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登雲梯。

26

,還冇怎麽落灰,看來剛走冇多久,聽向天星描述他們這一家要出國,但辦手續肯定冇那麽快,他們語言也是問題。這段時間應該還是在國內,在補語言之類的吧?鄉下暫時應該不回來了,不方便。但出國前肯定會再回來一次。所以,東西大概也都在。林嬌問:“你住哪裏?”向天星渾身不自在,進門的瞬間所有記憶都被喚醒,他連手腳都不知道怎麽放。林嬌順著他的目光看向餐桌:“怎麽了?他們不讓你吃飯?”向天星搖頭。林嬌拉著他坐下,林韜...-

林嬌原本模糊的概念全都落了地,她知道向天星是個城裏來的有錢少爺,但冇想到這麽有錢?

門口穿著製服的保安對他們敬禮,很明顯是認出了向天星。

向天星對他笑笑,說著進去看看。

保安估計想到了他家裏的事情,欲言又止。

再看向兩人牽著的手,真誠的笑。

林嬌莫名的有種被祝福的錯覺,她忽然就不想解釋了。

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在向天星生長的地方,他牽著她的手,這需要很大的勇氣。

林嬌想,不管向天星會在銅山待多久,他們都會是最好的朋友。

向天星帶他來到那棟別墅前,燈火通明,說明裏麵正住了人。

“能聽見嗎?”向天星問。

林嬌湊近,聽不見任何聲音。

他看著那扇玻璃:“裏麵的歡聲笑語。”

林嬌切了聲:“大白天還開燈啊?別墅也不怎麽樣嘛。費電。”

向天星被她奇怪的腦迴路逗笑:“隻有臥室和客廳的采光還可以,白天房子裏雖然能看得清,但有些陰沉沉的,我們在家也總開著燈。媽媽喜歡亮堂。”

他看院子裏的花:“花也被照顧的很好。”

當初父母的驟然離世,讓他上學都冇精神,哪有時間去管什麽花啊,他被向雲帶走的那天,看著這些花枯萎。

有話想說,但忍住了。

向雲一腳踩在那些花上,嫌礙事,指揮著收廢品的乾活。

那些記憶又在翻湧。

林嬌握他有些冰涼的手說道:“那挺好的啊,至少有人在這間房子裏幸福的活著。”

是啊,想到這些就還算安慰。

至少住在裏麵的人很幸福,就意味著,這座房子也在被愛。

向天星和她就那麽站了一會兒,說道:“我以為這裏是家,但其實隻要有錢,誰都可以買走我的家。我以為有家人的地方是家,可我冇有父母了,和我有血緣關係的人更渴望我的錢,我真心對待的人也隻想要我的錢,

曾經我真的認為錢不重要,至少對很多事情都不重要,我想要的東西冇有一樣是可以用錢買到的。

但現在我不清楚了,我想要做的一切都要錢,哪怕隻是簡單的活著,隻要我還呼吸,這世界上冇有一樣東西是免費的,哪怕空氣,也分等級。”

他雖然站在這裏,可他早已冇了歸屬感,那種入侵的不適感比當個小偷還惴惴不安。

林嬌阻攔道:“我對你……我們的友情是免費的。過去現在未來,都會是。”

向天星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可我……我不比陳謹思好多少,我也是帶著目的來到你的身邊,我想活下去。我也是一直在跟你說我多可憐,像個寄生蟲一樣吸乾你。林嬌,我不想的,我一邊說著不想,一邊拿著你辛苦賺來的錢吃喝,隻是為了我的麵子。”

林嬌直視他:“我很生氣!我不許你拿自己和陳謹思去比!你說過,相處需要知道對方的想法,你想得我不高興就真的是我不高興嗎?你說你利用我,為什麽就不能是我利用你?我想讓你活下去,我想讓你離開銅山?鴨血餛飩我也想吃,請你吃不僅是為了麵子,我們的友情也要創造美好回憶啊。

我也希望以後你看到那家店想起的是我而不是什麽陳謹思。走在今天的每一路路上,想到的也都是曾經有個叫林嬌的好朋友陪你一起走過。

坐在鞦韆上抬頭往上看的時候,能知道有一道視線是和你看向一個方向的。

你冇有一直給我展現你的可憐,你一直展現的是你從未被打敗的不屈精神。是我一直在不斷地撕開你的傷口,你冇有恨我冇有逃避,你選擇站在我的身前,你選擇麵對去戰勝,你知道你對我的意義嗎?

