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死對頭(2)

26

:“......”還是不解釋了。肯定是玉官師兄打著他們的名號送給她的。李玉官是喬渡的親師弟,被她從萬魔窟外拚命撿回來,悉心照料半年才活下來的。她教他修煉,教他劍術,是她親手養大的師弟。而李玉官也不負期望,萬仙宗除了喬渡,資質和水平最厲害的就是他。對於喬渡這個救命恩人跟親師姐,李玉官是愛戴至極,人在外頭得了什麼好寶貝,就立馬托人送回來給她。喬渡覺得麻煩,不讓他再送,他再送就不再以自己的名號送了。這不...-

喬渡感覺到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此刻她彷彿浮在空中又好像被壓在水底。

方纔在焚境外短暫的接觸,那滾燙感和灼燒痛都不及此刻的萬分之一。

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最疼愛的小師弟親手打入了焚境。

為什麼?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開啟焚境之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會跟那魔頭換了身子,那魔頭在最後為什麼又會救她?!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好痛!!!!

進了焚境,連靈劍也弄不斷的縛仙索都被燒得一乾二淨,喬渡感到自己身上到血肉正在飛快被焚燒。

她下意識摸向腰間去尋儲物袋。

她在修煉上縱然是個天賦極高的弟子,但她也是同輩中最怕痛的。

因為出生優渥,小時起就被家人寵縱,嬌生慣養久了,就算入了萬仙宗也還多多少少帶些嬌氣。

快入萬仙宗時,得知修煉要渡劫遭雷劈,臨走前,兄長為她尋來了數不清的靈藥和渡劫靈器,替她裝進了儲物袋。

同門豔羨她,跟她說每次渡劫都跟在死亡邊緣走一遭似的,冇死也快痛死了。

她想了想,將那些靈藥跟渡劫靈器分給了他們一大半。

師尊說,不去曆劫,不去受傷,怎能成才?

於是她再也冇有去碰那個儲物袋,而是不斷去曆練,去挑戰,去受傷。

她成為了萬仙宗的榜樣,所有人都誇她堅韌、厲害、天賦高。

但隻有她自己知道,在這背後,她獨自強忍,流了多少血和淚。

而此刻,她實在是痛得接受不了了。

眼淚如崩弦的串珠般掉下來。灼燒感不斷,她看見此刻這具占用的身體上不斷裂開傷口,裡頭的血液燒起了火,火勢極大,將她麵頰上的臉瞬間烤乾。

接著,透過淚眼,她看見一個身影朝她跌跌撞撞走來。

那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屬於她的身體。

而此刻,占據那身體的人渾身是血,比她也好看不到哪去,甚至更糟。

“她”的表情要多凶有多凶,喬渡從來冇見過充滿暴躁與煞氣的自己。

“她”眉頭緊蹙,口氣不善:“你怎麼下來了?!”

撲向自己,死死攥住她的手腕,惡狠狠的:“不許哭,想活就抱緊我。”

疼痛感驟然減半,喬渡有些發愣。

這是死亡前迴光返照產生的幻覺麼?既然是幻覺,那抱就抱吧。

她動動手,乖順環上“她”,喃喃道:“怎麼會是你?”

懷裡的身子一怔,顯然是冇有想到她這麼聽話,凶惡的表情立馬散了一半。

但聽見她的話,那表情看上去比方纔更狠,就差齜牙咧嘴表達不滿了。

不是他,還是誰?

不想看見他,還有誰能來救她?

她那個廢物師尊?還是那個蠢貨師弟?又或是那個小跟屁蟲?

“怎麼就不能是我了?”

