自己的畫像,在他心中自己就是神一般存在,他時常惋惜自己離世,還稱若是自己在世,他一定要拜自己為師。

起初姬蘿雪還感慨自己魅力強大,連這種心善的人都追捧自己,可是自從她見到少年每日鼻青臉腫的回來,她就不這麼想。

她一個法力高強的女魔頭,竟然有這麼一個懦弱無能的追捧者!

這少年時常被同行弟子欺負也不敢還手,他們都是一同來應水派參加入學劍試,應水派三年會舉行一次劍試,劍試前二十才能入門修煉。而少年不僅性格懦弱腦子還愚笨至極,全然冇有修行的慧根,就連劍都握不好,難免吸引同行弟子嘲諷欺負。

甚至還有一次,姬蘿雪險些被那些弟子抓去燉湯,是少年救了她,少年學著狗叫在地上爬逗的那幫人開心才罷休。

自那後,姬蘿雪就無比嫌棄少年,還給他取名小慫包。

冇過多久,眼看劍試來臨,小慫包瘸著一條腿回來,回來後一言不發,之後就將自己的脖子掛著的黑石頭送給她,隨後就跑了出去。

恰逢此時傳來訊息有狐妖盜走留仙派聖靈果,各大門派弟子一同捉拿狐妖,狐妖正好逃至雲山。

聖靈果乃千年靈果,得者能洗髓換骨,能大大增強法力,聽說還能有起死回生之效。

姬蘿雪為了搶聖靈果,途中遇到尋短見的小慫包,恰巧那時他竟突然開竅聽懂自己說話,姬蘿雪靈機一動,慫恿他幫忙去搶聖靈果,雖說他廢物但他好歹是個人。

姬蘿雪也如願搶到果子,但被小慫包吃去大半後就不知所蹤,後來姬蘿雪四處藏身,得知小慫包成了仙門叛徒被仙門追殺,以他的本領,即便吃了大半個聖靈果,應該也逃不過仙門追殺。

冇想到如今他不僅冇死,還救了自己一命?

難道是狐妖的那顆妖丹?當初他們找到狐妖時,狐妖將內丹給了小慫包讓他帶著聖靈果去救狐妖隻剩半條命的兒子。

隻是他一介凡人如何承受千年狐妖的內丹?

可眼下她顧不了太多,她的身份不能暴露,否則會引來仙門弟子追殺,原本她那一層功夫還能擋擋,眼下她一層功法都散儘,被仙門發現隻有死路一條。

姬蘿雪緊了緊呼吸,裝傻道,

“你說什麼?今日你救我是事實,但是我身無分文無以回報,大路寬闊,咱們各走一邊,告辭!”

“你是姬蘿雪?”白冶薄唇輕啟,眼中震驚不已,語氣卻無比堅定。

姬蘿雪腦子飛速運轉,忽的想起當年小慫包可是藏著自己的畫像,但憑藉一雙眼睛他就認出自己真是太荒謬了。

“你認錯人了,我並不叫此名。”姬蘿雪努力裝作鎮定,提步就要走。曾想背後突然伸出一隻手緊緊拽住她的胳膊。

“不許走!”白冶壓低嗓音,神色陰鷙。

他本途徑此處想找地方歇腳,未曾想體內突然感受到一陣莫名的牽引,那種感覺極為強烈,讓他不得不追隨感覺而來。

想來應當是此女子身上的黑曜石指引,而這黑石分明就是他送給小雪,怎會落在此女子手上?而且這女子眼睛竟與畫像上姬蘿雪的眼睛生的一模一樣。

“那你脖頸掛的黑曜石從何而來,此物是我的,曾贈於摯友,為何會在你這裡?”白冶冷聲追問,自從三年前小雪會說話還帶著他去尋找聖靈果時,他就察覺小雪並不是一隻普通的小狗,這麼多年他一直調查小雪的下落,可是一點訊息都冇有。

而此刻眼前女子竟會佩戴自己所贈附身符,又與姬蘿雪幾分相似,他不由好奇她麵紗下的模樣到底是何!

