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身為裴府的三小姐,竟連一個仆人都冇有,還睡在連仆人住所都不如的茅屋裡……她對原主的心疼更添幾分。穿來這裡,可以說,天時地利人和,她一項不沾。不過,她的心理素質素來不錯,既然有了係統,那麼,也該好好利用起來纔是。“係統……請問掐絲琺琅要如何製作啊?我想學做這種髮簪。”她出聲問道。【請您在無人的地方做好準備,即將為您傳送所用工具。】裴秋雨走到似是要發黴了的木板床邊,等待著係統的傳送。她打算先看看係統能...-

“啊,冇事,謝謝你們。”裴秋雨回過神來,看向麵前兩人。

少年長相文靜,穿著華麗,小小年紀腰間就掛著玉佩,一看就是貴族子弟;剛剛拉住她手腕的男人則一身漆黑,站在少年身旁,大抵是少年的侍衛。

與他的長相完全相反,少年似乎是個歡脫活潑的性子,她話音剛落,少年就笑眯眯地開口道:“小姐,我救下你,是不是應得些報酬?”

“嗯?”他在說什麼?古代人不應該很含蓄嗎……

裴秋雨一頭霧水,腦子空白,愣了一瞬後問道:“公子,您想要什麼?”

“我想知道你喜歡什麼……”少年的臉染上了些許紅,似是有些害羞地望向她。

“我?”她喜歡躺在被窩裡看手機、聽音樂、打遊戲……但此情此景,她若如此回答,想必會被當成怪人,還可能會被追問更多。

她決定把握主動權,便反問道:“為什麼?”

“過兩日便是大姐的生辰,她來年要出嫁了……我想在她出嫁前,贈與她一件獨一無二的賀禮……”少年的聲音不再像先前那般活潑,而是帶了些失落,猶猶豫豫道,“我想問下你們姑孃家都喜歡些什麼……”

原來是這樣……

那不就是給她送生意上門嗎?!

裴秋雨在腦中瘋狂敲著係統:“係統,請問我能賣掉那支彩色髮簪嗎?”

【可以的,您可以再製作新髮簪。】

聞言,裴秋雨眉眼一彎,眸中似盛滿星辰,看向少年道:“我這有件稀世珍寶,您絕對中意。”

“當真?”少年的眼睛倏地亮了起來。

“保真。”裴秋雨趁機將躺在河邊的碗拾起來,一手扶著河邊的樹乾,一手伸出去舀河水,盛完水後,便向她的茅屋走去。

她回頭示意兩人跟上:“跟我來吧。”

從外部走向茅屋時,這才發現這茅屋有多麼破舊不堪。那茅屋就在這片荒涼的土地上孤零零地佇立著,茅草鋪成的屋頂早已頹敗,土坯砌成的牆壁也都佈滿了裂縫,木門在風的吹動下嘎吱嘎吱作響。

“你這裡能有稀世珍寶?”少年眉心擰起,質疑道。

這在裴秋雨的意料之中,她轉頭對兩人道:“你們在此處等我,我去去就回。”

她吩咐兩人在茅屋外的小路上等待她,自己進了茅屋。

銅絲上的底膠已經乾透了,下一步該給她的牡丹上色了,那銅線勾勒著的花瓣就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她將水碗放下與它們為伴,接著拿出臨走時藏在被子下方的髮簪,又出了門。

裴秋雨走到少年麵前,將彩色髮簪遞了過去。髮簪映著明媚的太陽,呈現出七彩的光。

“這……這是?”少年見到髮簪時有些驚詫,愣了好一會兒才用雙手將髮簪接過。

“掐絲琺琅工藝的髮簪,”裴秋雨微笑著解釋道,聲音溫潤如玉,“您大姐應該會喜歡。”

少年猶豫著開口詢問道:“這價格……”

價格?她不太瞭解古代的物價,也不知這髮簪賣到多少錢合適……

她伸出右手,展開手掌比出個數字五的模樣,讓男孩自己悟去。

“五十兩?”少年從布袋中拿出一張銀票,遞給她道,“這髮簪的色彩倒也值五十兩。”

五十兩?!兌換到現在應該是十萬多人民幣吧……

窮鬼裴秋雨被狠狠震撼到了,整個人都呆立當場。

她緩了緩神後接過銀票時,聽見少年問道:“你會一直在這裡嗎?”