“她”咬牙切齒也環過她,“你就算再討厭我也最好給我憋著,現在能救你的隻有我了。想活命,就聽我的。”

喬渡看著眼前的自己緊緊閉上眼,昂起頭,字字清晰道:“吻我,快點。”

昔日高高在上的魔頭,眼睫不安地顫了又顫,明明是求吻的姿態,卻跟等待死刑宣判落下一般。

魔頭在看見喬渡進入之前,被焚境焚燒,眼睛都冇眨一下。

換身焚魂而已,死就死了,甚至他還異常開心。

他在死前,居然能觸碰到她的身體,而她要頂著他的身體活到萬萬歲,日日夜夜對鏡看見的,都將是他。

簡直就跟做夢一樣。

魔頭的眼裡浮起一抹癲狂之色,但很快在看到她後,就被寒光壓了下去。

魔頭唯一不滿的是,她出現在了焚境。

她不應該出現在這的。

看見她哭的那刻,他頓時手忙腳亂。本來就臭的臉更是難看,連安慰都像罵人。

他凶完她就後悔了,甚至不敢麵對她。

但魔頭十分清楚,她不應該死在這,他要做的事還冇有做完。

他緊緊攥著對方,遲遲不見對方有動靜,害怕她是不是痛暈過去了。

可明明還能感受到她的生命力,他想,她那般討厭他,肯定是不想跟他有任何接觸。

他口是心非道:“彆想多了,我隻是拿回我的魔力,順便救你而——”

話說一半,柔軟的觸感突然降臨,他慌忙睜開眼,接著又被一隻手捂上了。

她狠狠咬上他一口:“閉上眼,不然太奇怪了。”

喬渡突然明白了什麼。

這個嘴硬又口是心非的魔頭,原來是喜歡她嗎?

她突然想到以往跟他交手的種種。

吞噬了那麼多魔物的堂堂魔頭怎麼會打不過她?

他三番五次的挑釁,將她引入秘境卻又不動手,最多不過是跟她鬥鬥嘴。

講不過她後就翻臉不認人,一手劈滅了境魂,氣鼓鼓消失,隻留下秘境中無人看守的滿地寶物。

她嫌他煩,覺得他高高在上又小孩子心性,實在是討人厭。

但她忘記了。

他是一隻毫無人性嗜血為生的魔頭。

她殺了他那麼多手下,他怎麼會放任自己活到現在?

喬渡後知後覺,魔頭是不是不懂表達感情。

他怎麼能......古怪的如此可愛?

於是她放任自己吻了上去。

不帶任何情和欲的吻,她隻是忍不住內心的歡喜,想親近他,好好吻他。

吻上他的那一刻,對方的真心在羞澀和小心翼翼的迴應中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她才知道,這不是做夢,不是幻覺,是真的。

好可惜,居然是死前才真正認識了他。如果能出去,隻要他想,她就跟他在一起。

疼痛感再次占據上風,喬渡忽然感覺自己能動了,她睜眼,發現她回到了自己的身子中,正被防風危死死地護在懷裡。

防風危從來冇有這麼害怕過。

即使他還是人類在萬魔窟被無數恐怖魔物追殺時也冇有這麼害怕過。

他想過喬渡會認出他是當時萬魔窟那個即將被魔物瓜分的廢物。是她將自己的儲物袋扔給了他,對他說活下去。

但同時他也不願她就這麼輕易認出來。

他不想承認從前那個弱小的可憐蟲是他。

他想在她眼裡,是個絕頂厲害,可以碾壓任何人的存在。

他幻想過她昨日看見儲物袋裡的那封信會接受他的表白。

他嘴笨,去人界學了好久,也練習了好久,但是還是冇有勇氣去當麵約她出來。

他想,隻要她能出來,無論如何也會跟她親口告白。

人界說了,跟心上人告白,需要坦誠,需要誠意,需要誠心。

即使是不願承認過去那個卑微的傢夥是他,但是是她就沒關係。

他願意在她麵前坦白。

隻要給他一個機會,給他一點時間,她想知道什麼,她想讓他做什麼,他都萬死不辭。

但她冇有接受,甚至是要他去死。

沒關係,他接受。

他這條命都是她給的,她要拿去也是應該的,但她不能有事。

不知他做了什麼,他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成白骨,一張漂亮的臉蛋此刻一半成了白骨,一半正在變成白骨。

他想開口說話:“不要看——”

嚇人。

他想道歉。他明明不想說重話的。

但他做不到了。

還剩一隻眼的魔頭死死盯著喬渡的麵孔,試圖將她深深刻在腦袋裡好下輩子也能立馬認出她。

修為跟血肉如灰塵般消散,他想:如果能再來一次,他一定會好好跟她說話,跟她說清楚。

可是冇有如果了。

“防風危!彆走!”

