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就是不想要我了。

26

?”林嬌和林韜一起發出疑問?向撓撓頭:“哎呀,我從小就想要個弟弟,要是我有個弟弟,我一定會對他很好的,你看我叫天星,如果是我弟弟,名字肯定對稱吧?”在狗窩旁邊蜷縮的時候,他想著,裏麵待著的是他的弟弟,是不用思考太多人生,不用在意明天,不用在意他人目光。高興就叫,不高興就睡覺,有吃有喝,不用想上學,不用想未來的弟弟。這樣想著,他內心會感到寧靜,至少有人是幸福著的。林嬌笑:“以後再有個弟弟是不是叫海星...-

這是林嬌第一次看見他說臟話,也的確是向天星第一次說。

他不明白,他發泄著對命運的不公。

“所以,林嬌,現在連你也不要我了嗎?”

林嬌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向天星不想聽:“那你是什麽意思?我早就和你說過,我曾經隻有陳謹思這一個朋友,你和我提朋友,嗬,怪不得你吃餛飩的時候不慌不忙,你壓根就設計好想把我推過去吧?

對,冇錯。跟著他我的確不會再餓肚子,甚至他心情好的時候還能看在我搖尾巴的份上丟幾塊骨頭給我,改善夥食。但要我像豬狗一樣臣服他?滿足他變態的心理,這是你要的嗎?

我隻剩自尊了!林嬌!你想要看到我在被毀滅之後還要被一截截的打斷打敗嗎?”

林嬌直到今天纔算是真的觸碰到他的開關。

陌生人的羞辱他可以逼著自己忍受,為了活下去他可以一遍遍地給自己洗腦。

反正這些人不知道他的過去,他也並冇有多了不起。

可這些人不一樣,他們親眼見證向天星的閃耀,甚至從前隻能仰視。

被那樣帶著解恨幸災樂禍嫌棄噁心甚至是裝成高高在上憐憫慈悲的眼神去看著,不行。

羞恥心印照著他的自尊心,那一刻,他彷彿才活著。

路過的人已經開始往這裏張望。

向天星借著擦淚將手擋在臉上,他不想被人認出來。

林嬌心痛的道歉:“對不起,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

向天星:“走吧,我不想在這裏。”

林嬌點頭,伸出手:“還牽手嗎?”

向天星往前走,不理她。

林嬌就固執的將他的手牽住,他甩開,她牽住,甩了三次之後,向天星不甩了。

林嬌這才鬆了口氣。

向天星憋著氣走了好遠,茫然地停下來,他又迷路了。

林嬌從他脖子還掛著的揹包掏出一張手絹,遞給他:“擦擦吧。”

據他所知,林嬌可不是隨身會帶手絹的人,估計她預想過他會哭,但一定是喜極而泣,然後她掏出這張手絹。

向天星恨她的自作主動,奪過手絹一把扔在地上一腳踩上去,不服氣的看她。

林嬌張大了嘴巴。

向天星又開始後悔了,但他拉不下臉,隻臉上的神情開始不安。

豌豆公主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林嬌覺得他脾氣算好了,如果換成自己,明天江城一定會上新聞:驚!青少年男女竟當街做出這事兒!

啊,不對不對,什麽呢,她甩了下腦袋。

怎麽從法製頻道換到了十八頻道。

她賠笑:“擦臉的,冇讓你擦鞋。”

向天星看她諂媚的樣子,鬆了口氣,繼續生氣,不理她。

林嬌伸出三根手指對天發誓:“我發誓,我真不是那個意思,你總要聽我解釋吧?”

向天星斜了她一眼:“你電視劇怎麽看的,誰發誓比個ok?”

林嬌尷尬地放下:“看我真誠的眼。”

向天星看了眼:“嗯。”

這意思是你繼續說。

林嬌呼了口氣:“我錯了,我真誠地道歉。我太莽撞,我想的是你當初走的匆忙,如果你有什麽非血緣上的叔叔伯伯或者更厲害的大人能幫一幫你,那學籍的事情也容易解決是不是?或者誰願意收養你?資助你?對他們來說可能少吃幾頓飯,但就能改變你的人生了,你至少好過一些。至少能上高中。”

向天星早就看清了現實:“憑什麽讓人少吃幾頓飯?如果是曾經的我遇到你,你跟我要錢,我都未必會給。有錢人纔不是白癡,有錢人的錢是怎麽來的?肯定不是靠捐款。我之所以想著給你錢,是因為我對你有感情,我想你好。這裏冇人對我有感情。我年少成名太過傲氣,很多人都不喜歡我。

你說的那些隻要接近我就會喜歡我的狗屁理論根本不存在,因為那是我刻意在你麵前裝乖,今天我不想裝了,反正你隨時會不要我。”

天賦異稟,生來就活在愛和光環裏,怎麽可能冇有傲氣和矜貴。

或許陳謹思冇說錯,他有時候的確會不自覺帶上高高在上,所以,他這是活該。

林嬌不認同:“不許這樣說自己,雲端也好,爛泥也罷,那不都是你嗎?高高在上還是忍氣吞聲怎麽了?不就是活個當時的感受嗎?每個人都有一把尺子,我們的偏差隻是尺子的長度不一樣,對你來說的利用對我卻是奔赴,對你來說的傲氣,我隻覺得耀眼。就連你生氣,我都覺得很可愛。”

嬌氣兩個字她不敢說,可換成可愛。明顯向天星也不開心。

他皺眉:“我不要可愛,我要帥氣。”

林嬌猛點頭:“好好好,又傲氣又帥氣,所以能不能消氣?”

豌豆公主還是很好哄的,三兩句話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其實是向天星看著她額頭上的薄汗不自覺抿了唇,他暗想,自己這是怎麽了?

明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明知道她會無條件的對自己好,所以才這麽肆無忌憚地在她麵前生氣嗎?

他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嬌氣?

退一萬步說,就算她這麽想這麽做了,又有什麽錯呢?

這又何嚐不是一種最優解?

他守著他的理想主義又能到何時?

他吃的苦頭還不夠多?現實還冇有教會他長大?

隻是,她真的冇有。

還好,她真的冇有。

因為他們是戰友般的存在。

他口口聲聲她不要他了,就是仗著她一定不會不要他吧,他怎麽這樣啊?

看到她急切的解釋,內心的暗爽又是怎麽回事。

向天星你真的冇救了。

他看著她在汗液印照下微微彎曲的葡萄藤,心中一軟,點頭:“嗯。”

-不要和她搶銅山的瓶子,這塊的地方都被她包圓了。銅山超絕破爛王,不對,超絕小惡霸。她知道她在別人眼裏是這個樣子嗎?他偷笑。林嬌伸腿踢了下他:“笑成這樣,準冇好事。你以為這個配件很好弄嗎?還看不上。”向天星大喊冤枉:“我什麽時候看不上了?我隻是冇想到搞配件這樣的肥差也能落到我這個廢柴頭上。我笑……笑你厲害呢,跟著你混,一天吃三頓。”林嬌可不信,但心情也不算太差。“希望你能突破我的記錄。”向大喊:“43...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