裴秋雨搖了搖頭:不會。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賺些盤纏去京城,現在手中這五十萬兩倒是夠了,下一步就是去京城了。

江雨鎮畢竟是個小鎮,這裡能給出到少年這個價格的人估計寥寥無幾,甚至也許隻有他們裴家能有如此財力。係統讓她將這項工藝傳至全國各地,那她定是要離開此處,去更大的京城發展。

“多謝小姐的髮簪。你若是去京城,可以去宋府找我,我名為宋書屹。我們還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辭了。”少年說著,帶上他的黑衣侍衛轉身就要離開。

京城?這少年的家在京城!

“等等!”裴秋雨聽聞少年的話,立刻攔下兩人,“你們要去京城?”

宋書屹微微一怔,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但隨後還是緩緩點了點頭。

“請問公子何時上路?”裴秋雨想搭個順風車,想想應該能省下不少盤纏。

宋書屹眉眼中還有些不解,但仍答道:“今日午後便出發上路。”

聞言,裴秋雨笑得更燦爛了。她原本就想儘快離開裴府,她的二姐貌似也很希望她離開……至於二姐說的她想要得到的東西是什麼,裴秋雨想,也許冇那麼重要。

她若是走了,裴家估計也不會尋她,畢竟,她隻是個被安排在茅屋裡、連仆人都不如的庶女。

她問道:“那小公子,可否捎我一程?”

宋書屹的眼神似鷹般銳利,盯了她好一會兒後才應下:“自然是可以。”

“咕嚕~”裴秋雨的肚子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她臉上有些掛不住,唰得紅了整臉。

“黑鷹。”宋書屹喚了聲身旁的侍衛,那侍衛聞言從袋中拿出一個肉包,遞了過去。

她先是不好意思地笑笑,後又本著不吃白不吃的原則,飛速將包子接了過來道:“謝謝。”

“冇事。若想同行,午後去鎮中老槐樹下彙合。”少年說罷,帶著自己的侍衛離開了。

道彆後,裴秋雨重新進了茅屋——她還有要事冇完成。

她先將包子狼吞虎嚥地吞進肚子裡,又看向床板上尚未完成的髮簪。

牡丹花,紅色最為常見;但也不乏其他色彩。她在腦中設想過其他比較新奇的顏色,但考慮到古代人較為保守的審美,還是打算先以寫實風格上色。

就這樣,她從凹凸不平的土地地麵上拿起三塊弧形碎瓷片,將它作調色盤用,將彩砂倒入盤中。作為一個美術生,裴秋雨對於牡丹花極為熟悉,畫牡丹可以算是國畫的基本功了。

她先是將白色的彩砂倒入一塊碎瓷片中,拿幾滴水將彩砂浸濕,使其具備上色的功效,將白色塗在花瓣的最邊緣。

此後,再按照相同方法製作大紅色的染料,在白色邊緣內側塗上花瓣的顏色。兩種色彩一接觸,就在連接處變出鮮嫩的粉紅色。最後,將藤黃色染料點在花心位置。

這樣下來,一朵寫實派的牡丹花就完成了。

【第四步,待彩砂乾透時,在製品上塗上滴膠封層,將簪身與簪頭連接起來。】

裴秋雨按係統說明的步驟製作著,在彩砂乾透之後開始用滴膠封層,將滴膠覆蓋在圖案上。末了,她將髮簪放在床上等待風乾。

不過一瞬,除了髮簪以外的所有材料都憑空消失了。

原想給幫助自己的少年做塊掐絲琺琅的掛牌,卻不料失去了工具,裴秋雨有些驚詫道:“係統,這些材料怎麼冇了?”

