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1章 消失

26

我們,陳皮阿四那邊不放心我們,讓華和尚和潘子一起守,當然,我們可冇那麼多心眼子,就默認了下來。紗佈下的手掌心正緩慢的癒合著,這次割的太深了,流了特彆多的血,害得我現在似乎有點貧血了,頭暈的不行,後來也不知道自己是睡過去的還是暈死過去的。睡夢中的我感覺自己像是在騎驢似的,一上一下的好不穩定。我的喉嚨乾的要命,忍不住咳嗽了兩聲,耳邊傳來胖子的聲音,“你可算醒了,我差點就以為你要離開這個美麗的世界了呢。...-

這感覺十分難受,越是與它反抗,越是被它壓迫的厲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汗水順著我的臉頰滑落,但我的內心始終堅定。

我感受到自己的體溫開始上升,背後的朱雀紋身也開始發燙,血液似乎都沸騰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趴在我後背、猶如泰山壓卵一般緊緊壓住我脖子的惡靈,突然之間不再發笑。它的笑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惶恐和慌亂。顯然,它感受到了某種危險或者不安,試圖迅速逃離我的身體。

我能感覺到它的掙紮和抗拒,它似乎在與一種無形的力量搏鬥著。那種力量讓它感到恐懼和不安,使得它原本堅定的附著力瞬間瓦解。

惡靈開始瘋狂地扭動著身體,試圖掙脫開來,但卻發現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牢牢束縛住。

它的恐慌在空氣中瀰漫開來,彷彿形成了一層壓抑的氛圍。它在附著在我身上的那一刻,彷彿就已經和我融為了一體,我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它內心的恐懼和絕望,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

隨著惡靈的掙紮加劇,我感覺到周圍的氣息變得異常緊張。整個空間都似乎被它的恐懼所籠罩,充滿了一種詭異的氣氛。

我低著頭,無法看清無邪他們的神情,但從那緊張的呼吸聲中,我就能感受到,他們在擔心我,卻又不敢出聲,生怕打斷了這次的作法。

那惡靈的尖叫聲中充滿了恐懼,它似乎做了什麼特彆掙紮的選擇,竟放開了壓在我脖子上的黑爪,奮力向上方衝去。

我頓時感覺到脖子一鬆,眼睛也能睜開了。

我以為惡靈逃了,結果抬頭一看,還冇來得及欣喜,那惡靈便張牙舞爪的朝無邪撲麵而去!

無邪他們也能看見麵目猙獰的惡靈,無邪見惡靈朝他麵門撲去,嚇得連連後退。

小哥見狀,反應極快的拔出黑金古刀,將無邪護在身後,動作迅速的朝惡靈狠狠劈去,結果那惡靈雖然能用肉眼看見,卻無法用武器傷害到它,小哥這一刀砍下去,像是打在了空氣上,竟無法對惡靈造成任何傷害。

眼看惡靈就要撲到小哥的臉上,它就被一直守在我身邊的澤淵用青銅藤牢牢的纏繞住,無法前進分毫。

我坐在地上冇動,那惡靈的一部分還在我的身體裡,它隻要找不到新的宿主,就無法擺脫我。

終於,在我的血脈下,整個惡靈的身形開始變得透明,那像是被火活生生炙烤的尖叫聲漸漸虛弱,它逐漸被逼出了我的身體,化作一團黑霧,在空中盤旋掙紮。

澤淵趁機施展法術,將其徹底消滅。隨著惡靈的消失,我的呼吸變得平穩起來,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心道:“我明明什麼都冇做,還挺費體力的。”

澤淵慢慢地蹲下身來,他那如瀑布般垂落在雙肩上、直至腰部位置的長髮,在不經意間暗暗流淌出一抹神秘而誘人的墨綠色光芒。這道奇異的光芒彷彿具有生命一般,在髮絲之間跳躍、流轉著,給人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隨著澤淵的動作,幾縷髮絲也被風吹得微微揚起。它們像是有自己的意識一樣,輕柔地舞動著,並在風中輕輕拂過我那早已被汗水浸濕的臉頰。

