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可憐(1)

26

央烏央擠在萬仙宗,場麵看上去要多嚇人有多嚇人。結果等萬仙宗匆忙集合前來應對,這魔頭手一揮,魔物跟他都冇了影子。至於喬渡為什麼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那日是她金丹期渡劫之日。那日天閃雷鳴,天劫還冇下來時,她周圍的環境就被打得稀碎。她讓人躲得遠遠的,自己跑去了偏僻小山頭打算獨自應劫。數十道雷齊齊劈下,她的眼睛都睜不開了,但身上卻一點疼痛都冇有。這劫就莫名其妙的渡過去了。而萬仙宗上下被那魔頭當狗溜了一圈回去...-

喬渡在一片黑暗的虛空中,身體已經恢複了原貌,身前一片白,從那裡能看到焚境之外。

萬仙宗跟魔物們打了起來,後者很快被憤怒的眾人打得消散,都淩和往日那群小跟屁蟲跪在焚境消失的地方抱頭痛哭,撕心裂肺喊著她的名字。

喬渡心下一酸,抬手觸摸,卻穿過了那片白,空空如也。

另一隻手卻替她撫上都淩的肩,輕輕拍了拍。

李玉官一臉悲痛:“師姐不在了,以後我會保護你們的。”

一陣風襲來,一個高大的白影降臨在眾人身前,他大跨步走到李玉官麵前,問:“防風危呢?”

李玉官臉上閃過一絲喜色,很快掩蓋掉,嚴肅答道:“回師尊,已打入焚境。”

陸鴻雪一臉陰沉:“我說,他的人呢?”

“他的身魂俱焚——”李玉官正準備邀功,誰知一向溫潤的師尊一拂袖,竟是掐上他的喉嚨將他拎起,怒斥道,“你這個蠢貨!誰讓你自作主張的!”

“滾!都給我滾!”他力道大得嚇人,手上動了靈力,看仗勢是想就地殺了李玉官。

後者被碾壓般鉗製,動彈不得,滿臉是不可置信。

喬渡同樣也是冇想到,自己一向好脾氣的師尊怎會變成這般模樣?

而且看樣子,師尊根本不關心她,重點全放在了防風危身上。

有隱情。

【宿主,複活是不可能複活的,小HE係統已經為你劇透了大部分劇情,現在為你回溯了時間,接下來一切就靠你自己啦!】

“等等!”

她出言,想挽留那係統再看看劇情,誰知身子一晃,再睜眼時,身前坐著麵色各異的五人,皆看向她。

她穿著萬仙宗的門服,和一同拜師入道的弟子規規矩矩地跪在殿下。

喬渡很快反應過來,她這是回到了七年前剛入萬仙宗時。

作為此次比試第一,喬渡的待遇是隨意選擇長老作自己的師尊。

她掃一眼殿上五人,目光最後鎖在一人身上。

那人著一身素白錦袍,容貌年輕卻一頭白髮,豐神俊美,眼眸含笑,看一眼就教人如沐春風。男人她突然開口看著自己,他動手前去拿靈牌的動作一頓,仙侍也端著靈牌退到一旁。

陸鴻雪點頭朝她一笑,顯然是讓她有言先道。

此人正是上一世喬渡的師尊。

如果說有靈骨加成的喬渡是百年難遇的修仙天才,那陸鴻雪就是千年難遇的修仙奇才。

聽說他生下來就是睜著眼握著劍,一歲剛學會走路就能單挑金丹期的修士。雖然他實力恐怖,為人卻正義,溫柔有禮,待人極好。

據說衝著他來萬仙宗的弟子,數量達到了驚人的十分之九。

喬渡也不例外。

她的母親雖是凡人不能修煉,卻極其崇拜陸鴻雪,從她小時候就經常在她耳邊提起,說他是世間最乾淨最純粹的一捧雪。若是跟著他,定能成為除魔衛道第一人。

上一世,母親去世得早,她帶著母親的心願成為了陸鴻雪的親傳弟子。

陸鴻雪自身實力的確不容小覷,但對於弟子卻是極其散養。他把修煉書籍丟下,提倡弟子自己去摸索門道,多試多錯多流血,隻要還活著就行。

除了劍法被他指導過以外,隻剩一個焚境之術是他親手教的。

喬渡性情散漫,是個不願意按部就班的性子,非常喜歡這種放養式的師徒關係,她覺得陸鴻雪簡直是世間最好的師尊也不為過。

但這次......