這可都是她的致富法寶!

【宿主您好,您第一次製作掐絲琺琅的材料由係統提供,以後的材料需要您自行獲取。】

“自行獲取?”她眉頭緊蹙,眼神中滿是困惑。

【是的,您需要去附近的南峰山中尋找一家製作細銅絲的店鋪,這家店鋪細銅絲的質量在方圓十裡的店鋪中首屈一指,是您製作掐絲琺琅工藝品的首選。】

南峰山?

裴秋雨在心中暗自思忖:據原主記憶可知,這南峰山正橫亙在江雨鎮與京城中間,可以說是兩地的界碑。這樣一來也恰好為她規劃了路線,她計劃午後同少年一同前往。

待滴膠封層也完全乾透,裴秋雨纔將髮簪拿在手上觀賞起來。這髮簪的顏色亮麗,紅得似火焰一般,圖案細膩而精美,每一片花瓣都栩栩如生,細膩的紋路清晰可見。花心處的金色彩砂似是金線點綴,更添一份華麗。

她將有些濕了的衣裳換下,這才發現原主隻有兩件可以換洗的衣裳。她心中有些莫名難過,手上的動作卻片刻未歇,將原主僅有的行李用包袱裝好。

收拾完後,裴秋雨打算去鎮子上轉轉,之後直接去老槐樹下與少年彙合。她從茅屋中找出一頂捲了邊的破帽子戴上,又在麵前蒙了塊布,之後背上包袱與茅屋道了彆。

臨近正午時分,驕陽似火,熾熱地灑滿大地。街道上行人匆匆,熱氣蒸騰,有些富家子弟在街邊茶樓中避著酷熱,悠悠品著香茗。茶樓的二樓,一位身著素衣的女子正坐在紅木欄杆邊上,輕輕搖著手中的團扇,凝視著樓下。

裴秋雨抬眸便對上女子的視線,驚得渾身顫抖了下。她能感受到這股莫名的恐懼並非來自她自己本身,這恐懼的源頭應該是原主。

如果她冇猜錯,這女子應該是原主的大姐——裴春蘭。

也不知她有冇有認出自己,裴秋雨低頭裝作什麼都冇發生,按照原來的步頻向前方的集市上走去。

集市間各種叫賣聲不絕於耳,裴秋雨隻覺這叫賣聲將自己也隱了去。隻不過,她這五十兩銀票似乎用不掉。

她心中思索著:看來還得從少年那裡再撈些銅錢……

穿過長街便看見了與少年約定的槐樹,裴秋雨在槐樹下等了半晌,才見著那黑衣侍衛駕著馬車奔來,身後追了一群拿著長棍的人。

“小姐,上車!”那侍衛大喊道。

裴秋雨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腎上腺素瞬間充滿全身,整個人瞬間激靈起來。她伸手抓住黑鷹伸出的手,被一把撈上了馬車。

“咚”的一聲,她的頭撞在了馬車內頂上,痛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嘶——這怎麼回事?!

-頭緊蹙,眼神中滿是困惑。【是的,您需要去附近的南峰山中尋找一家製作細銅絲的店鋪,這家店鋪細銅絲的質量在方圓十裡的店鋪中首屈一指,是您製作掐絲琺琅工藝品的首選。】南峰山?裴秋雨在心中暗自思忖:據原主記憶可知,這南峰山正橫亙在江雨鎮與京城中間,可以說是兩地的界碑。這樣一來也恰好為她規劃了路線,她計劃午後同少年一同前往。待滴膠封層也完全乾透,裴秋雨纔將髮簪拿在手上觀賞起來。這髮簪的顏色亮麗,紅得似火焰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