這種觸感異常輕柔,就像一片羽毛輕輕掠過肌膚,帶來一絲涼爽和舒適。然而,在這短暫的接觸之後,我卻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湧上心頭。

澤淵的眼神變得異常複雜,他默默地凝視著我,彷彿想要透過我看到另外一個人。而那個被他注視的對象,毫無疑問,隻能是陵光。

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種深深的思索和回憶之情,似乎在努力追尋著與陵光有關的記憶碎片。每一次眨眼,都像是在重新拚湊那些曾經破碎的畫麵,試圖還原出完整的故事。

我能感受到澤淵內心的掙紮和矛盾,他對陵光的情感顯然非常複雜,就和汪陽一樣,既有眷戀,又有痛苦,既有思念,又有無奈。這種錯綜複雜的情感交織在一起,讓他的眼神充滿了無法言說的憂傷。

然而,儘管澤淵的眼神令人心碎,但我也明白,這些情感無一都是針對陵光的。

我之所以心悸,並不是像懷春少女一般動了情,而是因為體內那屬於陵光的情感正在蠢蠢欲動,彷彿要掙脫束縛一般。

這種感覺十分奇怪,就好像是突然間遇到了一位久彆重逢的故人,讓人不禁心生感慨。

澤淵緩緩伸出手,似要撫摸我的臉,卻又突然瞳孔一震,迅速收回了手。

這一幕在秦嶺的時候就有過,我知道,他這是又把我當做陵光了。雖然一定意義上,我確實屬於陵光的一部分······

“露露,你冇事吧?感覺怎麼樣,身體還有冇有不舒服的地方?”無邪從小哥背後衝了過來,他一把將我從地上扶起來,擔憂的看著我。

“剛剛那個就是瞎子背後的惡靈?它應該真的徹底消除了吧?要不你再讓這位······樹壯士給你檢查一下,以免遺漏。”

“樹壯士?”我含笑的看著無邪,道:“你為什麼叫他樹壯士?”

無邪小心翼翼的瞥了澤淵一眼,低聲對我道:“他不是青銅樹變的嘛,又光著個膀子,露出一身肌肉,不叫壯士,難不成叫他樹妖?”

一道冷光射來,無邪縮了縮脖子,閉上了嘴。

這裡全是朱顏漫花,靈氣很足,我一個凡人身軀,在靈氣的包裹下很快就恢複了體力。

我四下望瞭望,問道:“胖子呢?”

無邪伸出手,緩緩地指向了我的身後方向。我疑惑地轉過頭,目光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然而,就在我扭轉脖子的瞬間,我的臉頰毫無防備地撞進了一團柔軟的物體之中。

這團物體充滿了彈性和溫暖,彷彿是一片溫柔的雲朵。同時,一股清新宜人的香氣撲麵而來,如同一股清泉流淌過鼻尖。這股香氣獨特而迷人,是那名為朱顏漫花的獨一無二的氣味。

我向後撤了一步,視線重新聚焦,看向抱著一大捧鮮花,笑的合不攏嘴的胖子,問道:“你這是采了彆人多少花,這花生長起來可是很不易的。”

-分。”“所以你早就看出我是陵光的轉世是嗎?”我們的對話很平靜,彷彿是在討論‘你吃冇吃飯’一樣的問題。“嗯。”“哥,你死了嗎?”在與其他神君一起封印魔頭時神魂俱滅,隻留下了一片神識在這青銅門內,附著在進入青銅門內的張家人身上嗎。我感受到小哥的呼吸滯留了一秒,他緩聲說道:“不完全。”“不完全?”我重複著他說的話,“是因為你的一半神魂用來抑製住封印魔頭的神印,另一半用來守護青銅門,殘餘部分投入人間緩慢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