姬蘿雪緊握拳頭,三年不見,這小慫包變得冷漠強勢許多,按照他這般強硬追問,怕是今日她不給出一個回覆他是不會放自己離開,可是不管是她真實身份還是當年那隻小狗她都不願意承認,堂堂門主俯身在小狗身上還被一個小慫包收養,這是何其丟臉的事情。

姬蘿雪深吸一口氣,她緊咬著牙,脖頸的青筋隱隱顯現,她強忍心中的怒意,不耐煩說道,

“這石頭是我無意撿到的,你若是覺得是你的,你大可以拿走。”

姬蘿雪順勢扯謊道,說起這石頭她也是百般無奈,三年來她用儘無數辦法先把這塊醜石頭拿下來,可是竟都冇用,這石頭自帶一層結界,她怎麼也解不下來,若是今日小慫包能拿下來,也算是物歸原主。

白冶凝神,就見姬蘿雪低了低頭,主動讓他解開她脖頸上的黑曜石。白冶猶豫片刻伸手,就在觸碰那黑繩刹那,黑繩上一道白色結界徐徐破開。

白冶霎時反應過來,這黑曜石竟有結界,若是有結界那定然不會輕易被彆人解開,方纔這女子並不是自己解開,而是讓他解開,那麼隻能說明她解不開這結界。

那她無疑就是當年的小雪,可她為何不敢承認?

而她為何會與姬蘿雪長得相似,這讓他不由將一人一狗聯絡到一起!

白冶收回手,語氣一瞬轉變,低聲說,

“不用了,見你受傷我送你回去,你家住何處?”

聞言,姬蘿雪眉頭緊鎖,心中隻覺隱隱不安,矢口拒絕,“不用。”

白冶眸光微冷,提步跟上,“無妨。”

她不再理會身後之人,慢著步子往前走去。

白冶也並未多言,亦步亦趨跟在她身後。

姬蘿雪一路上不時偏頭用餘光看向身後之人,心頭愁思萬千,若不是她現在受傷,早就甩了這個小慫包。隻是她還有一個問題不解,為何他會這麼湊巧出現在此?

一個時辰後,天色已經露出魚肚白眼色,姬蘿雪才走到小院前,以前都是拈訣從來不覺得距離遠,如今一路走來,她那一雙腿幾乎要廢掉,正踩上最後一個石階時,她腳底一滑,本就受傷,加之行了遠路身體疲倦,她整個人失控般往後倒去。

本就跟在身後的白冶見狀,一把攬住她的胳膊,將她扶住。

姬蘿雪臉色本就蒼白,眼下被嚇了一跳,小臉更為慘白,好在身後一隻溫熱的手掌給了她支撐,一瞬她竟回憶當初小慫包將受傷的她摟在懷中,他的胸膛溫暖寬闊......

等等.......

她迅速回過神,站穩身子,扭頭就見白冶朝著他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語氣溫和道,

“小心點!”

姬蘿雪心頭恍然一顫,抬起胳膊從他手中抽了出來,快速轉過頭捂住胸口。

這短短半天時間,她竟在這個小慫包麵前丟了兩次臉,失了兩次態,真夠丟人。

何況她本就已經夠倒黴了,眼下遇到這個小慫包,顯然更加倒黴。

她努力平息心中的尷尬,背對著他就冷聲罵道,

“你還打算跟多久,我已經到家了?你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白冶自顧自點了點頭,似乎並未打算理會她的這些話,慢慢將視線挪到她身後小院的門匾上,語氣平和讀著上麵的字,

“竹雲小院,原來姑娘就是大名鼎鼎的竹雲仙人。”

不知為何,姬蘿雪覺得隻要是從小慫包口中說出來的話總是話裡有話,還多了幾分諷刺之意。

姬蘿雪不願理會他,推開門走了進去,正要關門之際,白冶上前伸手將門抵住。

姬蘿雪抬眼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齒道,“鬆手!”

“聽聞竹雲仙人樂善好施,助人不取分毫,在下有個事正好需要竹雲仙人一助。”白冶不緊不慢說著,眼神深邃帶著探究。

-擊著胸膛,而就在此刻,她腦海中霎時閃過三年前的一段記憶。而眼前的男人與記憶中的那個少年十分相似,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三年前,姬蘿雪隻剩一縷元神眼看消散誤打誤撞就附身在一隻小狗身上,這小狗滿身傷痕暈倒在山野間,姬蘿雪元神也因大戰虛弱無比,附身那一刻姬蘿雪就暈了過去。等她醒來時正身處雲山應水派,睜開眼就見身量瘦弱的少年迎著夕陽徐徐而來,少年看著不過十五六歲,眸光清澈有神,好似藏匿著星光那般耀眼,嘴角上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