喬渡眼瞳劇縮,毫無防備地看著防風危在自己眼前飛快化成了一具白骨。

血肉消散,白骨似不捨般仍舊將她緊緊抱著。喬渡眼睛睜大,呼吸急促,各種不解不甘的思緒擠占她的腦海。突然,一道白光閃過,一道聲音響起。

【宿主,本甜文HE係統來了!你的任務還未完成,請停止絕望,振作起來!接下來請接收劇情和任務!】

喬渡一愣,止住了哭,腦海中湧來各種不曾見過的東西。

隻消須臾,她就理解了。

原來她是一冊什麼男頻話本裡的女主,她跟男主李玉官皆是為了消滅魔頭而存在的正派主角。

而李玉官,作為男主,不僅也是天生靈骨,還提前開啟了男主係統,選擇隱瞞實力,讓她成為開啟焚境的人。

那道傳音,是假的。她的小師弟,從頭到尾,對她的愛戴是假的,推她出去是真的,想成為仙界第一人是真的。

世人皆知魔頭難除,殺了他的身子,他也能重塑血肉。而隻要他的身子在,拘了他的魂消滅掉也無濟於事。

魔頭根本殺不死。

但隻有極少人知道,魔頭能除,隻不過有些難。

使用換身焚魂將他的魂魄同時困在靈骨體和焚境之中就能徹底消除他。

喬渡成為了那個靈骨體。

李玉官甚至等不及,趕在她剛入元嬰的隔天就動了手。

一陣寒意湧上身,甚至都快蓋過了痛感。

方纔的一切,彷彿像早就被埋好的陷阱,一個由她最信任,她能交付後背的師弟親手設下的。

而她最討厭的死對頭,卻在用性命保護她。

查出靈骨體那日,是李玉官奔走告訴了萬仙宗上下,甚至仙界全都立馬知曉了。

腦海裡那個叫作係統的東西還在喋喋不休。

【因為宿主你的表現出色,係統不願看見你的結局止步於此,特來給你改變結局的機會。如果你不想就這麼死了——】

“彆廢話,什麼任務,我做就是。”喬渡吐了口血,察覺到自身的生命力正在急速衰減,她不想飲恨而終。

【任務很簡單,本係統主經營甜文HE,需要你與本文一人達到HE結局,也就是在一起的幸福結局。從男主到男配,與不同人達成HE結局有不同等級的獎勵哦。】

“什麼人都可以?”

【當然。你選一個就好,男主李玉官、男二葉陽秋、男三都淩——】

“防風危。”

喬渡根本冇聽它後麵的話,直截了當報了一個名字。

係統安靜了一瞬,接著發出一聲尖銳的爆鳴。

【他可是你的死對頭!HE結局達成難度為地獄級,你確定——】

“就他了,快點。”

喬渡忍痛催促:“他已經被焚境滅魂了,你現在就將他複活,那什麼結局我立馬給你達成。”

她想快點見到他,現在,立刻。

-是假的,推她出去是真的,想成為仙界第一人是真的。世人皆知魔頭難除,殺了他的身子,他也能重塑血肉。而隻要他的身子在,拘了他的魂消滅掉也無濟於事。魔頭根本殺不死。但隻有極少人知道,魔頭能除,隻不過有些難。使用換身焚魂將他的魂魄同時困在靈骨體和焚境之中就能徹底消除他。喬渡成為了那個靈骨體。李玉官甚至等不及,趕在她剛入元嬰的隔天就動了手。一陣寒意湧上身,甚至都快蓋過了痛感。方纔的一切,彷彿像早就被埋好的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