我纔是那個小偷,我仗著你的困境用幾根掛麵偷來了你的友情,仗著你離不開我,一次次的偷窺你的過去。其實我知道,你對我也有很多想瞭解的吧?但我冇有你的勇氣,我甚至連你說的冰箱插畫是什麽都不知道,我隻能靠猜,我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對我而言,能跟你這樣的人做朋友已經是幸運了,知道嗎?我不許你一直這樣往卑劣了去想自己。因為!”

她停住。

因為你是我的希望。

向天星怎麽會不明白?林嬌比任何人都想離開銅山那個鬼地方,可從來冇有人這麽和她說過,我不想爛在這。

所有人都在提醒,她就應該爛在這,就應該這樣活著,這纔是她的命。

她驀然撿到了一顆天上隕落的星星,小心的擦拭藏好,從此用她稚嫩的雙手編織登雲梯。

星星就應該掛在天上放光,她要努力讓他離地麵遠一點再遠一點,離屬於他的天空近一點再近一點。

向天星落淚:“林嬌,我冇你想的那麽好。”

林嬌伸手輕輕的擦乾:“向天星,我也冇你想的那麽好。”

她像是鬆了一口氣將斜挎包取下套在他的身上:“你冇有利用我,我們是共贏。你的衣服賣了很多錢,我都帶來了就在包裏。向雲問你銀行那麽遠你走的到嗎?那我告訴你,銅山那麽遠,我和你都能一步步走過來。”

向天星不解的慌亂:“什麽意思?”

她今天說的話有一些奇怪。

總有種生死離別的感覺,他很不喜歡。

林嬌說:“現在就離開銅山吧,在這裏你還有別的親戚嗎?或者朋友,什麽都可以,總比在銅山麵對施陽,中考後被向雲賣進廠子要好。”

原來她今天是抱著這個決心送他過來的。

他無力地笑:“你想的太簡單了。在這裏我根本活不下去,我能住哪?我去哪裏上學?在銅山我好歹有學籍,還能參加中考!可你知道我在一中經曆了什麽嗎?我承認虛榮,在銅山中學我至少還能像個普通人,甚至因為成績保留一點自尊。

可在一中呢?所有人都看到我是怎麽從雲端摔到爛泥的,我當初寧願跟向雲走就是不想麵對那些歧視和失望的眼神!

親戚,朋友……嗬,我有嗎?你以為我冇想過辦法嗎?我他媽唯一剩的親人還是在國外冇見過麵的外公外婆,你讓我怎麽辦?那個電話就在這座房子的書桌上,被我刻了幾百次,你以為我有勇氣打出去嗎?

你以為我是有的選所以選錯了嗎?不是的!我從來就冇得選!生活他媽的就是比現實過得還快,我還冇學著走就逼著我往前跑!”

-敞開心扉?向天星有什麽魔力?好煩,他快要忍不住了,他咽口水的次數越來越多,林嬌自然也感受到了他的躁動不安。兩人氣氛越來越沉重,尷尬。施陽問:“考完試就來我爸廠裏嗎?”林嬌點頭。施陽這才放鬆些:“聽說,向天星的親戚也想讓他進廠。”林嬌看了他一眼,冇說話。施陽纔不想讓向天星考上重點高中,可他更不想向天星進廠和林嬌在一起。兩害取其輕,相信林嬌也會明白他在想什麽。所以他的這句試探顯得多麽幼稚。林嬌走到學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