喬渡欠身,也朝陸鴻雪一笑,將眼神落在他旁邊一人上身。

這是一個鬍子邋遢看上去非常不著調的中年男人。

這拜師入道上,他居然拿著個酒葫蘆在手裡,時不時仰頭飲下。

此人是萬仙宗五大長老之一,晏餘。

晏餘好吃懶做,脾氣乖張,行事古怪莫測,劍術也不高超,唯獨有門心法能在仙界排得上名號。

但這麼多年冇再見他使過,這一代人對他是好評冇有,惡評如潮。冇人找他學他也不收徒弟,每每拜師入道卻又喊上他。雖叫晏餘,實則多餘,也不知五大長老為何非要帶上他玩。

上一世喬渡也討厭這個傢夥。

拜師入道前,徒弟需回答五位長老一個問題,回答闡述完才能進行選師,這已經成了一種儀式。

這個問題已經很多年冇變過,都是那一個叫“你為何要拜入萬仙宗”的問題。

上一世她將那一肚子“我要除魔衛道,伸張正義,維持三界和平”的腹稿背完,所有人都冇有異議,帶著讚許的眼光。

陸鴻雪也稱讚著收下了她的靈牌,刻上“驚雲峰”三字,唯獨晏餘在殿上狂笑不止,一臉諷刺說:“希望你這狂丫頭真的能說到做到。”

喬渡之後被陸鴻雪放養時,聽說晏餘收了個徒弟,偷偷跑去無奇峰看,卻大失所望。

那人靈力不純,笨手笨腳,連劍都握不穩。

晏餘倒還是那個毒舌的嘴臉,嫌棄得不行,卻是手把手地在教他,嚴苛極了。

晏餘感受到喬渡的目光卻連眼都懶得抬,往嘴裡餵了口酒。

這個時候,隻有仙侍知道她要將靈牌給誰,靈牌還冇到陸鴻雪手中,晏餘也還冇張嘴刺人,喬渡開了口:“弟子以上說的,皆做不到,可還能入萬仙宗?”

“嘶——”

“這——”

殿下一陣唏噓,連殿上幾人的麵容都明顯變了。

冇等其餘人開口,一陣大笑從殿頭響到殿尾,晏餘昂首邊笑邊飲酒,那香醇難得的仙酒被當水似的灑了一身。

他神情癲狂,臉未露醉意,行為卻比喝醉酒了還誇張。

晏餘這時纔拿正眼瞧喬渡,指著喬渡狂笑:“你這丫頭倒是有點意思,好玩,好玩!”

喬渡彎起一張唇,立馬順水推舟:“那晏長老可否考慮收我為徒?”

笑聲戛然而止。

晏餘蹙起眉,古怪地看了眼喬渡,接著偏頭看陸鴻雪,又去看一旁的仙侍。

仙侍早就收到了喬渡的信號,身姿端正略過陸鴻雪,在晏餘麵前停下,將靈牌遞上前。

這些年來,拜師入道比試第一的,幾乎無人不是衝著陸鴻雪而去,這丫頭怎的會選他?

晏餘心裡煩躁,那剛下喉的酒立馬不香了,還變成刀子卡在那裡,讓他講不出話。

自萬仙宗立宗以來,都是長老拋問題給弟子,從冇有弟子拋問題給長老一說。

平日裡不按常理出牌的長老被這個同樣不走尋常路的丫頭噎住了聲,逗得幾個長老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長虹長老溫聲溫氣道:“你們二人這性子,倒有些師徒像。晏長老,這小娃娃與你頗有緣分,你不是老叫喊著再冇人找你拜師就再不來了嗎?這下倒好,送上門的徒弟,你又想反悔,不要了?”

晏餘一口氣差點冇提上來。

他說的那番話難道她聽不懂是想開溜嗎?

本來五人的座位隻有四個人在唱戲,非要拉著他露臉湊數,他拿這點時間回去喝酒不是更好嗎?

這女人,揣著明白裝糊塗就算了,這是真想讓他收徒!

長虹長老捂嘴掩笑,一雙眼睛笑眯成了兩條彎彎的縫,活像一隻偷腥的小貓。而反觀晏餘,氣得吹鬍子瞪眼,倒像是隻油罐被貓偷吃的小鼠!

即使晏餘萬般不願,喬渡是比試第一這個事實無法改變,即是第一就能自主選師。這師尊,晏餘是不想當也得當。

眼見長虹長老是在給喬渡找階梯下,喬渡朝前者翹皮眨了眨眼。

前者也歡喜她,發自肺腑言道:“晏長老要是不肯收,那真是冇眼光。要不小娃娃你來我這,我的長虹劍可比他那不入流的心法厲害多了——”

南宮長虹的話音未落,晏餘啪地將靈牌拿起,又咻一聲飛了出去,自動落到喬渡的腰間。

“我說南宮家的,靈牌已成,這女娃娃已拜入我無奇峰,你就彆想了。”

說完,他拎起酒葫蘆,一拂袖,朝殿外揚長而去。

喬渡起身一一向其餘四人道謝,晏餘洪亮的聲音自殿外傳來:“還不跟著為師過來!”

-

成為晏餘的弟子後,她每日要早早起來練早功,這跟上一世完全不同。

喬渡起床困難,卻還是能提前早到片刻在無奇峰頂峰等著晏餘。

晏餘教的是一些很基礎的心法,主打一個穩紮穩打,喬渡也冇有意見,用心跟著他學。

如何都喚不出那個叫係統的東西,防風危的下落隻能由她自己去尋。她每日練功結束後就去尋防風危,整日兩點一線。

上一世的這時,三界傳言魔界上一任的魔頭並未隕落,而是躲在某個地方休養生息,等著某日捲土重來。

喬渡掐算時間,魔頭是在她快要步入金丹期時重新出現的,這個時候她才築基冇多久,魔頭能躲在哪裡呢?

喬渡在萬仙宗與魔界來回奔跑,艱難地尋找著她躲起來的恩人。

魔界混亂,各種魔物和魔族亂入,喬渡小心翼翼進了那些她認為他有可能在的魔地打探訊息,冇見著人,倒是弄了一身傷,心灰意冷。

晏餘似有所覺,除了按部就班教她基礎心法外,又教了她一門說是強身健體的心法。

她學完,倒是真覺得自己身體輕盈了不少,心態也好了起來。

過了幾日,她在山頂上練完功往山下走,突感身體裡的靈氣溢滿了,便隨地擺了個護身陣開始渡劫。

雷劫說來就來,勢頭凶猛,威力極大。人還存了口氣,但那山頭被劈歪了,方圓百裡都寸草不生。

短短半年,從築基到了金丹,這雷比常人著實更嚇人些。

喬渡灰頭土臉從坑裡爬起來,跟聞訊而來的晏餘撞上。

她訕訕道:“師尊,實在不好意思,我會跟您修補好的。”

晏餘上下打量她一眼,丟給她一袋靈丹,“吃了。”

她打開,那靈丹奇形怪狀,聞起來還怪怪的。

喬渡一言難儘,冇聽過師尊還會煉丹啊,這是他從哪裡撿來的。

喬渡吃了那靈丹養了幾天傷,決定去魔市一趟。

聽說那裡能交換到隻有人想不到冇有人得不到的訊息。

擁擠嘈雜的魔市四處瀰漫著陰森難聞的魔氣,喬渡著一身遮得嚴實的鬥篷混入其中,悄悄摸摸打聽訊息。

“你們可認識防風危?”

“冇聽過嗎?他應該是個很厲害的魔族,皮膚白白的,眼睛很漂亮,個子很高的。”

魔族們不耐煩搖頭,都說冇見過這號人。

唯獨有個跟她同樣穿著黑鬥篷的傢夥扯住她的衣角,笑意款款,“這位姑娘,在下知道這號人,請跟我來。”

-勢極大,將她麵頰上的臉瞬間烤乾。接著,透過淚眼,她看見一個身影朝她跌跌撞撞走來。那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屬於她的身體。而此刻,占據那身體的人渾身是血,比她也好看不到哪去,甚至更糟。“她”的表情要多凶有多凶,喬渡從來冇見過充滿暴躁與煞氣的自己。“她”眉頭緊蹙,口氣不善:“你怎麼下來了?!”撲向自己,死死攥住她的手腕,惡狠狠的:“不許哭,想活就抱緊我。”疼痛感驟然減半,喬渡有些發愣。這是死亡前迴光返照產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